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戲劇院-莫里哀《誰真的愛我?》

● 全球歷史最悠久的劇院首度抵台
● 劇院創辦人莫里哀人生的最後一齣戲
● 重量級導演克勞德史托茲以「模糊喜劇」執導完美詮釋該作品
● 創立超過三個世紀的法蘭西戲劇院是法國古典戲劇最神聖的殿堂
● 故事取材自一個擁有過人活力的「病人」呈現悲喜交錯的荒謬人生境遇

兩廳院年底壓軸節目《誰真的愛我?》是由創立超過三世紀,全球歷史最悠久,
同時也是法國古典戲劇最神聖的殿堂法蘭西劇劇院所帶來的。
這齣即將於國家戲劇院隆重呈現的鉅著是劇院創辦人莫里哀,人生的最後一齣戲《誰真的愛我?》
註。莫里哀是法國十七世紀最偉大的喜劇大師,他的作品嚴肅中充滿詼諧,故事蘊藏著濃厚的人生哲理,
其作品幾乎都被翻譯成各國語言,且經常於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搬演。兩廳院特別引進此齣年底壓軸好戲,
即是希望能藉此提前陪伴觀眾歡度一個不同以往的聖誕佳節。
 


《誰真的愛我?》是法蘭西戲劇院首度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也是該團首度來台的演出。
短短五十年的生命,莫里哀創作了三十多個劇本,演出過二十多個重要角色,擅長以滑稽的形式揭露社會黑暗;
他所創造的經典人物,至今仍栩栩如生地活躍於世界的戲劇舞台。
《誰真的愛我?》描述一個擁有過人活力的「病人」,他悲喜交錯的荒謬人生。
不幸的是,莫里哀在這齣戲的第四場演出當晚(1673年2月17日)辭世,
他借用誇張的鬼臉向大眾掩飾他身體抽搐的痛苦,我們對天才劇作家選擇了這樣的方式與世人告別,
唏噓之餘仍必須由衷地讚賞他對劇場至死不渝的投入。


媒體佳評如潮
克勞德史托茲巧妙地在喜劇、諷刺與情緒之間達成平衡,在「娛樂」中表達幻想,構思極佳。
這場演出水準極高,真實表達莫里哀的精神,不枉法蘭西戲劇院的美譽。」《巴黎人日報》

看完克勞德史托茲執導演的《誰真的愛我?》,不禁感覺莫里哀跟我們根本是同年代的人。
觀眾看戲時體驗到的是一種完整感,這樣的好戲讓人無招架之力。《費加洛觀察報》

克勞德史托茲的《誰真的愛我?》征服了法蘭西戲劇院。《時間報》

演出日期:2011年11月11日-12日 7:30pm 11月13日 2:30PM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專訪《鏡:KAGAMI》製作團隊Tin Drum:坂本龍一的預知死亡紀事,用MR科技留下永恆

專訪《鏡:KAGAMI》製作團隊Tin Drum:坂本龍一的預知死亡紀事,用MR科技留下永恆

2023年3月,不畏挑戰電影配樂與聲音實驗、被樂迷暱稱「教授」的日本音樂巨匠坂本龍一終不敵病魔逝世。然而,他生命最後的演出卻被混合實境(MR)技術保留了下來,成為永恆。

2024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於2月23日~5月11日登場,《鏡:KAGAMI》也即將再現坂本龍一身影,而MR藝術工作室Tin Drum創辦人Todd Eckert親自解密,如何用48台同步攝影機與MR眼鏡施下科技的魔法。

(圖片提供:Tin Drum )
2024台灣國際藝術節《鏡:KAGAMI》宣傳海報。(圖片提供:Tin Drum )

拉丁文有一句格言Ars Longa, Vita Brevis(生命短暫,藝術恆久長存),深為坂本龍一所鍾情。他自2014年罹患咽喉癌,死亡如陰影隨行,可創作精神不滅。Tin Drum創辦人Todd Eckert回憶兩人合作機緣,或許早在2019年就展開了,那是在美國洛杉磯一場酒店的表演,坂本龍一非常有活力,演奏優雅依舊。

(圖片提供:Tin Drum )
坂本龍一為《鏡:KAGAMI》留影的宣傳照。(攝影:Luigi and Iango,圖片提供:Tin Drum )

「到了2020年初時,他正在思考自己所能留下的遺產,以及這次演出延續他與觀眾之間關係的重要性。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種(生命邁向盡頭的)預感,更可能是個很實際的原因——他已經經歷過一次激烈的癌症療程,無法不意識到自己有限的生命。」

