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2021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台灣電影《陽光普照》進入15強候選名單

《陽光普照》看見光明下陰影的溫暖救贖!鍾孟宏刻劃細膩又澎湃的家庭故事

2021/2/10更新

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進入2021第93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15強候選名單 

曾獲第56屆金馬獎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和剪輯五個獎項以及觀眾票選獎的《陽光普照》,1月底進入角逐第93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的候選名單中,經首輪投票後,今奧斯卡公布初選名單,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名列15強候選名單!而正式入圍名單將於3月15日公布。

《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我們可以感受到光明,但真正的陰暗,才是你我忽略的瘡疤。」


2019/10/16原文

陽光普照,將世界公平地切割成白天與黑夜,但溫暖柔情的太陽,又炙熱得令人難以擁抱,人們往往躲在陰影下各自傷悲。

 

睽違三年,金獎導演鍾孟宏推出第五部作品《陽光普照》,集結影壇新星巫建和、劉冠廷、許光漢,和柯淑勤、尹馨、温貞菱、陳以文等實力派演員,搭配林生祥操刀的法國號配樂;講述一個平凡家庭,因為小兒子犯錯入獄,引爆整個家庭的分崩離析。集導演、編劇、攝影於一身的鍾孟宏,以唯美卻生猛有力的鏡頭,凝視著小人物的暴力、犯罪與頹敗,獨有的黑色幽默,在一陣爆笑之後,留下的盡是社會的無情與不幸。《陽光普照》保有過往鍾孟宏流的魅力,但多了溫情元素,用150分鐘刻劃家的模樣,在人物互動中直指人心的複雜面貌;他認為人們永遠無法看穿彼此的內心,即使親如父母,也沒辦法全然了解孩子。預告中,角色全無對白,僅靠畫面與音樂說話,一幕温貞菱緩緩牽起許光漢的手,連鍾孟宏在剪接時都驚覺,原來自己過去從來沒有拍攝過男女牽手的畫面。

 

鍾孟宏透露,電影其實在三年前《一路順風》上映時就想拍,但是劇本還沒有成形,只是慢慢開始找一些演員。後來,有一次他去找葉如芬,提到有兩個正在構思的劇本想講給他聽。鍾孟宏回憶,在描述第一個劇本,他感到有一點感傷,接著他再講另外一個劇本,葉如芬聽完以後告訴他:我覺得你要拍前面這一個,就是現在的《陽光普照》。演鍾孟宏坦言電影故事概念是從自己的經歷和偶然聽到的真實故事慢慢堆疊而成,他感性表示:「我自己有兩個小孩,如果沒有跟他們一起成長的經驗,我也寫不出這個故事。」,不可關於故事來源他忘了,「但是我很記得當初我跟葉如芬講這個故事、一點點故事,光我自己講就會感動。」。

 

 

追陽光也被颱風追著跑

戲裡飾演夫妻的陳以文、柯淑勤,兩人若即若離精湛演出,讓導演笑言:「這兩個人好像從上輩子就開始恨對方一樣。」;劇本裡深沉的情感讓飾演一家之母的柯淑勤花了整整4天才讀完,大嘆:「我沒辦法一次看完,因為太難過了。」。但如同片名,劇中少不了「陽光普照」畫面,像是一段夫妻倆爬山的戲,劇組花了三小時爬9公里山路攻頂風櫃嘴,回憶起這場戲,陳以文表示當時他們一路上走走停停 ,導演覺得哪裡很棒、哪裡就變成拍攝現場,不過要成就美好畫面幕後可是大不易,劇組人員不但要扛著將近30公斤的器材拍攝,收工時大批人馬摸黑下山還遇到野放牛群,相當驚險。

