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目錄
作者介紹/推薦
試閱
內容簡介

我們日常生活中常看到各種符號、標誌,但我們從來不問為什麼有這些符號?或這些符號為何這樣設計?

例如,愛心符號在解剖學上是不正確的,我們心臟跟愛心符號長得一點也不像。
或者為什麼藍牙符號是以十世紀丹麥國王的牙齒命名的。
你知道Twitter上15%的推文都包含標籤符號嗎?每天有超過4,100萬人在使用#符號,還有「笑臉」符號起源於20世紀60年代的馬薩諸塞州?

符號顯示了最小與最簡單的想法是多麼重要,比文字和語言更精簡,卻傳達了更深層與廣泛的寓意。
本書收錄幾個世紀以來,宗教、政治和大眾文化的45個最重要的象徵,引人入勝的筆調講述了符號的歷史,以及它們背後代表的價值觀,將幫助我們更了解現在被符號包圍的世界。

目錄

介紹
 
第一部份
早期標誌與符號/舊石器時代洞窟藝術/海底「秘密」洞窟/羅塞塔石碑/羅塞塔石碑到底說了什麼/紋章符號/牛津與劍橋:盾徽/鳶尾花飾 /卡崔娜颶風與團結符號

第二部份
意識形態、身份認同與所有權符號/陰陽/三個主要宗教與其符號/基督教十字架/新月星/大衛星/愛心/我♥紐約/卍字符/一次世界大戰債券計劃的有趣事件/鎚子與鐮刀/鎚子與鐮刀的非洲變異/愛爾蘭的三葉草與四葉草/成為世上最幸運的人之戰/骷髏與叉骨/骷髏師與德國軍事徽標/和平符號/撒旦的符號?/奧林匹克環/奧林匹克圖標/笑臉符號/大眾文化下的笑臉符號

第三部份
價值、主權與匯兌符號/貨幣符號/英鎊符號/歐元/美元 /$的奴隸/數學符號/圓周率符號/百分比符號/#號/你沒有聽過的偉大運動員/著作權/商標/象徵學上的金與銀/超越領域的貓王與鋼琴師列勃拉斯/火災保險符號

第四部份
保護、指引、生存的符號/道路交通標誌/倫敦地鐵地圖/手語/貝爾與口語至上主義運動/流浪者記號/流浪者記號對狂人的影響

第五部份
當代與未來的符號/@符號/沒有名字的符號/表示「And」的符號/藍牙符號/蘋果電腦的指令符號/電源與待機標誌 /太空梭先鋒者鋁板/先鋒者爭議

精選參考書目/圖片版權/致謝/索引

作者介紹/推薦

約瑟夫.皮爾希
作家Joseph Piercy曾出版了《你會變成你父親的樣子嗎?》、《滑溜溜的石頭》、《怪異和美妙的烈酒和利口酒指南》。

譯者簡介

蔡伊斐
文藻外語學院畢業,旅居海外多年,專職攝影,熱愛翻譯與文字創作,譯有《設計政治學》等書。

試閱

藍牙符號
 
也許你很難相信,不過藍牙無線數據系統的特殊符號,就是全世界無數電子通訊設備螢幕上出現的那個符號,源自中世紀古代北歐斯堪地那維亞(Scandinavia)戰士之王的英勇事蹟。
 
西元958年國王哈拉德一世(Harald Gormsson)繼承他的父親國王老高姆(Gorm the Old)的領土,也就是現在的丹麥。中世紀史學家偏好給他們的君王取個略帶嘲諷的綽號,幾部古北歐人的編年史中,哈拉德一世被稱為藍牙(Blátand),因為他的牙齒染色嚴重,傳說中哈拉德一世特別喜歡丹麥盛產的野生藍莓,結果造成牙齒變色。
 
一般認為哈拉德一世在丹麥耶靈(Jelling)父母的墓地,豎起了兩個刻有盧恩文的大型石碑。耶靈是丹麥最著名的遺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世界文化遺產,石碑的重要性是為北歐偶像崇拜儀式和哈拉德一世散播的基督教思想之間搭起橋梁,兩個石碑中較大的一個描述了耶穌,並附註哈拉德一世的成就,他平息了丹麥與挪威交戰的派系與部落。
 
