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親解電影幕後構思!從被綁束的愛情框架走向新台流

Oct 8, 2019
瀏覽人次:4079

2019年九月底在《江湖無難事》的電影試片會上,觀眾爆笑的聲浪此起彼落,不少人甚至順便鍛鍊了腹肌,而該片不僅在台灣發燒,還得到了韓國釜山影展觀眾的認證,成為今年業界最期待的年度爆笑台片,即將在10/9(三)於全台院線上映。《江湖無難事》中荒謬的搞笑劇情、驚奇反轉的人物故事,再再都讓觀眾們想不通,究竟導演高炳權的腦袋中裝進了什麼想法,才能拍攝出這樣有別於以往的文青台流作品?現在就和我們一起坐下來與導演聊聊。


多數人對高炳權的認識,是從《愛的麵包魂》這部作品開始,被劇中愛情元素所浸染的我們,不知不覺中認為導演的作品似乎無法與愛情系列做切割,直到看完了《江湖無難事》才驚覺,原來高炳權從未間斷地在探索自己的極限。《江湖無難事》就是高炳權導演要告訴觀眾的:自己發展出了另一類型的作品,更欲傳達自己在電影拍攝路上的理念以及人生堅持「關關難過關關過」。



談到當初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他決定著手拍攝這部作品,高炳權說,「就是想做點不一樣的!」,他坦言:「自《愛的麵包魂》問世後,接到的案子大多與愛情有關,市場定位是如此,一旦你拍攝過什麼樣的題材,大家就經常會將你定位在那邊,於是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要拍一個比較不一樣的東西!』」。就是這樣的信念,讓高炳權擺脫被套在身上的既定框架,也成了誕生《江湖無難事》的一個重要契機。


只是,許多人可能不敢相信《江湖無難事》打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靈光乍現的想法,高炳權打趣地說,「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在騎車,而且是騎到基隆路與羅斯福路口,突然有個idea閃過,想到如果有一群人拍電影,拍一拍要是女主角突然死了,如果要用屍體繼續拍下去,那他們要怎麼辦呢?」但這靈感靜置了4年,直到2013年他才有機會寫出劇本。



用「江湖無難事」五個字來形容這部作品真的再適合不過,《江湖無難事》不論是從突破框架還是劇本發想,這些在他人眼裡可能是一齣不可能完成的「鬧劇」,卻只有高炳權敢把這樣的鬧劇搬上檯面,甚至還找來形象與台客完全八桿子打不著的邱澤出演男主角。高炳權坦言,當初就連自己也無法完全信任邱澤,「因為對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小資女孩時期的花美男形象,這與我定位『豪洨』這個角色『微肉且有點油嘴滑舌』的形象完全不符,但最終我還是用了他,只因所有東西都豁出去了!」。(註:豪洨為台語粗話,意指吹牛,在此為電影主角名稱)


「選擇邱澤作為主角不僅對我是種挑戰,對他來說也是」,就如同高炳權導演在專訪的一開始所說,大眾很容易將一個人的形象定型,唯有突破才能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自己,這或許就是邱澤選擇出演豪洨的主要原因,也使得他首次不靠顏值吃上任何一口飯,卻意外地將這個角色演得特別生動。高炳權說,自己後來也沒有堅持要將這個角色定位在什麼樣子,是與邱澤見面深聊後,發現他對角色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便覺得「那我們就來慢慢建構吧!建構出一個屬於邱澤的豪洨」,於是就有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在《江湖無難事》中型塑演員是一項難題,預算限制也是一項難題,高炳權直白的說,「其實很多時候都是硬著頭皮做下去」;或許在大眾眼裡喜劇的拍攝難度可能不高,但與高炳權深談後你會發現,喜劇其實是別於嚴肅一途之外,認真對待生活的方式。高炳權坦言,「我不擅長拍攝文藝類型的電影,因為對我來說我已經習慣了說故事,這就是我自己做電影的信仰,如果你要我從頭到尾鏡頭只有layout傳達一個意境我真的辦不到。」


當然,這不是要將嚴肅或文藝片與負面意義畫上等號,而是思考:在嚴肅之外我們有沒有別種方式來傳達更深層的人生意義?高炳權認為,既然要拍片就是要讓觀眾來看故事、看角色,或許看完有感動也有愉悅,但他最希望的是讓觀眾從觀影的過程中得到某些人生經驗,滿足並開心的離開。因此,你可以將《江湖無難事》看成一個社會的縮影、人生的寫照,也可以說是導演自己的心路歷程,因為綜觀來看,我們都可能是充滿理想的豪洨,也可能是講求義氣的穩死,人生的困境與豁然都濃縮在這1小時46分鐘裡。
 


在訪談的最後,我們向導演問到,「有沒有希望《江湖無難事》交出怎樣的成績單?」,高炳權真誠地表示「只要回本就心滿意足了!我感覺我對自己負責了,也完成了一件我覺得該把它做完的事情,雖然《江湖無難事》並不是在講一個多偉大的事情,但某種程度上我也覺得台灣很需要這類型的電影,沒有包袱,好玩有趣就足夠了。」


《江湖無難事》是一部風格相當完整的作品,電影海報特別邀請到知名設計師陳世川操刀、知名歌手李英宏打造電影主題曲,並由導演親自拍攝MV,無論是電影、美術或音樂等都將「致白爛」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電影將在10月9日正式上映。



Text:Stephanie Hung

All Images by 華映娛樂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