拍攝於2020年底在東京進行,第一天一早坂本龍一看了腫瘤科醫生,確認癌症復發。Todd提到演奏當下他在情感上非常投入,「我記得他變得很削瘦,那絕不是虛弱,但作為導演,我不希望讓他過度疲憊。」而他在20233月下旬去世,隨後6月在美國紐約The Shed首演的《鏡:KAGAMI》,似乎也成為坂本龍一的預知死亡紀事,一場寧靜而優美的悼念。 

(圖片提供:Tin Drum )
坂本龍一於2020年12月在東京參與動態立體捕捉過程的側拍。(圖片提供:Tin Drum )

不是生命盡頭,而是音樂永存的精神

坂本龍一的作曲技巧早在Todd的龐克少年時代留下印記——他當然不只聽過《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著名的電影同名配樂,最早可能是1981年的《左腕之夢》(左うでの夢)——熱愛音樂的他中學時代開始做音樂記者,接下來10年投身音樂和電影。他曾擔任英國搖滾樂隊Joy Division傳記電影《控制》(Control)的製片人,電影斬獲坎城影展、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等獎項。

「自童年以來,音樂對我就是一種神聖的藝術形式,因此我一直想要與音樂藝術家建立深刻的關係。」Todd分享坂本龍一對所有事物充滿好奇,似乎永遠活在當下,大多藝術家在拍攝空隙多會回到梳化間,可他樂於交流,與他談小時上學的故事、談自己的父母,「甚至像都會生活(urbanity)對他的意義等人生觀念,我們還談論建築家Frank Lloyd Wright的落水山莊和Andrei Tarkovsky的電影,簡直所有事情都聊。」 

(圖片提供:Tin Drum )
2023年6月《鏡:KAGAMI》在美國紐約外百老匯劇院The Shed上演時,劇場外搭配展出。(攝影:Ryan Muir,圖片提供:Tin Drum )

《鏡:KAGAMI》的曲目包含著名作品〈Energy Flow〉 和〈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以及很少演奏的〈The Seed and the Sower〉等。當Todd問起坂本龍一是否有還未發表的曲子,他從包包中拿出註記為〈BB〉的樂譜,那是專為紀念精神上的父親、義大利名導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而作,只有葬禮上導演的家人聽過,而這也成為表演末曲。

(圖片提供:Tin Drum )
坂本龍一為《鏡:KAGAMI》留影的宣傳照。(攝影:Luigi and Iango,圖片提供:Tin Drum )

觀眾將戴著MR眼鏡,浸淫在優美的環繞音效之中,或能聞到特殊的香氣,在長達1小時與大師共遊的音樂旅程中,可以坐著看表演,或可自由漫步、探索。Todd說,「環景式的呈現擴大觀眾視角的潛力很吸引人,基本上很公平,沒有人會坐到不好的位置。」這種體驗既集體,又很是個人。

而「鏡」,正意味坂本龍一不老的虛擬鏡像。要說服觀眾眼前不只是虛假的電腦CG人物,Tin Drum必須透過容積擷取技術(Volumetric Capture),以48台攝影機每秒60格高規格同步錄影。

最初Todd計畫請坂本龍一演奏只有加重按鍵的鍵盤進行拍攝,盡可能簡化樂器的體積、結構避免遮擋鏡頭,「當他想以一架真正的演奏會三角平台鋼琴錄製時,技術難度倍增,超過這領域中任何人曾嘗試過的,而實際上之後也還沒有人做到。」音樂家對演出的堅持讓Todd同意了,可5個月後取回拍攝資料時,他坦言心中一冷,形容一半的畫面中坂本龍一看起來「就像一顆裂開的栗子」,不過最後還是克服了,順利重現坂本龍一風雅、充滿生命能量的身姿。

(圖片提供:Tin Drum )
在劇場空間之中,戴著耳機的觀眾圍成一圈,觀賞坂本龍一回歸人世般的身姿。(攝影:Ryan Muir,圖片提供:Tin Drum )

以 MR 施下虛實交錯的幻覺魔法

技術並非一蹴可幾,在2016年創立Tin Drum之前,Todd曾在英國遊戲開發商Eutechnyx擔任北美區總監,參與美國NASCAR汽車競賽的遊戲製作。他獲取賽事許可,同時與Fox Sports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指導過場動畫、動作捕捉,就是在這時,他接觸到XR技術、產生了興趣。其後他又加入到Magic Leap的開發團隊之中,一個致力開發商用AR(擴延實境)、MR眼鏡的科技品牌——這成為Tin Drum現在使用的設備與技術基礎。

在人們印象中,ARMR技術大多是透過螢幕(如手機、平板電腦)呈現,如同風靡一時的手機Pokémon GO遊戲,可他偏好能結合耳機聽覺的MR眼鏡。「我覺得螢幕過於主導人們理解世界的方式,它們中介了人的體驗,讓我們永遠無法完全沉浸其中。」

