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板畫師謝森山的匠人魂!手繪電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從電影彩繪而來的」

Nov 26, 2018
瀏覽人次:2610

主角身影是否大小適中,還是背景過於突兀,要想成就一張讓人在第一眼就著迷,擁有搶眼視覺的電影海報大不易,然而拜數位科技所賜,想要哪種特效在短短時間內立即能做出萬千變化,然而在回到30、40年前,那個電腦還不普及的年代,電影海報又是如何生成呢?

 

北有謝森山 南有顏振發

在早期數位輸出與科技還不發達的年代,片商想要為電影宣傳,最好的方式就是請擁有精湛畫功的畫師操刀海報,如今持續操掌台南今日全美戲院電影看板的顏振發師傅,用巧筆點出電影人物栩栩如生的神韻,更讓戲院成為熱門朝聖景點;無獨有偶,在北台灣,多年來始終堅持以手繪方式畫電影看板海報的畫師謝森山,則同樣展現爐火純青的繪畫功力!

 

文化總會製作《匠人魂》系列影片,尋找台灣百工匠人、型塑台灣精神底蘊,在最新一集#14「畫光影的人」中,則特別以早年致力為台灣電影宣傳,如今卻已碩果僅存的手繪電影看板畫師謝森山為主角,看他一生懸命的看板畫師傳奇生涯。今年73歲、仍舊堅持手繪各大戲院電影看板的謝森山,自15歲拜師學畫、17歲出師、20歲退伍後自立門戶,一路堅持手繪電影看板近一甲子,儘管經歷了數位輸出海報取代傳統手繪看板的衝擊,目睹台灣電影產業的快速變遷與同行的紛紛離去,謝森山仍在時代的洪流中秉持「能畫就繼續畫下去」的匠人精神,與電影相依相存。

 
1946年出生於台中的謝森山,後搬遷至桃園,為了能幫助家中緩解經濟困境,謝森山自小便想學習一技之長。因年幼時常經過俗稱桃園大廟的桃園景福宮,當時周邊戲院林立,堪稱小西門町,每當看著戲院在掛畫版、招牌時,謝森山總想「假如這些看板是我畫的呢那多好!」從那時起,謝森山堅定志向,15歲便進入東方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逐步邁向長達60年的電影看板繪師之路。

 

謝森山師傅回想當年在廣告社當學徒的日子,不供伙食住宿、不支薪、老師傅不會主動教,這樣艱難的環境,全得憑靠個人意志和眼力,跟在師傅左右自學。通常要「三年四個月」才能夠出師的看板畫師,但謝森山短短兩年就已學成,他日夜苦練繪製技巧,逐漸掌握各種顏色的調和。為了觀摩別人繪製的電影看板,謝森山曾和師兄兩人,從桃園騎著腳踏車到西門町,在三更半夜時,自備手電筒照著諾大的電影看板,也曾短暫到西門町學習電影看板繪製不同的表現風格,只為了能以更細膩的筆觸,繪出人物的立體神韻以及電影場景,謝森山20歲退伍後,便在桃園中壢自立門戶。


在1960到1980年代台灣戲院與電影的全盛時期,謝森山同時與七家戲院配合,時常24小時不眠不休的在接案,畫的不僅是首輪戲院看板,更是巨幅海報,可從二樓掛到四、五樓,皆是用180平方公分的畫布來拼湊,光一個人臉就要十片畫布組合而成,不僅顏色拼接要一致,同時也講究光的明暗層次與立體感,五官神韻更要栩栩如生,難度極高。

 

五種顏色調出萬千世界

要手繪電影看板,首先要在180平方公分的看板上打格子、畫鉛筆輪廓、上底色,再依圖檔等比例縮放,將圖像繪出,組成一部電影的看板。僅需使用白、黃、紅、藍、黑五種顏色水泥漆,謝森山師傅就可調出各種色彩,利用光影折射效果,掌握劇中人物眼神和神韻,讓每個人物躍然於紙,栩栩如生。

 

沒有長久的興盛,日子總會迎來衰退,1986年開始,電腦輸出技術逐漸取代手繪電影看板,再加上台灣電影產業式微,電影院轉向影城模式經營,面對本土戲院的接連歇業,老一代老師傅退休、同行紛紛轉行離去,只剩下謝森山堅持手繪,用筆下一幅幅生動畫作,「手」護傳統文化,而目前,也僅剩桃園中源戲院仍懸掛謝師父手繪看板。謝森山說:「這一畫,就是六十年,從來沒有想過,當時我們那夥師兄弟,現在只剩下我在畫。但這是我的興趣,只要我體力還可以,能畫多久就繼續畫多久,把這個技術傳承下去。」。

 

談起當前的電影手繪看板,謝森山師傅說,「現在這個工作已經沒有,他們要來學,我也鼓勵他不要學。因為你學成以後,沒有工作可以做,沒有戲院可以畫。」但他不悔踏入這一行,這半個世紀以來,電影手繪看板讓謝師傅有了一技之長,有了安頓好家庭的經濟能力,有了成就感和滿足感。

 

手繪電影看板對他來說是機緣,也是一輩子烙印在自我身上無可忘懷的印記,「我的一切都是從電影彩繪而來的」!

 

 

文字整理:Ian Liu

via 文化總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