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內《草地上的午餐》初登台!故宮《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特展》六大展區亮點 雷諾瓦、畢卡索等48位大師風景畫作

Nov 16, 2018
瀏覽人次:27414

年度藝術盛事即將登場!悠閒初秋時分,一群人相約在丹楓白露林下享受愜意時光,一邊享用午餐、一邊輕聲談笑,充分顯現歐洲19世紀盛行的野餐風氣,《草地上的午餐》是印象派大師莫內(Claude Monet)年輕時的畫作,完整版習作收藏於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The Pushkin Museum)中,如今這曠世鉅作真跡也在11月首次登台!

 

集結莫內、雷諾瓦、盧梭等48位藝術大師畫作的《悠遊風景繪畫-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特展》,在聯合數位文創牽線下,攜手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展出17世紀到20世紀共65件風景名畫。

 

悠遊風景繪畫 宛如走過法國一遭

普希金博物館位於俄羅斯莫斯科,以集結法國瑰寶畫作而聞名,《普希金特展》聚焦在19世紀印象派至後印象派與20世紀初的重要畫家傑作。展覽將分為六大主題,分別為「近代風景繪畫的起源」、「讚頌大自然」、「巴黎城市光影」及「近郊的自然景致」、「法國南部的明媚風光」與「海外的異想世界」,引領民眾認識法國近代風景繪畫。畫中背景如煎餅磨坊、聖維克多山等都是如今法國的著名景點,民眾走進展覽欣賞繪畫的同時,也猶如徜徉在法國優雅、浪漫的氣息之中。

 

六大展區與畫作亮點

 

一、近代風景畫的起源

以前西方繪畫以宗教畫為主流,風景畫多為背景,17世紀後,風景畫逐漸自成一股潮流。本區介紹的是始於17世紀風景畫的黎明期,在這區你可以充分感受到人們在繪畫中,發現了自然的美好型態,然後逐漸把目光轉向現實的自然風景,讓風景用畫的方式被保存下來。

 

代表畫作:洛罕《擄掠歐羅芭》

統領眾神的王者宙斯因醉心於腓尼基公主歐羅芭的美貌,於是幻化為美麗的白公牛來到海邊誘騙她,歐羅芭一看到公牛就非常喜愛,不但輕輕撫摸著公牛甚至還騎上牛背,最後被飛快地載向海的另一端—克里特島。這幅畫的故事源自於奧維德的《變形記》,洛罕在引人入勝的海景中加入了這個神話題材,不知道的人乍看還以為是個歡樂場合,其實卻是一場精心設計的擄掠場景,極度反差也成了這幅畫的驚喜之處。有趣的是這個神話故事同時也是歐洲(Europe)與金牛座的由來。

 

二、讚頌大自然

歐洲迎來了19世紀的市民時代以後,風景畫開始走向平凡的日常,表現與生活息息相關的現實風景。從描寫神話、宗教、歷史的大畫面繪畫,變成了表現身邊事物的、簡明易懂大小適中的繪畫。來自法國的巴比松畫派,讓風景繪畫不只追求寫實,還增添了柔美與詩意。


代表畫作:柯洛《加萊海峽省,風暴來襲》


三、巴黎城市光影

此區介紹以大都市巴黎為基點展開的印象派及以後的風景畫發展,這些以印象派為首的畫家們,用時而溫暖時而敏銳的目光,描繪並創作出近代都市的風景,傳達了工業與科學技術不斷發展的新世代氣息。

 

代表畫作:雷諾瓦《煎餅磨坊庭院樹下》

煎餅磨坊(Moulin de la Galette)是曾位於法國蒙馬特山丘上的大眾舞廳。1876年,雷諾瓦在附近租了間工作室,常描繪舞廳當時熱鬧非凡的景象。本作被認為是在《煎餅磨坊的舞會》的準備期間繪製而成,且視角處於相當自然的高度,彷彿畫家稍後就要加入這五人一同暢談般。儘管戶外寫生是印象派的特色之一,這幅畫作卻被認為是在戶外繪製後,再回到工作室的適當光線下加以修飾而成的作品。

 

四、巴黎近郊的自然景致

在中產階級的崛起的19世紀後半,人們開始能非常便捷的到達郊外,因此畫家們很喜歡從巴黎,以很短的時間到達滿目綠色的郊外,有時候甚至在郊外短期及長期的居住,他們把畫布拿到戶外,描繪那些享受閒暇時光的都市人們與平和的街景。這讓創作產生變化,畫家們對鮮豔的色彩具有表現力,表現空間的關注程度也越高,新的風景畫由此誕生。

