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巨型黃色小鴨創作者,「藝術頑童」霍夫曼調皮藏在作品裡的暗喻你看懂了嗎?

Oct 8, 2018
瀏覽人次:6311

還記得那隻悠然漂在基隆港碼頭邊的黃色小鴨嗎?超巨型黃色小鴨的創作者,荷蘭籍藝術家佛洛倫泰因‧霍夫曼,帶著新作品來台灣了!2018/10/6至11/11止,都可以在台北內湖白石畫廊欣賞到他的創作,藝術家本人更特地飛來台灣開幕。《La Vie》也利用這次的機會採訪到霍夫曼,談談關於他的創作。

 

 

東倒西歪的玩偶,靈感全來自家中四個小孩對待布偶的態度

這次在白石畫廊的個展《玩遊世界》,可以看到許多過去被霍夫曼「丟」在戶外、等比例縮小的公共藝術品,像是巴西的拖鞋猴、聖彼得堡的Zagarayuschiy Zayats、瑞典廣場上的大黃兔等等。

 

 

霍夫曼說這些大玩偶的姿勢靈感,來自他們家的四個小孩。孩子們都擁有一隻每天晚上必須抱著才能入睡的布偶,一到早上孩子起床後卻被隨手被丟在一邊,以奇怪且搞笑的姿勢等著孩子重新拾起。霍夫曼覺得這些姿勢很有趣,也是把布偶放進小孩的世界後,最真實的狀態,於是就將這些布偶的詭異模樣記錄下來,成為他每次巨型主角的姿勢。

 

藝術頑童的作品,偷偷藏有一些小反思

如果稱霍夫曼為「藝術頑童」,應該會獲得大半粉絲的認同。他很愛將充滿童趣的巨型作品放進人們最習以為常的環境,當有一個巨大的裝置物擋在那邊時,人們才會想起那裏原有的銅像或是景色,也藉此喚醒環境跟人之間的關係。以黃色小鴨為例,霍夫曼的黃色小鴨在香港展出時,也收到不少民眾迴響。其中有一封信是跟霍夫曼說:「去看了黃色小鴨之後,可愛的鴨子對映後方的都市建築,我才發現香港原來這麼『人工』,自然環境真的是太少了......。」除了反思之外,霍夫曼的作品還偷偷藏有一些小調皮,背後的故事很有趣,尤其是那隻矗立在中國深圳壹海城臨海公園的挪威海怪《 Kraken》的故事。

 

 

「會做出挪威海怪是因為我不喜歡那艘停在海面上的海軍艦艇。」

那隻站在深圳壹海城臨海公園的大章魚,霍夫曼說那是一隻挪威海怪,牠會張牙舞爪的從海裡伸出觸角,把海面上的所有東西給吃掉!這創作靈感追溯到受中國之邀設計公共裝置藝術的那年,勘景時看到停放在公園前的前蘇聯明斯克號航空母艦。因為霍夫曼覺得在公園有一艘航空母艦很奇怪,所以設計了一隻海怪,幻想它可以從海底伸出觸手把航空母艦吃掉!

 

 

不過就在霍夫曼將挪威海怪設計好時,以航空母艦為主的軍事主題公園也因為經營不善的問題正式歇業。「或許真的是大海怪把航空母艦吃掉了!」霍夫曼最後露出得逞的笑容說出了這樣的結論,不得不讚賞他的幽默,而且藏有隱喻的作品可不只有一件!

 

 

「當一隻巨大的大象趴在屋頂上時,那可不是一件好事」深圳抱抱象又藏了哪些隱喻?

2017年霍夫曼為深圳萬象天地的開幕設計了一隻趴在屋頂的噴水抱抱象,一樣也藏有詼諧的小隱喻!對霍夫曼來說,一來他不是那麼喜歡人們為了虛榮心而買名牌,二來也想要讓父母多陪陪孩子,於是設計了這隻抱抱象。

 

 

「後來商場還為抱抱象在廣場設計了一個噴水池,這下更有理由將父母留在廣場陪孩子玩了!」這讓霍夫曼很得意,因為他又成功利用創意,達到目的了。

 

「其實除了巨型玩偶外,我也有其它的藝術品。」

光提霍夫曼的名字,可能還是有人不知道他是誰。但一提到「黃色小鴨的創作者」,人人都知道他是誰!霍夫曼坦言他對黃色小鴨是「又愛又恨」。

 

 

「黃色小鴨帶給我很大的名氣,但也帶來很多仿造品,也有人認為我只會做這些玩偶。」身為藝術家,他不是只會做這些,於是在今年他也向大家展示了許多新的作品,其中就有一個是玻璃眼。

 

 

玻璃眼這組作品起源於霍夫曼為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所創作的「寵物」作品。兩隻寵物各有著閃亮亮的大眼睛。當他站在寵物前,看著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靈感一來,決定單以「眼睛」作為藝術作品。

 

 

「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我們不但可以從眼睛看東西,也可以從眼前這個大眼睛反過來看到自己。」他利用吹製玻璃藝術,注入不同色彩,將玻璃吹成巨型球狀,爾後切取球面的最頂端作為玻璃眼的創作。

 

 

玻璃眼的後面還有用一個圓柱體支撐。猜對了嗎?這個玻璃眼就是布娃娃眼睛的放大版!霍夫曼又再次用不同的手法做出巨型藝術了!

 

「爸爸,難道我們以後再也看不到那些動物了嗎?」霍夫曼用線條為瀕臨絕種的動物發聲

這次白石畫廊裡也展出了霍夫曼的另一新作──「線性」系列作品。霍夫曼提到這次創作的緣由。有一天在車上跟孩子聊天,他的孩子聊到了非洲的白犀牛說:「爸爸你知道嗎?世界上最後一隻白犀牛死掉了。難道我們以後再也看不到犀牛了嗎?」這讓霍夫曼覺得很難過,於是他利用荷式簡約風格,利用繽紛色彩的鋼條作出了動物輪廓。希望能喚起大眾的保育意識。

 

 

霍夫曼一樣是將動物輪廓做得很大,站在作品前面更顯得人類的渺小。只做輪廓的用意,是想讓觀看者可以在空白處注入自己的想法,去思考能為這些瀕臨滅絕的動物做些什麼。霍夫曼很多的作品都是利用形狀去引發人們的反思,進而引發共鳴與迴響。

 

 

目前霍夫曼也有許多正在進行的計畫,但他說藝術創作都需要時間思考,還要請粉絲們多多等待囉!

 

Text / Zoe Chen

Photo / Cooper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