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返校》用驚悚回眸白色恐怖!導演徐漢強親揭電影製作秘辛與長頸鹿彩蛋

Sep 21, 2019
瀏覽人次:13828

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從遊戲到電影,《返校》真的越玩越大。 

 

2017年1月,由赤燭遊戲推出的《返校》在銷售平台Steam問世,這款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校園驚悚冒險遊戲,至今在全球熱銷超過50萬套,甚至奪得有獨立遊戲界奧斯卡獎之稱的IndieCade「2017卓越體驗獎」。

 

 

如同遊戲角色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將在未來引起巨大變革,當時在電腦前面守著《返校》上架、並在當天立刻達成破關的徐漢強,也不知道自己將成為台灣首部國產遊戲改編電影的導演。

 

 

「我的遊戲齡從5歲開始,在任天堂紅白機出來以前我就在玩了。」徐漢強愛玩遊戲,從他的作品就知道,獲得金鐘獎的《請登入.線實》、入圍日舞影展的VR作品《全能元神宮改造王》等,無一不見遊戲元素與虛實交錯的敘事。除了導演,他還有另一個身分:機造影片團隊AFK PL@YERS裡的「戰鎖鎖不住」,和兩位大學好友以《魔獸世界》為基底,製作多部諷刺現實的惡搞短片。

 

 

轉化並提煉出原著的價值 

「以前常常抱怨,遊戲改編電影怎麼這麼難看,自己做才知道,嗯,原來是這樣啊。」徐漢強說,遊戲的重點是讓玩家有黏著度,劇情的功能如同獎勵,是促進玩家繼續玩的動力,「即便《返校》的劇情這麼棒,玩家在做的事情就是解謎,我要離開學校,但打不開門,到處找線索後終於解鎖,過了門之後它會秀一段劇情,讓我想要繼續破關。」但電影卻不是這麼回事,觀眾是被動觀看故事,必須認同角色、跟著角色成長,並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在劇情中。

 

 

光是搞定劇本,就花了整整一年,並跟赤燭再三確認、進行大量白紙測試,徐漢強還回頭玩了4次遊戲。「改編的意義在於,改編者在原著看到了什麼價值,透過不同媒介表現出來,甚至跟原著無關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立。」為了讓劇情更為集中,電影刪減了遊戲中宗教與解謎的元素,加重學校讀書會成員的設定,並將故事軸線打散,虛實交錯的鋪陳,讓真相隨著電影演進一片片拼回來。

 

徐漢強的玩心,在於遊戲,也在於電影。「拍片一定都會想玩一些沒玩過的東西,要規規矩矩拍,不論是自己還是工作人員都會很膩。」攝影師找來曾獲台北電影節最佳攝影獎的周宜賢,「他是個很感性的人,會透過攝影機當作他的眼睛,去同情這些角色。」方芮欣在全片唯一情緒爆發的戲,一顆一鏡到底的長鏡頭,不斷環繞著她,複雜的運鏡與表演,造就了電影中的最高潮。

 

 

熟悉赤燭的玩家一定知道,遊戲中總是暗藏各式各樣的彩蛋,引起玩家抽絲剝繭。他索性也在電影中埋下彩蛋,全片出現的數字從學號到車牌都有意義。但說到埋梗,徐漢強也不是省油的燈,看過AFK影片的都知道,片中一定會放入大量的長頸鹿;但《返校》是部沉重的片子,還要符合戒嚴時代背景,難度可說是超高。

 

必放的個人長頸鹿彩蛋 

拍攝時放了10隻左右,但電影只留下3.5隻,像是方芮欣與張老師約會看的電影《兩相好》中,片中男女主角約會時的背景,則有長頸鹿出現,可說是《返校》中最明顯的長頸鹿彩蛋,那其他呢?在張老師家中桌上有一隻。而魏仲庭回到昔日校園,後面也有長頸鹿的塗鴉。而那0.5半隻則存在於方芮欣家中,是鄭和下西洋主題的古畫。

 

問道有哪些最後被割捨,他忍不住笑說:「最可惜的是有一個軍官的名字叫齊林路,就是台語的麒麟鹿,哈哈。服裝組還再三確認,你真的要叫齊林路嗎?我說Why not?沒拍到其實蠻阿砸(鬱悶)的。」。

 

除了必出現的長頸鹿外,電影中許多符碼也是別有設計,有種讓影迷找尋自解謎底破關的概念,像方芮欣遊戲裡的學號是5350126,到了電影則變成493856,則代表「台灣戒嚴起始年1949年」及「戒嚴時間共38年56天」組合出來的數字。而魏仲庭的學號501014,指的則是「光明報事件」,光明報是鼓吹推翻造成二二八事件政權的地下刊物,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因此案而被判入獄,被槍決的日子正是1950年10月14日。

 

回望時代與自己的過去 

一路拍喜劇、還無俚頭置入長頸鹿,徐漢強的第一部長片卻轉了個大彎直闖沉重議題,「很辛苦啊,因為不能搞笑。」但他的喜劇,其實早隱含了陰暗面,「我一直對諷刺喜劇很有興趣,很大的重點是社會觀察,但用誇張、惡搞的方式表現出來。」他提到了知名喜劇演員喬登皮爾(Jordan Peele),第一部執導的電影就是《逃出絕命鎮》(Get Out),這才發現原來喜劇跟驚悚片在節奏上是相通的,都是在鋪陳一個看似日常的狀況,蹦出一個意想不到的事件,「要拍《返校》內心一定要有很扭曲的部分,才能從自己、演員、工作人員身上挖出黑暗面,那過程其實蠻痛苦的,我也透過這個過程慢慢認識自己。」

 

 

歡笑底下有幽暗,暗黑到了極致也能透亮發光,誠如徐漢強當初被《返校》深深打動,層層剝開驚悚與恐懼後,留下的是對過去時代與自己的再次回眸,傷痛與感動忽冷忽熱地刺在心上。

 

《返校》這次真的玩大了,這樣的玩,是創作者應有的膽量與創意,是在社會包袱與時代陰霾中點起的紅色燭光,把勇氣從遊戲傳遞到電影,再傳到每一個你我手上。

 

更多完整專訪內容,將在2019年10月號La Vie雜誌刊登

 

 

徐漢強

1981年生,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畢業。創作常見遊戲與數位題材,所屬團隊AFK PL@YERS製作眾多熱門遊戲影片。2005年以《請登入.線實》獲得金鐘獎最佳單元劇導演獎,也是金鐘獎史上最年輕的獲獎導演;2018年以VR作品《全能元神宮改造王》入選日舞影展;2019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返校》。

 

文/張以潔

攝影/張藝霖

圖片提供/影一製作所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