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互動光電裝置感受藝術的生命力!台灣聲光藝術家姚仲涵:「創新,在生活中彼此激盪。」

Feb 14, 2019
瀏覽人次:5171

今年可謂台灣藝術大爆發的一年!開年全台因應過年與元宵,從北到南皆有無數或大或小的藝術燈節點亮台灣,每一場都能在夜晚或白天好好欣賞藝術家的作品。其中有位聲光藝術家的燈光系列作品同時被三場藝術燈節邀請展出,他是誰?正是2012年登上TED×Taipei、2018與韓國大勢獨立樂團HYUKOH合作金曲舞台的聲光藝術家姚仲涵。

 

台灣聲光藝術家最大勢!2019全台南北兩地皆可看到他的作品

姚仲涵的聲光藝術裝置分別於「2019新竹過好年」藝術燈節台南鹽水的月津港燈節、台電2019高雄公共藝術節,展出3項《光電獸》系列作品。同一時期在不同地區展出心血,連本人都說「2019年真的有些特別。」

 

當《光電獸》系列作品自2017年問世之後,走向戶外,可以被風吹、被雨淋,更能接近自然環境與地景尺度是姚仲涵的心願,為此,他替各地區展出的《光電獸》系列作品分別取上不同自然元素的名字,強調作品的特色。例如新竹的光電獸因為是安置於護城河河面上,因此被取名為《光電獸#12-河》;台南月津港的光電獸則是以圍繞樹展示人與樹之間、光與影之間的關係,因而有了《光電獸#11-樹》的稱呼;而「奧拉之城 台電2019高雄公共藝術節」的光電獸,則呼應台電主題,以太陽能為題為其取名為《光電獸#7-太陽能》,當然這隻光電獸的啟動電力正來自太陽能。

 

新竹《光電獸#12-河》↓

 

台南《光電獸#11-樹》↓

 

高雄《光電獸#7-太陽能》↓

 

不只是裝置藝術!《光電獸》系列可透過接收聲響展現生命力

2019年《光電獸》三項藝術燈節作品看似迥異,但同時擁有共同機制,可透過聲音接收器與LED燈,連接四周環境聲音,產生互動與生命力,更會因應不同的地景環境與音響產生不同的反應。以被安置於近新竹市政府幸福廣場護城河段的《光電獸#12-河》為例,直長型的燈光藝術品在夜晚適逢節慶的鞭炮聲響,透過內建接收器將四周聲音轉換成觸動裝置的燈光開關,隨著環境聲音的音量大小,讓這隻臥躺於河面的光電獸,產生或明或暗的互動。

 

當耳邊聽著花火忽低忽高地「咻~砰!」炸裂聲,眼前的《光電獸#12-河》首先會跟著爆炸聲閃爍,當煙花炸裂聲達到長音顯現時,光電獸身上明亮的LED光,會突然像是一條火龍般,任光源流竄全身,讓應景的燈節裝置藝術不再僅是矗立於空地上的作品,而是一只彷彿擁有生命的物體。然而這不是姚仲涵最特別的作品,因為他將於2019年夏季在台南以《光電獸》系列作品結合個人創作演出個展,當看完元宵各地光電獸的作品,讓人更加期待今年夏天的全新創作!

 

三處光電獸與環境聲音的互動影片 (姚仲涵 提供)

 

創新,渾然天成!更讓元宵燈會變得更有看頭

身為台灣知名的聲光藝術家,姚仲涵自2005年開始參與全台各地的燈光藝術與新媒體藝術展,從他的作品不難看見「創新」似乎是安裝於作品中的基本配備。然而當創新與傳統的元宵燈會結合時,姚仲涵似乎又能於新舊之間碰撞出化學反應。他說:「我的作品對大眾而言一直具有『創新』成分,例如聲音的控制、或是燈光流動的發想等,這些元素攸關「現地製作」,意味在製作過程中需要面對許多選擇與思考,這項思考包括和場域的關係、與觀眾的關係,某種程度而言,這也順勢地成為一種互動啟發,更因而轉化成『讓創新在生活中產生激盪』。」

 

不同於兒時熟悉的元宵燈會裝置,或節慶時於公園樹木上掛滿LED燈的呆板景象,而是透過創新思考作品該如何與觀賞者互動,有點「不安於份」的叛逆,反而能讓姚仲涵的作品產生亮點。

 

對話與互動,從實驗過程中找出更好、更棒的作品!

若創新是姚仲涵與生俱來的叛逆,那麼「對話」就是他過去七年的創作生命中,為藝術做的最大改變。他認為「與越多人對話、越能從實驗測試出探索與挖掘出新火花。」因此他與藝術家葉廷皓組成「Audio-Visual雙人組HH」,將噪音帶入大家熟悉的電子舞曲,以樂團形式從中探索聲光變化的最大可能性。

 

然而面對姚仲涵個人音樂與燈光的組合,印象最深的是他於2018年與韓國大勢獨立樂團HYUKOH共同演出的《聲‧光》舞台。在科技與音樂互相襯托下,姚仲涵理性地檢視〈萬里〉這件作品的編曲、氣質與樂器安排。「我無時無刻都在重覆聆聽,走路聽、開車聽、在不同的心情下聽,同時也是在尋找還有什麼空間是我可以賦予的。」準備期間如同一件大工程,利用程式編寫控制系統、建立舞台上600多個燈光序號,一步一步地微調與模擬,過程還必須不停的debug讓程式運行得更順暢。

 

金曲獎控台的興奮感反應出對作品的滿意

「當表演節目開始時,我坐在控台,當時的心情很興奮。」當時姚仲涵坐在舞台後方控台區,看著演出所需的訊號線、鋼索、控制系統,透過螢幕畫面與耳邊傳來現場的歡呼聲,覺得一切都好神奇,「回想一開始慢慢發想的畫面,到中間設計的細節,全在這短短一首歌的時間裡呈現,一旦將音樂當中的空間性找了出來,在畫面上有抽象、有紛亂、有秩序..在音樂的節奏之間進退,大家就會有感覺,這是現場最迷人的部分。」而姚仲涵回想起2018金曲合作舞台的那一刻,他說:「我還記得當離開時小巨蛋外面人很少、街道很空,但知道自己做了很滿意的作品,心裡卻很輕、很快樂。」。

 

 

Text / Zoe Chen

圖片提供 / 姚仲涵

圖片攝影 / 王淳俐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