柯淑勤在電影《陽光普照》飾演媽媽琴姊,精湛演技將角逐本屆金馬影后
 


當然,《陽光普照》劇組追著跑的不只有陽光,開場那場狂風暴雨中,飾演菜頭的劉冠廷跟巫建和兩人騎車去尋仇,關於這段戲,劉冠廷笑說:「應該一輩子都會記得,107年的8月1號。」。在電影正式開拍前一、兩個月碰上了颱風,當天正好是電影輔導金評審會議,鍾孟宏導演坦言要拍片得先離開,評審委員訝異表示:「導演你發神經啊?你不知道今天是颱風登陸嗎?」鍾導淡定回答:「就是颱風天才要拍!」而巫建和與劉冠廷便冒著風雨騎車拍戲,在狂風暴雨下要邊跟車邊演戲大大增加拍攝難度,而劉冠廷、巫建和更是整整騎了6、7小時之久,劉冠廷私下透露:「那場戲是菜頭要去幫阿和出氣,兩個人情緒都很重,我們騎到一半,突然有個機車想違規硬闖,害我們差點跟丟鏡頭。」;當下劉冠廷一邊閃過那輛車,一邊怒瞪那名機車騎士,結果拍完後巫建和說:「哇,你剛剛好兇喔!」。

《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我們可以感受到光明,但真正的陰暗,才是你我忽略的瘡疤。」
 


劉冠廷則苦笑回答:「沒辦法,我那時在演菜頭啊。」入木三分的精湛演技也讓他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雖然拍片過程辛苦漫長,但也因此拍出了阿和與菜頭在風雨中顯得渺小無助的樣貌,為電影故事埋下伏筆,鍾孟宏導演笑說:「電影拍攝過程都是痛苦難過的,但拍得好的話就會覺得什麼都值得了。」。

 

 

我們都曾受過傷 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

至於片中精彩詮釋家中不定時炸彈小兒子,並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巫建和透露,自己與父親相處也曾遇上難題,他小時候愛玩常常往外跑,父親也不常在家,直到巫建和在外住了一、兩年後,對父親說:「其實我不是個太好的兒子,你也不是太好的老爸,但我們可以一起互相學習。」才打開彼此的心房。而自從演出《陽光普照》後,巫建和對「家庭」更加重視,笑言:「這就是《陽光普照》故事最厲害的地方,它很自然地讓角色回到最純粹的狀態。」。

《陽光普照》巫建和飾演小兒子阿和
 


許光漢的角色也讓所有觀眾為之震撼,他在片中一場獨白戲中的動畫故事,化用自作家袁哲生《寂寞的遊戲》,許光漢表示:「我想像那場獨白戲是用一種自我沉浸的方式去講,但鍾導在拍攝現場跟我說,其實這故事是阿豪在對他的家人琴姊、阿文、弟弟阿和以及小貞的一個告白。」而整個拍攝期間他都把這則故事放在心裡。温貞菱則透露拍攝時他們都想演到最好,兩人壓力極大,非常緊張,拍完後許光漢對她說:「我很抱歉,沒有幫到妳什麼忙。」讓温貞菱非常暖心,她說:「這個人真的太善良了!」而温貞菱雖戲分不多,卻以讓人揪心的精湛演出一舉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在片中她也有一場與柯淑勤合演的獨白戲,她透露在拍攝前連續四、五天都睡不著,她坦言:「自己在家練獨白戲的台詞時,都會講到很難過。」而柯淑勤則稱讚温貞菱:「她很靈活也很聰明,所以那場戲我只有眼眶微微泛淚,全丟給她演。」

《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我們可以感受到光明,但真正的陰暗,才是你我忽略的瘡疤。」
 


《陽光普照》將一個家庭的故事,回歸到對家人之間最單純的愛,但片中的一家人因外界的批評而拉開了彼此的距離,就像現實中許多家庭親子間也因此而產生代溝,讓觀眾很有共鳴。有人說這次的鍾孟宏變了,但就如陰影成因於陽光的普照,他的溫情一直都在,儘管比人冷峻,卻又能給角色與觀眾最犀利且精準的救贖。

 

 

