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跨性別」妙喻台灣處境 《自畫像》鹿特丹影展引話題

Feb 3, 2017
瀏覽人次:10043

首部台灣電影入選!在今年第46屆鹿特丹影展上,由導演陳宏一執導的電影《自畫像》(The Last Painting)大放異彩,不僅作為台灣首部電影作品角逐「大銀幕獎」(Big Screen Award)正式競賽外,電影中以「跨性別」妙喻台灣當前處境的安排,更是備受影評人們盛讚。

 

過去曾執導過女同志愛戀電影《花吃了那女孩》的陳宏一,此次在新片《自畫像》中大膽啟用哲熹、林微弋、張寗和Kiwebaby新進演員,並將故事作為台灣自白,該片故事時間設在太陽花事件之後,並以2016總統大選為背景,片中他更用「跨性別」隱喻台灣當前所面臨的統獨處境,引發觀眾和影評們對兩岸議題的討論,全球電影權威評論雜誌《銀幕》(SCREEN)盛讚《自畫像》展現了亞洲電影「具有深度的寬廣畫布」的一面,無疑為電影系學生上了一門關於類型與性向的珍貴課程。

 

林微弋、Kiwebaby演出獲好評

 

除了影片大獲好評外,影評們對於林微弋和Kiwebaby的表現更是讚譽有加,作為電影新人的林微弋在片中有多場激情床戲,一開始她按一般床戲「正常演出」,卻不料導演陳宏一直喊卡,要求她得因應片中舞蹈家角色,發展出極具力與美的性愛姿勢,其中一場她像是盪鞦韆般、倒掛男主角林哲熹肩膀上的床戲,更是讓人嘆為觀止,特別的是這場戲還以三折試衣鏡、折射出各種姿勢,加上曖昧的浪吟聲,無不讓人臉紅心跳。

 

至於在電影中飾演一名對性別認同徘徊「訥訥」一角的Kiwebaby,則從最初的搞笑歷經痛苦、懷疑到最後的自我認同,轉折幅度之大也讓大家看見她演技的寬度,關於接演此角色,Kiwebaby坦言,自己過去為了像女生,會用膠帶去繃、去纏,現在覺得沒必要了,「即便雌雄同體、我也可以過得很自在,不必在意太多無畏的異樣眼光」。

 

電影色彩繽紛挑逗觀眾視覺

 

《自畫像》對於身體的裸體大膽而直接,編劇兼製片魏瑛娟昨天在接受觀眾提問時表示,她和導演陳宏一在編寫劇本時,認為「身體即戰場」,身體其實不僅是身體,透過身體可呈現出權力、文化、社會、婚姻、性別以及自我認同等議題,《自畫像》小到將畫作繪畫於女體之上,大到變性、強暴戲等都對社會父權提出了控訴與質疑。

 

由於電影的色彩繽紛讓人印象深刻,導演陳宏一被觀眾問到片中色彩的意義時,也坦言自己曾為台灣藍綠、甚至其他顏色政黨人士拍攝過廣告片,但他卻越來越被這些顏色混淆。在拍攝電影《自畫像》時,他決定呈現大多數台灣民眾的慾念,那就是寧可色盲,這些顏色都看不見。

 

 

《自畫像》劇情描述台灣總統選舉當日,女大三生楊婕(張寗 飾演)被發現陳屍租屋處,她赤裸的身體被塗滿油彩,美麗的眼睛則遭利刃刨出,而她的畫家室友和閨蜜都涉有重嫌…。

 

Text / Ian Liu

via / 海鵬影業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