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被遺忘的孩子》中文預告片出爐 催淚功力令觀眾無法招架

《大藝術家》導演新作《被遺忘的孩子》 催淚功力令觀眾無法招架

《大藝術家》一片橫掃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五項大獎的米歇爾哈札納維西斯,帶來催淚新作《被遺忘的孩子》,備受全球矚目。導演這次將1948年好萊塢經典電影《亂世孤雛》再度搬上大銀幕,《大藝術家》女主角貝芮妮絲貝喬和好萊塢女星安妮特班寧也首度合作演出。但是這次把故事搬到現代的背景,經過兩位女星與初登銀幕的小男孩真摯演出與曲折動人的劇本,帶給觀眾一場視覺與心靈的饗宴。

 

「在現代社會裡面,即使有許多生存上的殘酷事實,但是人間有愛依然存在,才是這部電影想要傳達的主題。」導演米歇爾哈札納維西斯認為,愛是一種經得起所有考驗的情感,不論面臨多麼嚴峻的生存環境,只要有愛,人們就可以克服任何難題。而也只有愛,才能帶領著我們逃離絕望,踏上尋找希望的旅程。

 

因《大藝術家》獲得全球高度關注的貝芮妮絲貝喬及4度入圍奧斯卡金像獎的女星安妮特班寧,在新片《被遺忘的孩子》裡扮演兩位重要的女性角色,兩人同時被從未演過戲的10歲天才小童星阿布杜的純真打動,而貝瑞妮絲貝喬與阿布杜對戲時,母愛毫無保留完全展露,瞬間演哭了所有劇組及相關工作人員。此片7月17日在台上映。

 

年僅9歲的男孩海吉因為爸媽被無情的戰火波及而死亡,一個人流離失所,他無法照顧襁褓中的弟弟只好將他放在一戶人家門口,希望能夠得到安全的保護。在路邊流浪的海吉被人發現送到附近的救難中心,而紅十字會的海倫(安妮特班寧飾演)和在國際組織工作的卡洛(貝芮妮絲貝喬飾演)設法幫他尋找親人。但是一句話都不肯說的海吉,讓卡洛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將他帶回家,卡洛希望帶給他一個溫暖又安全的地方,而她的母愛和關懷也讓海吉感受到陽光與希望,逐漸走出陰霾…

 

圖片資料提供 / ifilm

2024台北電影節推薦片單6+!真人真事改編《教宗家的小兒子》、新垣結衣《異國日記》、陳柏霖《鬼才之道》搶先曝光

第26屆台北電影節將於6月21日至7月6日於臺北市中山堂、信義威秀影城與光點華山電影館盛大舉行。La Vie 為讀者精選出6部亮眼作品,囊括國際名導蔡明亮、馬可・貝洛奇歐與國民女神新垣結衣的強力新作,以及深入當代藝術、時尚議題的國際影展佳片,從多面向切入探索人際與情感關係的無限可能,不容錯過!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第26屆台北電影節主視覺。(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日本 

新垣結衣《異國日記》與早瀬憩攜手譜出溫馨療癒小品


日本國民女神新垣結衣與亮眼新星早瀬憩主演,改編自山下知子暢銷180萬冊的同名漫畫作品。故事講述古靈精怪的少女小朝於父母雙亡後,意外被臭臉阿姨「收編」,自此展開一邊磨合、一邊療傷的同居生活。新垣結衣繼《(非)一般欲望》後再次走出舒適圈,細膩詮釋外冷內熱的社恐小說家,在元氣少女的真誠善意下突破心防,攜手讓「家」成為最溫暖的避風港。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由亮眼新星早瀬憩(左)與日本國民女神新垣結衣(右)共同演出山下知子同名療癒系漫畫改編作品《異國日記》。(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美國 

