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目錄
作者介紹/推薦
試閱
內容簡介

巴黎人認為穿著白色襪子的人,有著糟到爆的品味,他們只接受運動鞋搭配白襪子;而第二糟糕的就是穿著短袖襯衫,即便你是諾貝爾獎得主也一樣,會永遠被巴黎人視為穿白色襪子的大老粗,不可不慎。
 

如果你想跟巴黎人聊展覽,可要小心,雖然巴黎一年充斥著大大小小的展覽,但巴黎人終其一生不會看超過五個展覽,只有六種人會去看展覽:外地來的人、外國學生、老師、外國觀光客、退休的人,還有外派人員的太太,你,又是哪一種人呢?
 

73個關鍵詞,從巴黎人的自我偏見、文化、習慣、價值觀、態度、等等,揭開巴黎人的真實面貌;73個貼心的實用建議及巴黎人用語,讓你快速融入偏執的巴黎。作者奧利維耶˙馬尼是正宗巴黎人,帶領我們探究巴黎人怪誕的世界,一探巴黎人的底細,犀利、風趣又幽默的口吻,揭開巴黎人讓人又愛又恨的真實模樣,也終於讓我們有理由去愛巴黎人或是……厭惡他們!
 

奧利維耶˙馬尼的實用建議:「人生苦短,開心的享受甜點吧!」

目錄

關於「他媽的」這個詞
聖路易島
黑衣裝扮
子彈列車
對待法西斯份子
星期天的電影院
鹹味奶油焦糖
朋友
壽司
車牌號碼
法國網球公開賽
咖啡甜點盤
混混
白色襪子
講英語
高等學院
盧森堡公園
自有一套理論
櫻桃番茄
牛仔褲
貝蒂庸冰淇淋
批評巴黎人
羅伯特‧朵諾(Robert Doiseau)
中國人
減肥
巴黎聖日耳曼足球隊

美國人
談論別人的婚禮
古典音樂
市場
節制
星星
關於「很好」這個詞
人行道
紐約
展覽
熔岩巧克力蛋糕
老粗
手搖風琴
聖沛氣泡礦泉水
南部人的口音
倒裝字
世界日報
三天未剃的鬍子
酒駕
原版影片
比利時人
小周末
懷疑
橄欖油
停車
帆船
南美洲
出身血統
有趣好玩的人
贏得口水戰
賈克‧布雷爾(Jacques Brel)
外國女孩
關於「小」這個字
布爾喬亞的波西米亞族
列一張清單
滑雪
富人區
抱怨
太陽
派對
服務生
品味生活家
伴侶關係
觀光客
男人
地鐵

作者介紹/推薦

奧利維耶‧馬尼
 

奧利維耶˙馬尼的生命歷程與眾不同。在二月的某個早晨,奧利維耶大膽嘗試在他的公司的網站上,以英文書寫,發表SPL (Stuff Parisians Like) 部落格。沒花多久時間,迅速獲得廣大迴響,世界各地數以千計的讀者開始關注SPL部落格-一個巴黎人以輕鬆詼諧的筆調嘲弄巴黎人的溫柔親切。於是出版社向奧利維耶提議出版紙本的部落格文章,並由他親自翻譯。
 

奧利維耶在24歲時創立歐城堡(Ô Chateau www.o-chateau.com),一家品酒公司。透過歐城堡,他親自教授法國葡萄酒的知識,全球超過三萬人受惠。奧利維耶是道地的巴黎人,曾在加州生活,畢業於法國經濟高等學院(ESSEC),曾在法國知名克里庸飯店(Hotel de Crillon)擔任侍酒師,並曾於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Po)擔任講師。近來奧利維耶最常出現的地方,就在自己的店,位於巴黎尚──傑克˙盧梭街八號(68 rue Jean-Jacques-Rousseau)的葡萄酒吧。