劇情描述平凡的一家人阿文(陳以文飾)和琴姐(柯淑勤飾)育有兩個兒子,叛逆的小兒子阿和(巫建和飾)與好友菜頭(劉冠廷飾)砍傷人進了少年輔育院,但阿和的女友小玉(吳岱凌飾)卻帶著身孕來家裡。琴姐不顧阿文反對,將小玉留下來照顧。此時,被砍傷者家屬也來找阿文求取鉅額賠償,阿文受不了總是帶來麻煩的小兒子,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資優生大兒子阿豪(許光漢飾)身上,卻不知道溫暖善良的阿豪心中,也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文字:張以潔、Ian Liu

via 甲上娛樂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霍爾的移動城堡》重返大銀幕!宮﨑駿經典之作,獨家電影紀念票卡同步登場

《霍爾的移動城堡》重返大銀幕!宮﨑駿經典之作,獨家電影紀念票卡同步登場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所執導的經典鉅作《霍爾的移動城堡》今(2024)年屆滿20週年,台灣獨家發行片商甲上娛樂宣布定檔於8月22日在台上映。另外,片商也與Pinkoi合作推出《霍爾的移動城堡》全球獨家雙人電影套票。

《霍爾的移動城堡》上映20週年

《霍爾的移動城堡》電影描述18歲少女蘇菲在父親遺留下來的帽子店工作,有天平淡的生活出現改變,不僅在街上遇到帶著她飛上天的神祕魔法師霍爾,還遭荒野女巫下咒,瞬間變成90歲的老婆婆。變老的蘇菲迫於無奈遠走他鄉,卻誤打誤撞住進霍爾的移動城堡,與霍爾相處的過程中漸漸尋回自我的價值,勇敢活出生命的意義。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經典不敗鉅作《霍爾的移動城堡》即將重返大銀幕。(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經典不敗鉅作《霍爾的移動城堡》即將重返大銀幕。(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木村拓哉配音靈魂人物霍爾

其中,有著百變美男造型、迷人嗓音和強大魔法的霍爾,由木村拓哉配音加持,透過18歲少女蘇菲一夕之間變90歲老婆婆的奇幻冒險情節,傳遞著勇敢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並珍惜眼前幸福的真締。電影在日本上映時狂賣196億日圓,全球席捲近80億台幣驚人票房,僅次於《神隱少女》成為全世界最賣座的吉卜力電影亞軍,並榮獲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長片提名,國際知名影評網站「爛番茄」觀眾滿意度高達93%,20年來口碑居高不下,不少觀眾直呼每一次觀賞都會從中獲得新的感受、解讀與感動、治癒。

有著百變美男造型、迷人嗓音和強大魔法的霍爾,由木村拓哉配音加持。(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有著百變美男造型、迷人嗓音和強大魔法的霍爾,由木村拓哉配音加持。(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與《蒼鷺與少年》暗藏巧妙連結

事實上,身為宮﨑駿粉絲的木村拓哉,當年毛遂自薦,表示兩個女兒非常喜愛吉卜力動畫,家裡的《龍貓》DVD已反覆看到刮傷、需要再買一張的程度。宮﨑駿和鈴木敏夫得知木村拓哉非常擅長表現男人的不拘小節,與霍爾的人設不謀而合,因而雀屏中選。正式配音時,木村開口第一句就讓宮﨑駿心服口服地說「就是這樣」,更令人驚豔的是,木村竟然不需要劇本,因為他已經將全部台詞都背下來了,展現身為演員的專業氣場。

有趣的是,後來《蒼鷺與少年》在挑選配音人選時,第一個定下的人選就是木村拓哉;而經吉卜力工作室製作總監鈴木敏夫證實,魔法師霍爾與這《蒼鷺與少年》男主角真人的父親勝一兩個角色其實是同一人,這項人物設定彩蛋也令不少吉卜力迷津津樂道。

《霍爾的移動城堡》片中靈魂人物霍爾由木村拓哉擔綱配音。(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片中靈魂人物霍爾由木村拓哉擔綱配音。(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 Pinkoi雙人電影套票

