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夫妻用老祖先的榫卯智慧,摺出能承重 100 公斤的「好好摺紙凳」

台日夫妻用老祖先的榫卯智慧,摺出能承重 100 公斤的「好好摺紙凳」

「我來自日本,幾年前來到我太太的家鄉,如今很榮幸成為台灣設計圈的一份子,未來會盡我所能貢獻這片土地。」2016 金點設計獎頒獎典禮上,有對台日夫妻檔獲獎上台致詞,格外引人注目。他們從國外回到台灣發展,生活上面臨適應新環境的考驗,創作上也經歷多次嘗試與失敗,最後獲得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獎的肯定,相當不容易。

 

米索空間設計(Miso Soup Design)創辦人長友大輔和詹明旎,兩人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研究所相識,曾在美國、西班牙、日本發展, 2012 年決定落腳台灣。長友大輔表示,相較於日本,在台灣可以更容易取得硬體設備資源,設計師可以做更多嘗試性的創作,另方面,長友大輔和詹明旎長期在歐美發展,對他們而言都只是暫時性的漂流,由於詹明旎是台灣人,對這片土地具有特別情感,因此最後選擇台灣為發展的基地。

 

為什麼公司取為米索呢?長友大輔解釋在日文中 miso 除了代表味噌之外,還有頭腦的意思。以此為名代表他們在設計發想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思考。長友大輔強調:「我們時常思考的設計核心價值就是機能性、永續性和美感。」

 

瓦楞紙傳遞手作溫度,獲來自家鄉偶像佐藤大肯定

「好好摺紙凳」以永續可回收的瓦楞紙為材質,利用簡單卡榫組裝,無須任何五金或黏著劑即能完成,兼具環保與美學功能。長友大輔說,「2016 年好好摺紙凳在義大利獲 A’Design 白金獎時,完全沒有料到在講究皮革精品的設計聖地,材質粗糙的瓦楞紙竟然會脫穎而出!」這也表示「好好摺紙凳」自然不造作的設計,以及摺紙的手作溫度,獲得國際級評審的肯定。

 

2016 年底當長友大輔和詹明旎獲得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獎,得知是由日本設計鬼才佐藤大所領軍的評審團選出,長友大輔興奮地說,「以前有人問我要成為什麼樣的設計師,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要像佐藤大一樣厲害!」獲得來自家鄉偶像的肯定,金點設計獎之於長友大輔而言更是別具意義。

 

善待自然實踐永續性,持續探索創新

「好好摺紙凳」是米索空間設計第一件上市量產的商品,他們也創作其他以瓦楞紙為材質的作品,例如為孩童量身打造的 S-Cube 兒童椅、台南文創 Plus 商店裡的瓦楞紙牆面、位在成功大學的空間裝置 Cardboard Pavilion-Spiral 等創作。米索空間設計將秉持善待自然,結合簡約美學概念,繼續將作品的溫度傳遞到每個人的生活中

 

設計理念:

當今摩登時代快速變遷,居家型態已漸趨向講求高汰換率與美感並存,經濟社會迅速成長的華人社會更是如此。因應如此多變的新興時代,我們著手創作符合現代家庭的居家坐椅

 

「好好摺椅凳」以永續可回收的瓦楞紙為材質,將簡單的三角形組合出方形,上和下的幾何形狀翻轉,創造出如同鑽石般的造型,光線可隨著不同角度折射出不同的線條。上和下兩個不一樣大小的方形,大的給大人坐,小的則讓孩童使用,孩子甚至可於上塗鴉。而整個設計最具挑戰性的部份在於單純以瓦楞紙需創造出穩固性。

 

發想於古時老祖先建築的智慧,我們以類似榫卯的方式,將八片不同形狀的瓦楞紙互相垂直交合,使彼此因共同交叉而創造可承重 100 公斤的堅固性。以僅用瓦楞紙創造的永續與創新精神,我們希望能在當今迅速變遷的社會下,提供現代家庭兼具環保與美學的居家家俱。

 

 

 

