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 2019 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

Jul 2, 2019
瀏覽人次:2312

「除了將布料裁剪成片,我們沒有更好的使用方式。裁縫的過程中,裁縫師形如卡巴拉*(Cabalistic)藝術般在接受與傳承永生造物與有限宇宙間,建構我們時稱的服飾。」

「現代女性毋須畫布,她自身的姿態足矣。」

節錄自展覽「服裝是否仍然時宜?」(Are Clothes Modern?)

Bernard Rudofsky* 於 1944 年策劃並在 MoMA 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

 

建築師 Bernard Rudofsky 對於服裝功能性的提問,指引Maria Grazia Chiuri 建構高級訂製服的概念性新願景:服裝是和人體如命運交纏般密不可分的藝術品,獨一無二且富有個性。追隨 Bernard Rudofsky 的思路,他爬梳並確立服裝與建築適應身形與拿捏比例的共享教條,完整了 Maria Grazia Chiuri 的 Dior 2019 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

 

大秀選址品牌發源地-蒙田大道 30 號這棟別緻宅邸,展現創意總監與高訂工坊的緊密合作,呼應服裝裡細膩堆砌的建築魅影。

 

女性主義藝術家 Penny Slinger 一系列視覺風格強烈的黑白影像成為本系列靈感來源,她更設計本季攝心奪目的發表會場:風、火、水、土等煉金元素幻化為女精靈,棲身於滿溢侵略與神秘感的自然核心。她們承載世界的重量,如同撐起遠古神殿或某些巴黎建築中,身著一襲純淨線條袍裝的女性雕像廊柱(Caryatid*),遙應 Maria Grazia Chiuri 在這個探索黑色能帶來的多重感染力的系列裡,開場乍現的白色禮服。

 

「我可以整整寫一本書來描繪關於黑色的一切...」迪奧先生在他的著作《時尚小辭典》裡表達對黑色的註解宣言。飄逸而筆直垂墜,經常瞥見於古希臘女性身穿的 Peplos 禮服,它沒有鮮明輪廓或結構性剪裁,而是藉由女性的身形姿態賦予禮服輪廓。迪奧先生在他最後一季高級訂製服作品裡,重新訪遊垂墜鋪陳出的線路,在高訂剪裁與建築輪廓間徘徊游移,因縝密的裁縫而漸漸清晰。回應至今對於“服裝是否仍然時宜?”的詰問依舊響亮,以此重申高級訂製服對當代性質疑的承觴。

 

一系列純粹黑色的高訂作品,因妝點些許色彩浮現力道,也暗示重返源起的初衷,讓高級訂製服在萬紫千紅的時代潮流裡,仍保有孑然矗立之姿。黑色是對於臻美的冀求,姿態多變的披肩大衣體現這份圓滿。每件禮服如華廈般披露建築的態勢,如地基般穩固地撐起一身榮景。

 

Bernard Rudofsky 疾呼:「我們不需要新的建築方法,我們需要的是新的生活方式。」同樣地,本系列刻劃一幅前所未見的景致,高級訂製服工坊儼然成為創意實驗室,探索衣著與對應時代與空間的思維換置,從而定位人體、衣著與歸屬感在浩瀚時空中的獨特座標。

 

*Cabalistic 卡巴拉,希伯來語字面意思是“接受/傳承”,是與猶太哲學觀點有關的思想,用來解釋永恆的造物主與有限宇宙間的關係,被許多教派所引用。卡巴拉的生命之樹有諸多追隨者如瑪丹娜。Maria Grazia Chiuri 曾於 Dior 2018 的 Sauvage 早春度假系列塔羅牌圖騰中引用關於卡巴拉教義的思想作為創作靈感。

 

*Bernard Rudofsky(1905-1988),奧地利美籍建築師與評論家。他不斷提出傳統企業對於因地制宜的建築提出前瞻性的觀察論點。1944 年他於美國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策畫了「Are Clothes Modern?」展覽,他在完成展覽後隨之於 1947 年發表論文,並以此思考人對於衣著相對於時間、空間與時代當下生活方式間的依存關係做出提問與反思。Rudofsky 遊走於人類學與心理學的前沿,探討人類對於因希望能跟上時代而對生活型態與衣著時尚的非理性行為。

 

*女性雕像廊柱:出自 Agnès Varda 1984 年充滿詩意的紀錄片《Les Dites Cariatide》,啟發 Maria Grazia Chiuri 本季的高級訂製服創作。Agnès Varda(1928/5/30–2019/3/29) 比利時裔的法國導演、攝影師與藝術家。她的作品嶄露的前瞻性對於1950-60年代法國新浪潮運動有深切的影響,專注於成就現實主義與點出女性主義的議題,同時她也發表其它帶有濃厚獨特的實驗性質的社會評論作品。

 

via Dior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