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挑戰8611公尺的冰雪巔峰K2!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張元植群眾募資後的冒險生命課題
Sep 03, 2019
瀏覽人次:2154

今年4月,台灣第一次以群眾募資形式,由社會文化觀察家詹偉雄發起的「張元植+呂忠翰 K2 Project 8,000 攀登計畫」正式展開,目的是為了讓兩位台灣冒險家,能有足夠的金援,安全挑戰世界最難攀登的8,000公尺巨峰—喬戈里峰(K2)。募資和8,000公尺遠征都結束後,到底這場轟動登山界的群募計畫帶來了哪些改變?

 

截至5月底,也就是不到兩個月時間, 「張元植+呂忠翰K2 Project 8,000攀登計畫」活動共募得台幣622萬,協助募資的團隊包括詹偉雄、格式設計等人,也在募資結束後全部退場,留下臉書粉絲團讓兩位登山家繼續經營,而他們5月先完成世界第五高峰高度8,485公尺的馬卡魯,作為攀登K2前的高度適應,並在6月14日正式出發挑戰K2,原先預計7月中完成攻頂後8月底返台,但今年因為雪況不佳,只到海拔8,200公尺即撤退(世界第二高峰K2海拔為8,611公尺)放棄攻頂,為這場募資劃下句點。但這並不是結束,而是整場募資核心冒險精神的開端。

 

意外的募資計畫

攀登K2,並以馬卡魯作為事前高度適應的行程,本來就是他們兩個人今年的預定計畫。去年11月,偶然和張元植一起爬山的詹偉雄,一聽到兩人要前往世界最難攀登的K2挑戰,決定發起募資活動,直到4月計畫才正式啟動,張元植說:「本來就預計以最低成本去爬山,但有資金支援,我們兩個人都可以各請一位雪巴,這比較像保險的概念,如果只夠請一個雪巴, 我們其中一個在山上發生問題,救援就會出現麻煩。」但已經完登五座8,000巨峰的呂忠翰(阿果)開玩笑的說:「我們太習慣低成本的模式,什麼都自己來,這次請了兩個雪巴,反而讓他們覺得,第一次有人付我這麼多錢又不用做事。」別看他們兩個講得輕鬆,這次陪他們一起前往做現場記錄的作家陳德政觀察:「他們為了要無氧攻頂,當同隊的其他人,都在基地營休息時,他們得再上山多做一次高度適應。」

 

 

沒有征服K2的生命課題

當募資結束,總計2,291人參與這項計畫,行前有這麼多應援活動,最後卻沒有征服K2,對他們兩個來說,勢必是一場回來後必須面對的壓力,張元植很坦白地說:「一開始會很嚮往完登K2,在台灣登山史上留下美名,但爬山還是要回歸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身經百戰的阿果則說:「我們作為職業登山家也有自己的想法,募資計畫的核心概念,是讓更多人開啟對探險和冒險的想像,這只是一個開端,我們只要專心做原本在做的事,就是一種正向的回應。」講白一點,就是他們真的很做自己,也沒有因為壓力讓自己的判斷失準,阿果說:「我比較怕死,做判斷也比較保守。」。

 

 

張元植簡單的解釋今年沒有攻頂的狀況:「海拔8,000公尺以上有一段叫『瓶頸』的路,它是40多度的雪坡,再往上就是冰塔,那裡的積雪高度到胸口,雪質又非常鬆軟,不斷發生小雪崩,這種情況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改變,才選擇撤退。我們評估,過幾天再攻頂90%的機率狀況還是很差,5%賭一把衝過去就攻頂,最後5%就是引發雪崩滅團。」今年成功完登的19人,就是拿命去賭微薄的5%成功率,但對他們來說,把命留下來,才有辦法再做下一次的挑戰,這也是以冒險為職業的登山家必須時時面對的重要生命課題。

 

募資的意義

追根究柢這場募資對他們而言,意義是什麼?張元植說:「募資對我們來說是很正向的,但真的要說改變什麼倒也沒有,要改變大環境的氛圍,是很緩慢的過程,不可能靠一個社會事件就有結果。」難道台灣真的很難發展冒險事業,而攀登者或登山家也很難得到企業金援、無虞地投入冒險事業嗎?