 Text、Photo / 大人物

探尋動態設計的推動演進路徑!專訪白輻射影像、MixCode共同創辦人

探尋動態設計的推動演進路徑!專訪白輻射影像、MixCode共同創辦人

為OPPO、KKBOX、台北電影節、故宮、國家兩廳院、原住民電視台、國家攝影文化中心等客戶,提出煥然一新的品牌識別與視覺包裝,白輻射影像今年為第34屆金曲獎打造典禮主視覺及視覺統籌,從音樂人的指尖、聲帶與耳窩,擴散交流;跨足平面設計、品牌識別、廣告動畫、活動展演等,以成熟詮釋與創新策略,參與金曲和金馬設計,並替Gogoro操刀主視覺與影片製作的MixCode。這次由白輻射影像創辦人洪鈺堂、創意總監曾傑,及MixCode共同創辦人李孟栩(TuBo)為我們揭曉在動態設計這條路上的闖關攻略。

金曲34由白輻射影像擔任視覺統籌。(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金曲34由白輻射影像擔任視覺統籌。(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白輻射影像 
想問MixCode對動態設計的創新有什麼看法?

 MixCode 
我們公司會運用各種不同媒材做表現,動態設計對我們來說是一種製作方式,無論是平面到立體,或比較概念式到風格鮮明的,都在動態設計的範疇,技術上會跟著需求去走,我們目前也逐漸開始導入AI應用,在前期提案中,提供客戶一些圖像刺激,有助於對方了解創意的實際內容,或是運用演算法來製作素材,設計師再去進行組合搭配。這部分也牽涉到設計師本身如何巧妙融合及工具選擇,有些人習慣用有豐富模組的Stable Diffusion,有些人偏好Midjourney,根據使用方式不同,運用上也還滿有趣的。現在大家會比較聚焦於思考AI到底可以應用在哪裡,深入到哪種程度才不會讓我們喪失原本工作的意義等等。

由MixCode 操刀設計的金曲 33 主視覺製作。(圖片提供:MixCode)
由MixCode 操刀設計的金曲 33 主視覺製作。(圖片提供:MixCode)

 MixCode 
那白輻射影像對動態設計的創新有什麼看法?

 白輻射影像 
我們比較多是應用在視覺探索上,因為動態的門檻還是比較高一點,會有不少需要客製化的地方,但是我們就開始思考AI對這個產業的啟發是什麼,試圖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動態, 它不僅僅是動畫或媒體,在內容呈現上,我們更想要討論「為什麼需要動?」這個問題。 尤其近幾年,許多客戶都開始注重或提出動態主視覺的設計需求,以我們前陣子替日月光半導體製作的品牌形象影片為例,原本永續報告書是放在企業官網上,針對的讀者受眾都是投資人為主,但改以動態影像來溝通科技產業的永續政策,更能生動傳遞品牌願景,讓大眾更理解相關議題,除了淺顯易懂之外,看起來也更生動,因此,能帶來生命力應該是動態設計最大的魅力。

2023日月光ESG品牌形象片。(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2023日月光ESG品牌形象片。(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白輻射影像 
能否分享最近讓你們印象深刻的案子或客戶?

 MixCode 
前陣子參加澳洲知名的商業創意活動「2023 Pause Fest & Awards」,他們每年都會有不同的命題邀請大家一起玩,包括探討人性或對社會現象提出反思,今年則是以探索2050年的世界樣貌為題,於是我們從近年在全球被廣泛使用的「無人機遙控植樹」找到靈感,創造出一位在廣闊荒野上執行造林任務的孤單機器人,在遙遙無期的造林任務中,與「神祕古代遺產」的意外接觸,如何引發了充滿綠意與尖叫聲的離奇事件。這部以詼諧視角呈現的〈植木奇蹟〉,之後也將登上位於洛杉磯的WOW Media大型看板。

(圖片提供:MixCode)
(圖片提供:MixCode)

 MixCode 
從創立之初到現在,感受到最大的產業改變是什麼?

 白輻射影像 
現在大學畢業生,出社會第一件事是想自己接案,第二是想自己創業,第三才是進入公司上班,以整個設計產業的現況來看,大家都很盡力拓展興趣成為工作的一部分,包括我們在選擇專案標的時,也希望能先和客戶的價值觀接軌,或是考量案子本身的趣味性是否值得推進。與其想要成為把經驗傳遞給別人的人,或是當所謂的教育者,我們更希望從新世代的同事、實習生、學生中,了解他們的生活樣貌,我們更想要的是被他們教育,面對客戶亦若是,如何更務實地理解他們正在面對的風險和壓力,是很必要的。

第25屆台北電影節主視覺。(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第25屆台北電影節主視覺。(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白輻射影像 
迎向下一個階段,MixCode希望能挑戰哪些任務及正在進行的調整?

