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寄生上流》幕後空間美學!富人摩登豪宅對比貧窮半地下室的詩意時光

Jul 8, 2019
瀏覽人次:26711

「不是有錢卻很善良,而是因為有錢,所以善良。」這看似有些哀傷卻又血淋淋的一句話,直接揭示了《寄生上流》裡所呈現的貧富階級價值差異觀,當富人享有備受尊敬的社經地位,開名車住豪宅,天天吃管家精心烹飪的佳餚時,同樣在社會求生存努力的貧窮家庭,卻抱著一顆不知價值究竟為何的造景石頭,祈求上天降下好運。《寄生上流》藉由裹著幽默糖衣的故事框架,講述一段流露黑暗與絕望的故事。然而電影裡究竟誰是真正的惡,誰又是真正的善,導演奉俊昊不刻意分化,而是一點點累積的小錯誤,慢慢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後果。

 

《寄生上流》娛樂藝術性兼具,對奉俊昊導演來說,描述窮人和富者之間差異的電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他要說的正是這個時代的故事,好像有點希望卻又沒希望,究竟是什麼造就了當下窮蹇痛苦,甚至讓每個人都顯露猙獰一面的原因。「我們正生活在這個隨著時間推移,差距越來越大的時代。這是一部十分韓國式的電影,充滿了韓國特色細節。但同時也有全世界非常普遍的問題,所以這部電影對我個人而言是十分有意義的。」奉俊昊說道。談及創作靈感概念,他表示是來自於裝飾印花藝術Decalcomania(法語:Décalcomanie),此種技法在韓國則被用於墨水畫紙轉印,將畫上的圖像經折疊後,複印所得到的對稱圖像。這樣的創作形式啟發了他,「劇中兩個家庭看起來相似,甚至可能相同,但實際上並不一樣。」。

 

 

貧窮金家 蒙上一層灰的半地下室

電影裡,他把富人描寫得天真無邪,而同樣是一家四口,居住在半地下室的主角四人,則不時展示張牙舞爪的野心。然而該如何清楚快速帶出兩家之間明顯的差別,奉俊昊再度於「空間」下手,而成就情境魔法的幕後推手則是美術指導李河俊,由於《寄生上流》是奉俊昊所有作品中室內戲最多的電影,因此要在短時間內讓觀影者能迅速知曉雙方家庭的生活空間與差別,自然顯得相當重要。

 

電影一開始,我們得知主角居住的半地下室極其污穢,也揭示了他們是苦苦掙扎的階層。選擇以韓國特有的半地下室作為陳設背景,彷彿蒙上一層灰、不見天日的窮酸味,就這麼透過大銀幕飄散而出。

 

 

劇組選在首爾近郊一山的社區,由實景和搭建的場景拼合而成金家四人所居住的半地下室,帶有斑駁發黃的白瓷磚、搖搖欲墜的門窗與讓人有些起雞皮疙瘩的浴廁空間,形塑出一個獨特又具有真實感的空間來開展故事。「在團隊搭建期間,也因為不間斷下雨,導致場景得不停維修,但也正因如此,讓這一處半地下室顯得更加有滄桑貧窮感。」李河俊說道。

 

 

富人朴家 有格調品味的華美豪宅

而有別於金家窮困的房屋樣貌,過著上流好日子的朴家,氣派豪宅加上寬敞的大庭院,整體視覺明亮又看來舒爽,為了凸顯加強雙方家庭的對比,奉俊昊也要求這幢華美屋邸每個角落都要呈現不一樣的感覺,「我對空間是很執著的」,加上故事有6成皆發生在這棟大宅中,「因此如果看來不夠嚴謹,電影就呈現不出寫實與緊張感。」奉俊昊表示。

 

為了成就導演心中理想的畫面,李河俊下了不少功夫,諮詢了許多建築師,只為將有錢人家的房子真實呈現出來,而洗練簡約的屋宅設計,不僅看來不會太土豪,又相當耀眼,就連出任2019坎城影展主席的大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對劇組能夠建構出如此玩美的房子也讚賞不已。

 

 

當然有了精良設計的空間還不夠,在陳設上也大量使用了昂貴頂級家具、家用電器和道具填滿偌大房子,並裝飾著奢華壁紙和畫作,從玄關到酒窖無一處不放過,即便是花園裡的樹木草地也是設計團隊精心挑選的。就連多次與奉俊昊合作的攝影指導洪慶表也笑說:「此次拍攝可說是開了自己的視野,體驗了一番神奇的世界。」。

 

 

強烈對比的「水」元素 貧窮家庭的詩意時光

當然,豪宅裡的每一幀畫面,配上柔和明亮的光線,看來就像是陶瓷娃娃,但貧窮地下室也不代表沒有可以很浪漫的機會,電影裡的「水」也是相當重要的一項元素,不時有在家前面亂撒尿的酒醉男子,金家父子為了驅趕,而拿著冷水朝他身上潑灑,那透過半地下室小窗框所見著的場景,從一種半俯仰角度窺探,濕透的地面與朦朧的燈光,搭配上慢速的水潑灑鏡頭畫面,這是金家最快樂也最詩意的場景。

 

 

除了此場景,「水」在電影裡無謂是「能載舟亦能覆舟」,當一場漫天大雨傾瀉而下,對富人家庭來說,可能就像是生活中不經意的浪漫巧遇,而對貧群家庭而言,則是有如末日般的災難。而為了強調兩個世界的距離,相隔兩個居住地點之間的路,是一條連綿彎曲的斜路,金家想要混進直通上流的朴家,能做的就是要不停地向上爬。

 

 

Text:Ian Liu

via CatchPlay、韓聯社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