1994年,瑞典電子公司愛立信(Ericsson)提議創建一個無線介面系統,讓世界各地快速增加的移動通訊裝置,在短距離內可以互相連結、共享數據,不需要使用任何傳輸線。最後愛立信邀請幾位電子通訊領域的競爭對手組成SIG技術研發聯盟(Special Interest Group),以其在這個項目上進行合作,愛立信的工程師史芬.馬德森(Sven Mathesson)送英特爾程式設計師吉姆.卡達奇(Jim Kardach)一本暢銷的歷史小說當作禮物,本特松(Frans Gunnar Bengtsson)所著《長船The Long Ships》,書中以綽號藍牙的哈拉德一世為背景。卡達奇看到古代國王在分裂中追求統一,恰如SIG小組希望跨廠牌能夠統一的目標一樣,結果這個項目就被取名為「藍牙」了。
 
為了紀念藍牙哈拉德一世所激發的合作精神,藍牙的介面標誌設計結合了這位北歐的國王盧恩文名字首字母H和B。

愛心符號
 
愛心是世界各地文化與信仰體系中不可或缺的符號,是個年齡層宗教意象的中心,也是情人節卡片上象徵真愛不變的圖像,大量出現在各種事情上,從撲克牌到T恤「我 ♥ 紐約」,甚至有自己的快捷鍵:<3> 
其中一個解釋可回溯到古埃及的圖像學,代表心臟的象形文字是花瓶形狀帶有短短突出的手把,象徵動脈與靜脈,埃及人對於生理或精神健康都將心臟視為中心,製作木乃伊的時候雖然將所有維生臟器都移除,但是把心臟留在身體裡,因為埃及人的信仰中相信埃及眾神用心臟決定一個人死後的命運,為了進入天堂與和平樂土,地下世界的守護者阿努比斯帶領亡者到瑪特女神之殿,那裡有神聖的公義天平,人類的心臟將與羽毛一同擺上天平測量,如果亡者善良、正直和純潔,心臟將與羽毛等重。而在天平的底下有瑪特女神的寵物阿穆特,阿穆特在埃及圖像學中代表令人膽寒像狗一樣的惡魔,任何比羽毛更重的心臟,將因為自身的虛謊和罪惡遭饑餓的野獸吞噬。
 
扣除這個貪婪的惡魔以外,這世上還有許多其他宗教將心臟與神國並列。在猶太教中,作為象徵與至聖所相關,耶路撒冷神殿的心臟地帶是約櫃(Ark of the Covenant)理應存放的地點,而約櫃即是猶太信仰心臟的延伸。在基督教圖像學中心臟同樣常見,最知名的概念是聖心:主耶穌的心臟,代表他對人類的愛,從中世紀開始繪畫與彩繪玻璃窗中聖心的描繪會以荊棘或鎖鏈圍困,並發散歡騰的金色光芒,放置在十字標誌底下。天主教教堂上這個圖像是起源於貞女瑪加利大(Saint Marguerite Marie Alacoque)夢中所見,也就是現代情人愛心的前驅,貞女瑪加利大是十七世紀法國修女,主耶穌向她顯現並告訴她將頭靠在他的心上,因此貞女瑪加利大能學習主耶穌的良善與奉獻。
 
除了宗教,我們熟知的經典愛心影像最早在1400年代開始出現在法國撲克牌上。也就是說愛心作為真愛的象徵出現在卡片與信件上,雖然是維多利亞時代英格蘭的產物,但中世紀開始愛人間已經開始交換情人節的信息。

關於愛心變成浪漫符號真正起源於何仍存在着爭議,一些學者認為現在已經絕跡的羅盤草,古人曾廣泛作為藥用,主要用於節育,其種子有心型形狀。在遭蒙厄運的龐貝城妓院門口發現了心型符號,加強了心型與愛情行為之間的關聯。由此可以推斷也許在壓抑的維多利亞時代,用心型表達愛與激情已經很普遍了,心型當作性渴望迂迴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