另外,為慶祝《霍爾的移動城堡》上映20週年,片商和Pinkoi合作推出全球獨家雙人電影套票,只要購買電影票就贈「限量復古書卡2張」「限量透明書籤3張」,紀念票卡場景特別精選女主角蘇菲與霍爾的心動時刻經典畫面,8月5日前購買復古書卡款再加贈早鳥禮,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霍爾的移動城堡》復古書卡收藏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復古書卡收藏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透明書籤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透明書籤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資料提供|甲上娛樂
文字整理|Adela Cheng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台劇為何要搶攻短影音市場?專訪《都市懼集》監製與製作人,解析片長10分鐘內的敘事策略

台劇為何要搶攻短影音市場?專訪《都市懼集》監製與製作人,解析片長10分鐘內的敘事策略

集結許瑋甯、林柏宏、邵雨薇、傅孟柏等78位卡司的《都市懼集》,瞄準現今觀影時間零碎的趨勢,每集僅3~10分鐘,呈現34則「沒有鬼的恐怖故事」。為什麼台劇要跨足短影音市場?又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架構出完整的戲劇?

2022年的69日到728日,為期47天的拍攝,是《都市懼集》團隊永遠忘不了的時間,因為誰都沒拍過這樣的一部戲。「一輩子都忘不了,幾乎每天都在殺青,殺青都要送演員花,我買到花店老闆都在問:到底在拍什麼?怎麼每天都殺青?」製作人賴楀婷講起兩年前的事情仍歷歷在目。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每集至多兩天就要殺青,現場拍攝節奏緊湊。(圖片提供:CATCHPLAY+)

實際了解《都市懼集》的內容,就知道每天殺青也不奇怪。全劇共34集,動用3位導演、78位演員,但每集僅有310分鐘,是台劇首度嘗試短影音劇集。故事發想得回溯至2020年,本身是重度恐怖片愛好者的賴楀婷,一直想拍一部「沒人做過」的恐怖片。同時她觀察到,國外已出現不少短篇劇集,例如南非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Neill Blomkamp)創立的製片公司「燕麥工作室」(Oats Studios),專拍實驗性科幻短片,每部都在30分鐘以下,最短甚至只有5分鐘;日本早期就有《雞皮疙瘩》、《世界奇妙物語》,近年在串流上的《韓國都市怪談》、《愛xx機器人》等等也都造成迴響。

(圖片提供:CATCHPLAY+)
許瑋甯演出「計程車招呼站」,描述上班族在搭計程車的過程中發生意料外的事。(圖片提供:CATCHPLAY+)

「現在人的觀影習慣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賴楀婷說,現今人們的生活時間破碎,很多時候沒辦法專注地好好看完一部長片。既然如此,她決定要做實驗性的嘗試,藉由時間極短的劇集,讓大眾不管是在捷運上,或是在家裡做家事做到一半,都可以來欣賞。原本規劃一集1015分鐘,但她認為既然現在觀眾已經很難沉浸下來看片,不如更快狠準地濃縮在310分鐘,試圖更貼近大眾生活與觀影步調。

(圖片提供:CATCHPLAY+)
黃河飾演的主廚和扮演美食評論家的唐綺陽,在劇中有精彩對手戲。(圖片提供:CATCHPLAY+)

角色一出場必須立刻有效

《都市懼集》劇本開發一年半,定調「沒有鬼的恐怖故事」,「我覺得人比鬼可怕。」身為北漂族的賴楀婷,獨自在外鄉打拚時遭遇不少可怕經歷,再加上影視產業的工作時間較特殊,常常在凌晨或半夜搭計程車、叫外送,自己或周遭朋友都撞見不少不可思議的人事物。她透露發想階段多達100多個故事,之後針對大學生、上班族、親子3大族群做問卷盲測,最後收斂至34集,並分為夜生活、辦公大樓、住宅大樓、大眾運輸、住宿、商圈6大主題。

(圖片提供:CATCHPLAY+)
邵雨薇在劇中透過Google地圖,發現多年來身邊一直有個跟蹤狂。(圖片提供:CATCHPLAY+)