試閱

白色襪子
 

巴黎人發自內心地深信每個人都值得尊重。唯一的例外是穿著白色襪子的人。看到此等人,巴黎人立刻心生強烈反感且鄙視對方,並且馬上將這種人排除在人類之外。寬容的巴黎人也是有限度的。
 

巴黎人或許標準過高,但是穿白襪真的觸犯巴黎人大忌。他們認為如此糟糕的品味就是天地不容啊!崇尚民主的巴黎人,堅決反對白色襪子。
 

只要涉及襪子的顏色,良善的巴黎人也無法寬容以待。尤其是穿皮鞋配白襪,是非常明顯的社會指標,代表醜到爆表的糟糕品味。穿著白色襪子的人是大老粗,巴黎人可不想看到身邊有這樣的人。看到電視上出現穿白襪的大老粗,巴黎人覺得好笑;但若身旁出現這樣的人,那對巴黎人來說便是天大的侮辱。巴黎人可以接受運動鞋搭配白襪,但只限於運動場上,如果出現在其他場合,很抱歉,直接出局。
 

巴黎人認為最差的服裝品味非白色襪子莫屬,其次糟糕的是短袖襯衫。即便是成就非凡的諾貝爾獎得主,如果在他的腳上出現白襪,巴黎人對這位學者的印象就永遠停留在穿白襪且粗俗的人,遑論他的學術成就或是地位高崇。巴黎人感到遺憾的是,這個社會大多以一個人的成就高低來做評斷,而非以他腳上那雙襪子的顏色。巴黎人清楚知道這些人穿什麼顏色的襪子。
 

是的,在襪子的世界裡,有時巴黎人感到曲高和寡,有點兒孤單。
 

實用建議:
如果到巴黎來,誠心建議你不要穿白色襪子,那是巴黎人的大忌,不值得以身試法。
 

巴黎人的用語:
「總之,那傢伙,穿白色襪子和短袖襯衫,簡直就是慘絕人寰啊!」

週日的電影院
 

若問巴黎人「最不喜歡一個禮拜中的哪一天?」在巴黎只有一個答案:星期天。可怕的星期天。
 

在西方社會的國家,對星期天的感覺同樣都是苦樂參半,美好週末就到尾聲了。巴黎人比其他西方人還怕週日,因為巴黎的星期天只有一個「慘」字。對巴黎人而言,週末並非休息的日子,因為週末充滿了各種社交挑戰,而且需要一一完成。每到週末,巴黎人就得安排有意義的、值得分享的活動,好讓自己在週一時有故事說給朋友或同事聽,巴黎人希望自己是最佳編劇。為了準備故事題材,巴黎人通常從活力十足的週五開始安排活動、一直到週六、週六晚上:巴黎人是懂得享樂生活的。到了星期一上午,他便在同事面前,開始加油添醋地展示他感興趣的事物,購買能力還有人脈。在茶水間裡,如同進行一場服裝秀,設計師們一一展示成果。但當被問到星期天是怎麼度過時,精采生動的描述瞬間嘎然而止,突然舌頭打結了:「星期天也沒啥重要的活動,就安靜地過,休息嘛!」巴黎人說謊都不眨眼的:嘴上謊稱星期天很無聊,心裡卻是暗自竊喜自己可是好好的休息一整天呢。
 

有些巴黎人比較老實,坦言:「星期天真糟,一片死寂,所有的店都關門。」確實,在巴黎,星期天具有三種型態,「星期天整天都待在家裡閒混」,「星期天整天都待在家裡閒混,除了與家人共進午餐,也可以和朋友相約吃早午餐」,還可能出現的情形是出門看場電影。星期天在瑪黑區逛街的人,可能只是住在巴黎的人,但還不能算是巴黎人,因為身為巴黎人應該認同對星期天不抱任何形式的期望,堅定地確信星期天就是毫無意義的一天。觀光客和剛從外地來巴黎的人才會對星期天懷抱希望。巴黎人應當超越這些想法,超越期望。
 

