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茶道中的季節流轉之美!跟著台灣裏千家準教授鄭姵萱 一探茶道浩瀚知識

Oct 6, 2019
瀏覽人次:3638

茶道濃縮了日本人的美學、價值觀念和民族互動方式。要舉行一場茶會,可得要有包山包海的學問,舉凡掛軸文字、茶碗等道具的材質與圖案、茶花與和菓子的選擇、適合的點前方式等等,都會經過精心搭配設計,而參加茶會的客人,也要學習欣賞道具的搭配、意涵與文化典故,方可了解蘊藏在點前背後的浩瀚知識與主人的款待之心。


茶道的儀式感使我們幸福

很多人會說日本茶道儀式太多,只是喝杯茶,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呢?但是在修習日本茶道25年的台灣第一位裏千家準教授鄭姵萱眼中,如同法國名著《小王子》中狐狸希望小王子在每天固定時間來探訪,因而產生期待的心情一般,她認為:「我們需要儀式感,因為這些儀式能使我們感覺幸福。」


對狐狸來說,它和小王子的見面因為有儀式感而幸福,我們的生活中也是,除夕的時候團圓吃年夜飯、在結婚紀念或特別的日子慶祝,也能讓我們因為這些固定的儀式而對生活有了更多期待。而日本茶道的儀式,會讓人屏住呼吸,眼神總落在亭主身上,不敢亂動出聲,讓人忘卻所有俗事,專注著一種文化,專注著一種藝術,專注著一種美。原來喝茶也可以如此聖潔隆重,這種儀式感讓人嘆為觀止。


但別被這些儀式嚇著了,茶道雖有嚴謹的做法,卻沒有標準答案,嚴謹的種種規範背後皆是先人為了成就令人滿足的一服茶而累積的智慧。在充滿「反覆」及「細節」的訓練中,可以不斷增進五感的敏銳,並讓人思索為什麼要這麼做,正因為沒有計時的工具,因此要仔細觀察蒸騰的水氣,沒有辦法看到動作的時候,就要用心傾聽、揣摩茶會進行的節奏,這些無論是有意識或無意識的五感刺激與訓練,長久下來也會內化為生活態度,幫助我們更清明、更敏銳地察覺事物的本質。


除此之外,茶道學習久了,行為舉止自然莊重,使人看起來不那麼「隨便」。在適當的場合,能做出適當的舉止、穿著,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茶道是一個完整的生活體系。不是來教室上課時才是「做」茶道,茶道很生活化,在生活中處處可以體現茶道精神。


九月, 長月的茶會

九月在陰曆來說已屬晚秋,也有「霜序」等等不同的稱法,然而在新曆當中,仍帶有濃濃殘暑未除的初秋之感。不過一旦進入秋分,便開始有了涼意,此時千草、八千草燦爛盛開,耳邊也傳來蟲兒彷彿正在飲用露水的聲音。平時遙遠的天空,好似就在眼前,清澄夜空中,月色如此皎潔,這是個可以享受長夜之趣,茶情豐富的月份。雖然菊花盛開期是十到十一月,但就傳統儀式來看,九月與菊花是無法分割的。


觀月茶會(賞月茶)

日本人非常熱愛雪月花。舊曆八月十五日中秋月,被稱為名月。這天為了慶祝稻穀初次結穗,會供奉芋頭、糰子、柿子、毛豆、酒,在月下插上蘆葦、萩草。茶會也延用了這些習俗,應用在賞月茶會上,人們齊聚一堂欣賞名月,此時喝的茶就稱為賞月茶。


賞月要看的就是月亮從西方升起的美景。不過,要讓客人在初座時於露地就看到月亮、還是茶會進行時眺望皎潔明月、或是走在高掛夜空的滿月下,踩著月影回家,如何安排就要考驗亭主的經驗及功力了。依時間安排,前兩者可舉辦「夕ざり茶事」(傍晚入席,迎接夜晚到來)或「薄茶待ち」(客人無法同時抵達,茶事以薄茶開始);若想客人晚一點欣賞月景,則舉辦夜咄茶事。


要在月光下舉辦茶會,首先要增加露地燈籠的燈芯、加強亮度,因為小燈會搶走月亮的光芒。有了高掛夜空的滿月,茶室裡不會用到任何照明,把會遮住月亮的紙門、門簾拆掉,讓皎潔明亮的月光照耀茶室,為茶會更添雅緻。茶船(在船上舉辦茶會的船就叫茶船)上準備好茶席後就順著河流而下,在徘徊於斗牛之間的月光照射下揮動茶筅也別有風味。


菊茶

雖然在新曆九月九日,菊花尚未盛開而舉辦,可能無法讓人有太深的感受,真要等到舊曆九月九日,等不及的人早已不耐久候。因此就陷入了必須在新曆九月九日舉辦重陽茶會的窘境中。這跟七夕一樣都讓人傷透了腦筋。不過身為茶人,最忌諱的就是拖晚了季節。雖然說太早也不好,但這取決於茶人敏銳的直覺,也決定了茶人的水準與能力。


在九月的茶會中,搭配的道具五花八門。例如武 野蒔繪平棗、雁香合、菊蟹交趾香合、荻茶碗、白菊茶碗這些都很有秋日風情,茶室中也可掛上「清風萬里秋」、「清風拂明月」、「昨夜一聲雁」、「敲落天邊月」等應景詩句的掛軸,和菓子如上圖,因為兔子是月亮的好朋友,因此也是九月常見的主題,這款是將糯米粉蒸煮過後,加入砂糖與麥芽糖而製成的羽二重餅,在九月的日本街頭,大小店家都有賣以兔為主題的各種類甜點呢。


當然,秋天也是容易使人感傷的季節,因此在季語(傳遞四季變化五官感受的詞語,常見於茶道具取名之用)上,包括夜學、秋扇、菊慈童、初雁等,都有一些有趣的典故,也有不少是來自中華文化,如「菊慈童」就是記載於《太平記》裡的中國故事。據說一位名叫慈童的侍童不小心跨過皇帝枕頭而遭到流放,感到不忍的皇帝就賜給他寫了法華經的經文枕頭。童子將這經文抄寫在菊葉上,凝結在菊葉上的露珠滴落河中變成了神水。不只童子本人,就連居住在下游的百姓喝了這神水也都長命百歲。八百年後,以孩童樣貌出現的慈童(後來改名彭祖)就將這經文獻給當時的皇帝。


編輯、圖片:La Vie圖書編輯部

欲知更多日本茶道之美與,皆在La Vie圖書出版《茶道歲時記:日本茶道中的季節流轉之美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