 MixCode 
我們從今年開始進入兒童動畫影集的前期開發,其實也跟前面提到的Pause Awards創作有關,包括對故事的構思和想像,加上我的小孩在去年出生,希望等他長大後,可以在電視上看到爸爸做的動畫。至於公司組織架構上,MixCode成立10年左右,近期才逐漸形成主管層,算是比較慢,主要是因為我們的個性特質,想要每一步踩好,再往下一步走。那主管會怎麼運行、需要帶領的人會有多少、工作流程的優化,或各專案的人員配置,都是接下來得思考的。陸續上軌道之後,我和另一位partner KG就可以往上或往後拉,更專注於 營運面向,以免陷在創作裡太深,而疏忽該看見的大方向。

(圖片提供:MixCode)
(圖片提供:MixCode)

 MixCode 
公司方向往往會隨著經驗累積而改變,你們期待自己是怎麼樣的品牌、想達到哪些目標?

 白輻射影像 
過去,當設計公司直面品牌方,會發現他們往往不了解設計或看不懂設計,應該說他們也不需要懂,只要知道這個設計可以幫助他們什麼就好。因此我們必須很清楚了解,自己能為各行各業帶來哪些不一樣的價值,還要掌握商業語言,在溝通上才不會困難重重。當公部門都已經開始把設計當成標配,或是把得設計獎視為年度重要的KPI,還是有很多行業是離設計很遠的,如何拉近這個距離會是我們比較著重的。或是也會看到B2B的品牌,尚未重視設計,除了「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和「DEI」(多元共融)這些新興價值,要如何運用設計讓論述得以傳播,是設計業的挑戰,更是機會。

2023日月光ESG品牌形象片。(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2023日月光ESG品牌形象片。(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profile/MixCode
創立於2013年,創辦人們非科班出身,為了說故事一頭栽進動畫製作的世界,擅長混合各式媒材與人才,以好奇心、幽默感、電腦般精準的判斷,透過直擊人心的故事與撼動眼球的執行,挑戰當代視覺美學,曾榮獲ADC Awards銅獎和Telly Awards銀獎,及2022金點設計獎等。

(圖片提供:MixCode)
(圖片提供:MixCode)

 profile/白輻射影像 
創立於2016年,服務產業橫跨文化、流行音樂、藝術、商業與科技,為客戶提供視覺設計、動態影像至品牌顧問的完整解決方案。榮獲多項德國紅點傳達設計獎、iF Design Award、金點設計最佳設計獎、香港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獎等肯定。

(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圖片提供:白輻射影像)
 

 

採訪整理|張瑋涵 圖片提供|MixCode、白輻射影像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3/12月號台灣創意力100《Human Identity》

專訪設計師 2DOGG、吳建龍:台灣嘻哈音樂迎來紅利收割期,不安於室才能改寫遊戲規則

專訪設計師 2DOGG、吳建龍:台灣嘻哈音樂迎來紅利收割期,不安於室才能改寫遊戲規則!

《大嘻哈時代 2》不僅讓許多個人特色鮮明的台饒新血被大眾看見,其節目整體呈現的細節和質感,因形塑出能量豐沛的新世代嘻哈美學,而掀起現象級討論,更於第 58 屆電視金鐘獎中接連奪下燈光獎及美術設計獎。負責節目主視覺、Logo、動畫的2DOGG,以及操刀由節目衍生的《六號餐 MEAL NO.06》音樂企劃視覺的吳建龍,一起坐下來聊聊,當台灣嘻哈音樂開始大眾化和娛樂化,有哪些生猛的幕後創意。

瘦子E.SO於2022年發行的《EARTHBOUND》專輯,以互動有聲書形式入圍2023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獎。(圖片提供:吳建龍)
瘦子E.SO於2022年發行的《EARTHBOUND》專輯,以互動有聲書形式入圍2023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獎。(圖片提供:吳建龍)


《大嘻哈時代2》最終六強誕生之視覺設計。(圖片提供:2DOGG)
《大嘻哈時代2》最終六強誕生之視覺設計。(圖片提供:2DOGG)