(圖片提供:Tin Drum )
在The Shed的演出中,觀眾佩戴著MR眼鏡,體驗露珠般穿過雙手的MR特效。(攝影:Ryan Muir,圖片提供:Tin Drum )

Tin Drum2019年英國蛇形藝廊打造的《生命》(The Life),「行為藝術教母」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表演以虛擬形象躍身展廳,一時轟動,甚至在2021年成為佳士得拍賣首部賣出的MR行為藝術作品。《生命》由32台攝影機錄製,製作自然沒有新作《鏡:KAGAMI》複雜、虛像活動範圍較小,卻也讓他們初探MR科技的表現性,奠定下基礎。

Todd也喜歡傳統電影,但觀眾並未能親自在場觀賞,2D表演影片不如在表演當下的演廳中感受即時,「MR4D電影使我們有能力感受事件以及自己身在其中的現場。」此外,傳統電影中導演能事先決定作品呈現,但這不會在現場演出中發生,而XR技術更讓觀眾能移動視角,自由選擇觀看方向,「在表演當下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從前無法讓觀眾與表演影音紀錄中的那一刻建立起真正的聯繫,但MR技術讓我們有這種可能性,對我與Tin Drum是勝過一切的刺激。」

(圖片提供:Tin Drum )
在The Shed的演出中,觀眾能在劇場中自由走動,體驗露珠般穿過雙手的MR特效。(攝影:Ryan Muir,圖片提供:Tin Drum )

XR領域的眾多技術中也包含VR(虛擬實境),為什麼他獨愛融合ARVRMRTodd解釋VR全然的虛擬世界剝除與現場的關係,不太吸引他,形容是「如此孤獨的體驗」。MR技術能含納實體空間,每場演出都是當下、獨特的互動,這次《鏡:KAGAMI》就將與國家戲劇院產生新的化學效應,他興奮地說,「當表演出現在舞台上,讓我們有機會進入彼此的世界,存在於觀眾的視野中與之共舞。」

(圖片提供:Tin Drum )
坂本龍一為《鏡:KAGAMI》留影的宣傳照。(攝影:Luigi and Iango,圖片提供:Tin Drum )

讓觀眾與藝術的聯繫成為永恆

Todd說起創立Tin Drum的初衷,「我一直對創造藝術家和觀眾之間更深入連結的體驗感興趣,希望這些能夠長期存在於公共領域之中。」建築正是最與人們日常相關的藝術形式之一,Tin Drum導演Yoyo Munk2021年倫敦設計節中與日本建築家藤本壯介合作《梅杜莎》(Medusa),將V&A博物館的拉斐爾展廳(Raphael Court)打造成虛擬作品與實體空間、現代與古代、自然與人造建物交會的場所,「我相信這件作品之所以產生如此深刻的意涵,是因為Yoyo Munk將藤本壯介的概念並置在不同時代的視野中。」這會是Tin Drum未來繼續深入研究的領域之一。

(圖片提供:Tin Drum )
2021年倫敦藝術節中,Tin Drum與日本建築家藤本壯介合作,將V&A博物館拉斐爾展廳變換為古今虛實交錯的空間。(攝影:Ryan Muir,圖片提供:Tin Drum )

談起近期,他透露團隊導演Mary Hickson正進行新作,而英國近年代表性劇作家Simon Stephens也為他們撰寫一種全新形式的敘事劇場,並由劇場名導Sarah Frankcom執導。

談到XR技術,自然聊到2021Metaverse瘋潮,那以平行虛擬時空連起一切的未來想像,因XR技術還未成熟,價高、未能普及化而暫時褪去。

Todd分享現在作品已觸及數萬人,他正步步實踐Tin Drum連結人們的心意。技術限制始終存在任何創作之中,他認為這迫使創作者必須更有創意,「幻術一直存在人們周遭,特別是在劇場中透過光的亮與暗表現,這也能輕鬆藉由精巧的程式碼實現,所以無論是什麼機制,我只希望它能讓我們的觀眾有所感受。」

(圖片提供:Tin Drum )
《鏡:KAGAMI》讓觀眾戴著MR眼鏡,感受混合實拍紀錄、虛擬特效與現場環境的畫面音效,體驗既集體又私密的觀賞經驗。(攝影:Ryan Muir,圖片提供:Tin Drum )

