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師美術館「美少女的美術史」六大主題亮點!200多件作品揭開浮世繪到當代動漫的日本少女進化史

Aug 24, 2019
瀏覽人次:22165

「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美少女!」這句出自日本卡通《小魔女DoReMi》裡的經典台詞,當我們談及「美少女」(Bishojo),不外乎直覺聯想到日本動漫文化出現的各式特色人物,從早期的小甜甜、千面女郎到近代風靡全球的美少女戰士、庫洛魔法使等,「美少女」風潮早早襲捲各地文化,作為世界通用的日文語彙,美少女一詞除了表達對「美」的意識與慾望外,其真正靈魂所在的「少女」形體,則代表著言語之外的千萬種風貌,可以溫柔、可以冷豔,也可以很鄰家女孩。

 

「少女」這個詞最早誕生於日本明治中期,是當時女子求學意識逐漸抬頭下,用來形容女童與成熟女性間階段的新名詞,而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MoNTUE北師美術館登場的《美少女的美術史》(美少女の美術史)即以「少女」為主軸,從300年前江戶時代的浮世繪,一路延伸至早期日本初創的少女雜誌、當代藝術與動漫文化,藉由200多件名家創作,揭示時空跨度超過300年的文化發展,用藝術來梳理少女形象的演變外,更是台灣首度以斷代史呈現日本美少女形象於當代藝術發展進程中的精彩大展。

 

藝術史中的少女形象

儘管「少女」一詞誕生於近代日本,不過對於描繪「美」這件事卻是一直存在著,回顧悠久歷史,早就有不少美術作品表現身心靈狀態為「少女」的藝術創作。像是17、18世紀的江戶時期,以「美人畫」為主題的浮世繪就不下少數,當時伴隨印刷技術及貿易發展,深根本土、遠播重洋,甚至影響了西洋美術的風格。

 

負責本次策展的青森縣立美術館學藝員工藤健志表示,「少女」稱呼不過誕生於一世紀多以前,但卻影響深遠,回溯20世紀初,日本社會上出現充滿青春活力的新族群「女學生」及商業市場上的新客層「女職員」,除了學習與工作之外也開始擁有時間享受休閒,再加上當時出版技術的蓬勃發展,因而有不少專門發行給少女看的雜誌因運而生,甚至還附錄桌遊,讓少女有了消費娛樂行為,進而產生文化。

 

當時以年輕女性為主要讀者的雜誌,一時間百家爭鳴,與雜誌合作的畫家如高畠華宵、竹久夢二、中原淳一等人,更推出了數以萬計、引領風潮的美人插畫,逐步建構了「美少女」的形象。1962年,漫畫家赤塚不二夫筆下以魔法化妝鏡「變身」的少女角色開啟了新紀元,呼應社會現象及人性需求的各類型美少女,大量地出現紙本漫畫、電視卡通、電玩遊戲等傳播載體之中。到了21世紀,結合數位科技的「初音未來」等虛擬偶像,更吸引許多觀者晉身為二次創作者,以重繪、再製「美少女」表達對於作者或角色的認同,發展出姿態各異的視覺刺激。而《美少女的美術展》正是引領觀眾走一趟少女的演變進化史,自由穿梭於各時代的夢幻想像,從浮世繪、洋畫、日本畫、漫畫、雕塑與新媒體藝術,探索各時代對於美少女的無盡追求。

展覽自圖像文化研究為起點,爬梳生活史與審美價值發展,展出鈴木春信、鏑木清方、奈良美智、手塚治虫、丸尾末廣等超過60多位名家之作,透過潮流最前線的動漫人物作為形象符碼,了解當前流動於產業與科技變遷的「少女」形象,帶領人們發覺流行文化與傳統藝術的承襲及表裡關係。本次展覽分為六大主題,分別為少女的誕生與開展、躍動少女、神之少女、少女心事、偶像少女與觀用少女,透過具當代議題性主題,譜寫出多元生動的少女樣貌。

 

少女的誕生與開展

由帶動少女流行文化普及的女性雜誌揭開美少女的神秘面紗,透過大正浪漫的代表畫家高畠華宵、竹久夢二、中原淳一等人所繪的少女圖像,拼貼出各世代少女的心之所向及自我投射。像是1908年創刊的日本雜誌「少女之友」,作為少女誕生的開始, 而除了少女雜誌封面外,也展示奠定日本美少女有著閃爍銀河濫觴的漫畫家高橋真琴之作,夢幻、明亮的星芒雙眼,配上浪漫金色捲髮,是當代少女漫畫的經典代表。

 

躍動少女

展現都市化生活態樣,具象地透過季節性運動呈現女性美麗強健的姿態,抽象擴延討論「變身」之於少女的重要性。主題區以《原子小金剛》漫畫家手塚治虫所創作的《寶馬王子》為開場,看來活潑的王子其實是個女兒身,打破了封閉社會認為女孩就是文靜、弱小的印象。 而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本次展覽年代最久遠的作品,源自17世紀江戶時代的《遊樂美人圖》;其餘創作還包括浮世繪畫師歌川國貞、當代視覺藝術家古賀學以台北凌晨街景為背景的躍動少女攝影。

