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惠英紅、吳可熙上演婦黑生死鬥 「陰盛陽衰」男角反成工具人

Nov 20, 2017
瀏覽人次:7669

入圍今年金馬獎七項提名、融合懸疑驚悚題材的《血觀音》,是台灣少見以女性鬥權為題材的電影;片中惠英紅儼然「女版教父」之姿與吳可熙、文淇、陳莎莉、王月、陳珮淇、溫貞菱等硬底子演員鬥心機,為情、為錢、為權做腹黑生死鬥。

 

相較於女性在這部電影明爭暗鬥,《血觀音》中角色似乎「陰盛陽衰」,電影中男性要角幾乎成陪襯綠葉,而且個個命運大不同,不是被殺、被關就是被陷害;綜觀被「色」控制的傅子純、應蔚民、巫書維,扯上金錢紛爭的尹昭德、王偉六、嚴毓麟,為爭權的劉尚謙,每位彷彿都成女人計謀下的棋子及工具人。

 

導演楊雅喆巧妙地運用權力反轉,讓電影中的女人以性、柔弱的反差反過來控制男人,造成不寒而慄的驚悚感。對此他表示:「電影中的男人乍看都是魯蛇,不過,這些女人的鬥爭也可能都是為了男人。尤其是翩翩與棠真。所以有的女人鬥爭為了情,有的為了錢與權,不想爭的人,也許看開了這一切,只想要自由。」。

 

《血觀音》中幾場情慾戲不僅讓人臉紅心跳帶起戲中高潮,更是電影中的關鍵劇情,讓人不禁讚嘆導演的拍攝功力,不過導演楊雅喆卻表示自己很討厭拍情慾戲,他說:「我會先跟演員清楚告知鏡位及姿勢,而且會機械化的給指令,不做節拍或聲音上的指導,其餘讓演員自由發揮,因為我很怕工作人員影射是導演私人喜好的動作或反應。」。

 

像是有別於過往銀幕形象,吳可熙這回化身風情萬種的千金小姐棠寧,從第一顆鏡頭就讓人血脈噴張,美色成了她腹黑的最佳武器,接連誘惑傅子純、應蔚民(小應)、施名帥、陳武康等人只為達成目的。儘管與眾男角們有多場近距離接觸戲碼,但事實上,導演在跟吳可熙試戲時,才發現她本人其實很怕肢體接觸,楊雅喆表示,「有一場吳可熙用手指撫摸小應的戲,是屬於輕量級色誘;一開始她先在我的膝蓋上試戲,沒想到整隻手都流汗!後來正式跟小應演,也是手汗直流,讓她下戲後一直跟小應說不好意思!」。

 

除了吳可熙外,看似無害的溫貞菱所飾演的翩翩,為了與文淇所扮演的閨密棠真爭愛,更同樣使出美色來比拚控制男人。劇中溫貞菱飾演的未成年的千金小姐翩翩與馬伕譜出不倫戀,一場在工寮溫貞菱用手指撫摸巫書維私密處的「類情慾戲」,情慾高漲但又點到為止,儘管沒有裸露卻看起來更情色!導演楊雅喆表示,「原本擔心小男生太害羞演不出來,還讓他穿了兩件內褲怕穿幫,沒想到溫貞菱實在太會帶戲,讓小男生很順利地完成!」。

 

 

棠府,住著三位不同世代但一樣懂人心的女性,沒有男人的棠家,一向由棠夫人(惠英紅 飾)主持大局,在權貴間穿針引線,個性如刺蝟般的大女兒棠寧(吳可熙 飾)為求母親肯定,勉力配合,乖巧的小女兒棠真(文淇 飾)多半靜靜觀察,唯母命是從。直到某天,棠家親密友人慘遭滅門事件爆發,三人各自被牽扯其中,一向以大局為重的棠夫人,為了守護一切,用盡心機,卻讓三人走向不同的命運。

 

via 双喜電影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