巴黎人明瞭如果現實社會是灰暗的,那就去看場電影吧!窩在戲院裡短短數個小時找回人生的色彩。黑色,彩色,情感和內心潛藏的希望,期盼隨著美麗的影像一路滑向星期天的終點。巴黎是全球城市擁有最多電影院的城市,每到星期天,電影院必然湧進許多渴望色彩的黯淡無生氣的巴黎人。含蓄的巴黎人,依舊是浪漫的。巴黎人盡量不在星期天安排任何社交活動,就算看完電影也不會續攤。所以說,可以和巴黎人在星期天一起去看電影的人,可算是有相當親密程度的好朋友,這樣的好友不會讓巴黎人感到沮喪,不會用無謂的對話和虛榮心態來困擾著巴黎人。朋友間彼此心照不宣:「是啊!我這個星期天爛透了,不過讓你知道也沒關係。」卸下虛偽的面具,也不需太多廢話──排隊買電影票的人還真不少──可以好好聊一聊。
 

星期天的影片有星期天的味道,適合星期天的心情。星期一早晨的一杯咖啡,陰暗又苦澀,讓巴黎人重新振作。
 

星期一萬歲。
 

實用建議:
參觀博物館?到巴黎近郊走走?
運動?做愛?閱讀?
 

巴黎人的用語:
「對呀!星期天我看了一部不錯的電影⋯⋯。」

服務生
 

說到餐廳服務生的態度,巴黎人真希望自己住在美國,他渴望看到服務生臉上堆滿笑容,親切地直呼自己的名字,展現無比的熱情友善。只可惜事與願違,巴黎人無法改變的事實就是,他就住在巴黎。
 

而巴黎,不是美國。
 

在法國,臉上堆滿笑容,熱情無比,直呼名字,並不代表好的服務,反倒像是一堆酒醉的人圍繞著你的場景,因為喝醉酒的人怎麼可能認真地為你點菜或是把餐點送上來呢?說到巴黎的服務生,巴黎人百分之兩百地明白,他們的態度不親切,而且大多數的服務生甚至是大笨蛋。
 

這是不爭的事實。巴黎人完全無法接受有人稱讚巴黎的服務生。因為批評巴黎的服務生,是巴黎人和世界上其他人的共識,這一點可是相當難得的。
 

然而,巴黎人從不質疑為何巴黎服務生的服務素質如此之差。巴黎人會很有技巧地迴避這個問題:「他的工作這麼爛又不是我的錯」,通常還會再補上一句:「全法國有三百萬人失業,如果他不爽,那就換個工作啊!媽的!」巴黎人是具有同情心的。他從不檢討自己沒禮貌和不愛微笑的原因,他甚至會把小費這件事放進分析法美兩國服務生品質的比較當中。
 

在巴黎,不論是服務生還是顧客,雙方一點也不感謝彼此。在被動與主動拉扯之間,服務生與顧客的緊張關係默默地增強,導致服務品質持續惡化。
 

巴黎服務生的態度從沒好過,倘若碰到巴黎人或是服務生心情正好,他們之間會突然出現令人耳目一新的互動,猶如荒漠中突如其來的一陣微風,像是暴風雨的天空出現一道閃電。這時候服務生搖身一變,變成了很好的人,馬上晉級到「非常討人喜歡」層級,而當下巴黎人也會非常高興,決定把這家餐廳介紹給朋友。
 

為何不試著讓自己更友善,好讓自己享受更多快樂的時光呢?巴黎人的腦子從來沒有閃過這念頭,「該親切的人又不是我,他媽的」,這才是巴黎人心中的OS。顯然地,巴黎人尚未準備好去美國。
 

實用建議:
成為巴黎服務生的朋友,和他們一起講些下流的笑話。
巴黎人的用語:
「他可真不客氣,奇怪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