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跳舞入魂!揭開瓦昆菲尼克斯如何用舞蹈呈現內心世界的魔化崩壞

Oct 4, 2019
瀏覽人次:12353

「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樁悲劇,現在我發現,它其實是齣喜劇。」

 

不受控制地發出笑聲,卻讓人感到心碎。小丑做為DC漫畫宇宙裡的經典反派,然而究竟是什麼造就他如此瘋狂的背後,甫奪下2019年、第76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電影《小丑》,則帶我們用不同視角窺探,跟著身處動亂環境的邊緣人亞瑟佛萊克(Arthur Fleck),一一揭開真實世界的醜陋與不安,彷彿我們也跟著一起心痛、一起淪陷。

 

電影中呈現1980年代的高譚市逐漸崩裂的世界觀,探討著金字塔底端的人們,屢遭社會體制漠視,即使用盡全力仍舊無法改變谷底的生活,以及世人的鄙視。而要找誰來演繹這個心碎的角色一步步走向魔化階段,以喜劇作品打開知名的導演陶德菲利浦斯(Todd Phillips) 邀來影帝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詮釋。

 

 

有別於影迷熟知,由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希斯萊傑(Heath Ledger)和傑瑞德雷托(Jared Leto)分別演出的小丑形象,瓦昆的表現讓人驚豔,有如交響樂般,隨著音符旋律越加激昂,也讓人看見不凡卻又令人坐立不安的小丑起源故事。對於這個悲劇式反英雄角色,過去曾排斥接演此超英類型片角色的瓦昆表示:「陶德善於利用多項工具深入刻劃一個角色。從角色的體型、化妝、服裝、配樂、甚至整座城市,無一不是用來塑造人物與故事的完美工具;而我的任務則是深入其中,利用一座長長的樓梯,表現出一個角色由裡到外的改變。」。

 

他也表示在拍攝時,他有時會感同身受,甚至覺得自己能理解亞瑟的動機,但下一秒卻又會對他的決定反感。「我想這個角色也會挑戰到觀眾和他們關於小丑的固有概念,因為他活在虛構世界,在我們真實的世界很難下定論。」導演說:「我們經常提及冰山一角,但我們很少談論箇中底蘊、造成事態的原因。亞瑟是個你會在街上無視的人。透過這齣電影我們希望可以讓觀眾了解到事態下的成因。」。

 

見證犯罪王子的誕生

為了表現出亞瑟佛萊克從一個社會底層的平凡人轉化成高譚市最著名的犯罪王子:「小丑」的過程與心境,導演陶德菲利普斯運用許多陰暗的角落,有時甚至是廁所的一角,表現出晦暗、潮濕、陰沉以及與世隔絕的感覺,「接下來,」導演說:「我們就交給瓦昆菲尼克斯自由發揮。」

 

小丑角色的建立多半是由瓦昆準備,不管是心態還是身形,瓦昆逐步地踏入小丑的世界,不過對於小丑身形,陶德有他的堅持,他說:「我希望亞瑟佛萊克很瘦,非常瘦。」,而被導演說服了的瓦昆,以每天一顆蘋果的不健康減重方式減了將近24公斤,瓦昆表示:「那真是一種非人的生活。」。

 

 

而在前製時期,陶德也寄給瓦昆一本筆記本,描述這個故事的過程,就如電影中,社工人員建議亞瑟持續寫日記一樣,瓦昆開始模擬亞瑟佛萊克的身分撰寫日記,他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寫下去,然後一行接一行、一頁接一頁,裡面有散文、有素描,也有天馬行空的想像與別人說過的笑話,瓦昆說:「最後我在筆記本中為身在社會底層的亞瑟寫下一個註解:『我只希望我的死比我的人生更有價值。』那是無聲的吶喊與絕望。」 。

 

 

導演陶德描述瓦昆由內而外的改變:「無論是身形體態,以及臉部表情,瓦昆都跟著「小丑」慢慢地轉變。最後他將有如一匹飢餓且營養不良的野狼一般,變身成高譚市最惡名昭彰的犯罪王子。」

 

無論亞瑟多想讓別人快樂,他回家的路是一條漫長的階梯。瓦昆說:「穿著厚重又不合腳的小丑鞋,亞瑟回家踏上階梯時就像背負著全世界的重量一般,儘管臉上畫著笑容,他的內心依舊感到悲傷,但是他的內心總有一塊是忠於自己的,在他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挫折過程之後,他也會一點一點地將內在的自我顯露出來。」,瓦昆不是在詮釋「小丑」這個角色,他已經成為小丑了!

 

舞蹈伴經典老歌音樂入魂

電影裡也用多首經典歌曲串起小丑的內心轉折,而如何表現不同階段的瘋狂,瓦昆則用獨舞優雅展現,隨著劇情轉折律動,那狂舞姿態也讓人不寒而慄。瓦昆表示:「劇本中有特別描述,在亞瑟腦海中,總是有音樂,所以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有著自己的節奏。」。

 

 

像是《小丑》中某個關鍵橋段,驚惶失措的亞瑟躲入公共廁所中「從這一刻開始,亞瑟的人格要開始發展出完全不同的面向,但我們當時還不知道該如何呈現這一段改變。」。導演播放剛拿到手的一段大提琴配樂,而瓦昆在角落一個人緩緩地隨著音樂起舞。「那瞬間,從他的腳步開始拍攝,帶到他的肩膀、然後是他的神情,這是他轉變情緒的過程,是一段即興的表演,就在這個時刻,瓦昆讓我們看見亞瑟的驚慌失措與轉變成「小丑」後的泰然自若,這是一個已於足以震撼人心的轉捩點。」從這一刻開始,「小丑」的人格開始發展出截然不同的面向。 

 

 

除了舞蹈,電影裡所選用的音樂也唱出小丑笑臉背後的灰暗與哀傷,像是The Guess Who的「Laughing」、喜劇泰斗查理卓別林(Charlie Chaplin)主演的《摩登時代》(Modern Times)主題曲「Smile」、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的「That's Life」、「SendIng The Clowns」。

 

 

《小丑》黑暗劇情,以及煽動性犯罪行為,或許不被大眾認同;但兩小時片長,足以讓觀眾感同深受「小丑」內心世界的崩壞,最後如何成為人格扭曲的罪犯。「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一場悲劇,現在發現,其實是一齣喜劇。」如同小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把自己的嘴角往上拉。透過電影《小丑》,讓社會反思著,惡的另一面其實存在著一場悲劇。

 

 

Text:Vicky Kao、Ian Liu

via 華納兄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