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藝術大師達利的繆思女神!揭開愛妻卡拉如何成為達利畫中最佳「靈感」

Nov 15, 2018
瀏覽人次:4292

「要成為畫家,要知道為什麼卡拉愛繪畫,而繪畫也愛卡拉的秘密。」

 

「卡拉,我將每天為著妳的幸福而努力作畫,以我的靈感浸著妳的血塗在畫面上,並決定在作品裡簽上我們兩個人的名字。」這樣血淋淋的告白,可以看出達利不僅是在創作上義無反顧,對於愛情,更是瘋狂而執著。

 

1929年,對於達利是非常關鍵的一年,他不但透過米羅認識了超現實主義運動核心人物法國詩人安德烈布魯東(André Breton)與艾呂亞(Paul Éluard),正式加入了超現實主義的陣營,並且,也認識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卡拉(Gala Dali)。雖然他們相遇時,卡拉已是艾呂亞的妻子並育有一女,甚至足足年長達利十歲,但這一切都阻止不了他對於這個女人的迷戀,很快地他們雙雙墜入情網並且結婚。對於達利而言,卡拉是給予他無盡靈感的繆思女神,也是安定他靈魂的力量,在達利許多作品中都可看到卡拉的影子,1930年他的作品中甚至開始出現兩個人的聯名簽名,在現實生活中她也扮演了達利的超級經紀人。

 

事實上,在與達利相遇之前,聰明而性感的卡拉已是超現實主義運動成員包括阿拉貢、恩斯特與布魯東等人的靈感之源,即使布魯東後來說卡拉對於他們是破壞性的影響,但也足以證明這位來自俄羅斯的女子身上,擁有超凡的特質與魅力。卡拉的身影可以說是西方藝術史中最被投入深情與性感特質的中年女子意象,她頻繁地出現在達利宗教題材的繪畫裡,化身為聖母的形象,而從達利多次表達卡拉是他的「聖餐麵包」或「用她的血作畫」,可以說,達利的上帝就是他的妻子卡拉。

 

愛的路上三人行

即使達利對於卡拉深情款款,但她卻常不安於室,對於妻子無數次的出軌,達利不但完全包容甚至予以鼓勵,只能說達利對於她的愛是超越佔有。

 

只剩麵包的關係

挪用拉斐爾描繪他的麵包店情人之作〈La Fornarina〉的古典畫法,達利花了一年多完成這張卡拉肖像,裸露的半邊乳房正象徵了讓人滿足溫飽的麵包,也是聖餐中基督的肉。無奈此時的達利雖有不惑之年的成熟魅力,但卡拉卻只愛青春的肉體,即使她自己也已五十。

 

身體裡的純淨聖殿

達利曾回憶小時候發現一隻被螞蟻啃食成只剩外殼的昆蟲,他把昆蟲舉高,透過昆蟲軀體的空洞看到了天空,「每次當我想要達到純粹的境界時,我就會透過肉體望向天空。」這件在二次大戰結束時完成的作品,將卡拉的裸背轉化成教堂裡的階梯、柱子、天空與建築,妻子的身體化身為神聖的殿堂,也是他最純粹的愛之源。〈我的妻子,裸體,看著自己的身體〉1945

 

卡拉,達利的宇宙之核

廣島核爆之後,達利開始對於核物理產生興趣,他說原子就是他的最佳思想糧食。這幅原子時期的作品,一粒粒的球體如原子般保持著距離卻又形成和諧的秩序,在原子排列與金屬色澤的變化中,卡拉如聖母般的肖像浮現在空間裡,臉龐與頸部的優雅線條,充滿聖潔之美。卡拉,就是達利的宇宙觀與信仰。〈Galatea of the Spheres原子卡拉的領域〉1952

 

黃金般的神聖之愛

1966年開始的十年間,達利創作了一系列以金幣為元素的金飾作品,名為「Dalíd'Or」。金幣墜子的幣面上,是達利與卡拉兩人重疊的側面肖像浮雕,而兩人的姓名字母則成為重要的裝飾元素,上下對稱地將金幣襯托出來。〈達利-卡拉金幣墜子〉

 

營養

達利說:「我既喜歡妻子,也愛吃肉,沒理由不將二者畫在一起。」達利常將諸如豆子、培根、羊排、荷包蛋等食物與人物並置,而呈現出怪異虛幻的畫面。這件僅有6.8╳8.8公分大的木板油畫,是用只有三根毛的畫筆細細畫出的,可見他精湛的工筆技巧。〈肩上置放兩塊羊排的卡拉肖像〉1933

 

撰文/高麗音 、張素雯

插畫/藍找威 

攝影/劉信佑

圖片提供/Salvador Dali Museum、The Stratton Foundation & United Exhibition Group、Oali、The Dali Museum、Piaget、時藝多媒體、鋒恩國際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