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返校》用驚悚回眸白色恐怖!導演徐漢強親揭電影製作秘辛與長頸鹿彩蛋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在驚悚校園走廊揭開謎團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在驚悚校園走廊揭開謎團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讓導演徐漢強有重回惡夢的感覺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讓導演徐漢強有重回惡夢的感覺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和曾敬驊飾演魏仲廷在驚悚校園一步步打開回憶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和曾敬驊飾演魏仲廷在驚悚校園一步步打開回憶

電影《返校》劇照王淨與曾敬驊擔任主角備受矚目

電影《返校》劇照王淨與曾敬驊擔任主角備受矚目

《返校》王淨、傅孟柏談禁忌師生戀

《返校》王淨、傅孟柏談禁忌師生戀

電影《返校》完整呈現民國五零年代校園氛圍

電影《返校》完整呈現民國五零年代校園氛圍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徐漢強為了將遊戲拍成電影,耗盡精力、腦力,終於完成作品。

徐漢強為了將遊戲拍成電影,耗盡精力、腦力,終於完成作品。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防空洞區教官牆面」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防空洞區教官牆面」

《返校》斥資百萬搭建翠華中學體驗館

《返校》斥資百萬搭建翠華中學體驗館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導演徐漢強搶先體驗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導演徐漢強搶先體驗

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從遊戲到電影,《返校》真的越玩越大。 

 

2017年1月,由赤燭遊戲推出的《返校》在銷售平台Steam問世,這款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校園驚悚冒險遊戲,至今在全球熱銷超過50萬套,甚至奪得有獨立遊戲界奧斯卡獎之稱的IndieCade「2017卓越體驗獎」。

 

 

如同遊戲角色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將在未來引起巨大變革,當時在電腦前面守著《返校》上架、並在當天立刻達成破關的徐漢強,也不知道自己將成為台灣首部國產遊戲改編電影的導演。

 

 

「我的遊戲齡從5歲開始,在任天堂紅白機出來以前我就在玩了。」徐漢強愛玩遊戲,從他的作品就知道,獲得金鐘獎的《請登入.線實》、入圍日舞影展的VR作品《全能元神宮改造王》等,無一不見遊戲元素與虛實交錯的敘事。除了導演,他還有另一個身分:機造影片團隊AFK PL@YERS裡的「戰鎖鎖不住」,和兩位大學好友以《魔獸世界》為基底,製作多部諷刺現實的惡搞短片。

 

 

轉化並提煉出原著的價值 

「以前常常抱怨,遊戲改編電影怎麼這麼難看,自己做才知道,嗯,原來是這樣啊。」徐漢強說,遊戲的重點是讓玩家有黏著度,劇情的功能如同獎勵,是促進玩家繼續玩的動力,「即便《返校》的劇情這麼棒,玩家在做的事情就是解謎,我要離開學校,但打不開門,到處找線索後終於解鎖,過了門之後它會秀一段劇情,讓我想要繼續破關。」但電影卻不是這麼回事,觀眾是被動觀看故事,必須認同角色、跟著角色成長,並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在劇情中。

 

 

光是搞定劇本,就花了整整一年,並跟赤燭再三確認、進行大量白紙測試,徐漢強還回頭玩了4次遊戲。「改編的意義在於,改編者在原著看到了什麼價值,透過不同媒介表現出來,甚至跟原著無關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立。」為了讓劇情更為集中,電影刪減了遊戲中宗教與解謎的元素,加重學校讀書會成員的設定,並將故事軸線打散,虛實交錯的鋪陳,讓真相隨著電影演進一片片拼回來。

 

徐漢強的玩心,在於遊戲,也在於電影。「拍片一定都會想玩一些沒玩過的東西,要規規矩矩拍,不論是自己還是工作人員都會很膩。」攝影師找來曾獲台北電影節最佳攝影獎的周宜賢,「他是個很感性的人,會透過攝影機當作他的眼睛,去同情這些角色。」方芮欣在全片唯一情緒爆發的戲,一顆一鏡到底的長鏡頭,不斷環繞著她,複雜的運鏡與表演,造就了電影中的最高潮。

 

 

熟悉赤燭的玩家一定知道,遊戲中總是暗藏各式各樣的彩蛋,引起玩家抽絲剝繭。他索性也在電影中埋下彩蛋,全片出現的數字從學號到車牌都有意義。但說到埋梗,徐漢強也不是省油的燈,看過AFK影片的都知道,片中一定會放入大量的長頸鹿;但《返校》是部沉重的片子,還要符合戒嚴時代背景,難度可說是超高。

 

