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松菸Lab新主藝」節目亮點!以舞蹈探究身體、群眾運動、人我關係 啟動感官心體驗

Oct 1, 2019
瀏覽人次:1168

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年度自製節目「2019松菸Lab新主藝」公演票券於10/1(二)正式開賣!今日下午舉辦啟售記者會,三位創作者以精華片段演出形式,引動現場舞蹈魂。王宇光《馴順的我們》自街舞、攀岩中取經,釋放被馴化的肢體;王世偉《群眾》以獨舞詮釋群眾運動後的悵然與孤寂;胡鑑《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彷彿在彼此胸口牽起無形的線,帶領人們抵達那塊美麗的地方。


松山文創園區總監陳玉秀表示:「《松菸Lab新主藝》開辦以來已扶植15位創作者。我們樂見更多創作者運用『LAB創意實驗室』孵化具實驗性、創造性的作品,連結世界舞台,讓台灣的表演藝術逐年提高國際能見度。」《松菸Lab新主藝》提供「LAB創意實驗室」讓創作者從徵選、階段呈現、排練及正式演出都在此實現,不僅挹注演出製作經費,演出票房更全數回饋各創作團隊。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節目行銷處經理趙智漢特別到場為三位創作者加油打氣,並肯定《松菸Lab新主藝》的用心,現場表示未來希望可以邀演。


2019年,「松菸Lab新主藝」持續擴散能量、導入多元題材,從眾多作品中徵選出三組優秀團隊進行創作、公演。胡鑑以二個人相處的地方、發生的事喚起人們心裡的溫柔,探討人與人之間最簡單、最純粹的關係。象徵草地的綠色絨毛地毯,一朵白色的雲,偶爾飄落的乒乓球雨;二位舞者以不同動作一幕幕堆疊出生活中熟悉的場景,讓觀者猶如翻看相片裡的日常故事。王宇光在長期徒步中重新發現身體裡潛藏的靜態植物性、動物性本能、社會化後的規矩距離,渴望透過攀岩、街舞中的動作解構、能量釋放,讓身體從被時空、文化、社會的馴順中抽離、回歸。王世偉以獨舞對應群眾,勾勒社會運動的激情、混亂,深入抗爭者內在的複雜感知。煙霧中的不確定及詩意,聲響裡的壓迫感及衝擊,層層叩問個人、群體之間的交會與分離。


作為扶植性徵選計畫,「松菸Lab新主藝」每年更會邀請入選者心中的的「夢幻導師」擔任「陪伴創作顧問」,提供諮詢、指導,支持創作者們循序漸進地完成作品。胡鑑的顧問詹傑(舞台劇與電視編劇)認為,《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是需要相處而非觀看的作品,「某些時候你會發現那個很間單的動作,就發生在你生命裡的某些片刻。」王宇光的顧問謝旺霖(壯遊作家)發現:「宇光在探索身體的過程中,一方面是馴順者,一方面卻又試圖從中尋找更多能夠自主的可能。」王世偉的顧問林家文(資深劇場製作經理與舞台監督)建議觀眾:「透過燈光、聲音、舞者及創作文本去檢視、感受,會發現作品傳遞出的訊息精準度相對比較高,比較完整。」


【作品簡介】

胡鑑《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以一條毛毯作為道具、隱喻空間:兩個人鑽到毛毯下,毛毯就成了棉被,舞台就成了房間;人站在地毯外面,地毯又成了其他介面,讓舞台延伸出不同想像。胡鑑笑說:「這個作品便於因地制宜,兩個人的移動、季節的變換,都可以依照場地、時空做出調整。雲朵不經意落下一陣乒乓球雨,像關係裡偶然的陰暗、衝撞,球滾動至不同觀者腳邊,又像隨機邀請場外每個人進入舞台中的兩人世界,進行互動!」



王宇光《馴順的我們》

王宇光在時速4公里、日行30公里的徒步旅行中,身體像植物般緩慢移動,夜間被周遭動物窺探、凝視,白日面對人群拘謹內向、小心翼翼…;不同角色、心境轉換間,他羨慕自然不經修飾的同時,亦不禁思索自己如何被社會型塑成今日樣態?舞台上故佈疑陣,以攀岩對抗看不見的牽制、無所不在的地心重力,讓身體回到荒野行旅。「繚繞攀附的藤蔓,搖身一變又化為深陷埋伏的困獸,在迷離不斷的圍堵下,憑本能再鑿新路。」王宇光以此鼓勵每個人擺脫馴順、找回真實自我。



王世偉《群眾》

王世偉延續論文對「法國大革命」的研究,以個人為主體、以集體為背景,企圖挖掘個體投身群體抗爭、從中解放自我的矛盾過程。《群眾》以女性單人舞為基礎,透過身體與物質、行動與意志、理念與意識、感動與失落的對話,營造出一場充滿感官與思辨的體驗。「煙霧迷濛又詩意的鋪陳出緊張氣氛,聲響在低頻、變形中帶入壓迫、崩裂,從激情到落寞,我希望開啟觀者對民主未竟之路的思索。」王世偉強調。 



「松菸Lab新主藝」正式演出時間為11/29(五)至12/15(日),三檔全新自製實驗節目,10/31前購票享早鳥八五折優惠,詳情請上兩廳院售票系統,搜尋「2019松菸Lab新主藝」。


展演詳情請上松山文創園區官網查詢:
https://tinyurl.com/y38eyn9b

LAB創意實驗室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CCPLAB 


Via/松山文創園區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