Fogo Island靜謐之島 藝術居遊計畫

May 2, 2016
瀏覽人次:5425

盧梭於《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中曾提及,當排除一切其他慾念,只感到自身的存在,這本身就是一種非常珍貴的滿足感和寧靜感。然而,無論是自己本身、旅行行為本身,抑或是旅行地點本身,Fogo Island除了完美詮釋了孤獨,更體現了自由。

 

「以居住為主的當代藝術場域,Fogo Island Arts提供藝術探索與藝術生產資源給藝術家、電影製片人、作家、音樂家、策展人、設計師,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思想家。」簡要且直率地邀請世界各地的旅人前往北大西洋的角落尋找自我,而在平鋪直敘的文字背後,對映著荒地般的崎嶇地景,與數百年來於強風和巨浪之間拉鋸的島嶼生活,如今卻躍身一變,與設計、度假等詞彙緊密相連,引發旅人更想親自到Fogo Island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石水相依,霜草相親

距離加拿大紐芬蘭東北海岸大約14公里,總面積92平方英里的島嶼,視野所及為一片荒蕪曠遠的濕地景觀,一個僅約2,400位當地人居住的島嶼,最早從18世紀初已有英國人和愛爾蘭人於島上定居,以捕魚為生,直到1992年,紐芬蘭附近海域出現首例無魚可捕的情況,在加拿大政府宣布了全面禁漁令後,讓擁有數百年歷史的鱈魚漁業就此結束,Fogo Island也逐漸沉寂,值得慶幸地是,數百年的島民生活孕育了與野性景觀的謙遜相處方式,以及人與自然互相尊重的觀念,默默為後來的轉型埋下伏筆。

 

海天一線,薄霧籠罩

Fogo Island擁有自己的特殊時區,比東部標準時間提前了一個半小時,在這裡,你找不到定義時間的紅綠燈,也找不到定義速度的快餐店,島上沿途薄霧瀰漫,時而濃重,時而清淡,在薄霧迷濛、濃霧氤氳之餘,充斥著刮風的聲響,以及冰山崩解的咆嘯,帶來前所未有的感官體驗。曾是美國加州硅谷光纖公司JDC Fitel的執行總裁的Zita Cobb便出生於此,十六歲離開島嶼前往渥太華求學及發展,面對Fogo Island居民因加國政府所造成的失業慘況,她選擇在五十五歲時回到貧窮的Fogo Island,成立Fogo Island Arts及Shorefast基金會,發展小島旅遊業,並開始推廣藝術居住計劃。

 

復活孤島,勇敢獨立

當她決定開始要為家鄉盡一份心力,首要原則便是不破壞Fogo Island原有的特殊地景風貌,從軟體出發,邀請藝術家來駐紮訪問,居住並進行創作,同時也能募集資金進一步加強硬體,隨後便邀請了挪威建築事務所Saunders Architecture的主設計師Todd Saunders在島上興建四棟現代建築,工程和設計皆以環境至上,其中也包含了投資2500萬美元興建的酒店Fogo Island Inn。如今,Fogo Island不僅有世界知名建築師操刀設計的旅館及藝術村,更創造了八百個工作機會。

 

以舊為本,創新思維

雖然海水、岩石、青草、寒霜與薄霧為Fogo Island注入了靈魂,但也因紐芬蘭沿岸的岩石過於嚴寒,水域動盪不定,房屋無法直接建築於地面上,因此Todd Saunders借鑒了傳統民宅的設計元素,將房屋兩側先建造於鋼柱之上,中間過渡部分則以外立面之木板延伸至地面,運用暴露於外,或隱藏於外牆隔板後面的木柱以人字形角度穿插作為支撐。

 

Fogo Island Inn為島上目前最受矚目之建築,現代簡約之外表坐落於崎嶇海岸邊,呈現遺世而獨立的姿態,與天相互細語、與冰河相映成趣,29間客房面朝向海洋,落地玻璃窗帶來廣袤海景。酒店設施包含畫廊、餐廳、酒吧、圖書館等多種功能空間,其餘幾層擁有運動中心、會議室、電影院,以及能俯瞰海景的溫泉浴缸,由內而外皆以簡約為主要風格,從雨水循環系統、太陽能加熱系統等,更能看見綠建築概念之導入,再次回歸自然。

 

Fogo Island本身不斷回應著海德格所提出〈建‧居‧思〉理論,由「讓定居」(Letting Dwell)的思路出發,思考整體的構築性,能清楚且在尊重自然之狀況下完成房屋建造,而建造的本質便是「讓定居」,回應著Zita Cobb所謂的「居住計劃」。空間與地點完美結合,並且達到人與自然之相互尊,構造物便能實現自然之本質,逐漸實現定居,定居是存在的基本特徵,也正是相對離家的旅人之所以為旅人。

 

 

Text/陳婕寧

圖片提供/Saunders Architecture

【更多完整專訪內容請見《LaVie》2014年6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