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冷戰時期的時尚!從英國黛安娜王妃世紀婚禮、鐵娘子藍到美國第一夫人紅的時尚政治色彩 | La Vie TOP 10 - 時尚視角

Sep 21, 2018
瀏覽人次:4464

時尚究竟是什麼?你腦中聯想到的第一個關鍵字,是珠光寶氣、奢華糜爛還是浪漫超脫,想要找出一個毫無瑕疵、不具爭議的定義來形塑時尚,答案恐怕會永遠無解。然而,時尚如此包羅萬象,正是它有趣的地方,「時尚惡魔」安娜溫圖(Anna Wintour)曾說過,那些對時尚嗤之以鼻多加嘲諷的人,大多並非摸透了時尚底細,而是他們有被排除在外的感受,如此不安全感反讓他們對時尚心生畏懼,避而遠之。

 

不過時尚是否真的這般可怖,某種程度來說,它多元百變的特性,確實讓人感到震懾,但更多的是,當深入之後便可發現它難能可貴的巧思特性。舉例來說,時尚與建築這看似搭上不線的兩個領域,卻能夠在雙方大師交手之下,成就出絢爛美好如藝術品的建築大作,不僅再繹時尚經典,更玩出建築新意。而經常與時尚綁在一塊的服裝,各種款式、設計甚至精緻的花紋,通通能成為表彰權力之作用。

 

適逢時尚重要的9月天,為此La Vie TOP 10本月即以「時尚視角」為題,從各方視角切入,窺探時尚花花世界裡別具代表性的設計師、攝影師和時尚指標人物傳奇風采,以及時尚與建築大師交手之下的不凡品味傑作,和宛若不朽藝術般,擁有雋永色彩的服裝、伸展台大秀等,看見時尚如萬花筒般的瑰麗之趣!

 

冷戰下的權力時尚

不同於六〇年代追求愛與和平、七〇年代龐克反抗,八〇年代的一切都關於膨脹與過量,是物欲高漲的時代,也是不停展現的時代。八〇年代的展開如黛安娜王妃婚紗的籠袖般華麗,在英美政府柴契爾與雷根主導的自由市場主義中,大家追捧豐盛與成功,這個開展得有點夢幻的時代,卻同樣是清理殖民與冷戰歷史遺留問題的轉折時代。

 

1981年7月29日,陽光明媚,穿著象牙白婚紗的女子步出馬車,身後的女賓與官兵合力整理婚服的長紗,將一吋一吋的白紗從馬車裡拉出來,直至25英呎長的薄紗舖滿整個長梯—如此一場世紀婚禮,全世界的目光投射在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身上。八〇年代確實是黛安娜的。當20歲的黛安娜穿上採用了153碼布料的婚紗塞滿整輛婚禮馬車時,她就是八〇年代的序章。

 

 

但時尚的隱喻就是愈缺乏什麼,就愈推崇什麼。同一個英國,另一個著名的女子柴契爾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剛得權兩年,正面對英國經濟蕭條,失業率居高不下,這一切幾乎要把她拉下來,她卻挽著她的手袋、戴著珍珠項鍊,以她的倔強在八〇年代的政治舞臺上發光發亮。同一時間的美國,第一夫人南西.雷根(Nancy Reagan)的丈夫面對與柴契爾夫人近似的經濟問題,南西追隨前人賈桂琳.甘迺迪(Jacqueline Kennedy),希冀以個人魅力與風格擄獲人心⋯⋯。

 

 

時尚經濟學:貧乏與豐盛

美國紅 vs. 英國藍

1981年1月20日雷根總統就職典禮上,世人難忘南西那件Adolfo大紅晚禮服,甘迺迪夫人離開白宮後,美國很久沒有這樣的風景了。南西也確實有意以風格為手段,但美國人似乎不太接受南西的獻技,賈桂琳身處的六〇年代初,美國正是經濟迅速發展的黃金時代,金童玉女的甘迺迪夫婦非常討喜,而八〇年代初美國經濟衰退,南西曾接受價值達100萬美元的設計師禮服,所受待遇難免與賈桂琳不同。但她確有自己的風格,黛妃婚禮這天,南西俐落的粉紅色裙套裝呈現了成熟女性穿衣的智慧。

 

 

比她稚嫩的黛妃以其親和力獲取了世人的愛,但她仍未找到自己的風格,那時她尚被媒體稱為「害羞的黛安娜」(Shy Di)。把時間往前撥5個月,2月24日,查理斯王子與黛安娜公佈訂婚消息,黛安娜身穿白色襯衫配藍色套裝裙子,媒體有點失望,認為準皇妃穿得更像政治人物—也難怪有這樣的觀感,這一套衣裙與1979年柴契爾夫人獲勝為英國首相時穿的藍色裙裝極為相似,內裡同樣襯上白底襯衫。

 

 

而婚禮中,已掌權兩年的柴契爾穿著她在重要常合最常穿的藍色,雖不突出,但務實而剛強。如果婚禮上的黛安娜是顯性的英國形象,柴契爾夫人就是隱隱然托起整個局面,讓英國仍可承受這場奢侈婚禮的女人,她堅決而清晰的指令,小政府、大市場,大刀闊斧解決國內經濟問題。

 

 

 

