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半句台詞的動人演技!金球影后莎莉霍金斯《水底情深》詮釋無聲啞女的奇幻愛戀

Feb 6, 2018
瀏覽人次:10836

一個啞巴且長相不出色的女清潔工、一個神祕的水底生物、一個對種族及異己最不友善的大時代裡,竟發展出一段最刻苦銘心的純愛,這部看似科幻,又似愛情童話的奇幻大作《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自去年在威尼斯影展粉墨登場,並奪下最高殊榮金獅獎後,在今年獎季便一路過關斬將擄獲各大獎項,即將登場的2018第90屆奧斯卡獎更一舉以13項提名稱霸影壇。

 

向來總帶給影迷瑰麗又奇幻視覺的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水底情深》承襲他熱愛顛覆傳統、超乎自然的招牌風格,故事設在1960年代社會分裂、面臨核武戰爭和文化重大變革邊緣的美國。戴托羅在墜入愛河的暈眩境界中編造故事,以極度衝突的「人獸戀」為故事基底,貸出一名有創傷過去的寂寞啞女,發現了力量強大到足以抗衡猜忌、恐懼和物種的愛。

 

這部有著科幻片外皮包裹著的童話故事,骨子裡散發著濃烈的浪漫愛情,故事裡沒有英俊挺拔的男主角,沒有美麗動人的公主,取而代之的是兩個不會說話,一個是深海怪物,一個是啞巴凡人的組合,但這樣的設定更增強了愛的表達,拿掉言語後,所有的反應都將回歸到最真實的感受。戴托羅:「愛情有個特點,就是它非常強大,並且不需要言語。」戴托羅也決定將他的怪獸電影帶到一個不同的層次:感性。他想要一種踏實感來平衡這個童話故事,並將它帶到一個熟悉的成人式現實邊緣。

 

其實這個超現實故事構想早在20多年前便已萌芽,「我曾經在90年代時將我想拍一部關於一個兩棲生物男性的科幻愛情故事,一個發生在亞馬遜雨林被一群探險家發現的故事想法提出,」戴托羅回想過去「但沒有人喜歡,更沒有人想拍」但這個念頭一直深植在導演的心中,直到2011年當時導演和他的兒童書籍暨影集《巨怪獵人》寫作搭檔丹尼爾克勞斯(Daniel Krauss)某天早上碰面吃早餐,克勞斯提到他青少年時期的一個想法,關於一名在政府機構擔任清潔工的女人,與被擄獲作為樣本的兩棲男人秘密成為朋友,以及她決定解救他的過程。戴托羅非常喜歡這個主意,馬上將其作為他下一部電影的題材,他在撰寫劇本時也早為故事角色設定好演員人選。

 

醞釀了20多年的想法終於得以拍攝成電影,在角色的塑造級演員的挑選當然十分謹慎,戴托羅指出片中的每一個角色,無論他們在社會中擔任何種角色,都在不同的情況下為愛鬥爭。電影以「愛」為中心的故事命脈,要從伊莉莎這位社會邊緣人士,一位無法言語的啞女清潔工的故事講起,這是一段伊莉莎從寂寞無力的人生到成為愛勇於冒險女英雄的精采歷程,而飾演這位故事的靈魂角色是過去曾扮演過各式各樣非凡、獨特的角色,曾憑藉《無憂無慮》(Happy-Go-Lucky )中樂觀老師獲得金球獎影后殊榮的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為了將伊莉莎這個角色發揮到淋漓盡致,也快速學會手語,即便無法言語但卻用豐富且動人的肢體盡情表達自己。

 

在排戲開始前,她開始上美國手語及舞蹈課程,並開始感覺伊莉莎的行動方式、她在塵土之上的輕盈。她敘述:「對我而言,她似乎總是漂浮著、總在跳某種舞,所以我想在她的生理狀態演出那種超凡的感覺。關於伊莉莎的一切都非常細微,我甚至覺得她的手語應該是細微而無暇的,與她的存在並行。」。

 

手語和動作是具有挑戰性的,但對莎莉霍金斯來說這個角色的巨大癥結,是要如何在不給觀眾任何實際聲音狀況下,找到伊莉莎的「聲音」。她必須找到一種更原始卻有效的溝通方式─特別是因為伊莉莎有很多話要說。「一個需要全力以赴的角色非常難得,關於純粹的表達而不需要文字,可以藉由眼睛、呼吸和身體表達自如,這就是伊莉莎。」她敘說著自己的角色,但也是因為這樣對角色表演的執著,讓她在沒有台詞的表演下,透過肢體及表情打動評審團的心,讓她首度問鼎奧斯卡影后獎座!

 

 

除了莎莉霍金斯外,電影也吸引了一群非凡的演員,包括三度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奧塔維亞史班森(Octavia Spencer)、女主角伊莉莎的忘年好友「吉爾斯」李察傑金斯(Richard Jenkins)、麥可夏儂(Michael Shannon)、道格瓊斯(Doug Jones)和麥可斯圖巴(Michael Stuhlbarg)等人。電影2月14日正式上映。

 

via 福斯電影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