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目錄
試閱
內容簡介
 ────「如果你會設計一樣東西,你就能設計任何東西」────
If you can design one thing, you can design everything.

1931--2014,活躍半世紀......影響迄今。
跨越世代的設計大師馬西莫•維涅里(Massimo Vignelli)
雋永如詩,37條刻劃畢生傳達的設計理念:


紀律――每一個細節都很重要,因為設計過程的最終成果就是所有細節的總和,不管我們做的是什麼。

現代主義――現代主義不是一種風格,而是意識形態的投射,包含對製作過程和產品最終目標的認知,與風格恰好相反,風格是生產者投機慾望的短暫呈現。

知性的優雅――知性的優雅讓最低調的工藝品成為高貴的存在,同時也是我們的公民意識、我們的社會責任、我們道德意識以及我們構思設計的方式。

留白――在喧囂的世界,寂靜反而引人關注,留白賦予頁面寧靜的力量。

情境――對任何設計而言,模仿都是死亡之吻。

真正的價值――很多時候目的是滿足想要改變的渴望,而不是渴望改變,這是最糟糕的修改動機。

……

▌雋永經典的現代主義大師,設計史上不朽的傳奇
馬西莫•維涅里是一位跨領域的設計師,從室內設計、環境設計、包裝設計、平面設計、家具設計以及產品設計......等,設計了無數經典作品。設計師邁克爾•比魯特(Michael Bierut)曾形容:「在我看來,整個紐約市都是維涅里的永久展覽廳」(it seemed to me that the whole city of New York was a permanent Vignelli exhibition )。

維涅里為IBM、Ford、Knoll、Bloomingdales和American Airlines等世界最知名公司設計企業標誌與其他設計物,包括1972年的紐約地鐵路線圖,讓世界上最龐大且繁忙的交通要站,梳理出秩序與新規則;American Airlines的logo飛揚在空中近半世紀,經典標誌深入人心。在這個設計最為瘋狂混亂的時代,維涅里簡約俐落的設計像清風拂去喧囂的噪音,引領世代追求真正美好的設計――合理、適用並保持著知性的優雅。

▌37條設計標準,留給年輕設計師的一份禮物
《設計準則:Massimo Vignelli》是維涅里留給設計界的最後一項瑰寶,將他跨越半世紀的設計生涯經驗,坦率,簡單且直截了當地匯集成一本設計手冊,將畢生信守的理念傳承,歸結成37條設計準則,提醒每一位設計人或設計相關工作者,可能容易犯錯的地方、設計的價值以及最基礎也最根本的問題――設計需遵從的規範。

就像蓋一棟建築物需要打好地基,設計也需遵守基礎規則,否則失去了追求美好意義的標準,將導致無盡的浪費、媚俗與混亂不堪的視覺汙染。思考是創作的起始,任何設計都需要經過探索實踐的過程,才能讓設計成為經典,而非一閃而逝的流星。

這本書分為兩部分:無形事物和有形事物。第一部分從最廣泛的意義上看設計理論和知識基礎;第二部分:有形事物講述更實用的印刷設計細節,更像實用的工作筆記,並使用豐富精彩的案例作品來解釋,從產品設計到標誌設計和平面設計再到企業設計。

翻開本書,一條條梳理設計的基礎原則,也許正是這個資訊爆炸時代裡最需要的――回歸設計的初心,重新定義美好設計。

有關《設計準則》裝幀設計

。馬西莫.維涅里原書封設計+王志弘設計臺灣版專屬書衣
。臺灣版沿用馬西莫.維涅里標誌性橘紅色設計
。全書採用日本竹尾進口美術紙,務求體現設計質感

目錄

【導言】
【第一部分】 無形的事物
Semantics 語義學 
Syntactic 語法學 
Pragmatics 語用學 
Discipline 紀律  
Appropriateness 適用性
Ambiguity 歧義 
History, Theory and Criticism 歷史、理論與批判 
Modernism 現代主義 
Design is One 設計以一貫之 
Visual Power 視覺的力量 
Intellectual Elegance 知性的優雅 
Timelessness 雋永 
Responsibility 責任感 
Equity 真正的價值 
Light 光 
Arbitrariness 恣意 
Context 情境 
Influences 影響 
Marketing 行銷 

【第二部分】 有形的事物
Paper 紙張
Grids, Margins, Columns and Modules 網格、邊界、欄位與模組
A Company Letterhead 公司信箋
Grids for Books 書籍的網格
Typefaces: The Basic Ones 字體:基本要素
Flush Left, Centered, Justified 置左、置中或是左右對齊
Type Size Relationship 字體大小的關係
Rules 分隔線
Contrasting Type Sizes 字體大小對比
Scale 比例
Texture 紋理
Color 色彩
Layouts 版型
Sequence 排序
Binding 裝幀
Identity and Diversity 一致性或多樣化
White Space 留白
Collection of Experiences 經驗集合
Conclusion 結論