「我們發現年齡、性別不同,就會有不同的恐懼點。」她舉例,許瑋甯主演的「計程車招呼站」,女性普遍有感,男生則否,猜想男性對計程車司機較不恐懼,畢竟若真發生危險也較能自行解決;傅孟柏、初孟軒、黃冠智主演的「新主管」講述荒謬的社畜處境,男性的評分就高於女性。

(圖片提供:CATCHPLAY+)
傅孟柏演出「新主管」,操勞不堪的房仲和新主管有著微妙互動。(圖片提供:CATCHPLAY+)

通常影集一集落在40~90分鐘,電影則是120分鐘,實在好奇要怎麼在3~10分鐘內完成敘事?監製蔡宗翰以文學上的極短篇比喻,「要想辦法在很快速的時間內,創造翻轉的戲劇效果,並呈現隱藏在角色之間的矛盾或衝突。」不過這其實也是長篇戲劇該做的事,因此在戲劇核心不變的情況下,短篇要做的就是更快狠準。

他認為「角色一出場必須立刻有效」,長篇可以鋪陳角色的過往、不同面向,由此建立起角色形象;短篇沒有這麼多篇幅,必須一出場就能讓觀眾明瞭角色人設,不用到非常完整,但至少要能大概掌握。

(圖片提供:CATCHPLAY+)
李沐在劇中不堪鄰居噪音騷擾。(圖片提供:CATCHPLAY+)

由章廣辰、謝麗金主演的「客房清潔」,飾演旅館清潔員工的謝麗金,在床底下發現章廣辰女友的屍體。章廣辰有點痞痞的角色扮相,和滄桑老實的謝麗金形成對比,再加上兩人的世代差距,隨即能知曉這兩個角色的形象和衝突。

最後謝麗金得知真相後崩潰又抓狂的舉動,不難猜想她過往有些不好的遭遇,或是被欺負過,才會有這麼大的反轉。蔡宗翰說,若是在長篇戲劇,會先交代謝麗金的家庭、和老公的相處等等,但短篇都省略了。

選角也是讓角色快速有效的關鍵,蔡宗翰說,「在時間沒那麼多的情況下,運用大家對演員的公眾形象,快速建立角色,再利用這個形象在劇裡做一些反轉。」林柏宏主演的「完美夜景」僅3分鐘,原型為許多人會為了拍一張網美照,做出危險行為,但如果只演一個人到懸崖拍照最後墜落,就只是新聞事件而不是戲劇。賴楀婷說,後來在拍網美照的行徑中,加入了「如果有一個帥哥想幫你拍照,你會不會拒絕?」的橋段,而這個帥哥卻人不可貌相,有著極其扭曲的心理。

(圖片提供:CATCHPLAY+)
林柏宏在劇中幫網美拍照,卻有著不為人知的扭曲內心。(圖片提供:CATCHPLAY+)

選角特意找來看起來可愛無害的林柏宏,「那個反差才會出來。」除了在選角善用演員公眾形象,蔡宗翰也希望帶給觀眾新鮮感,例如許瑋甯和劇場演員竺定誼的組合,就是從來沒看過;此外也加入新人演員、YouTuber等新面孔。賴楀婷笑說,YouTuber喬瑟夫非常想跨足戲劇,殺青後還追問:「只有一天嗎?可不可以去其他集客串?」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選角希望帶給觀眾新鮮感,加入了博恩等YouTuber演出,也透過他們鮮明的形象營造戲劇效果。(圖片提供:CATCHPLAY+)

兩天內一定要殺青的極限拍攝

現場拍攝又是另一個挑戰,《都市懼集》總成本大約是一般規格戲劇的兩倍。賴楀婷解釋,光是美術組就分為4組,由一位美術指導統籌,一組專門負責道具、兩組陳設,另外一組留守現場應變。

