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 BOUCHERON 新時代風格大君

上個世紀,珠寶界超級貴客印度大君的特別訂製,開展了寶詩龍(BOUCHERON)童話般創作想像。2022年「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全新珠寶系列篇章,量身打造一個為表彰自我的新時代風格大君。


1928年初夏,是巴黎珠寶聖地史上值得銘誌的傳奇一日,印度帕蒂亞拉大君(Maharajahs)布品達.辛格(Bhupindar Singh)—黃金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超級VVIP,被攜著眾多鑄鐵保險箱的衛兵簇擁護衛,親臨了芳登廣場26號的寶詩龍(BOUCHERON)精品店。貴客奢華尊貴的作風響徹國際,保險箱裡那華美閃耀的7,571顆鑽石、1,432顆祖母綠和數以千計的紅寶石、珍珠傾囊而出,像是天堂才見得到的寶藏,令負責接待的品牌創始人菲德烈克.寶詩龍之子路易.寶詩龍先生為之驚嘆,大君的訂製需求再明確不過了,所有珍寶絕不保留,要讓世人得以艷羨其恢弘華美氣勢。


開門_BOUCHERON_ 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_New Padma earring取自蓮花之名Padma,在印度是純潔的象徵,此款獨特的耳飾,擴張聖潔之花的摩登象限。


承接了如此龐大、創下紀錄的訂單挑戰,世家傾盡全力,眾所期待下,149件曠世珍品:祖母綠和鑽石項鍊、多股珍珠項鍊、飾以珍稀寶石的腰帶……滿載著耀人光燦問世,「一個填滿了夢想的童話」近百年之後,寶詩龍藝術總監Claire Choisne遙想忍不住驚嘆,如今藉由品牌珍藏的歷史檔案、手繪草稿,仍能感受當時盛景。


從權力展現到自我表達

2022年「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一個為新時代風格大君們量身打造的珠寶系列,「我總是從幻夢開始。」想像始點是詰問,「看到原稿,馬上可以理解這些設計是為了展現印度大君的權力與富裕,而我現在想要提出其它可能性。」她在專訪時揭密幕後歷程。執掌設計逾10年,Claire Choisne享受著創作自由,以品牌精神起頭,又有CEO Hélène Poulit-Duquesne全力賦權,依循一年兩季的主題目標規劃。1月Histoire de Style系列,著重底蘊與工藝,嶄新演繹典藏作品;7月是Carte Blanche系列,前衛創意,重新定義珠寶形式與價值,經緯拉成縱深,自成極富辨識度的創意體系。「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花費最多心思在尋找方向,印度主題存於寶詩龍已久,前幾次,Claire Choisne傾了整座城池之美:尊貴王室藍色調,園林景致,泰姬陵罕有的馬卡拉納大理石……這個世紀,頭銜、地位已飄渺,新一代佩戴哲學只為展現自我,個性為尊。


BOUCHERON_ 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_New Sarpech brooch古典玫瑰切割鑽石飾面,鑲嵌於輕柔的弧線上,將上世紀印度大君頭巾上的白鷺羽飾以當代手筆重新詮釋。


正因如此,除了唯一一套的祖母綠,她毅然決然只納入純粹的白與澄淨透明色。「對話歷史靈感,從其精湛的原創創意再發展,我追求更純粹簡約的設計,依此原則,再選用白色天然水晶、鑽石、珍珠母貝與珍珠,讓整體看來更有立體感。」Claire Choisne闡明。相較於過去外放式的貴重感,收斂於單色層次法則,反而讓個人調性繽紛出彩。


BOUCHERON_ 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_New Churiyans bracelets印度女性婚儀中所配戴的 Churiyan手鐲,重新將之翻新鍛造飾以鑽石、珍珠母貝及珍珠的白金珠寶。