十年淬鍊!蔡明亮「行者」系列最新力作《無所住》


國際名導蔡明亮帶來今年在柏林影展博得滿堂彩之新作《無所住》(Abiding Nowhere)亮相本屆北影。《無所住》為蔡明亮導演「行者」系列第十篇章,再次攜手長年固定班底影帝李康生詮釋行者玄奘,這次踏上美國疆土,深入探索人與日常生活節奏之間的平衡。導演藉行者近乎禪定的沉穩步伐,與大銀幕前的觀眾進行一場無聲對話,打造全新觀影體驗。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蔡明亮導演「行者」系列最新作《無所住》,此次在華盛頓取景,走過華盛頓紀念碑等地。(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義大利 

名導馬可・貝洛奇歐新作《教宗家的小兒子》19世紀浪漫主義風格顯影大銀幕


威尼斯終身成就金獅獎得主馬可・貝洛奇歐最新力作《教宗家的小兒子》(Kidnapped),改編自撼動義大利歷史的真實事件。導演透過男孩孤獨而掙扎的心靈狀態,投影出猶太教與天主教之間的衝突,以及義大利統一背後錯綜複雜又殘酷無情的權力爭奪。該片以19世紀浪漫主義繪畫作為視覺參照,細膩描繪服飾、色彩與光影氛圍。古雅精緻的史詩場面,絕對值得在大銀幕上觀賞。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改編真實義大利宗教事件,《祝你有個甜美的夢》《黑金叛徒》當代義大利傳奇名導馬可貝洛奇歐最新力作《教宗家的小兒子》。(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法國 

改編自真人真事《時髦女子》勇敢做自己的「最美鬍子女」


《時髦女子》(Rosalie) 是法國導演史黛芬妮.迪.朱斯托最新力作,她曾為法國設計師品牌Vanessa Bruno製作錄像裝置及拍攝短片。電影改編自法國第一鬍子女「德萊特夫人」之真人真事。1870年代一位名為蘿莎莉的法國女子,外表漂亮端莊,卻自出生起全身長滿毛髮。新婚後的蘿莎莉,面對丈夫的抗拒,選擇驕傲地蓄鬍登場,拒絕向世俗單一的審美標準低頭!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時髦女子》取材自法國20世紀初的真實人物,入選2023年坎城「一種注目」單元。(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臺灣 

《返校》導演徐漢強最新力作!陳柏霖、張榕容、王淨《鬼才之道》 


「究竟做人難?還是做鬼比較難?」還未上映就在影迷中引起熱烈討論的《鬼才之道》,是今年度北影「神秘場」(指未在專刊上曝光的特殊場次)驚喜之一。

電影由陳柏霖、張榕容、王淨等主演,挑戰鬼比人還多的陰間喜劇,光是劇本就磨了兩年以上,中間又遇到疫情導致製作成本翻倍。如今終於要推出,導演徐漢強說:「當鬼真的沒有想像中簡單,拍鬼更是難度高!」從一間沒落的都市傳說「旺來大飯店」414號房開始,過氣女鬼天后凱薩琳與鬼經紀人 Makoto 為了在鬼界不被時代淘汰,得找尋出路,力爭上游的厲鬼們,要如何繼續成名陽間,創造新的都市傳說呢?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陳柏霖(左)與張榕容主演的《鬼才之道》備受期待。(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匈牙利、奧地利 

改編故事《白袍先知:賽麥爾威斯》衝破紀錄榮獲匈牙利票房冠軍


《白袍先知:賽麥爾威斯》(Semmelweis)是去年匈牙利叫好又叫座作品,不僅衝破紀錄成過去五年匈牙利本土票房冠軍,也在洛杉磯匈牙利電影節上榮獲最佳影片及男女主角獎的肯定。

由《海上鋼琴師》攝影師路易斯・寇坦(Lajos KOLTAI)改編醫界先驅賽麥威爾斯的傳奇故事。故事講述一名原本前途無量的外科醫生塞麥爾維斯,他在接生的過程,逐漸發現有許多產婦出現不明原因的高燒,甚至因為「產褥熱」致死。他著急地想找出幕後元兇,但萬萬沒想到兇手不只一人。他要如何揭發真相,甚至不惜與整個醫界為敵,而揪出這群多年來潛伏在城市裡,每間醫院中都有的「看不見」的敵人。

