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過分珍愛自己的羽毛,不使它受一點損傷,那麼你將失去兩隻翅膀,永遠不再能淩空飛翔。」

—雪萊,19世紀英國浪漫主義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