必放的個人長頸鹿彩蛋 

拍攝時放了10隻左右,但電影只留下3.5隻,像是方芮欣與張老師約會看的電影《兩相好》中,片中男女主角約會時的背景,則有長頸鹿出現,可說是《返校》中最明顯的長頸鹿彩蛋,那其他呢?在張老師家中桌上有一隻。而魏仲庭回到昔日校園,後面也有長頸鹿的塗鴉。而那0.5半隻則存在於方芮欣家中,是鄭和下西洋主題的古畫。

 

問道有哪些最後被割捨,他忍不住笑說:「最可惜的是有一個軍官的名字叫齊林路,就是台語的麒麟鹿,哈哈。服裝組還再三確認,你真的要叫齊林路嗎?我說Why not?沒拍到其實蠻阿砸(鬱悶)的。」。

 

除了必出現的長頸鹿外,電影中許多符碼也是別有設計,有種讓影迷找尋自解謎底破關的概念,像方芮欣遊戲裡的學號是5350126,到了電影則變成493856,則代表「台灣戒嚴起始年1949年」及「戒嚴時間共38年56天」組合出來的數字。而魏仲庭的學號501014,指的則是「光明報事件」,光明報是鼓吹推翻造成二二八事件政權的地下刊物,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因此案而被判入獄,被槍決的日子正是1950年10月14日。

 

回望時代與自己的過去 

一路拍喜劇、還無俚頭置入長頸鹿,徐漢強的第一部長片卻轉了個大彎直闖沉重議題,「很辛苦啊,因為不能搞笑。」但他的喜劇,其實早隱含了陰暗面,「我一直對諷刺喜劇很有興趣,很大的重點是社會觀察,但用誇張、惡搞的方式表現出來。」他提到了知名喜劇演員喬登皮爾(Jordan Peele),第一部執導的電影就是《逃出絕命鎮》(Get Out),這才發現原來喜劇跟驚悚片在節奏上是相通的,都是在鋪陳一個看似日常的狀況,蹦出一個意想不到的事件,「要拍《返校》內心一定要有很扭曲的部分,才能從自己、演員、工作人員身上挖出黑暗面,那過程其實蠻痛苦的,我也透過這個過程慢慢認識自己。」

 

 

歡笑底下有幽暗,暗黑到了極致也能透亮發光,誠如徐漢強當初被《返校》深深打動,層層剝開驚悚與恐懼後,留下的是對過去時代與自己的再次回眸,傷痛與感動忽冷忽熱地刺在心上。

 

《返校》這次真的玩大了,這樣的玩,是創作者應有的膽量與創意,是在社會包袱與時代陰霾中點起的紅色燭光,把勇氣從遊戲傳遞到電影,再傳到每一個你我手上。


 

 

徐漢強

1981年生,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畢業。創作常見遊戲與數位題材,所屬團隊AFK PL@YERS製作眾多熱門遊戲影片。2005年以《請登入.線實》獲得金鐘獎最佳單元劇導演獎,也是金鐘獎史上最年輕的獲獎導演;2018年以VR作品《全能元神宮改造王》入選日舞影展;2019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返校》。

 

文/張以潔

攝影/張藝霖

圖片提供/影一製作所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在驚悚校園走廊揭開謎團

photo1 /14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在驚悚校園走廊揭開謎團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讓導演徐漢強有重回惡夢的感覺

photo2 /14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讓導演徐漢強有重回惡夢的感覺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和曾敬驊飾演魏仲廷在驚悚校園一步步打開回憶

photo3 /14
《返校》王淨飾演方芮欣和曾敬驊飾演魏仲廷在驚悚校園一步步打開回憶

電影《返校》劇照王淨與曾敬驊擔任主角備受矚目

photo4 /14
電影《返校》劇照王淨與曾敬驊擔任主角備受矚目

《返校》王淨、傅孟柏談禁忌師生戀

photo5 /14
《返校》王淨、傅孟柏談禁忌師生戀

電影《返校》完整呈現民國五零年代校園氛圍

photo6 /14
電影《返校》完整呈現民國五零年代校園氛圍

《返校》幕後工作照

photo7 /14
《返校》幕後工作照

徐漢強為了將遊戲拍成電影,耗盡精力、腦力,終於完成作品。

photo8 /14
徐漢強為了將遊戲拍成電影,耗盡精力、腦力,終於完成作品。

《返校》幕後工作照

photo9 /14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photo10 /14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幕後工作照

photo11 /14
《返校》幕後工作照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防空洞區教官牆面」

photo12 /14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防空洞區教官牆面」

《返校》斥資百萬搭建翠華中學體驗館

photo13 /14
《返校》斥資百萬搭建翠華中學體驗館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導演徐漢強搶先體驗

photo14 /14
《返校》翠華中學體驗館導演徐漢強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