這也如同當今的AI,他認為面對一陣陣新科技的突破,不應恐懼,也不該過譽,「就像任何工具一樣,它們是否實用終將根據我們願意為作品付出的努力而定。」就如同《鏡:KAGAMI》之中,科技就是表演的載體,但他更重視藝術造就人們共感的作用。「所有科技的光采終將隨時間淡褪,但藝術是永恆的。」如同坂本龍一為這次表演幽默寫下:「跨越千年萬年的共情,啊!可惜電池撐不了那麼久。」

(圖片提供:Tin Drum )
(圖片提供:Tin Drum )

Todd Eckert

Tin Drum創辦人、執行長;《鏡:KAGAMI》導演。過往長年投入音樂、電影領域,2007年擔任電影《控制》(Control)製片人,獲國際殊榮無數。其後任英國遊戲製作公司Eutechnyx北美區總監,並於2012年起擔任MR科技公司Magic Leap內容創意總監。2016年成立MR藝術工作室Tim Drum,團隊代表作有2019年與Marina Abramović《生命》(The Life)、2021年與藤本壯介《梅杜莎》(Medusa)、2023年與坂本龍一《鏡:KAGAMI》。

文|吳哲夫
攝影|Luigi and Iango、Ryan Muir
圖片提供|Tin Drum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4/2月號《電影&影集上菜》

延伸閱讀

RECOMMEND

英倫才子Puma Blue 3/31台北開唱!空靈而迷幻,用輕聲呢喃擁抱生活中的陰翳

英倫才子Puma Blue 3/31台北開唱

Puma Blue的音樂有種魔力,深邃聲音搭佐慵懶呢喃,讓聽者無論身處何處,都有被溫柔包覆的感受,像是賴進羽絨被中、或被桑拿的熱氣包圍、或落盡泳池深水的環抱⋯⋯極致沈浸。

2024年春天,這片環繞聽眾於無形的柔軟音牆,要從倫敦飄洋過海來到台北——「夜的無盡絮語:Puma Blue Live in Taipei」即將於3月31日在The Wall開演。

英倫才子Puma Blue 3/31台北開唱
「夜的無盡絮語:Puma Blue Live in Taipei」即將於3月31日在The Wall開演。(圖片提供:OFF TIME)

因失眠而生的樂音

從小深受失眠困擾,寫詞譜曲對Puma Blue來說是殺時間的遊戲。他藏於倫敦南邊的克羅伊登(Croydon)小鎮,將關於精神疾病、死亡、孤獨的心情,關於長姊尋死、暗夜無眠、戀情膠著的故事,轉化成一曲又一曲遊走於Bedroom Pop、Jazz Fusion和Trip Hop之間的美作。他歌中呢喃般的絮語,訴說著親密亦壓抑的愁思,讓人憶起Jeff Buckley的獨特唱腔、King Krule歌中暗藏的內斂憂鬱。

英倫才子Puma Blue 3/31台北開唱
Puma Blue。(圖片提供:OFF TIME)

從文學和電影搜索靈光

當Puma Blue以〈Want Me〉為題,用浪漫嗓音描摹欲碎的心,將苦楚唱進聽眾的心坎時,他才22歲,成名極早。

雖然年輕,Puma Blue卻有著不淺的藝術底蘊,常在歌中引入文學、電影意象,如2017年發布的首張專輯《In Praise Of Shadows》援引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隨筆名作《陰翳禮讚》之名,借書中所記載日本自古即意識到「陰翳」(陰影)之美,並特意將其保留於生活之中的獨特美學,來詮釋自身音樂在黑暗中尋光的理念。

2023年專輯《Holy Waters》則直取德國當代電影大師文・溫德斯(Wim Wenders)經典作品《慾望之翼》意象,描繪一渴望體驗人世情感的暗夜天使,自投凡間後的絮絮叨叨;名曲〈Pretty〉也可見天使形象——Puma Blue背著翅膀浪遊於紐約街頭,腳步搭上慵懶爵士及Lo-Fi樂音,上演一場歌者向大師致敬的行動。

讓天使為你引路

這次將Puma Blue帶到台灣的主辦單位OFF TIME形容,「若是暗夜難眠,點盞單燈,放上Puma Blue的歌,便覺得孤獨裡彷彿能生出一片大霧,而落凡的天使將聞訊悄然現身,悠悠絮語裡乘載失重的意識,領著靈魂向更深處前行。」這次Puma Blue將帶上樂手以樂團全配編制進行演出,想在擁擠卻疏離的城市難得地與人共感孤獨?就讓他為你引路。

英倫才子Puma Blue 3/31台北開唱
Puma Blue。(圖片提供:OFF TIME)

夜的無盡絮語:Puma Blue Live in Taipei 

日期|2024年3月31日(日)

時間|19:00 開放入場,19:30 開演

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

票價|一般預售 $1,690/現場 $1,890,購票請點此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