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

返回文章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凸版手印卡片,純色調鮮明線條。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一本本上好顏色的抽象色塊筆記本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手工絹印束口袋,手感十足。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簡單生活節擺攤的樣貌。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2011年沾手擺攤去。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手工刷色小筆記,擺在一起猶如版畫一般。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凸版手印小筆記,嚇一跳的人,抽象的畫作讓人印象深刻。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手工刷色筆記本創作過程。

沾手 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沾手工作室一隅,乾淨簡單。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沾手》宛如藝術品的手工筆記本

+9
+9
+9
+9
+9
+9
+9
+9
+9

喜歡紙的觸感,喜歡手寫的感覺,「沾手」,以版畫油墨著色,猶如畫作的手工筆記本,每一本都是阿寬獨一無二的創作。

 

創作者的堅持 留下最完美的成果

走進阿寬永和的工作室裡,滿滿的顏料,側邊櫃子放著各種不同的工具,凸版凹版平版絹印。桌上還沒有包裝的筆記本,封面用版畫油墨手工著色,直接在封面封底做抽象配置與層次變化。每一本,從選紙、設計、上色、裝訂及打樣都有著不一樣的思考。

 

使用油性油墨,防水不易掉色,又能呈現自然光澤,但等封面油墨天然乾燥,即費時三到十天,阿寬笑說他常常將每一本筆記本都當成藝術作品,也因此製作時間長,利潤低,數量生產也不多,一個月最多製作一百多本。他每做完一本,還會幫筆記本們打分數,90分以上的作品有時會捨不得賣,就送給朋友或自己偷偷留下來。封面獨一無二的色彩,一本有三種紙質的細膩,增加了內頁撕線及書背紗布的黏貼,使得裝禎更為牢固,想把紙撕下來,不會破壞原本結構,琢磨每個細節。

 

一人工作室 在創作與經營中取得平衡

最初到紅樓市集擺攤時,只有版畫作品,對消費者來說實用性不高,只能作為裝飾品,銷售不盡理想,但因為作品特別而受到青睞,場地費便由主辦單位贊助。轉化版畫創作,成為更實用的筆記本形式呈現,沾手成立至今已經五年,因為愛東摸西摸喜歡手作的感覺,取名「沾手」。原本還有另一位夥伴,妙貞,擅長視覺設計、攝影,以及人際溝通,負責對外聯絡和廠商接洽;阿寬,擅長人物或靜物版畫,從高中時就喜歡美術創作。

 

後來因為夥伴生涯規劃離開團隊,阿寬變為一人工作室,自由但壓力也大,要面對更多創作以外的瑣事,前年更因為工作時間過長,引發手部肌腱發炎,而每次擺完攤耗費的精力,需要休息一兩天才能繼續工作,因此漸漸減少到市集擺攤以及手工壓印版畫,並開始了版畫教學,增加收入來源。

 

拓展市場 走出新型態定位

阿寬常邊聽音樂邊工作,隨著心情狀態選擇不同類型的音樂,用作品和自己對話,創作出各種抽象表現,不同於一般筆記本,沾手的筆記本多了一份成熟、脫俗的氣質,因而購買筆記本客人橫跨20到50歲,包括學生,也包括收藏家,都喜歡他的作品。

 

但目前以網路平台和寄賣的收入還不足以負擔生活,阿寬說,「喜歡手作版畫的筆記本畢竟仍是小眾,即使壓低價格,台灣市場還是不足夠」因此未來有計畫和國外的文具店合作,其他時間則從事版畫教學、手工絹印、裝幀小書等各式課程,將藝術創作變為筆記本、貼紙、帆布包,更貼近生活。

 

採訪撰文 / 戴君穎 圖片提供 / 沾手

 

看更多:3大創意市集 x 7位創業擺攤人, 「攤」開你的創意!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