 

 

阿果自己的觀察是:「這要回到歷史脈絡來看,國外他們以前可能也像我們一樣,對冒險有很多負面評價,這是需要花時間累積,當它發展到足夠的能量,大家就會自然而然理解冒險是重要的,這個勇氣和能量,就會帶動個人或企業往不一樣的方向邁進。」他講得很樂觀也很正面,但實際的情況是,他們就是在這個歷史進程中努力的人。他們永遠只能用最精簡的預算,完成各種偉大的冒險,代替大家的眼睛,用探險和冒險的精神看到更多世界未知的角落,未來或許會感動一些人,進而讓冒險精神慢慢發芽。

 

在募資與K2之後

雖然獲得622萬的贊助金,但除了攀登費用、送給贊助者的禮物和各種細碎的雜項支出,差不多已經把所有資金燒光,很難產生結餘為下一次挑戰做準備。但他們本來就什麼都靠自己,沒有錢就自己找錢,攀登計畫還是會繼續下去。阿果明年還要再挑戰一次K2,包括前期的高度訓練,希望最少能再「無氧」完攻三座8,000公尺高峰,「就是要一鼓作氣才會有動力,另方面也是因為高海拔攀登,短時間內完成多座高山,才不用重複做高度適應。」張元植則會轉向挑戰歐洲的北阿爾卑斯,和有東方阿爾卑斯之稱的四川夭妹峰:「這次去K2,有雪巴照顧、有氧氣輔助、雪況好,以我現在的能力是可以攻頂的,但如果把雪巴和氧氣這些外在要素拿掉,還是有一段距離,單憑自己的力氣上去是做不到的,這不是我想要的攀登。所以我想先去其他地方(練功),或許幾年後能力夠了再回來完成它。」

 

今年的K2結束後,「K2 Project 張元植X呂忠翰八千計畫」臉書粉絲團,還是會不斷紀錄他們未來的所有冒險故事。

 

 

呂忠翰

台灣攀登界的高手,已成功登頂迦舒爾布魯木二、布羅德、馬納斯盧、南迦帕巴、馬卡魯峰五座海拔8,000公尺以上高山,是台灣目前的紀錄保持者。

 

張元植

平常工作是高山嚮導和協作,並在嘉明湖擔任山屋管理員,挑戰過五座海拔8,000公尺高山,成功完登布羅德和馬卡魯峰,是台灣登山界極具潛力的年輕人。

 

本文出自《LaVie》2019年9月號

 

文 詹筱苹 攝影 張藝霖

圖片提供 張元植、陳德政 場地提供 AMOUTER 戶外人

2019年 09月號 第185期
日常萬物論
我們的日常就是一部萬物交織成的史詩小說。 德國哲學家班雅明在《柏林童年》裡,大量描述曾與他一同親密生活的各式物件,透過那些低調靜默的日常之物,他勾勒出物件背後飽滿豐厚的意涵,如同〈櫃子〉一文,不僅充滿了他的童稚情懷和惜物情感,當他回憶起伸手入暗櫃探索的感覺時,物所代表的世界彷彿是充滿未知冒險的遼闊宇宙。 當我們在構思這次封面故事時,也有類似的心情。我們想藉著這次的封面故事,提出一個問題—如果將物與人之間的距離關係,如光譜般展開,物可以帶我們去到哪裡? 為了盡可能地傳遞這個「超展開」的概念,我們決定運用這本雜誌的「物」的特質,將過去習慣的閱讀方向稍稍改變一下。當這本雜誌送到你手上時,你應該可以用手感快速摸索到雜誌中間有個偏厚的拉頁設計,請別猶豫,就請由此作為本次封面故事的大門,進入這場日常萬物論的穿越之旅!
各期雜誌
2019年 10月號 第186期
2019年 07月號 第183期
野夏天
夏天,就該出門玩個暢快,試試溪降、風浪板衝浪、自由潛水等挑戰型戶外運動; 或來場山海野營、北台灣壯遊、日本爬山、極圈健行。再來一手在地...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