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溫柔堅毅翻轉社會強權控制!林予晞:「跳脫出來,做妳喜歡的樣子」

Sep 10, 2019
瀏覽人次:4705

女性究竟該是什麼樣子?端莊賢淑又或者乖巧可愛?對知名女演員林予晞來說,這道問題從來就沒有標準答案。今年出任第26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大使的林予晞,多數人對她最熟悉的莫過於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宋喬平一角,一句「可能是你比較勇敢吧!」將溫柔又堅定的形象展現得淋漓盡致,其實在這樣溫柔堅定的背後,是林予晞歷經了不同的角色轉換與人生體驗所累積而成,使她在過程中摸索出自己敢闖的生命原則,「哪裡有物化的可能我就往哪裡去。」。

 

在成為演員前,林予晞做過空服員,也做過幕後人員,現在則是多了攝影師的角色,面對每一個角色她從來不設限,也不認為什麼樣的性別就只能往哪個角色去,正因骨子裡這樣「不乖」的性格,讓她在探索之中找到自己的價值,也找到了為她人發聲的勇氣,或許這就是林予晞被選為本屆女性影展大使的最大原因,因為她內心自然散發出的溫柔堅定就像黑夜裡的明燈一樣,能帶著還禁錮在厚繭中而無法掙脫的人們一起跨越那道跨不過去的性別鴻溝。

 

 

女性平權運動從20世紀走到了今天,世界各地的人們仍在為這項問題而努力著;見證了近年Time’s Up與 #MeToo 運動,女性翻轉父權掌控、爭取權益的身影,今年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特以「控制」Beyond Control為主題,所要訴說的並非女性持續被社會刻板印象所控制,而是走過這段辛苦的荊棘路後,今時女性已經越來越能掌控自己的發聲權。


有趣的是,當影展主持人問到林予晞自己是否是個控制狂時,林予晞先笑著說「其實我就是個控制狂」,這句話一聽之下可能讓人感到有些詫異,但她緊接著解釋,「我的控制就如同我對攝影的態度這件事情一樣,有想要傳遞的意義存在,是一種說話方式、表達自我的途徑。」。

 

從小到大林予晞特別不喜歡被管束,自認不可能是個控制狂;但年紀越大才發現,正因為對自己對「控制」的強烈在意,竟也莫名地往這個角色更靠攏了些。她坦言,自己與一般人並無不同,會期望自己獲得好的名聲、好的獎項,雖然從沒想要控制過這件事情,但說到底卻非常期望這件事情能夠發生的,「人生真的很矛盾」;而或許這就如社會想要控制女性的樣貌與身體一般,控制的人感到無法解脫,被控制的人也痛苦不已,對立總是在無限的輪迴中盤轉,卻忘了只要意念一轉,往往就是解放彼此的出口。


 

一起從厚繭中掙脫出來

 

Q:常有人說女性就應該要端莊、優雅,妳自己認為女性應該要是什麼樣子?

 

A與其說女人應該要是什麼樣子,我覺得可以回到最初的問題:我們身為人應該怎麼樣?面對多道人生課題時,我常常先想到的不是「如果我是一個女性我會怎麼做?」而是「我身為一個人會怎麼做?」,所以我覺得在探討這些標籤前,都可以先回到「身為人應該要怎麼做」的這個問題上,只要想通了,就不會一直被女性或男性的標籤所綑綁著。

 

至於女性是否應該要端莊?應該說這是每個人的選擇,我想要做一個端莊的女性活在這世界上也很好,可是我想要做一個不羈的女性的話也是我自己的選擇,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喜歡的樣子,但我們不該去評斷選擇的人怎麼樣,也不該去評斷那些做出叛逆形象的女性怎麼樣,這就是我認為最後可以到達的狀態。

 

Q:常有人說女性主義是製造兩性間的對立,妳自己怎麼看?

 

A其實大家在探討兩性問題時,很多時候自己會被困在裡面,迎面而來的就是「女性主義自助餐」、「女權自助餐」這些詞彙的出現,進而就會有一種厭女的氛圍出來,一旦這種氛圍越來越高漲,就很難繼續和彼此溝通。事實上,在女性權益的爭取上是非常需要男性的幫助,有男性才有女性,有女性才有男性,我覺得這兩件事情應該是要同時被討論。

 

 

Q:妳認為該如何鼓勵女性主動將自己的故事、聲音說出來?

 

A我覺得觀點相當重要。就目前為止歷史上能留下、紀錄的大多是男性的觀點居多,而女性的觀點反而難被留下來,所以人家經常在說history,什麼時候herstory才能被慢慢看見呢?因此,我認為女性從業人員、女性記錄者、女性說故事的人這件事情就變得相對重要,如果少了這些聲音與觀點,就會永遠地不完整。我們該如何教育下一代培養情感教育,這件事情我覺得是沉重的議題,但應該要輕輕的說,所以透過影像、對話、故事來隱約的說。

 

Q:身為一個影像創作者,妳認為攝影之於妳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存在?

 

A攝影對我來說是一種說話的方式、表達自我的途徑,但卻是透過隱約的方式傳遞出來。事實上,生活中不少情況下「話不能直接講」,而我認為女性面對這樣的窘境卻又特別明顯,但遭遇到這樣的情況時,該怎麼表達自己?都不該講嗎?選擇遷就又或者do something,畢竟衝撞並不是我所習慣的事情,我開始思考自己在這條路上還能做些什麼,於是攝影就變成我對外發聲的一個途徑,甚至像是一種拐騙,拐騙大家進來看看,因為我有藏匿訊息在裡面。


 

Q:面對大家的審視與檢視,該如何專注自己內心的聲音、堅定的走下去?

 

A其實我一開始有尷尬病,就像大家對我的稱讚會讓我手足無措,但我後來慢慢發現被稱讚的危險性就是被評論的危險性,一旦你接受了別人的稱讚,等於要接受別人對你的批判。好比今天我看到了留言,有人寫到「予晞你很美、很有才華」,我接受了也當真了,但下次又看見留言中出現「我真的覺得她不怎麼樣」時,我卻又受了傷。

 
 其實這些都是很虛無的,因此我認為實作的力量特別重要,每天每天地去練習技術,好比你知道這工藝怎麼做、車子怎麼開、引擎怎麼修、腳踏車怎麼騎,我覺得這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這就是實作的力量。有了這些實作的力量與能力,我覺得就不會被那些虛無飄渺的事情所困住。

 

Text:Stephanie Hung

All Images by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林予晞 Allison Lin臉書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