取汲傳統文化 煥新摩登魅力

系列中亦可見Claire Choisne成熟且靈活的設計語彙與其視野的兼容廣闊。取汲傳統文化元素,繼而變幻摩登新貌。祖母綠套組,作為聯結大君故事的敘事珠寶,語法言簡意賅,視覺張力飽滿。主軸是可單獨為胸針配戴,9顆總重約40克拉的哥倫比亞祖母綠構成的裝飾圖紋,對稱結構大器穩重,輝映君主翩翩風采。新版世家改以覆蓋於天然水晶龕罩下的鑽石晶滴作結,再襯上長方型切割祖母綠與鑽石頸鍊,光芒閃爍,光影流動,平添輝彩。同套組的鉑金祖母綠圈形耳環,呼應大君初始另一款原型項鍊,藉由比例調整,造型新解,玩轉出截然不同的穿戴魅力。一朵亭亭蓮花,孕生美好宇宙,尊崇印度神聖而高潔的象徵,Claire Choisne悉心雕鑿鏤刻,輕綻於頸項、耳際和指間。蓮花可轉換式項鍊套組,金工細作絲縷般鑽石花樣蕾絲,織錦成領片飄然懸立,極致纖細線條上揚下抑交縱,綿延繁複華美卻清麗之感。「項鍊精雕出的留白處形成穠纖合度分量比,再佐加上鑽石,賦予了最終成品一種愈加飄逸的輕盈感。」她道出關鍵。Padma耳飾,則讓聖潔之花兀自盛放,白金珍珠花瓣沿著耳際環繞,片片分明格外搶眼。致敬印度經典寶石雕刻工藝,一款參照品牌標誌性Parfum戒指,雕鑿立體成型的晶瑩蓮花,出水玉立,玉潔生姿。


BOUCHERON_ 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_New Maharani necklaceNew Maharani項鍊精雕如蕾絲般精細,亦是向蓮花圖紋致意,展現尊貴的皇族文化。


多元而開放 穿戴風格自由

以印度文化中的禮儀、日常配飾為啟發,格局縮小,視野放大,形式多元且開放。橫越時空,美學工藝相互映照,轉化新的審美品味。印度長項鍊為謬思,Nacre項鍊鑲飾了5,178顆日本珍珠的流瀑,匯湧鑽鑲瓜果形切割水晶珠,壯麗傾洩而下,碩大的還有其七重配戴模組,長版或短版項鍊,可別於男士西服前襟的胸針,抑或拆分兩條珍珠手鍊,千變萬化各有巧妙。經典頭巾飾品如今髮飾與胸針兩相宜,名為Sarpech的飾品將大君引以為傲的白鷺羽飾,迴旋當代流線曲度。女性婚儀中所配戴的Churiyan手鐲,寄寓信守保護,世家New Churiyans手鐲,應用各色寶石,飾以鑽石、珍珠母貝及珍珠,層層疊加的色調與質感,幸福加倍滿溢。


穿越時空,囿限解放,當代大君男女無別,「做出最美的珠寶可以超越性別,恣意表彰自我。」Claire Choisne如是說,最極致的訂製是自由。


BOUCHERON_ 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_New Padma Diamants and Cristal rings and New Maharani Cristal ringNew Maharani Cristal可轉換式戒指,亦具有多重配戴方式。


匯集許多法國百年珠寶品牌的芳登廣場有「巴黎珠寶盒」的美譽,在這個男性主導將近兩世紀的巴黎頂級珠寶世界,寶詩龍現任CEO Hélène Poulit-Duquesne成為這個廣場上唯一的女性掌舵者。擁有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ESSEC的漂亮學歷,LVMH、Richemont等奢侈品集團的豐富經歷,她與藝術總監Claire Choisne的合作,為寶詩龍這個百年品牌帶來嶄新氣象。我們和這位魄力與魅力兼具、目標明確又精準的女性CEO進行訪談,洞悉寶詩龍的現在與未來。


自從您接掌寶詩龍之後,我們觀察到許多契機與新的發展方向,還有技術、藝術與人文多方面的革新,您對目前的成就感到滿意嗎?

Hélène 非常滿意,我覺得非常有趣,而且我們有很多發揮創意的自由。我覺得我的任務不只是掌管寶詩龍,而是在芳登廣場吹起一股清新的風。珠寶界是傳統的,我不反對傳統,但希望能在這個一成不變又沉睡的產業帶來一些革新。寶詩龍的創辦人菲德烈克.寶詩龍先生在1867年時,曾經因為他的創新而獲得巴黎世界博覽會的獎項,所以我們現在是延續寶詩龍的精神。像藝術總監Claire有新的構思時,我們必須跨界到其他領域以尋求技術上的解決方案,這可以讓我們的產業精進。


BOUCHERON_ Histoire de Style, New Maharajahs_New Maharajah necklace (2)New Maharajah神聖祖母綠為此系列裡唯一一套顯露繽紛色彩的珠寶套組,9顆總重約40克拉的哥倫比亞祖母綠,構成項鍊中央的裝飾圖樣,亦可轉化為胸針配戴。



您將網路銷售引進寶詩龍,但頂級珠寶與實體銷售和客戶體驗有著密切的關係,您如何看待這兩個對立面?