「對我來說Hip hop很尋常,它只是服務於人群和生活,一些比較廣為人知的經典標語如『Keep it real』,其他文化也會傳遞類似的精神。」高中時期開始,2DOGG就和學長在校外的街舞社練舞、鑽研嘻哈音樂,大一到洛杉磯UCLA遊學,秉持對西岸幫派饒舌的熱愛,一大早搭公車去Slauson Super Mall朝聖,「還想把貼在電線桿上的WC(William LaShawn Calhoun Jr.)專輯海報撕下來收藏,但整個街區只有我和朋友兩個矮小的亞洲人,實在是太害怕。」看待嘻哈如今在台灣聲量創下新高,他表示為了讓大眾快速辨識以往不熟悉的文化,視覺上趨於模板化是在所難免的發展。他以日本潮流教父、A Bathing Ape創辦人NIGO為例,之所以離開自己一手創立的品牌,正是意識到獲得成功之後,已不再能憑藉個人喜好和不斷擴張的商業需求對抗。


李英宏原創網路節目《八仙過嗨》,主打台式嘻哈歌廳秀風格。(圖片提供:2DOGG)
李英宏原創網路節目《八仙過嗨》,主打台式嘻哈歌廳秀風格。(圖片提供:2DOGG)

李英宏原創網路節目《八仙過嗨》主視覺,靈感來源為街頭文化和台灣民間戲曲的結合。(圖片提供:2DOGG)
李英宏原創網路節目《八仙過嗨》主視覺,靈感來源為街頭文化和台灣民間戲曲的結合。(圖片提供:2DOGG)

如同捲土重來的Y2K風潮,當好的設計被主流市場擁抱,變得氾濫而喪失獨特性,引發審美疲勞,再經過一段時間,某些設計師從被人逐漸遺忘的風格中獲得靈感,運用於創作中,由此迎來復興。「到底什麼是嘻哈?先前接受龍虎門有個嘻哈設計師的採訪,自己就一直在思考其實嘻哈很難被定義,它跟龐克、搖滾也有相通之處,簡單講應該是一種生活樣貌。」自認「從小到大都很不嘻哈」的吳建龍,欣然同意2DOGG前面所述,嘻哈這個主題從10~20年前演變至今,已擁有越來越多元的表現手法,「高浩哲、李紅、瘦子這些音樂創作者,都分別用讓人耳目一新的方式詮釋嘻哈文化,打開不同扇門,讓大家願意進來了解。」置身流行音樂產業中,總是對新鮮事懷抱好奇的吳建龍,透過大量對話、彼此玩在一起,深度認識這些饒舌歌手,才完成專輯設計。疫情期間,他還和朋友共同成立融合嘻哈與3D視覺元素的品牌「首都銀樓」,比照銳舞派對的概念,不定期不定點舉辦表演及販售T-shirt等。至於總是深深被次文化吸引的他,是否會擔心從小眾走向主流將變得索然無味?吳建龍回應:「小時候也許會,現在我覺得只要你還喜歡它原本帶給你的感動,那就沒關係。」

首都銀樓品牌Logo,汲取傳統銀樓影響並象徵拚搏向上的動力。(圖片提供:吳建龍)
首都銀樓品牌Logo,汲取傳統銀樓影響並象徵拚搏向上的動力。(圖片提供:吳建龍)

左:首都銀樓「M3B3L3」T-shirt設計。右:首都銀樓X高浩哲「ZENWAVE DRAGON 」T-shirt。(圖片提供:吳建龍)
左:首都銀樓「M3B3L3」T-shirt設計。右:首都銀樓X高浩哲「ZENWAVE DRAGON 」T-shirt。(圖片提供:吳建龍)

其他像2DOGG和吳建龍私底下關注的新生代饒舌音樂人,如:包夜冰郎、6yi7、Gummy B、YOUNG JOPPA、Rawbone Beatz等,在創作上所展現的企圖心及生命力,也感染了他們,無形中為生活壓力帶來釋放。「我很喜歡美國嘻哈廠牌Def Jam創辦人Rick Rubin在製作音樂時,總是非常真誠和有機,他在YouTube上有段和歌手André 3000的訪談,挖掘音樂人在名聲大噪後,所不得不面對的痛苦和掙扎。」從美國設計師James Victore,日本漫畫家水木茂、Kanye West紀錄片《Jeen-Yuhs》到網路媒體工作者NardwuarServiette講述的音樂史等,都啟發了 2DOGG,尤其漫畫家阿推借鑒歐洲精美的畫風並融合美式流行文化梗,在作品中隱藏許多彩蛋細節,更深深影響他。「以前習慣從社交、認識新朋友中找靈感,但近年想多花時間在自己身上,窩在家打電動帶給我的體驗和滿足已不亞於電影,無論是說故事的方式、美學概念,還是UI介面,很多可以參考和學習。」吳建龍在《NBA 2K24》、《柏德之門》、《電馭叛客 2077》這些遊戲中,既從工作中抽離,同時又沉浸於以想像力建構的世界。

