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戲遇上印尼打擊樂!日本繪影師川村亘平斎打造虛實之間的「皮影戲法」

Oct 31, 2019
瀏覽人次:2410

日本有一種稱做影繪師的表演藝術者,類似我們了解的皮影戲,但細節又不盡相同。川村亘平斎是日本目前最厲害的影繪表演藝術家,因為全世界只有他,可以獨立完成整套皮影故事搭配印尼打擊樂的音樂表演,甚至能在表演當下和觀影者互動,好玩得不得了。幾年前他的老師鼓勵他,這種結合皮影戲和打擊樂器兩種傳統元素前所未見,非常值得參加比賽,讓更多人認識這種表演,還真的讓他在2016年,獲得第27屆五島紀念文化賞美術新人獎,這幾年更是日本各大美術館、博物館和戶外活動,力邀的重要表演者。 



1980年生的川村,原本就是學打擊樂的音樂家,20歲時到印尼峇里島,花了兩年時間,學會當地的皮影戲和甘美朗(Gamelan)打擊樂器,當他把東南亞傳統藝術帶回日本後,再加以改良成符合日本文化的藝術形態,比如他的戶外表演中,有猴子和青蛙兩個有趣的角色,並不是從什麼典故發展而來,而是在印尼傳統影繪中,通常會用小丑,也就是搞笑角色來講故事,他則把小丑用猴子和青蛙取代,反而個性更鮮明活現,而且沒有文化隔閡,同一套表演無論在何處演出,都能讓觀影者快速融入劇情,被兩個角色逗得哈哈大笑。 



在表演中,他以頭戴猴子頭套搭配青蛙皮影,同時扮演兩個角色,還要一邊播放音樂,並調整光線,讓皮影做出忽大忽小的戲劇效果,能做到這樣已經很厲害了,他還可以讓原本僵硬的猴子和青蛙皮影,透過肢體和擺動的方式變得活靈活現,一點都不會感覺生硬,再加上有趣的故事而讓大家哈哈大笑,川村說:「雖然我用日文表演,但即使聽不懂,也一定能看得懂,並感受故事裡的趣味性。」除了主要的故事線,還有和現場觀眾互動的機會,才是影繪表演最有意思的部分。


無論到藝術學校、美術館、戶外音樂祭或露營,他都會在表演前帶著大家,一起用紙片剪出各自設計的角色,正式表演時,所有人都能帶著作品上台和主角互動,厲害的是他可以馬上想出符合現場角色的新故事,和新的音樂段子即興演出,最後主角猴子,會和現場所有的大人和小孩「真的」握手後結束表演。


別小看這個握手橋段,對他來說,影繪最困難的是掌握影子忽大忽小的技巧,遠離螢幕影子會變大,靠近螢幕影子會變小,如何運用這個原理,並精準的做到每個情節的動作,以及最後和觀眾握手的橋段,是影子表演最需要技巧的部分,別忘了,影子握手,可不是「真的」握手,他必須依照大人和小孩的不同比例,不斷移動自己的位置,才能做好每個動作。 



「大家都很習慣看到實體,而不是影子,當故事用皮影戲的方法表現時,因為影子可以隨意的忽大忽小,創造出奇特的魔幻感,觀眾會覺得不可思議,對故事的印象也就會更深刻,這個傳統藝術實在太有趣了,我一直在做的,就是想辦法把傳統藝術,轉換成現代的方式再重新介紹給大家。」




 Info│日本繪影師 

川村亘平斎



1980年出生於東京,是影繪師也是音樂家,表演都是一個人獨立完成,同時也是印尼傳統打擊樂甘美朗(Gamelan)「滯空時間」樂團的負責人。


文 詹筱苹

圖片提供:川村亘平斎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9年9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