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永真設計《我們的青春,在台灣》視覺!拒馬、警語成靈感「不受任何威脅表態你的認同,才是真的自由」

Mar 14, 2019
瀏覽人次:2530

在2018第55屆金馬獎獲得最佳紀錄片殊榮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近期發起群眾集資,更邀請設計才子聶永真親手打造整體視覺與周邊宣傳素材,其中「警語海報」及「拒絕」托特包為集資計畫的限量回饋品。

 

擁有設計好本領的聶永真,除了是眾多典禮、天王天后御用設計師外,其獨特風格更受眾多國際知名品牌青睞,而向來關心社會議題的他,也曾設計太陽花學運紐約時報全版廣告及蔡英文總統進選視覺設計。這次他協助《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打造主視覺,以警察執法機關的舉牌標語作為主體,也獨創「拒絕」托特包,翻轉大眾對托特包溫文的印象。


聶永真:理性看待這一部紀錄片,有助於理解台灣環境與世代的聲音

因《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拍攝的內容涉及台灣政治,在未上映前引起諸多猜測和討論,日前聶永真敘述與這部紀錄片合作過程時提到,不管是台灣、中國還是海外各地的觀眾,就算立場不同,都希望能夠理性看待《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因為那有助於理解台灣環境與世代的聲音。

 

聶永真表示:「免於恐懼做你想做的事情,不受任何威脅地表態你的認同,才是真的自由。」《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期望這部片不僅在台灣各地上映,也能讓世界上不同意見,甚至是來自敵對勢力的人們,願意從從這樣的角度去理解彼此,進而產生對話的可能性。

 


拒馬、警語成視覺  「拒絕」托特包翻轉文雅形象

聶永真共為《我們的青春,在台灣》設計 5 款海報及「拒絕」托特包。其中,又以「警語」那款作為主要電影海報,透過社會行動中最常出現的「元素」,讓觀眾產生共鳴。另外 4 款宣傳海報,則將拒馬、抗爭運動期間的奔跑的背影頸部、影片中的雜訊影像、失焦的人物殘影及「反媒體巨獸」的抗議標語放入創作中。

 

 電影主海報、宣傳海報 

以警察執法機關的舉牌標語作為視覺主體,同時也是相對於社會抗爭運動中最常出現的警告語言。有一群人清楚認識自己正活著的時代,也清楚所有聲音都是一道道清晰的表態,這些聲音未曾不見,它們都是一道道人生軸線上的自我提醒。 青春的相反是老成、衝撞的對面是防線、抗爭的武器是認同。同一世界裡我們相似我們也相反,一起共同見過拒絕我們的語言,我們不死心且用力地將它一一拆卸,或我們最後終將疲憊地把自己收起。

 

電影紀念托特包

因為捍衛,所以拒絕;因為無法服從,所以清醒說不。

 

一直以來托特包總讓大眾感覺到一種溫文的形象,作為可以容易帶出門的訊息攜帶體,我希望態度陳述能夠清楚直接,托特包也可以兇一點。不只是因為公共議題、不只是因「說不」我們群聚在一起、不只是力量、不只是當下,也不只是覺醒。

 

是時刻對自己的告知,我們共同參與過歷史的那一刻與這一課,直到今天仍是現在進行式。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榮獲「台北電影獎」及「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後,可以進入2020 年的奧斯卡決選,讓發生在台灣這片土地的故事被更多人知道、關注。透過群眾集資讓台灣民眾參與,集資計畫上線至今,已募得超過 120 萬的經費,盼成朝 400 萬邁進,讓「我們」的故事也能也可以被世界看到。集資網址點此

 

 

via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