通常拍長篇戲劇,租一個主場景可以拍78頁的劇本量,但這次幾乎是「一天一場景」,甚至花好幾天架設的場景一天拍完後就立刻撤掉,「只能說CP值很低(笑)。」她說拍攝現場壓力非常大,因為每集12天內一定要殺青,進度完全不容許落後,就算現場出問題,也要想辦法克服和解決。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的美術共有4組人馬,在道具與陳設上都十分講究。(圖片提供:CATCHPLAY+)

最直接的難題就是天氣,賴楀婷說,在拍攝「觀光巴士」篇章時,巴士的車頂是打開的,拍攝當天的天氣預報顯示下午3點後會下雨,果不其然快到3點時就看到一片烏雲慢慢接近。他們趕緊請場景經理先往烏雲的方向查看,結果真的已經下雨,於是一邊看著道路監視器,一邊請巴士司機追著還沒下雨的地方開去。還有一場戲的場景在商圈,拍攝途中突然下雨,只好換位置拍,但因為要連戲,就得想辦法「看不出來有換場景」。

 BIZ NUMBER 

3~10 分鐘
現在人們的觀影時間有限且零碎,《都市懼集》每集僅3~10分鐘,可以在通勤等時間輕易觀賞

47天
《都市懼集》全劇34集花費47天拍攝,每集拍攝1~2天,幾乎一天一場景,進度完全不能落後。

2倍
《都市懼集》在演員、美術等人員動用較多,整體成本約是一般規格影集的2倍。

逐漸興起的短影音戲劇

現今戲劇的播映方式,不外乎一週一集、週一到週五連續播,或者在串流平台一次上架。但《都市懼集》在CATCHPLAY+平台上,將是一天一集,不管平日或假日,每天連續上架新集數,亦為播映節奏的新嘗試。其實國外早已出現各種新型態劇集,賴楀婷提到中國的「豎屏劇」已行之有年,歐美國家則在瘋名為「ReelShort」的串流平台,兩者都是符合手機的直立畫面,一集約落在1分半、2分鐘,內容以八點檔狗血劇情為多。

(圖片提供:CATCHPLAY+)
「新主管」的原型為過勞死,以戲劇化的方式,表達員工為達成業績到了近乎瘋癲的地步。(圖片提供:CATCHPLAY+)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ReelShort並不打算和主流串流平台競爭,鎖定的是一群完全不同的客群,是在等公車、上廁所等「途中」的觀影群眾;數據公司Sensor Tower更指出,今年1月,ReelShort在Apple應用商店的下載量已達100萬次、收入500萬美元,在Google Play則有300萬次下載量、300萬美元收入。

隨著數位工具與內容的普及,Facebook、Instagram、TikTok、Threads⋯⋯,各種平台有著各式各樣的影音內容,影視產業的競爭對手一再擴大;不少串流平台亦有「倍速觀看」功能,讓觀眾以1.5、2倍速「快轉」看戲。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將於7月12日在CATCHPLAY+獨家上架,呈現日常生活中「沒有鬼的恐怖故事」。(圖片提供:CATCHPLAY+)

面對這個注意力分散與短暫的時代,蔡宗翰認為觀眾本就有觀看的自由,「大家想怎麼看就怎麼看,也沒有什麼叫作『這樣看比較好』或『這樣看比較差』,不看也是一種選擇。」他說,戲劇終究要回歸到角色之間的衝突能否成立,時間再短的戲劇都需要此條件,如此也才會有別於ReelsTikTok等單純展現某個東西的短影音。說到底,時間長短終究是形式,觀眾觀看的仍是內容,能否打動人心還是買單的關鍵。

 BIZ IDEA 

快速建立角色形象再反轉
短篇沒有時間交代角色背景,可藉由選擇公眾形象和角色氣質相近的演員,再翻轉這個形象來營造效果。

短篇劇集串流正夯
《韓國都市怪談》每集10分鐘內、《愛x死x機器人》每集約10幾分鐘,都在串流上造成熱度。

手機直立畫面觀影
中國已出現豎屏劇、歐美則有「ReelShort」,都是符合手機尺寸的直立畫面,每集約在2分鐘內。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CATCHPLAY+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4/7月號《運動的設計進行式》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