 

神之少女

以過往女體象徵大地、自然、社會,或是寄託神佛意志的藝術表現,接軌電子歌姬「初音未來」所帶來的集體創作與神秘感。

 

少女心事

藉以觀看與被觀看的詰問,引領觀眾潛入少女令人著迷卻無法透析的神情之中,如美人畫大師鏑木清方帶有典型浮世繪美人風格的畫作,到奈良美智筆下邪惡但帶有一絲哀愁的小女孩,姿態風情萬種。

 

攝影師原久路致敬法國藝術大師巴爾蒂斯(Balthus )的《巴爾蒂斯繪畫的考察》(バルテュス絵画の考察)攝影系列,則讓原先就充滿戲劇化,強調身體曲線的畫作,增添了不少日本元素,原久路讓模特兒換上校園水手服,擺出帶點不自然又有些情色之感的動作,通過懷舊復古風,重新演繹了巴爾蒂斯筆下優美的少女面貌,

 

就像是走進愛情的墳墓?藝術家金卷芳俊充滿超現實感的雕塑作品《囍‧奇想女孩》,以結婚的少女為主題,然而擁有不同面相的少女,其臉部情緒有歡喜、不安、憂愁,帶有變動之感的作品,表達出「思維於兩極間拉鋸」的多種情緒,而少女手中那束象徵幸福的婚禮捧花,則巧妙地藏著一個骷顱頭。

 

偶像少女

在偶像少女展場中,以當前動漫中常見的「魔法少女變身」動態影像揭開序幕,藝術家岡本光博的《變身魔鏡》 藉由大眾再熟悉不過的變身片段,拉進對少女的想像。工藤健志表示,在1960年至70年期間,產生了許多以「變身」為題材的少女漫畫,主角大多都是平凡少女,某天獲得超能力,並透過「變身」擁有魔法能力,足以對抗邪惡的反派,除了冒險外,更會有邂逅愛情的橋段,如此一貫的題材順勢成為少女最喜愛的故事。他也提到這些變身少女漫畫,也是日本兩性平權概念的啟蒙,彰顯出女性不再只是柔弱、被保護的一方,而是擁有力量、正面積極、堅毅勇敢的少女。

 

而想要成就出動畫中夢幻的橋段,幕後又是什麼模樣?以變身魔杖從何而來,由伊藤龍介打造的《這位女孩去哪裡了?》裝置作品,則讓人看見絢爛背後的冰冷工業之態。

 

觀用少女

透過大量少女神態與載體差異,展現當代價值觀。日本藝術家島本了多,以自己的臉型,燒製多幅陶瓷臉孔模型,在上頭繪上多位知名動漫女角,包括《怪博士與機器娃娃》阿拉蕾、《美少女戰士》月野兔、《亂馬1/2》小茜等,他表示雖然自己身為男性,但內心裡同樣有美少女的一面,所以在以自己為背景的面具上,繪上了不同的美少女樣貌,以此象徵美少女應該不侷限在性別及年齡。 

 

藝術家西尾康之所打造的VR創作創造出一個以女體雕塑建構出的暗黑空間,觀賞者就像行經一條神秘通道,能夠看到各種石膏雕塑質感的少女形象漂浮,充滿夢境感的氛圍,藉此彰顯女性形象背後的精神意識。

 

而在美術館中頗有搶眼,有著粉嫩櫻花色雙馬尾、綁著魔術方塊及草莓髮飾的大型裝置藝術「Hikari–A Chery Blossom Path–」,則是由藝術家Mr.打造。他表示其實一開始是設定為跳台上的少女,然而實際走訪美術館後,覺得「應該要做一件非常有魄力的作品」,因而將焦點放在少女的頭顱上,並添加上如貼紙般的巧思元素,「細看少女的眼睛,會發現那些圖樣在少女眼中,不只有現實,更有一些不存在的夢幻」。

 

展覽中最後一件作品,則是藝術家谷口真人的「無題」,鏡子前的透明壓克力板上繪有模糊的少女形體,然而顏料色塊堆疊的背面透過鏡子反射,則是一張美少女容顏,壓克力板和鏡子虛實的空間,又映入觀賞者的形貌,視覺化了鑑賞者和被鑑賞的少女之間的關係。

 

《美少女的美術史》起初由三位日本資深美術館員所組成的「三枝眼鏡研究所」策畫,2014-2015年間巡迴於三人任職的青森縣立美術館、靜岡縣美術館、島根縣立石見美術館,曾勇奪該年度全日本公立美術館展覽TOP5大獎。本次以全新的展覽架構首度移展臺灣,當代藝術家如Mr.、古賀學、伊藤隆介、岡本光博、島本了多等人,更因應北師美術館充滿實驗性的建築空間,將自身對臺灣文化的細緻觀察匯入創作之中,為台灣觀眾打造全新作品。

 

《美少女的美術史》

地點:MoNTUE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展出日期:2019年8月24日至11月24日

展覽時間:10:00-18:00, 週五、週六延長至21:00

https://www.facebook.com/MoNTUE2011/

 

Text、Photo:Ian Liu

via 北師美術館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