2DOGG以美國士兵人偶為「我的檔期」團隊設計的創作。(圖片提供:2DOGG)
2DOGG以美國士兵人偶為「我的檔期」團隊設計的創作。(圖片提供:2DOGG)

由王嘉爾、Karencici、楊長青(ICE)、J.Sheon組成的音樂團體PANTHEPACK,於2021年推出的《The Pack》專輯。(圖片提供:吳建龍)
由王嘉爾、Karencici、楊長青(ICE)、J.Sheon組成的音樂團體PANTHEPACK,於2021年推出的《The Pack》專輯。(圖片提供:吳建龍)

聽到2DOGG提及彩蛋,吳建龍稱讚起《大嘻哈時代2》的視覺設計,「洋溢美式氣息,圖像式的直觀表達,轉場畫面還有天空標都做得很精緻!」2DOGG則羞赧地感謝節目製作公司「我的檔期」的謝乾乾願意信任他,從表演穿插訪問的轉場動畫,到最後幾乎所有視覺都放手交給他,儘管第一次踏入電視圈什麼都不懂,在緊迫至極的死線(deadline)下邊做邊學,「嘗試偷渡很嘻哈、很indie的文化梗進去,例如在發想每個關卡的片頭動畫名稱,有一關是讓選手抽籤不同節奏的BPM去即興創作,我把每分鐘節拍數『Beat Per Minute』改成『Beat Yall Per Minute(分分鐘幹掉你)』帶入攻擊性和武鬥感。」即使撞得頭破血流,若還有下次,2DOGG說:「這次以表現1990年、2000年的嘻哈文化為主,之後希望放進更多華語或台灣俚語,有時候英文只是看起來帥,大家不一定能理解內涵。」


《大嘻哈時代2》各關卡動畫名稱視覺設計。(圖片提供:2DOGG)
《大嘻哈時代2》各關卡動畫名稱視覺設計。(圖片提供:2DOGG)

《六號餐 MEAL No.06》由《大嘻哈時代2》選手REX發起,集結Gummy B、Quanzo、29 Groove、O.Dkizzya、PumpZ、DripO 等多位歌手創作的音樂合輯。(圖片提供:吳建龍)
《六號餐 MEAL No.06》由《大嘻哈時代2》選手REX發起,集結Gummy B、Quanzo、29 Groove、O.Dkizzya、PumpZ、DripO 等多位歌手創作的音樂合輯。(圖片提供:吳建龍)


痛苦中雕琢創作,磨難也是嘻哈核心本質

而音樂除了是聲音的創作,更是文化和藝術的體現,因此專輯封面通常承載了各式各樣的訊息,包括經由圖像、色彩、文字,以傳遞專輯的內容、歌手的性格等等。吳建龍認為,這幾年字體確實有越來越被重視,代表大家開始在乎美感,不管好壞,有人討論就是一件好事,但他也發現亞洲業主十分抗拒中文,一旦遇到中文字,客戶往往堅持要另外設計字體,否則寧可不要放。吳建龍透露,自己傾向使用現有字型並增添質感,「選字是一門細膩的功夫,有時候安安靜靜表達,不一定要做得很張牙舞爪,再過幾年,甚至連文字都不用放會更好,欣賞音樂需要的是入口而不是地圖,交代太清楚會壓縮想像。」吳建龍說以前讀復興美工時,學生都會被體罰或作品被當眾撕爛,他依然每天畫圖,以為只要會畫畫就可以做好設計,入行後才驚覺排版是另一座須費盡心力攀頂的山峰。

李紅首場專場演唱會《一輩子一場夢》主視覺。(圖片提供:吳建龍)
李紅首場專場演唱會《一輩子一場夢》主視覺。(圖片提供:吳建龍)

