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哲青的一個人聖雅各朝聖之路!800公里、30天徒步之旅看見歷史也看見自己

Mar 26, 2019
瀏覽人次:5244

什麼是深度旅行?「只要你展開具強烈個人特色的旅行,都算是深度旅行。」旅行作家謝哲青說。時常獨自旅遊的他,因為閱讀而開啟了對異地的嚮往,也因為想為生活留下一段讓身心沉澱的空白,於是走上獨自旅行的道路。在旅行中,他不只重新梳理了內在的自我,也不斷與文字上的所見所聞再次相遇。

 

因為閱讀 展開的豐富旅程

旅行對於每個人而言,都具有不同層面的意義。可能是忙碌生活中的休息,也可能是充實自己的方式之一。曾旅行超過百個國家、且擁有藝術史及考古學雙學位的旅行作家謝哲青,談到旅行,除了分享個人的旅行經驗,還能說上與之相關的豐富文史故事,簡直就像是一座移動式的旅行知識寶庫。談到個人旅行的起點,「我最早旅行的方式是爬山,從學生時期就開始爬台灣百岳。」謝哲青說,「因為那個年歲的我對大自然很憧憬,所以喜歡往這些方向去。」而後他更前往國外進行遠征,攀登的山岳包含富士山、坦尚尼亞的吉利馬札羅山、聖母峰基地等,途中除了登山,更會造訪周圍城鎮,體驗在地歷史文化。

 

到了網路發達的現今,想要尋找旅遊相關內容,只要上網打出關鍵字,就能看到豐富的資訊。謝哲青回首個人的旅行經驗,想要出發到一地旅行,多半是因為一段歷史、一本小說或古代遊記而展開行程,「對比現在有方便的交通、豐富的網路資訊,過去大家對旅行會感到比較陌生,但是也有更多想像。」謝哲青說,「像是1990 年代我讀了中國元朝人寫的《真臘風土記》,於是我就去了柬埔寨。那時候因為還沒有網路,所以大家對當地都感到很新奇,你會發現當地只有旅行者,沒有觀光客。

 

「那甚至還是電影《花樣年華》還沒到那拍攝的時候!」謝哲青笑著說道。如今,他仍維持了過去的行前規畫習慣,不依賴網路介紹、喜歡透過親自到當地探索而認識在地的人文風土,「像是我喜歡去看美術館,出國前我頂多查現在有什麼展覽、開放時間等基本資訊,大部分我不會依賴網路上的介紹。」「所以我個人的旅行比較像是一種情懷、情調,而不是觀光踩點。當我想旅行時,純粹是我想要去做這件事情。」謝哲青說。

 

聖雅各之路 找尋信念之路

想要深刻地了解一地,親身實地走訪,一定能有不少的收穫。謝哲青在2017 年時,曾一個人徒步走過知名的「聖雅各之路」(Camino deSantiago),「那時我在台北工作已經十年,在身心俱疲的狀態裡,對生命開始有種種疑問,覺得需要一段空白,於是就踏上了這個旅程。」聖雅各之路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同時也因為是世界遺產,每年吸引著約250 萬人前往。而謝哲青走的是其中一條「法國之路」,從起點聖讓皮耶德波爾(Saint-Jean-Piedde-Port)走到聖雅各(Santiago deCompostela),共需花費30 天。

 

「這段旅程上除了機票,我什麼都沒訂。」謝哲青說道。現在憶起當時走過的800公里聖雅各之路,他認為這30 天的旅程裡,前中後的10 天,各自代表了身、心、靈的試煉。「第一階段你會認識自己這個陌生的身體,尤其是沒有從早走到晚的人。我也在這個時候認識到,我已不是那個年輕時背著背包去聖母峰基地的年輕人。到了第二階段,會走到Camino 地區,一路上都是平原。當你適應這裡的勞頓之後,會開始想為什麼來到這裡,在這個時期,你還沒辦法放空,當能做的事情只剩下走路時,這時候人生的遺憾、失落就會開始找到你。第三個階段,你會開始想開一些事情,到這裡所有思緒會變得成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回想起這段徒步之路,謝哲青認為這條路有大城小鎮、荒野、森林、高山,雖說沒有令人驚嘆的自然景觀,但卻是非常適合徒步旅行的地方。而踏上為期30 天的聖雅各之路,庇護所(Albergue)則成了旅人的落腳處。

 

類型從星級店、鄉間民宿,到青年旅社、破舊的難民收容所等都有。「我住過山邊小屋、田邊的教堂,但最喜歡的是古老修道院或教堂改建而成的庇護所,因為它們有著樸質無華且令人感到安靜的氛圍。」謝哲青說。而這一路上他因為入住不少庇護所,也聽到了人們交換彼此的故事,「一開始大家會很沉默,後來就會開始聊天,然後你會發現每個人都背負著遺憾,你最多是找不到人生方向,是最輕微的那一個。」他瞇著眼笑著說。

 

「我覺得朝聖之路最有趣的是,80% 的人都沒有宗教信仰,它存在的意義就是讓失去『信念』的人,試著,找回自己。」現在回頭看看這段徒步之旅,謝哲青認為聖雅各之路像是人生的縮影,「但它跟人生不一樣的是,這條路會給你一種堅定,當你往目的地多走一點,你就知道你朝目標、成功靠近一點,所以它會讓你找到篤定感,重新建立你的信念。」

 

聖雅各之路旅行Tips

聖雅各之路有很多路徑,所以來這邊要先想好自己要走哪條路線。我走的是「法國之路」,每4∼5公里就有一個村莊,所以補給很充足,而且都有乾淨的天然泉水。其他還有「北方之路」、「葡萄牙之路」、「海之路」和「銀之路」。

 

其中「北方之路」最艱辛,每個村莊間隔50∼60公里,要有露宿荒郊野外的準備,而且水很少。我建議初學者可以走「法國之路」,或是走此路的最後100公里,因為步行環境較友善。另外,來這邊要注意不要帶帽子進入教堂,特別是教堂正在做禮拜的時候,不要直接進入室內。


 

龍塞斯古修道院的庇護所

路上我最喜歡的旅宿是龍塞斯古修道院(Orreaga/Roncesvalles),它有900年歷史,是從法國走到西班牙的必經之站,也幾乎是所有朝聖者第一天住宿的地方。這裡設備不錯,但是大家歷經第一天的勞累後,晚上會有各種哀號、哭聲、呻吟,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珍珠酒店

珍珠酒店(Gran Hotel La Perla)是我在旅程裡入住最好的一間旅宿,因為我最喜歡的作家海明威下榻這裡時,寫下了《太陽依舊升起》這本書,所以我是帶著朝聖的心情入住這裡。它位於潘普洛納市中心,擁有百年歷史,來這裡還可以在舉辦奔牛節的街道上逛逛。

 

天主教雙王酒店

天主教雙王酒店(Hostal de los Reyes Catolicos)是聖雅各之路的終點站,我因為走完全程,在領證書的地方抽到每天僅發放10張的餐券,所以在這裡吃飯。這座建築以前是西班牙國王朝聖時下榻的地方,裡面有很漂亮的庭園。朝聖者很少住這裡,通常觀光客比較常來。那次我因為下定決心要省錢,所以沒有入住,希望下次能夠去體驗。

 

文字 | 陳岱華 

圖片提供 | 謝哲青、時報文化、圓神出版、Gran Hotel La Perla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