(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白袍先知:賽麥威爾斯》由路易斯・寇坦執導,打破匈牙利電影過去五年的票房紀錄,這次在北影的「焦點城市」單元中放映。(圖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2024台北電影節自6月21日至7月6日,陸續在臺北市中山堂、信義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播映精彩好片,購票詳情請至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InstagramFACEBOOK粉絲專頁

資料提供|台北電影節

電影音效大師杜篤之專訪:以好的聲音,勾勒出好的故事線條

電影音效大師杜篤之專訪:以好的聲音,勾勒出好的故事線條

杜篤之是台灣最富盛名的電影音效大師,開啟台灣電影同步錄音、杜比立體聲錄音與杜比全景聲錄音的時代。2023年,杜篤之憑藉電影《五月雪》,和吳書瑤、陳冠廷兩位新銳共同摘下第60屆金馬獎最佳音效獎,這是他個人的第13座金馬獎,追平了香港電影人張叔平所締造的紀錄,兩人並列金馬影史至今獲獎最多的得主。

位在南港的「聲色盒子」,是杜篤之創造聲音魔法的基地,裡面有足以製作出杜比全景聲音效的錄音室和放映劇院,從環境到設備完全符合全球首屈一指的專業標準。21世紀到現在為止重要的台灣電影如《海角七號》、《艋舺》、《刺客聶隱娘》、《大佛普拉斯》等,都在這裡完成後期音效製作,而杜篤之這三個字,也早已成為華語電影中「音效」的代名詞。

杜篤之憑電影《五月雪》摘下個人第13座金馬獎。(圖片提供:金馬執委會)
杜篤之憑電影《五月雪》摘下個人第13座金馬獎。(圖片提供:金馬執委會)

「我像是交響樂團的樂手,該表現的時候表現,不需要搶走別人風采;我的目的是讓電影好看,不是讓人家覺得聲音搶眼。」人如其名的杜篤之,以一貫篤實敦厚的態度,為從事了將近50年仍樂此不疲的工作下了這樣的註腳。

從後製配音進化到同步錄音、從類比時代跨進數位時代,在音效製作和設計這條路上,杜篤之一直是走在前面的人,前行的同時他也不忘提攜後進,培養出了一群熟悉現場錄音、剪輯和混音後製的專業人才,近年在跨國合製電影的新趨勢之下,杜篤之和子弟兵們的合作觸角也從台灣擴展到國際。甫拿下金馬獎最佳音效、亞洲電影大獎最佳音響獎的《五月雪》,就是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特地遠渡台灣請杜篤之操刀的作品。

杜篤之為馬來西亞電影⟪五月雪⟫刻畫了聽覺級的五一三歷史事件。(圖片提供:匠子映畫)
杜篤之為馬來西亞電影⟪五月雪⟫刻畫了聽覺級的五一三歷史事件。(圖片提供:匠子映畫)

好的聲音 勾勒出好的故事線條

《五月雪》是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的第二部電影,從知名的「普長春班」粵劇戲班興衰,帶出馬來西亞華人最慘烈的一段種族衝突——發生在1969年的「五一三事件」。張吉安花了十年將收攏在歷史中的血淚傷痕挖掘出土,在受難者已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情況下,為他提供證言的倖存者大多數並未到過殺戮現場,而是躲在藏身處「聽」著飄盪在四周的呼救聲。

如果說「聽覺」是五一三歷史最重要的記憶感官,那該如何讓觀眾「聽見」死亡呢?在《五月雪》電影裡,杜篤之用「聲音」帶觀眾走入那個肅殺時代的氛圍之中——民眾倉皇逃逸,躲在戲棚裡的人,無法得知外界的情況,但紛沓的人聲、槍聲、尖叫聲、哭喊聲,彷彿未知的死亡正在步步逼近,短短幾分鐘內,刻畫了一個「聽覺級」的歷史事件,讓「聽見」比看見更恐怖!杜篤之透過層次分明的聲音處理,成功地將聽覺恐懼發揮極致,正是如此深厚的功力,為他一舉奪得多項電影大獎的殊榮。