Hélène 在網路銷售發展蓬勃的今日,的確珠寶的網路銷售無法和時尚或美妝品牌相比,但是我仍然看好珠寶網路銷售的未來,因為消費者可以突破限制,半夜在網路上購買。而線下的實體店則成為更重要的品牌體驗空間,讓消費者進入店面時能有更多感受。未來的奢侈品牌將不再需要這麼多分店來做銷售工作,實體店面將有更重要的品牌體驗任務,這是我覺得兩者可以相輔相成的地方。


您如何在您的角色與藝術總監Claire Choisne之間找到平衡?妳們如何處理設計與行銷的觀點差異?又如何建立溝通的橋樑?

Hélène 我的運氣很好,我和Claire很合得來。而我可以帶給Claire的,是我全面的支持,讓她可以自由發揮創意,並且找到信心。就像美國作家西蒙斯涅克(Simon Sinek)在TED的演講中所提出的,一個領導者或管理者要幫團隊建立一個安全的場域,整個團隊才可以安心地發展。許多創作者都是很敏感的,他們需要這樣的環境才能發揮創意。所以如果Claire受到攻擊或批評,我一定會站在她這邊支持她。


就像我剛到寶詩龍時,Claire設計了一件黃金斗篷,當時行銷部門不打算製作這件作品,覺得不會有人將黃金斗篷穿在身上。但我支持Claire,這個黃金斗篷就算無法售出也要執行製作,可以收藏在寶詩龍的典藏。對Claire來說,當時她應該覺得這位新來的CEO是一位可以接受創新和捍衛創意的人,是可以支持她自由創作的經營者。事實上這個黃金斗篷是一件難度極高的作品,在製作技術上是一個很高的挑戰,只有寶詩龍有這個能力製作。


BOUCHERON New Maharajah necklace, emeralds, diamonds, rock crystal, platinum and white gold (3) 拷貝 2New Maharajah神聖祖母綠為此系列裡唯一一套顯露繽紛色彩的珠寶套組,9顆總重約40克拉的哥倫比亞祖母綠,構成項鍊中央的裝飾圖樣,亦可轉化為胸針配戴。



寶詩龍非常重視顧客的體驗和感受,也致力建立永續的互動關係,這幾年您從顧客身上學習到什麼?又如何與顧客建立共鳴?

Hélène 我們在各地都有專業的團隊跟我回報當地市場的趨勢與需求,我會聆聽這些回饋與客戶的需求,並即時調整我們的策略和發布新的珠寶系列。我希望有新的作品能滿足不同的客層,所以在規劃新產品時,會要求團隊有一部分的產品要滿足不同的客群。因為不同地區的客人會有不同的喜好,比如波西米亞蛇(Serpent Bohème)系列的珠寶在中東很受歡迎,但同一系列較細小的尺寸卻因為精緻可愛,在日本也很受歡迎。所以我們有這些訊息,可以確保提出新品以滿足不同的市場,比如說我們知道台灣是一個頂級珠寶蓬勃的市場,所以每年都會提供台灣市場頂級的單品和動物圖案的設計。


New Maharajahs系列在巴黎展出的時候,巴黎人的反應如何?

Hélène 反應非常地好,媒體與客人們都很喜歡。有趣的是Claire因為是藝術總監,所以她總是很緊張新品推出時的反應,但推出後反應非常好,她才鬆了口氣跟我說:「妳說得沒錯。」(笑)這次能獲得成功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印度大君當年委託寶詩龍的故事本身就很迷人,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故事;再來是Claire的設計總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將印度元素融入又同時具有現代感。


您如何看待寶詩龍的未來?

Hélène 我想寶詩龍有一個大好的未來等著我們,因為開雲集團信任我們,相信我的觀點,集團同意我們的策略並投資我們,所以我們今天有一切準備起飛的條件。


對於想從事珠寶設計的台灣年輕人,您有什麼建議?

Hélène 巴黎的高級珠寶學院或羅浮學院(Louvre.Academy)都是很好的入門選擇,寶詩龍有贊助並且和這些學校密切合作。學校有分為製作部和繪畫部,像Claire曾經是製作部的學生,所以她很清楚珠寶的製作工法。寶詩龍也有珠寶創意獎讓學生們參加,得獎的前3名會在芳登廣場的總店頒獎。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