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台上的感染力?「烟」三個來自生活中俯拾即是的靈感

Sep 17, 2015
瀏覽人次:2939

提到靈感,相信大家都會很好奇,藝術家創作時,靈感到底從哪裡來?尤其是雲門,到底林懷民的腦袋裡裝了多少種想法?他又是怎樣把這些不同的靈感抽出來,放到同一個舞台上?

 

雲門舞集將於今年十月,帶來十多年沒在台灣登台,因此更被蒙上了一層神秘面紗的舞「烟」。「烟」的舞台上其實並沒有烟,但往事如煙,無奈、撲朔迷離的人生,更讓人莫名震撼,這些撩撥起無限莫名情緒的烟,到底怎麼來的?舞作名稱源自林懷民當年⋯⋯

 

屍體焚燒的漫天煙霧

「流浪,是我與自己的對話方式。」林懷民自一九九四年初抵印度後,開啟了往後多次進出,自我探尋的過程。二〇〇二年,與燈光設計張贊桃、舞台設計王孟超再次來到印度。瓦拉納西鹿野苑的巨大枯樹與恆河水上的生老病死、焚燒屍體的未盡之煙,觸動他心中最幽微的感受,因此讓林懷民有了因火生烟,以「烟」命名的創作靈感。

 

生命中最長的春天

帶著心中初步萌生的「烟」,林懷民與雲門舞集開始在歐洲進行巡演,一待就是三個月,從花開待到花落,從清晨起床聞到空氣中的紫丁香,待到繁花落盡、空氣中只剩寂寥,如此生命交替的脈動讓他有感說道:「我彷彿重新認識了春天。」歐洲繽紛色彩的刺激,與印度截然不同,逐漸洗淡了林懷民對印度五味雜陳的感受,也因為受到歐洲色彩的滋潤,讓他對烟的想法有了全新的詮釋。而在巡演空擋,搭乘遊覽車四處走訪,周遭的景物快速經過,讓林懷民感嘆時光流逝的殘酷現實外,也仍舊不忘請舞台設計王孟超快速拿起錄像攝影機,記錄一切,化為素材。

 

從卡夫卡公墓撿拾靈感

布拉格,林懷民飯店房間看出去就是一片公墓-卡夫卡以及許多猶太人埋葬之地,讓林懷民想起在德國曾參觀的柏林猶太博物館,想起一個國族曾經被迫害的歷史,也因而想起口袋裡的俄國當代作曲家許尼克的音樂:蘇聯體制在解體前,或許那裡的人民也曾背負難以承受的情感傷痛。於是,節奏性強、力道渾厚、情感激昂的俄國當代作曲家許尼克的音樂就這樣出現在「烟」的作品當中。「其實許多音樂都放在我的口袋裡許久,就是在等待某一天時機點的扣合。」林懷民如是說。

 

林懷民的創作靈感來自日常生活的龐雜零碎的累積,他把閱讀、音樂、生活周遭細膩變化的觀察通通收進心底,不為了哪支舞,更不想目的。然後在很久以後的某個時間,聽到風聲,看到落英,忽然發作起來,口袋中記憶有如寶石一一掏出,拼湊出如馬賽克色彩般絢爛多彩的「烟」。

 

創作不是要用來看懂的!

或許有人不禁要問:舞蹈那麼藝術,看得懂嗎?林懷民笑著說道:「創作不是要用來看懂的,是要來感受的。」「從小考試考太多了吧!我們都太急著有標準答案、要看懂」,但你看到萬物生長、四季美景、看山看海⋯⋯,會要求自己「看懂」嗎?曾經在一個小鎮演出後,一位歐巴桑興奮的拉著林老師說:「老師啊!我攏總看無,可是我好感動喔⋯⋯」,每回說到這個故事,林懷民總是笑得特別開心,因為他知道,這支舞已經在這位歐巴桑的心底,與她對話,長出了自己的生命。

 

關於雲門舞集 「烟」

「烟」是林懷民二〇〇二年發表的作品,當中的迷離幽微的神祕氛圍、片段碎裂的記憶馬賽克,以及舞者擷自芭蕾向上挺拔的身體基調動作,大不同於雲門其它舞作。首演隔年,這支舞作便授權瑞士蘇黎世芭蕾舞團演出,成為該舞團巡迴世界的經典之作。新蘇黎世報更盛讚:「回憶,頂多只是片刻或如夢的瞬間。然而林懷民的「烟」,卻讓觀眾沈醉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生動而絢麗的憶想世界。」流浪歐洲十三年,「烟」終於今年回到台灣。

 

演出資訊

2015舞蹈秋天  台北國家戲劇院

10/16-17、10/23-24 (五、六) 19:45

10/18 (日)、10/24-25 (六、日) 14:45

24日下午場演出結束後將會舉辦「林懷民答客問」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11/13-14(五、六)19:30

 

※本節目有部分裸露畫面,請斟酌入場

 

 

via / 雲門舞集

 

【延伸閱讀】燈紅酒綠的夜店,驚見雲門舞者?!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