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曲視覺、天王天后唱片封面御用設計師!顏伯駿「無邊界十年進化論」釋放不乖的叛逆靈魂

Aug 12, 2019
瀏覽人次:2262

在聊音樂以外的事情之前,先用一點篇幅,介紹這位備受矚目的創意新銳。從小就對藝術、設計感興趣的他,國中時立志成為理髮師,卻被大人勸退。高中畢業後,他不願繼續依循社會期待,原就讀建中理科班的他,決心朝自己真正感興趣的領域發展。「我那時候覺得,設計領域正好處於商業與藝術之間,是個很好的平衡,所以決定就讀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顏伯駿回憶。

 

叛逆靈魂 在音樂中獲得認同

顏伯駿的設計路就這麼開始了。從小就是問題兒童,總愛問老師「為什麼?」更因為問題太多,被所有補習班「退貨」的顏伯駿,反而因勇於嘗試、充滿好奇心的特質,在設計領域發光發熱。早從大學開始,他便一邊讀書,一邊拍MV、做動畫,畢業後也曾擔任大型活動視覺統籌、嘗試過各種不同的設計提案。某次幫五月天演唱會製作背景動畫後,更讓相信音樂看見他的創作實力,邀請顏伯駿設計梁靜茹再版專輯,從此開啟多年唱片設計生涯,替蔡依林、林俊傑、蔡健雅、王若琳、蕭敬騰等大牌歌手操刀唱片封面。


 

「我從小學四、五年級時開始接觸流行音樂,那時候很多人會跟我說,哪些事情是不好的或不被允許的,但是我卻能在音樂中,找到很多的愛與包容,發現原來世界上存在各種模樣,有些暗黑金屬、有些自溺文青、有些時尚流行,每種價值觀背後都有一條思考脈絡。這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是很衝擊的。」說話一向開朗幽默的顏伯駿,說到這裡時難得感性,「因為我的叛逆、身分認同都在音樂裡獲得包容,所以我很喜歡音樂。也因為我本來就是重度樂迷,做起唱片設計特別得心應手,所以過去6、7年都專注在這個領域。」 

 

溝通不同領域 打造混種創意

然而,即便在自己喜愛的領域中,創作時仍不免遇到卡關時刻。卡關的原因,不是因為做不出成品,而是成品無法成為自己滿意的「作品」。「我在做唱片設計時常常發現,設計師往往只能負責美化既有素材,但是有時照片素材不符合我的需求,就無法做出滿意的成品。」顏伯駿說道,「為了拿到想要的素材,我主動要求進入攝影棚,後來甚至直接跟道具組溝通。當時只是想把作品做好,沒想到別人跟我說,我在做的事情叫作『美術統籌』。後來我發現,不同於多數設計師喜歡獨立工作,我反而更喜歡跟人相處,也擅長在不同創意領域間,負責溝通、整合、協調。」


 

這種擅於整合的能力,在操刀金曲視覺時一覽無遺。2017年,在金曲製作人陳鎮川邀請下,顏伯駿成為28屆金曲獎形象視覺統籌。他以結合造型與攝影的形式創作概念視覺系列,不僅成功吸引大眾關注,更一舉奪得德國紅點設計獎(Red Dot Design Award)、金點設計獎兩大設計獎項。在此之後,他更連續操刀2018、2019年金曲視覺。總是擁有天馬行空鬼點子、反應奇快、聯想力強大的他,不希望做重複的事,藉由年年不同的設計手法,結合影片或動畫,帶給金曲觀眾無限驚奇。

 

音樂之外 未來十年的品牌重塑

充滿創意火花的金曲視覺,得到廣大迴響是意料中事;意料之外的是,操刀金曲的經驗,也讓顏伯駿專注唱片的設計路,有了精彩超展開。「參與金曲設計時,我第一次感受到,當我有想法,想跟所處的環境溝通時,其實環境會回應我。」顏伯駿神色認真地說道,「我不喜歡講愛台灣,因為我覺得這種說法很陳腔濫調。畢竟愛台灣不只是說說而已,而是要有具體方法,必須透過作品或行動,表現自己對事務的關心。而我開始關心唱片設計以外的事情之後,發現原來自己可以用設計師的角度,參與不同的文化現象,像是跟金曲合作了解產業面向,之後幫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劃設計聯絡簿,關心教育領域。這些事情都可以賦予台灣新的模樣。」

 

如果說音樂是一切的起點,那麼金曲設計,正標示著顏伯駿開始邁向下一個十年。「有人說,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幫自己Rebranding(品牌重塑)一次,重新審視自己的狀況、確認下一步要往哪走,以及實際上該怎麼做。」顏伯駿這麼說道。而在金曲之後,顏伯駿這個品牌,也將從狹義的設計師,擴大為擁抱更多可能的創意人,「相較之前自己專注做設計,我希望未來十年,可以組成團隊、跟不同團體合作、參與更大型的活動,像是我們也正在接觸運動產業、道路標誌重整、地方慶典規畫等。」


 

和團隊一起走 無邊界的創意路

為了更大的理想藍圖,從前年開始,顏伯駿工作室也從兩位設計師的微型小組,擴大成七人創意團隊。過去顏伯駿擅長建立自己的設計SOP,現在則必須為團隊尋找出共同的創作節奏。「其實我自己的工作跟生活是完全疊合的。對我來說,什麼都是工作,也什麼都是遊戲。但是員工必須有上、下班時間,所以有了團隊之後,我必須摸索出團隊的工作模式。另外,我很討厭傳統、制式的上下階層,想要營造有活力的團隊氣氛,但這比想像中難得多。畢竟每個人所處的人生階段不同,可以分享的內容會隨著年紀不同而有差異。所以我必須帶領內部團隊,讓他們願意去表現,團隊氛圍才有可能熱絡起來。」顏伯駿笑道,「過去我完全不懂管理,最近開始會讀《商業周刊》跟《經理人》了!」

 

乍看之下很不「設計人」的閱讀清單,卻象徵了顏伯駿新的開始。如果說唱片設計師、金曲形象操盤手是顏伯駿過去的標籤,未來十年,他將會帶著更大的團隊、參與更多元的事務、擁有難以想像的身分。未來的顏伯駿,將是無邊界的創意人。

 

文字/郭慧

攝影/張藝霖

更多完整內容請見《La Vie》2019年8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