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New Look線條革命!Dior 2019秋冬系列重現泰迪女孩1950年代反叛時尚

Feb 28, 2019
瀏覽人次:2247

每個系列的誕生都如同煉金術,承載著圖像、身軀、輪廓與語言間的碰撞。對 Dior 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而言,創造動能的產生不再是打破糾結的過往,相反地,是一個去重新發掘、歌詠品牌豐富典藏的契機。


在全新2019秋冬時裝系列,Maria Grazia Chiuri 將注意力轉向 50 年代的泰迪女孩(Teddy Girls)現象,對照第一個生成的英國次文化之一的泰迪男孩(Teddy Boys)的鏡像,探索 Maria Grazia Chiuri 較少觸及的戰後期,也是 Christian Dior 掀起新風貌(New Look)革命的時代:如反動叛逆的女皇,泰迪女孩原始粗獷的非典型特質,隨性梳著豪放的飛機頭(Quiff),穿著英王愛德華時代風格綴有天鵝絨圍巾的男性夾克,搭配寬鬆感長裙、牛仔褲以及黑色皮革夾克。


參考文獻提供新的視角審視1950 年代,Maria Grazia Chiuri 以叛逆的皇室代表 - 英國瑪格麗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連結,1951 年時捨棄自己英國設計師的作品,選擇穿著Dior 先生的高級訂製服拍攝由 Cecil Beaton 掌鏡的 21 歲官方肖像照。


Dior先生迷戀英國文化裏固有的古典主義與顛覆本質、優雅與反叛相結合,從中吸取許多靈感,正如同現正於倫敦 V&A 博物館展出的《CHRISTIAN DIOR:夢之設計師》展覽裏的描繪。Maria Grazia Chiuri 逐一重啟Dior 經典,在她審視下的設計語彙領略繕寫明日未來的設計。


自此,Dior Bar 套裝藉由剪裁、面料滾上天鵝絨領口的新設計下衍生陽剛味的線條,對比運用科技布料營造蓬厚柔軟的裙襬,或受Christian Dior 啟發的收腰剪裁洋裝,重新詮釋 50 年代的概念與風格,並注入運動元素以及 Dior 最讓人熟稔的優雅。


聖羅蘭先生當年於Dior時期致敬 20 世紀 50、60 年代地下文化,特別是法國“Blousons Noirs”*次文化而設計的黑色皮夾克,是 Maria Grazia Chiuri 在一系列歷史軌跡漫遊中重訪的首個主題。


出自迪奧先生生手打造的 1949 春夏高級訂製服系列的經典 Miss Dior 洋裝線條輪廓透過當代布料與工藝重新詮釋,Maria Grazia Chiuri 賦予了力量兼容優雅的匯聚。綴有透明亮片與繡上繁花怒放的裙子搭配連身衣的晚禮服是同一闡述的概念。錐形低跟鞋則削去前端;全新棕梠樹版本的 Toile de Jouy 法式印花棉布重溫藝術家 Mario Schifano 的畫作,躍然乍現於一系列襯衫,或結合紅黑或黑白格紋。


「次文化」,主觀風格陳述一個簡單的事實:「衣服選擇攸關立場表達。」

本次大秀布景佈滿英文字母,每個字母分別代表一位女性,這是來自義大利女性藝術家 Tomaso Binga,選擇以男性化的化名來臨摹制度下男性享有的特權狀態。在 Tomaso Binga 作品映襯下,系列裡的部件重新連結一股超越性別與身體特徵的女性氣質,進一步探索 Maria Grazia Chiuri 前瞻性視野看待關於認同(Identity)與她極欲重新展現的 Dior 風貌。


泰迪女孩(Teddy Girls)

19世紀50年代,英國時尚文化受到多重文化影響,最大影響來自美國,50年代的美國搖滾樂盛行,英國搖滾樂男青年喜歡按照愛德華王朝花花公子們的復古形象打扮自己,因此被稱之為 Teddy Boys(泰迪男孩,Teddy是當時英媒體對愛德華八世的簡稱),又簡稱TedBoys。爾後,這群青年開始有了自己的幫派,成了全倫敦家長的公敵,關於泰迪男孩曾經犯下的罪行被慢慢誇大、惡魔化。最終,這個團體成為了英國史上頗有名氣的黑幫團體:泰迪幫。


泰迪女孩與泰迪男孩來自相似的社會階級,有一樣的 dress code:西裝、領帶、簡潔的盤在一起的髮型。在20世紀的50年代,倫敦人民經常會看到這兩幫西裝革履的男女流氓混跡街頭。幫派生活為這些平凡的姑娘增添不少人生樂趣。她們不僅打架鬧事,還經常組織一些文化娛樂活動。如果說泰迪男孩是英國青少年暴力文化的一環,那麼泰迪女孩就是英國青少年休閒娛樂社群文化的奠基者。


最後,泰迪男孩贏了,成為泰迪幫的終極代表。在1960年代許多Teddy Boys(泰迪男孩)轉變成真正的 Rockers(穿著皮衣皮褲,戴著鐵鍊騎乘重型機車),並成為泰迪幫的死對頭,而泰迪女孩也銷聲匿跡。


via Dior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