這讓2DOGG想到,於舊金山藝術大學(AAU)念平面設計研究所時,在畢業製作提報通過後,因為嚴重的種族歧視、語言能力差異、同儕間的高度競爭,長期累積的焦慮和壓抑爆發,他突然倍感倦怠,「當時被學校警告,如果再不去上課就會被開除學籍,得必須即刻離開美國,否則就是非法居留。系上副主任Hunter Wimmer知道我想轉系後,某天約我一起散步去中國城吃午餐,途中跟我闡述設計的本質,包括好的設計不能只獨攬一個元素,有些設計師非常精通字型,卻不懂得協調、搭配,也聊到人活著的理由, 讓我受益良多。」AAU因培育出眾多藝術設計領域人才而享譽國際,但這位Mr. Hunter看過太多學生畢業後賺進大把收入,坐享名車豪宅、和超模結婚,然而他們卻迷失於物質,不再對設計有愛,忘記設計有多好玩。「我曾經在課堂上跟另一名教授說,我將來想改變嘻哈文化的書籍裝幀設計,當場被罵得狗血淋頭,他說你是亞洲人又不是黑人,你有打女人嗎?你有吸毒嗎?你憑什麼?大家一片靜默,我還是硬著頭皮回嘴:『可是西岸嘻哈教父Snoop Dogg的製作人跟經紀人也不是罪犯啊,為什麼我當 罪犯才能做Hip hop?』」

由曾在REDBULL DJ大賽奪下台灣冠軍的DJ賴皮所創立的「拍打仔」平台,「拍打仔」取自台語中的「嘻哈囝」之意。(圖片提供:2DOGG)
由曾在REDBULL DJ大賽奪下台灣冠軍的DJ賴皮所創立的「拍打仔」平台,「拍打仔」取自台語中的「嘻哈囝」之意。(圖片提供:2DOGG)

專輯以熊貓和兔子等卡通元素為主角,建構出歡快的音樂樂園之意象。(圖片提供:吳建龍)
專輯以熊貓和兔子等卡通元素為主角,建構出歡快的音樂樂園之意象。(圖片提供:吳建龍)

Hell or Heaven?動盪中人人富貴險中求

以往都是將音樂視覺化的2DOGG,近期首度嘗試從視覺概念出發並轉化成歌曲,他和高雄的beat maker小柯攜手,自主創作混合了「Chopped and Screwed」(運用倒轉及剪貼)、美國南部嘻哈、幫派饒舌,和Techno曲風的mixtape,實現真正的 「唱反調」;而納悶「明明現在越來越少人買實體專輯,不知道自己為何能靠唱片裝幀設計維生」的吳建龍,持續穩健輸出,今年以瘦子E.SO的《EARTHBOUND》入圍金曲獎最佳裝幀,首都銀樓10月初則和日本RAVE RACERS、SPOILSPORTS舉辦「首都運動」派對,最後我們聊到AI所帶來的助益,「如果擔心會被取代,就真的會被取代,多學習多應用,激勵自己多方嘗試。」吳建龍這樣給出自己的正解。

於今年9月底舉辦的嘻哈龍虎門「247音樂日」主視覺。(圖片提供:2DOGG)
於今年9月底舉辦的嘻哈龍虎門「247音樂日」主視覺。(圖片提供:2DOGG)


李紅《真正有影》專輯,除了80年代台北霓虹街頭氛圍,編曲上更融入Techno、House和工業與實驗電子風格。(圖片提供:吳建龍)
李紅《真正有影》專輯,除了80年代台北霓虹街頭氛圍,編曲上更融入Techno、House和工業與實驗電子風格。(圖片提供:吳建龍)

 2DOGG(蔡祥煌)

插畫家及平面設計師,2016年畢業於舊金山藝術大學傳媒系研究所, 曾與許多台灣嘻哈音樂廠牌、音樂 人,及餐飲空間合作,如:顏社、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國蛋、夜貓 組、兄弟本色、頑童等,並以《大 嘻哈時代2》獲得第58屆電視金鐘獎美術設計獎。IG@twodoggtsai

 吳建龍 

1985年出生,畢業於復興商 工美工科,曾任職於OUTER SPACE及究方社,與設計師畢 展熒共同成立「Blob Club」 工作室,作品類型涵蓋唱片專 輯、電影海報設計、演唱會視 覺、MV標準字、展覽活動視 覺等,5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專 輯裝幀設計獎,並以第54屆金 鐘獎視覺設計獲得德國iF設計獎。IG@fkkwu


文|張瑋涵

圖片提供|2DOGG、吳建龍

採訪場地協力|顏社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 Vie 2023/11月號《新時代的攝影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