「音效是為了服務電影。」杜篤之說,音效師的工作,就是要設計挑選最有戲劇感、或是最符合影片情境的聲音,因為聲音會帶領人,一段畫面中,聲音在哪裡,觀眾就會注意那裡,「故事的線條」也因此被勾勒得更清楚。所以杜篤之喜歡聽導演說自己的想法,他會判斷該在哪裡加重故事的拍子,若剪接沒辦法說出好的故事,他也會跟導演討論、判斷是否需要重新剪輯。

這些年,「聲色盒子」接待過許多像張吉安這樣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影人,從大導演到新銳導演,都在這個充滿魔力的空間見證自己的作品誕生。此外,經由文策院「國際合作投資專案計畫(TICP)」牽線,杜篤之和團隊更躍上國際舞台,在外語電影製作中大顯身手。透過這位公認的音效大師,各國影人看到了台灣後期製作的能力,杜篤之也在不同國家的電影語彙中,打開了更多可能。

杜篤之、聲色盒子團隊與智利籍導演Felipe GÁLVEZ合影留念。(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杜篤之、聲色盒子團隊與智利籍導演Felipe GÁLVEZ合影留念。(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高科技接軌國際 台灣後製實力勢不可擋

2023年於金馬影展放映的《血色之路The Settlers》,即是由文策院促成、杜篤之團隊與智利導演菲利培加貝茲(Felipe GÁLVEZ)共同合作的成果。這部闡述20世紀初智利火地島原住民遭受西方征服者壓迫的真實歷史故事,由於拍攝時收音的條件欠佳,故必須在後期重新鋪上環境聲音和動作效果音,除了音效做得真實,有時還隨著圖騰祖靈的劇情進入魔幻寫實,整部片的後製精緻又巧妙。

拜數位科技進步之賜,「聲色盒子」所使用的Source Connect的技術,即使相隔兩地,只要透過杜比認證錄音室,彼此便能以優異的聲音品質同步混音,提供兩地的導演、演員或音效師即時連線,讓聲音製作得以突破地理侷限,開啟國際製作的可能性,完成許多跨國作品。算起來,從2023年到現在,在「聲色盒子」完成的電影,已經有五部分別入選歐洲坎城、威尼斯和柏林三大影展。這是世界上很多規模更大的錄音室也無法企及的成績,其中有杜篤之的咫尺匠心,還有來自1980年代台灣新電影浪潮的涓滴匯聚。

杜篤之認為楊德昌與侯孝賢是影響其最深的兩個人。由左而右依序為:楊德昌、杜篤之、陳博文。(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杜篤之認為楊德昌與侯孝賢是影響其最深的兩個人。由左而右依序為:楊德昌、杜篤之、陳博文。(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楊德昌是影響杜篤之至深的人之一,楊德昌對電影界的付出,不只是作品,更曾在入圍柏林影展後自掏腰包,讓工作人員一同踏上紅毯參展,親身感受從事電影工作的光榮時刻。杜篤之的想法也是如此相似,他認為走過殿堂級紅毯是一種榮耀,會惦記在電影人心中久久,因此,當聲色盒子的作品,陸續獲國際級影展獎項提名時,他便讓同仁們親身到國外接受一線影展的洗禮,不只是打開眼界,更是創造自我要求的使命感,他說:「榮譽感會提升台灣電影的製作環節,感受過榮耀後,每當製作時,要放手還是要拼搏,心底就會有選擇。」

⟪香巴拉⟫入圍2024年柏林影展,杜篤之團隊親臨現場共享榮耀。(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香巴拉》入圍2024年柏林影展,杜篤之團隊親臨現場共享榮耀。(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專業成熟的音效環境 全面建構台灣的聲音