試閱

Semantics 語義學
 
我常說設計有三個面向對我很重要:語義學、語法學與語用學。
 
讓我們逐一檢視這三個面向。
 
對我來說,語義學就是搜尋設計背後的意義,不管我們要設計的是什麼。每次開始新的設計案時,不管是什麼類型的設計,例如平面設計、產品設計、展場或是室內設計等,第一件事都是搜尋設計背後的意義,我可能會從研究物件的歷史開始,更瞭解專案的性質,找出開發新設計最合適的方向。根據設計專題不同,搜尋的方向可以很多,可以搜尋發包設計專案的公司、產品或市場定位等資訊,或是競爭力、最終目標、最終使用者等,事實上就是搜尋專題真正的意義和語義學上的根源。任何設計要有令人滿意的結果,下面幾件事情至關重要:花時間搜尋準確且必不可少的意義,調查設計專案的整體組成,了解分界模糊的地方,認識使用情境,然後找出後續設計時可以調整的參數。除此之外,憑直覺與判斷能力彙整研究結果,能更進一步幫助我們找出手中問題的癥結點。不管是哪一種設計,語義學可以提供真實的依據,讓專案有正確的開端。語義學最終會變成設計師不能缺少的部分,成為正常設計流程中的關鍵步驟,也是最顯而易見的出發點。語義學可以讓我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圖轉譯或調整設計,為特定專題找到更合適的設計形式。不過,重要的是要將語義學的搜尋結果蒸餾出精華,然後將必要的意見融入設計當中,這種搜尋過程大部分憑直覺,盡可能不費力,用最自然的方式來完成。就像音樂,我們不需要知道作曲家完成創作前經歷全部過程,只需要聽見最後的音樂作品。沒有語義學的設計是膚淺且毫無意義,不幸的是這種設計無所不在,這就是為什麼年輕設計師要訓練自己用正確的方式開始設計,因為這是讓設計更豐富的唯一法門。

設計中的語義學指的是全方位了解設計專題,讓訊息發送者與接收者雙方達成共識。也就是設計要有意義,不是隨心所欲,而是有其存在的理由,且每一個細節都帶有意義,針對準確的目標有精準的用途。我們隨處可見有多少無意義的設計?整頁塗滿顏色線條與色塊,卻沒有任何這麼做的理由。好吧,這種設計可能出於設計師沒有想法,但也可能來自不可思議的鄉愿,當設計師故意這麼做的時候是不道德的。不幸的是有一些設計師或行銷人員低估了消費者,認為呈現在大眾媒體上的設計,理所當然要用這種粗鄙的視覺意象會更受歡迎,因此他們源源不絕供應粗糙又俗氣的設計。我認為這種行為是犯罪,因為這種設計製造視覺汙染,讓我們的環境品質下降,就像其他任何形式的污染。儘管常落於俗套,但並非任何形式的直白交流都必須這麼俗氣。俗氣的設計意味著一種明目張膽的傳達方式:刻意忽視或迴避現有文化的所有表現形式。我們所處的當代社會,已越來越難像工業革命前採用坦率的形式來進行直白的傳播了。

Syntactics 語法學
 
我偉大的導師密斯(Ludwig Mies van der Rohe)說過:「神存在每一個細節裡。」這是語法學的精髓:為求句子結構與語言設計精確使用文法。語法學就是掌控文法正確的規則。設計語法學來自設計專案本身的元素,例如整體結構、網格、字體、文字、標題和插圖等。
 
設計的整體性來自專案中不同語法元素關係切合,字體如何符合網格,如何搭配整個專案中每一頁不同的影像?或是字體大小如何彼此搭配?圖片如何彼此搭配?還有這些元素如何融入整體?完成上述各點有很多正確作法,同時也有很多不正確的處理方式,後者應該避免。
 
在平面設計中保持語法一致至關重要,如同一致性存在所有人類行為中。網格(grid)是其中一種工具,可以幫助設計師在平面設計上達到語法一致。
 

Pragmatics 語用學
 
不管我們做什麼,如果沒辦法讓其他人理解,那就只是白費力氣。
 
設計時我們覺得語義正確、語法一致,但如果設計完成時,沒有人可以理解設計成果,那就代表所有投入的精力或已經執行的工作全都白費。有時候設計也許需要一些解釋,但最好不需要額外解釋。所有工藝品都應該可以單獨存在,存在本身要能說明一切,否則,反而失去了真正重要的東西。任何東西的最終樣貌都是產品在設計階段釐清需求或找出不足後的副產品。了解任何專案的設計原由與設想非常重要,如此一來才能明白最終想要什麼成果,並評估其成效。釐清設計意圖將轉譯為清晰的設計成果,在設計中至關緊要。讓人困惑的複雜設計透露了設計發想有多迷惘混亂。我們喜歡豐富有層次,但是厭惡複雜與糾結。
 
除了以上所說,我必須再加上一點,我們喜歡設計是強而有力,不喜歡欠缺結構的設計。我們喜歡設計流露出知性的優雅,這裡的優雅指的是心思,而非表面的禮貌,優雅是粗野的反義詞。我們喜歡設計超越流行時尚與一時潮流,並盡可能歷時不衰。我們瞧不起古板迂腐的文化,體悟到自己需肩負的道德與責任,要讓設計的物件可以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每一天,我們運用這套價值觀面對設計,不管是設計什麼:平面設計或立體設計、大專案或小案子、高報酬或預算拮据,設計以一貫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