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的身體‧東方的底韻:「烟」中觀雲門

Sep 25, 2015
瀏覽人次:1973

二〇〇二年,雲門舞集推出既魔幻又寫實的「烟」,二〇〇四年即授權瑞士蘇黎世芭蕾舞團,成為該舞團全球巡演的招牌之作。不管當時抑或現在來看,東方舞作授權歐洲芭蕾舞團,都是極為罕見的現象,為什麼「烟」能讓世界鼎鼎大名的蘇黎世芭蕾舞團跨海要求授權呢?

 

烟」有別於以往雲門的作品,是一齣極具歐洲風格的舞蹈,鮮豔的色彩,迷幻的氛圍,舞者的肢體以芭蕾為出發,向上延伸,大部份的元素較接近外國人的身體,而當時的西方世界也為東方人能將歐洲中古世紀貴族間的社交舞蹈「芭蕾」詮釋出另一種味道,感到驚豔。而當林懷民攜著雲門舞者跨海去到瑞士傳授這支舞蹈中的技巧時,西方舞者這才驚覺「烟」這支舞作的難度。原來,雲門舞者將太極導引的技巧融入芭蕾舞蹈中,創造出屬於雲門才有的獨特身體語彙與風格。

 

上揚的身體中帶有下沈的穩重,中心不離脊椎,同時兼具了西方芭蕾的輕盈,卻又涵蓋了東方太極導引中的穩重。

 

除了肢體的獨特發展外,「烟」是一齣充滿許多隱喻的舞作:動作的隱喻、道具的隱喻、背景的隱喻,舞者跟各式各樣物件交集的隱喻,可算是雲門最後一個呈現出如此明顯的隱喻做法的作品。林懷民講故事隱喻技巧之厲害雖在後來作品中還是可略見,但大都已化為無形。至於舞者在排練過程中,該如何去揣摩林懷民要大家呈現的隱喻,舞者表示:「我們其實會讓身體自己去想,當下達一個動作指令給身體,身體其實都清清楚楚,所以不用把它口語化。」

 

一朵玫瑰花美就是美,你會問它為什麼美嗎?錯亂的情節,異位的敘事方式,一齣如馬賽克般沒有線性情節的舞作,或許沒辦法很清楚瞭解舞台上那個男的與那個女的之間是怎麼了,林懷民常說:「一百位觀眾來看演出,會有一百多個不同的答案」只要大家放輕鬆去感受,這齣林懷民口中「以前沒有,未來也不會再有」的舞作,也許會牽引出許多屬於你自己生命中的「烟」。

 

關於雲門舞集 「烟」

「烟」是林懷民2002年發表的作品,當中的迷離幽微的神祕氛圍、片段碎裂的記憶馬賽克,以及舞者擷自芭蕾向上挺拔的身體基調動作,大不同於雲門其它舞作。首演隔年,這支舞作便授權瑞士蘇黎世芭蕾舞團演出,成為該舞團巡迴世界的經典之作。新蘇黎世報更盛讚:「回憶,頂多只是片刻或如夢的瞬間。然而林懷民的「烟」,卻讓觀眾沈醉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生動而絢麗的憶想世界。」流浪歐洲13年,「烟」終於今年回到台灣。

 

【延伸閱讀】林懷民:沒有人不懂回憶 「烟」用舞蹈呈現魔幻又寫實的回憶的片段

 

演出資訊

● 2015舞蹈秋天  台北國家戲劇院

10/16-17、10/23-24 (五、六) 19:45

10/18 (日)、10/24-25 (六、日) 14:45

24日下午場演出結束後將會舉辦「林懷民答客問」

●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11/13-14(五、六)19:30

※ 本節目有部分裸露畫面,請斟酌入場

 

 

via / 雲門舞集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