 

代表畫作:莫內《草地上的午餐》、《白色睡蓮》

首次來台灣的莫內《草地上的午餐》為本展最大亮點,莫內這幅作品是受馬內的《草地上的午餐》啟發,起初是莫內為了巴黎的官方沙龍展所創作的巨大尺幅畫作,不過最終完成作品因為過於巨大而損壞,剩餘部分亦分為兩幅,現存奧塞博物館,普希金博物館所收藏的這幅尺寸較小的習作讓人們得以一窺全貌。

 

服裝與姿勢迥然不同的十二位人物在構圖上皆經過細膩的安排,穿過茂密枝葉的陽光灑在穿著華美洋裝的女士們身上,使她們看起來嬌豔欲滴。畫中場景位於巴黎東南方的楓丹白露森林附近,雖然人物角色鮮明,但其實重點在於這大片森林,莫內曾表示畫中每一片葉子都是一張臉,充分顯現印象派的光影描繪。

 

這幅畫同時也藏著莫內的熱烈情感,當時莫內正和未來的妻子卡蜜兒陷入熱戀,因此一直到1979年卡蜜兒因病過世為止,幾乎每一幅畫中都會有她的身影,《草地上的午餐》當然也不例外,畫中左方第一位側身的女子就是卡蜜兒,如果眼睛夠犀利,還能在右邊的大樹幹上,看到莫內描繪出俏皮的「一箭穿心」圖樣,再再顯現他對卡蜜兒深刻的愛戀。

 

五、南法明媚風光

鐵路網的發展縮短了巴黎與波光粼粼的地中海距離。本區從巴黎南下,介紹法國中部到南部的風景畫。南法耀眼的陽光下,多彩的植物與的地中海的波光閃爍,給畫家們帶來了豐富的靈感,他們用新鮮的視線捕捉到當地特有的景觀。遠離大都市巴黎的靜謐環境,醞釀出各種獨特的畫風樣式。


代表畫作:塞尚《從瓦爾克斯望向聖維克多山腳的平原》


六、海外的異想世界

隨著傳媒的發達可以更輕易接觸到各地的訊息,讓想像中的風景可以更輕鬆的跨越時空,現實與故事的世界重合。有時不同的土地風景因而被組合,融會在一個畫面中,那些是在任何地方都不會遇到的,只有在繪畫中才可能產生的富饒風景,值得細細品味。

 

代表畫作:高更《有孔雀的風景》

1891年高更動身前往大溪地,出發前,他表示此行的目的是:「為了遠離文明的影響而安靜地生活。」然而大溪地卻早已受現代社會所影響,比高更所預想地更為西化。不過他依然對當地鮮豔的色彩與各種陌生而樸實的事物十分著迷,在這幅裝飾性極高的畫面上,配置了覆蓋著樹葉的小屋、優雅伸展的高大椰子樹、揮著斧頭的半裸男人、孔雀等充滿異國情調的元素。

 

畫面右下方寫有「MATAMOE」的字樣,其意涵眾說紛紜,有人認為可能是拼法的錯誤,但普遍認為是「死亡」的意思。在走進茂密森林用斧頭斬斷樹木之後,高更心中那文明的自己就已經死亡,此後他脫胎換骨成為在島嶼生活的「野蠻人」。


盧梭《美洲豹正在襲擊一匹馬》

畫出這幅畫的盧梭曾受訪表示:「我從來沒去過比植物園的溫室更遠的地方旅行」。從來沒離開過法國的他,卻將《美洲豹正在襲擊一匹馬》發揮得淋漓盡致。如佈景般的植物層層交疊,在畫面中央製造出馬與美洲豹的專屬舞台。

 

遭到兇猛美洲豹攻擊的白馬,面無表情地凝視著觀眾,細長的葉片有如生物觸手般的搖曳著,令人感受到豐富的生命力,相較之下,動物們則彷彿停止在那決定性的瞬間。據說電影《馬達加斯加》也深受盧梭畫作的啟發與影響呢!

 

 

展覽日期:2018/11/17 ~2019/02/17 (除夕休館)

展覽時間:09:00-17:00 (16:30停止售票及入場)

展覽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 圖書文獻大樓一樓特展室(111台北市士林區至善路二段221號)

 

文字整理:Ian Liu

via 聯合數位文創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