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銀紙開始的版畫設計!台南插畫家洪福田用「水印木刻」技術讓民俗符碼跨時代共鳴

Jul 28, 2019
瀏覽人次:6830

金銀紙與神像畫,是一般人眼中敬而畏之的民俗禁忌。人們與其接觸的時間,也就是在燒金銀紙的短暫瞬間。然而,藝術家洪福田發現金銀紙其實充滿了豐富的民俗符碼,在他追尋台灣傳統圖像的歷程中,不僅學會了已式微的印刷技術「水印木刻」,甚至和日治時期迷戀台灣民俗圖像的西川滿與立石鐵臣相遇。

 

版畫家兼插畫家洪福田近期的作品非常迷人,他以版畫形式生動地展現出民俗情調與樸拙趣味,2019年《福虎》一書限量版黃、白、紅、青、黑系列,在網路上一開預購馬上秒殺,如今已成為絕版精品。台灣傳統民間故事「福虎」,曾經收入日治時期作家、製書家西川滿與池田敏雄等人合著的《華麗島民話集》。重製版畫時,洪福田總會賦予民間故事嶄新詮釋。「福虎」如此,他重寫七爺八爺故事時,也將台灣人熟悉的七爺八爺因信而死的悲壯故事,改寫成溫暖的友情傳說。

 

4月初,我們約在林百貨裡的林咖啡與洪福田碰面專訪,聊到他去年受林百貨邀請、負責12月底盛事「府城摩登大遊行」的主視覺設計,他在畫裡放進了眾多台南的摩登要角,像是工藝之父顏水龍(1903~1997)、他親炙的老師──版畫大師潘元石、以及深刻影響他的西川滿(1908~1999)等人。

 

對台灣信仰的素樸熱愛展開版畫印刷出版之路

2015年他創作出版的第一本獨立作品《赤崁再記—我的西川滿》,把他和西川滿以及灣生們連結起來。與西川滿的緣份牽繫起的人脈,帶著他追尋與看見了台灣百年版畫與製書的歷程,初心則是洪福田對「金銀紙」和「台灣信仰」的素樸熱愛。

 

金紙銀紙使用黃竹紙,只簡單印刷黑紅兩色,各式神仙圖樣透顯出的樸拙稚趣十分可愛。雖說屬於民俗宗教範疇的金銀紙,通常用來焚燒給神佛祖先,但洪福田在其中看見版畫的趣味和藝術的可能性,致力收集台灣傳統版印的相關書籍圖錄。因此認識潘元石大師,經由老師指引,又愛上藏書票的一方天地,也開始學習傳統版畫技藝「水印木刻」。從藏書票開始,他知道日治時期的作家西川滿也是藏書票達人,讀了西川滿的《赤崁記》後,他創作了黃竹紙印刷的小書《赤崁再記—我的西川滿》向西川滿致敬。因為這個機緣,和藏書說書達人黃震南(活水來冊房主人)相識,得以見識更多西川滿真本作品,被西川滿一手編輯、製作、裝幀的精神感動,洪福田從此給自己一年製作一書的功課。

 

完成《赤崁再記—我的西川滿》(後簡稱《赤崁再記》)後,因緣際會,此書傳到了西川滿之子西川潤手中。西川潤隔海向洪福田致意,讚美他所畫的「生氣的西川滿」就和他印象中父親發怒的樣子一模一樣。西川潤將《赤崁再記》供奉於父親靈前,並在《榕樹文化》誌上為文,提及《赤崁再記》的創作與故事梗概,也對其中台灣人的自我追尋表達理解。直到西川潤去世,都和洪福田保持書信往來。訪談中,洪福田也特別拿出他珍惜的這批書簡,連郵票都與民俗版畫有關,裡面甚至有日本版畫大師棟方志功的作品。

 

立石鐵臣、《民俗台灣》與繪畫之心

因為西川滿,洪福田也注意到西川滿身邊的藝術家如立石鐵臣。立石鐵臣於1905年出生台灣,8歲時因父親工作回到日本,是一般定義中的「灣生」(在台灣出生的日本內地人)。等到他拿著油畫工具回到台灣,重新看待台灣風景,已經是大學畢業之後。立石的老師梅原龍三郎(1888~1986)曾經稱讚他很能表現出台灣風土的特色,他也加入過台灣美術團體台陽美術協會。在多次的台日往返後,1939年,立石鐵臣決定應聘在台北帝大理農學部描繪標本畫,一邊以細密繪畫技術糊口,一邊創作。

 

立石鐵臣加入《民俗台灣》刊物後的創作,以及他協助西川滿的書籍版畫和裝幀設計,給了洪福田許多啟發,「當初日本時代為什麼可以那麼摩登?」「儘管戰後已經過了60∼70年,再看這些華麗精美的封面,手漉紙的講究,樸拙可愛的版畫插圖,和精心設計的限定本數,夾帶富有台灣民俗風情的民俗版印,與紙上寶石的藏書票,仍是無人可及的設計前端,一種屬於『台灣的時尚』。」立石鐵臣在《民俗台灣》的封面與內頁版畫插圖,鮮明色調與粗曠線條,也形成了鮮明的「立石鐵臣式民俗美學」。

 

不過,除了對於先進的美術設計、藝術形式的執著之外,洪福田認為立石鐵臣懷抱的是深切的「對台灣的自我認同以及對土地的認同」。比起西川滿對藝術性的偏執,立石鐵臣更深入台灣做田野調查,觀察民情、生活、農業,同時採集民俗信仰的符號作為己用,神明元素也是其中之一。「我們生活在台灣這個環境,宗教元素就在周遭。那是成長的記憶,生活的記憶,廟是傳統工藝、美術工藝的結晶,包括彩繪、剪黏、繡衣等都有意義。」符紙也有很多表現層次,西川滿也曾經將各種符紙運用在作品裡。現在洪福田重新用已式微的傳統水印木刻工藝再度創作,不是「印刷品」的概念,而是以老師潘元石鼓勵的職人精神,用限量的藝術作品說故事。

 

不過,形式終究是其次,「我是學美術的,從前最重視的是『畫得美不美』,要漂亮。現在我覺得比起技巧,感情和共鳴更重要。」所以像「愛」這樣的內在精神,還是最重要的。可以說,版畫家洪福田的出發點是追尋西川滿行走赤崁的足跡,洪福田曾在《赤崁後記》中提到他自己對「台南人不太愛惜自己的土地和歷史」的不滿,或許,這句話可以看作是對灣生創作者如西川滿和立石鐵臣尋索的臺灣歷史文化為何的跨時代共鳴,也讓我們進一步反思我們的情感與創作的根源─台灣文化,究竟是什麼樣貌,又可以如何表現。

 

洪福田

居住於台南的漫畫家、插畫家、版畫家。家業為製本,著迷於廟宇的民俗美術。受西川滿影響,熱衷藏書票與手作限定本,著有《福虎》、《七爺八爺之歌》,為《挩窗去弄險:大士爺厚火氣》、《蹦蹦虎過元宵》等作品創作插畫。

 

文字/ 高彩雯

圖片提供/ 洪福田、Janet

更多完整內容請見《La Vie》2019年5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