這時的柴契爾夫人,對比七〇年代中期開始獲取權力時,更知道服飾強調個人形象的力量,她身上這種藍色也是策略之一,成為英國首位女首相、入主唐寧街10號時穿的就是深藍西裝套裙(即黛妃訂婚時與其撞衫的一套),那是保守黨的主色。電影《鐵娘子:堅固柔情》(The Iron Lady)裡就重現了她衣櫃裡一片深淺不一的藍色衣裙。

 

 

對應著八〇年代女性進入職場、渴求成功的形象,人人頂著蓬鬆髮型、厚厚的墊肩,一種虛張聲勢的盔甲,來自當時熱播的《邁阿密風雲》(Miami Vice)、《朝代》(Dynasty)等電視劇,鐵娘子不慍不火的墊肩平和太多了,甚至常在線條明確的套裝裡,襯上更為柔和的小翻領或pussy bow絲帶蝴蝶結。她的態度更多從她堅持佩戴的珍珠頸練與手上的小手袋中隱隱透露出來。前者是她堅持不理會服裝顧問的意見,因珍珠鍊為丈夫所贈,為其風格增添更多人性的觸動。她多選用輪廓鮮明的方形手袋,比起厚墊肩外套,這更是她虛張聲勢之物,所有焦點縮成手上那一方小手袋,內斂沉穩地承接一切。

 

 

改變中的世界:邁向解殖民和後冷戰格局

婚後的黛安娜在八〇年代開始展開自己的風格,她變得愈趨簡約,也一再打破皇室的穿衣習慣,比如不戴禮帽,也穿起了多在喪禮時期穿著的黑色衣服。黛妃在國際外交上建立了一個新的女性形象,1986年出訪加拿大更穿上Jasper Conran的西裝,距離聖羅蘭推出吸煙裝已20年了,但其實女性,尤其皇室成員在公眾場合穿褲裝還未普遍,黛安娜算是先驅。

 

黛安娜常被視為時尚代名詞,穿過的衣飾在身後多次被展出,對比之下,柴契爾夫人的衣櫃卻被時裝編輯Alexander Fury評為沉悶,數年前英國倫敦的V&A博物館曾婉拒為柴契爾夫人舉辦衣飾展覽,原因是他們傾向展示具有優秀藝術及技藝的服飾,而柴契爾夫人的衣飾更多是「承載英國政治歷史」,也算是有技巧地奚落了前首相的衣著一番。

 

柴契爾夫人與時尚最靠近的一次倒不是她穿什麼,而是她身旁的人穿什麼—1984年,以口號抗議T恤聞名的英國設計師凱薩琳哈姆尼特(Katharine Hamnett)與柴契爾夫人見面,那是一件印著「58%的人不想要潘興飛彈」(58% don't want Pershing)標語的T恤。這一幕於翌日掀起了討論,令英國人更關注導彈事件。

 

 

是的,八〇年代的世界,除了處理帝國主義留下的殖民國問題,冷戰雙方也互相摸索,英國與美國站在同一邊,而因怕蘇聯軍備追上美國,北約決定在西歐部署潘興及巡航導彈,若真美蘇開戰,世界即將陷入困境。就在凱薩琳哈姆尼特穿上拒絕潘興飛彈T恤的同年底,戈巴契夫赴英國訪問,同行的雷莎戈巴契夫(Raisa Gorbacheva)—後來的蘇聯第一夫人,是個會與柴契爾夫人一般穿上絲質襯衫,打一個pussy bow的蘇聯女子,她與她的丈夫一樣,開明、朝氣,願意打破冷戰局面,她在倫敦一行甚至帶回了最時興的衣裙。

 

 

到了翌年11月,已是蘇聯領導人的戈巴契夫在日內瓦高峰會與雷根總統終於碰面,他們在美蘇核子對峙處於最高峰的當時,一起在湖邊交談了個半小時。而兩個世紀女子也一起喝了一場被媒體描述為「Cold War, Hot Tea」的茶會,兩名權勢女子,雷莎穿白襯衫黑外套與及膝裙,南西同是及膝裙配沉色格子外套,兩人言笑晏晏,似是美蘇兩方關係將轉向明朗的序章—他們的丈夫是明場,她們恰似一套有關冷戰的電影裡的暗場,在熱茶氤氳間,隱喻了一切。此後美蘇決定了在華府與莫斯科再舉行兩次高峰會,破冰從此起動。到了八〇年代尾,國際局勢起變動,1989年拆除柏林圍牆成了九〇年代蘇聯解體的序章。

 

 

如果要說九〇年代最後的華麗,不能不提1988年,鐵娘子攜夫探訪美國,柴契爾與雷根兩對伉儷風采依然,兩位夫人都穿上紅色裙子。柴契爾夫人其實也如南西般愛紅,但她只會在出訪時才穿上這不符合英國保守黨顏色的紅裙子。這樣的會面可一不可再了,雷根在翌年1989年1月卸任,而柴契爾夫人也因為人頭稅的風波在連任三屆後,終於1990年11月下臺。

 

 

八〇年代的穿衣故事,以繁複婚服序章,以華麗紅裙結尾,中間的皺摺、紋理、質感正是影響現代世界局勢的數個女子的故事。

 

方太初 

文化人、傳媒人、策展人。創立太初工作室,有意揉合不同媒介的藝術與創意,打造文化產業。時尚及設計網媒「一物」前總監、「詩歌生活節」策展人、香港國際詩歌之夜策畫總監;著有《浮世物哀》、《衣飾無憂》等書,從衣著文化看時代。

 

文|方太初 

圖片來源:Royal UK、Pinterest

 

【看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Vie》2018年9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