除了國際合作,近年製作的《老狐狸》和《天橋上的魔術師》,不約而同重建80年代台灣的聲音,如消逝的平交道警示聲、柴油火車運轉聲、街頭攤販聲,試圖將老臺北的記憶和情感重新呈現給觀眾。其實,不止這兩部電影如此,幾乎只要劃時代的電影,都是一場聲音的搜集與重建,杜篤之一直致力搜集和整理各種音效資料,直接為台灣聲音的歷史,留下重要的紀錄。

台灣電影早期背景聲很少,只能做出生硬不真實的音效,很長一段時間,杜篤之只要出門就隨時隨地準備錄音,目的是要建立自己的聲音樣本資料,由他開始,為每部電影到處收音產生素材,讓台灣電影場景更立體生動。

隨著半世紀的電影製作,杜篤之逐漸建構了一個龐大的聲音資料庫,不僅包括臺灣本地的聲音,也透過各種國際合作,陸續搜集不同地區的聲音,他將這些聲音進行數位化處理,以便檢索和使用,逐漸為台灣電影界形塑珍貴的聲音記憶資產。

聲色盒子設有Dolby全景聲認證的電影終混棚,打造國際一流水準的後期製作環境。(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聲色盒子設有Dolby全景聲認證的電影終混棚,打造國際一流水準的後期製作環境。(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不僅如此,杜篤之更心念著提升整體後製環境,時時翻新聲效新科技,從錄音、配音到混音,聲色盒子擁有國內最完善的音效設備,近年更打造七米寬四米高螢幕且合乎杜比認證的模擬電影院,作為最終混音的場所,雖然成本高昂,杜篤之卻希望海內外電影夥伴在台灣能享有最好的後期製作環境。

「為華語電影,提供一個專業技術與成熟製作經驗的高品質杜比混音製作場所」是一直以來的心願,杜篤之全面性地佈局提升台灣音像製作條件,也積極將聲音設備捐贈給博物館和文化機構,為聲音建構與傳承貢獻心力。

從心感受 聽覺感官即是無限

對有志投身聲音設計的新一代創作者,杜篤之稱音效是敏感度的訓練,必須從生活記憶開始擴大聽覺的練習,他說:「想把聽覺感官打開,必須先把視覺關掉,閉上眼睛,你的聽覺就是無限,會有另一個世界。 」

動人的聲音設計,或許從頭到尾都來自「心」的感受與熱愛,這也是音效製作的不二心法。杜篤之最看重的特質,即是對電影由衷的細膩觀察,唯有熱愛影像、能敏銳察覺電影情感的人,方能做出動人作品,因為技術的東西可以教,但情感面的關懷,是根本從心散發出來的,這是音效設計的道路能走多遠的關鍵。 

杜篤之看重旗下音效師對電影的情感觀察。(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杜篤之看重旗下音效師對電影的情感觀察。(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從國際名導到年輕新血,從設備技術到世界交流,我們這趟訪問看見杜篤之對台灣電影環境的付出不遺餘力,訪問的最後,好奇地問了杜篤之一個後設且充滿想像性的問題:「如果要幫『杜篤之』這部電影配上聲音,您想怎麼設計呢?」

杜篤之沉吟了一會兒,竟然聯想到美麗的天空,幻化著一片斑斕彩霞,他玩味地反問道:「如果彩霞有聲音,你覺得那是什麼聲音呢⋯⋯?」

循著他的問題,彷彿能看見一整片溫柔的夕陽天光,映出樹梢的喃喃低語、飛鳥的振翅飛鳴、夕浪的滔滔拍岸。和煦的光芒是萬物的知音,就像杜篤之半世紀以來,不輟地映耀電影圈,讓每個存在發出各自美妙的聲音,亦使之生機勃勃。如果瑰麗彩霞有聲,我相信那是杜篤之大師親炙台灣電影圈的溫暖之聲。

 

撰文|詹凱琦
提供|臺北文創

本文由臺北文創名家觀點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