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半世紀以來最大型公園建設!Zaryadye Park以綠意翻轉灰色城市
Feb 06, 2018
瀏覽人次:2702

人類需要的不只是單純的自然,而是找到與自然和平共存的關係。讓綠意進入居住的城市,人們永遠需要更多的想像,和更多實踐的決心。

 

俄國半世紀以來最大型的公園建設──Zaryadye Park

一條騰空的走道筆直延伸至莫斯科河的上方,在空中拐了銳利的尖角折返,形成一座十分特殊的三角形空中走廊。從去年九月開始,每天至少五萬人次來訪,人們臉上不見為了政治或經濟奔走的嚴肅神情,相反地,大家滿心愉悅,快活地進入位在紅場(Red Square)和莫斯科河之間、全莫斯科最核心的區域─幅員廣達13公頃的嶄新公園,Zaryadye Park。

 

從爭議土地變為全民樂園

Zaryadye Park的啟用,在不少國際媒體眼中,無疑是一項重大的事件。《The Telegraph》給予「大獲成功」(soaring success)的評價,《經濟學人》更用「21世紀最具野心的地景設計」(the most ambitious landscaping project)來形容。原因很簡單,它不但是前蘇聯解體後,莫斯科最大型的公共建設案之一,還是這個國家50年來迎接的第一座大眾公園,幾乎可謂俄國公共建築的新里程碑。

 

這塊莫斯科的黃金地段,過去從彼得大帝遷都聖彼得堡後開始沒落,大北方戰爭(Great Northern War)時一度深受污水阻塞所害,19世紀又成為被歧視的猶太民族聚集之所。史達林曾想在此建設媲美「莫斯科七姊妹」(Seven Sisters)、用以頌揚國家偉大的摩天高樓,前蘇聯領導人尼基塔‧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更蓋起全歐洲最大的旅館「俄羅斯酒店」(Rossiya Hotel)。各時期的政權,不斷以炫耀權力的開發案覆蓋這片土地。到了2013年,眼看這裡又將被想蓋豪華旅店的地產開發商奪去,不少都市發展專家聯合起來,主張「市中心需要一座公園」,成功說服了當時正競選第二任莫斯科市長的謝爾蓋(Sergey Sobyanin),成為連任的政見。四年後,承諾兌現,一座令世界驚嘆的綠色樂園正式落成。

 

位於城中央的綠地,是自由的象徵

由於當初倡議時,就是以紐約HighLine為典範,這項巨大的改建案,由High Line的設計團隊Diller Scofidio+ Renfro得標,並不讓人意外。他們和操刀倫敦奧林匹克公園(Queen Elizabeth Olympic Park)的地景設計團隊Hargreaves Associates攜手,不再使用雕像指涉國家榮耀,也不採用1920年代高爾基公園(Gorky Park)以對稱展現氣派和地位的手法;丟掉一切象徵性符號,他們喊出「野生的城市生活」(Wild Urbanism)的口號,選擇最能代表俄羅斯草根精神的「植物」,作為設計的主要元素。

 

俄羅斯擁有全球約1/5的森林,是與自然共生的國家。濕地、森林、草原、苔原,四種國境內最常見的植被類型,被應用在Zaryadye Park切分出的四塊區域。例如「森林」區域種滿了白樺木、落葉松和歐洲赤松;「濕地」區域則以常綠羊茅和叢生的髮草為主角。近90萬株植物栽種於此,山丘、走道、和廣場,彼此錯落相連,並通往全新開張的餐廳、展覽館和音樂廳,給人一種走幾步就有意外風景的驚喜感。

 

「『控制』(control)是這裡生活的一個面向,圍籬十分常見,民眾也相當習慣。但我們想創造一個被解放的空間,你可以從任何想要的地方踏進來。我們想說的是,就算沒有好好走在走道上,那也沒關係。」Diller Scofidio + Renfro的創辦人之一CharlesRenfro對《The Telegraph》說道。

 

這個勇敢的嘗試成功了。開幕當天超過10萬名民眾擠爆場地,大家爭相走上三角形的空中走廊,站在尖端回眸一望,用全新視角,遠觀國家政治的中心—克里姆林宮(Kremlin)和聖瓦西里主教座堂(StBasil’sCathedral),也用全新角度,欣賞自己居住的城市。

 

「人們一開始並不相信,一個自發自治的公共空間如何可能存在?」Hargreaves Associates的領導人MaryMargaret Jones表示。而如今莫斯科一千多萬位市民願意相信了,在造訪過這座公園之後。

 

德黑蘭,迎接一座綠色的兒童閱讀城堡

「知識是頭上的花環」—波斯諺語如此說道。閱讀求知的重要性,從未被伊朗人低估。為了培養下一代良好的閱讀習慣,德黑蘭市長Mohammad Baqer Qalibaf下令打造給兒童的圖書館「Tehran Book Garden」。其最早發想於2004年,為迎合市內一年一度的國際書展而設,但計劃一直延遲至去年夏天才完成。佔地近兩萬坪,號稱全球最大的藏書建築,收納40萬冊的青少年及兒童書籍,還內含電影院、科學研究室、餐廳等,是功能齊備的學習天堂。然而它最迷人的地方卻在屋頂。數片傾斜的坡道佈滿綠色植被,並與階梯交錯,是閱讀區也是獨特的公共空間,和建築周圍的景致相呼應。來訪者可將書籍帶至屋頂慢慢翻閱,在全國1/3土地為荒漠的景象中,享受得來不易,被龐大綠意包圍的寧靜時刻。

 

在瑞士遇見迷你山谷遊樂場

城內的綠色草坪都只能長得一樣嗎?身兼藝術家和建築師的Gilles Brusset,徹底打破一般人對綠地的刻板印象。他在日內瓦梅蘭市的École des Boudines小學旁,運用近800坪的土地,打造出一件名為「皺摺的童年」(L’enfance du pli)的巨型地景雕塑。原本平坦的草皮,被如山脈般起伏的瀝青路面切割,形成一道道深灰色的鴻溝,宛如從兩側被用力擠壓過。事實上,他正是參考橫越瑞士境內的侏羅山(Jura)的造山運動,仔細計算山脈變形的幅度,以縮小比例重現在這片草地上。這不但造就令人驚艷的地貌,還提供小朋友絕佳的遊戲場地。在迷你的山脈爬上爬下,一邊玩耍,一邊感受大自然的奇妙力量,並從中得到難以言喻的美的感動。

 

文 / 歐陽辰柔 

攝影 / Iwan Baan、Philippe Ruault、Mohammad Shah hoseini、Pierre-Yves Brunaud 

圖片提供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Design Core [4s] Architects and Urban Designers、Gilles Brusset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7年2月號】

2017年 02月號 第166期
美感俱樂部
在日常生活中,那些時刻或場合,會讓我們有美感的感受呢?美感的原意,其實是打開感官去感覺,是種每個人都能夠隨時隨地啟動的能力,從自己開始啟動美感,一直到大家都能分享彼此的感受,有一天,美感會成為我們共通、共享的感知。
同期雜誌精選內容
各期雜誌
2019年 09月號 第185期
2019年 07月號 第183期
野夏天
夏天,就該出門玩個暢快,試試溪降、風浪板衝浪、自由潛水等挑戰型戶外運動; 或來場山海野營、北台灣壯遊、日本爬山、極圈健行。再來一手在地...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