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飾北齋浮世繪成空間佈置靈感!揭開《水底情深》浪漫水形美術、攝影設計

Mar 7, 2018
瀏覽人次:29210

「水會隨著各種當下的容器更改形狀,水可以很溫柔,也是全宇宙最有力且最有延展性的力量,愛也是如此,不是嗎?無論將愛放在哪一種形體裡也是一樣,男人、女人和生物都毫無差異。」。剛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殊榮的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如此形容《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這部由他所執導的2018奧斯卡年度最佳影片得主。

 

先前創作出無數經典異色電影與角色的吉勒摩戴托羅,在《水底情深》中再度施展天馬行空的魔咒,將經典怪獸電影傳統的感傷、刺激,與疑雲密布的黑色電影結合,並於其中摻入與眾不同的濃烈愛情於故事中。然而這部充滿魔幻色彩的電影,其豐富的視覺畫面與美術場景又是如何打造,趕緊看團隊解密。

 

以假亂真的拍攝:攝影與色彩

《水底情深》神秘幢幢的氛圍讓觀眾跟著女主角伊莉莎一起在無意間闖進故事的深處,其中開場男、女主角連同傢俱、桌椅、床鋪齊漂浮在水中的橋段,攝影師丹勞斯特森(Dan Laustsen)則使用老派攝影方式,借助「乾以作濕」拍攝技術,製造大量水氣出水的幻覺,涉及利用濃煙、風扇和投影來創造一種近似水滴落和脈動的氣氛,這樣演員就能睜開眼睛表演,對於他們呈現表情十分重要。戴托羅說:「我們做了大量關於做好乾以作濕的研究,從每秒使用多少幀,到如何創造漂浮的粒子,我們知道關鍵在於在非常歌劇化的角色身上,製造出柔焦的投影。」。扮演魚人的道格瓊斯(Doug Jones)提及拍攝此場戲表示:「當我們在拍乾以作濕的戲時,莎莉和我在霧中表演,燈光如波浪般曲折,這很不尋常,但當我看倒帶重播時,看起來卻十分逼真。」。

 

不過要真的實現戴托羅心中的奇幻愛情想像,丹勞斯特森坦言起初自己讀劇本時大感疑惑:「這要怎麼拍啊?」,他接著說:「但後來我跟吉勒摩交談,他的願景非常堅定,我才開始相信這是可能的。」,尤其是魚人與伊莉莎之間無聲勝有聲的情感連結,更是吸引他的另一關鍵,「兩名不會說話的角色溝通的構想,本身就已經很電影化。」。

 

前製早期,導演和他考慮用經典黑白色調來拍本片,但他們回過頭來想,都認為這是個一廂情願的決定。與其用單純色調,他們一絲不苟地將光線和質感轉變為更現代也更飽和的外觀,充滿深海色調。戴托羅解釋:「我一直都希望電影是單純色調,所以大部分用的是藍色和綠色,還有琥珀色加以平衡,紅色僅作為血和愛的顏色。」。

 

藏著浮世繪的水形空間

《水底情深》每個畫面都美得如畫般,其中女主角伊莉莎和好友嘉爾居住的公寓,更是滿布復古美好情懷。為了打造公寓外觀,美術設計指導保羅奧斯特伯里(Paul D. Austerberry)與劇組借用了加拿大國家歷史遺址,位於多倫多的梅西廳(Massey Hall)當作拍攝場景,這棟1894年由建築師悉尼巴格利以新古典傳統設計,並於1940年代大幅翻新的表演藝術劇院,雖然此地並非電影院,但它具有古老電影宮殿的優雅,像座打光的大帳篷,與本片的調性相輔相成。

 

至於室內,導演戴托羅希望伊莉莎和嘉爾的公寓是一層樓分為兩半,就像他們密不可分的友情,用拱形的窗戶隔開。戴托羅敘述:「他們的公寓就像同一個球體上的兩個半球,但兩邊的打光截然不同。即使是在晚上,我們仍以非常溫暖的日落色調,來為嘉爾的公寓打光。伊莉莎的公寓色調是青藍水系的,有很酷的燈光及很多青色,她的公寓被水浸透,嘉爾的則沒有,他的公寓充滿了木質和金色的光線,非常樸實的顏色,因為他是伊莉莎的依靠,伊莉莎的公寓則有樓下電影院的神奇光線。」。

 

「我們討論了很多關於這間公寓的想法,它曾是一個大房間,但在某個時間點發生過火災並從沒被整修過,所以看起來很老舊,是吉勒摩喜愛的老舊色調。」,奧斯特伯里繼續補充:「吉勒摩帶了一張印度攝影比賽中的照片給我們看,是一位老太太在一間黑暗的房間裡,質感老舊,背景是一面青藍色的牆,成為我們的一大靈感。」,他找到一個古老的英日壁紙圖案,上面魚鱗般的微妙小曲線,類似古老的日本雕刻。然後他將這種圖案合併在一個褪色波浪的高峰上,效仿19世紀日本藝術家葛飾北齋的版畫代表作「神奈川沖浪裏」。

 

儘管伊莉莎的公寓牆面在電影看來沒那麼浮世繪,為此奧斯特伯里表示:「我們有一位風景畫家,用有質感的石膏畫出神奈川的巨浪的美麗復刻,然後我們不斷一層層舖疊,直到那幅畫消失,但仍然感覺得到牆上有水的形狀。」。所有公寓裡的牆壁都被打造成「野生之牆」,意思是它們都能隨機被取下,可以隨著配合攝影機移位,而在當下應變移動。此外,每面窗戶都必須被雨淋透,導向電影的高潮。至於地板, 奧斯特伯里在下層地板做了漏洞,好讓電影院的光線穿透,使伊莉莎和嘉爾的日常生活,與樓下的電影幻想相互結合。

 

至於最具挑戰性的場景,則是看似簡樸復古的浴室,這裡是伊莉莎隔離外界的綠洲,然後成為生物的避難所,以及他們培養感情的地方。奧斯特伯里知道他的場景最後會變成一個水池,他敘述:「我們的場景通常以木頭、泡沫塑料和石膏打造,但這個場景得用鋁和填充物而非石膏,因為它最終會浸到一個水缸裡,我們還用過慢慢把這些場景放到水缸裡的方法,以呈現水上漲的畫面,這些都是很難辦到的。」。

 

 

via 福斯影業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