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奧斯卡Met Gala根本《辣妹過招》翻版?時尚界人士:懷念不用看Anna Wintour臉色的日子

時尚奧斯卡Met Gala根本《辣妹過招》翻版?時尚界人士:懷念不用看Anna Wintour臉色的日子

有「時尚奧斯卡」之稱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慈善晚宴(Met Gala),堪稱時尚界的年度盛事,對名流影星來說,不僅是極好的曝光機會,也是證明自己具有相當時尚品味的公關戰場,對個人品牌的形塑意義重大。

 

然而,出席光鮮亮麗的時尚盛會,似乎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容易,慈善晚宴主辦人Anna Wintour過度要求細節、吹毛求疵的行事風格,歷年來飽受賓客批評。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知名編劇暨製作人蒂娜費(Tina Fey)與歌手黛咪洛瓦托(Demi Lovato)等人都曾表達對此活動的怨言,女星艾米舒默(Amy Schumer)在2016年甚至直言,參加Met Gala根本就是一種「處罰」。

 

一位好萊塢經紀人透露,Met Gala就像是慈善晚會版的《辣妹過招》(Mean Girls)一樣,主辦人Anna Wintour會禁止那些她不喜歡的人參加,而且對活動的每個細節都有各種規矩,更有報導指出,她連每個賓客抵達會場、走上紅毯的時間都有規定。

 

就是由於這些瑣碎的細節加上冗長的活動,這位好萊塢經紀人表示,2018年她已經有4位一線客戶推掉了Met Gala的邀請,「他們想先休息個一兩年,內容都是一成不變,冗長、拖延又無聊。」

 

「你知道,那是個非常沈悶的夜晚,」另一位有2位客戶參加Met Gala晚宴的名人公關表示,「那對他們來說是很重的工作,一切規劃得很嚴密,在建立人脈上會有很大的壓力,其實不是什麼多有樂趣的夜晚。」

 

 
 
 
 
 
 
 
 
 
 
 
 
 
 
 

badgalriri(@badgalriri)分享的貼文 張貼

 

Met Gala活動始於1946年,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飾典藏館(Costume Institute)的慈善募款晚會。1995年康泰納仕(Condé Nast)集團藝術總監暨美國版《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接任晚宴主席後,逐漸將活動轉型為眾星雲集的時尚盛宴,目前Met Gala是紐約市最大的募款活動之一。

 

Met Gala光是參加的門票就要價3萬到5萬美元之間,包下一桌的價格從27.5萬美元到50萬美元不等,而且並非只要買得起票就可以參加,晚宴屬於邀請制,而且Anna Wintour會親自審核所有名單。2017年慈善晚會共募得超過1,200萬美元,2018的活動配合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特展《神聖之軀:時尚與天主教想像》(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由Anna Wintour欽點歌手蕾哈娜(Rihanna)、Versace創意總監Donatella Versace及艾瑪克隆尼(Amal Clooney)擔任共同主席。

 

 
 
 
 
 
 
 
 
 
 
 
 
 
 
 

Salma Hayek Pinault(@salmahayek)分享的貼文 張貼

 

「我覺得名人們都很緊張,因為這就是一整個時尚與娛樂產業的名人錄。」曾為出席Met Gala的明星打造妝容的彩妝師Ashlee Glazer表示,「他們會被360度無死角的品頭論足。」

 

更令受邀名人頭痛的是,除了少數人之外,Met Gala不允許賓客自己的私人公關隨同出席,在場協助他們受訪、拍照、整理服裝、提點大小事宜。因此,除非賓客的另一半同樣也是地位相當的名人,或是受到設計師的邀請,否則多數人都必須獨自走過滿是相機的紅毯,踏上博物館的階梯進場,這對習慣總是有人在旁協助的名人而言,是相當令人緊張的。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與《Vogue》限制紅毯人數是出於場地考量。只有少數受邀賓客、活動共同主席以及當晚的音樂表演者,有時候能有自己的團隊人員陪同參與。

 

「他們說現場有足夠的人可陪你的客戶走紅毯,因為他們為了這場派對雇用了KCD(編按:一間國際性的公關公司)。問題是KCD不認識這些客戶,而且客戶們花錢請公關是有理由的,因為那需要花5年、10年來建立舒適的關係。」好萊塢經紀人表示。

 

除此之外,有些參加過的人也表示,Met Gala並不是讓人感到自在的活動。「整體的氣氛沒有特別友善,」一位晚宴常客表示,「那不像是走進一個你認識所有人,而大家也都很高興看到你的派對。」

 

她還補充說,「如果你走進女性洗手間,所有的名人會聚在那裡,一起抽菸,而且不理會其他人。」

 

 
 
 
 
 
 
 
 
 
 
 
 
 
 
 

Kylie(@kyliejenner)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6年歌手黛咪洛瓦托陪同Moschino創意總監Jeremy Scott出席Met Gala,她表示,現場有一位名人「完全就是個爛人,而且在他附近會很悲慘,非常排外。」黛咪洛瓦托是康復中的酒精成癮者,她說當時她壓力大到想喝酒,所以提早離開去參加匿名戒酒互助會。

 

「我對匿名戒酒互助會中和我一樣掙扎的無業遊民,比Met Gala這些虛假迎合的人更有認同感。」她表示。

 

而與黛咪洛瓦托有類似感覺的名人並不少。2015年名編劇暨製作人蒂娜費也說過,Met Gala根本就是「混蛋遊行」(jerk parade)。「如果你有一百萬隻手跟所有全世界你會想揍的人,那他們全都在那裡了,」蒂娜費表示,「很明顯地,我永遠都不會再去了。」

 

女星艾米舒默在參加過2016年的Met Gala後,也沒對這個活動留下多好的印象。在一次訪問中,她告訴廣播主持人Howard Stern,整個活動簡直是場鬧劇,就像是「人們在模仿交談對話」。

 

 
 
 
 
 
 
 
 
 
 
 
 
 
 
 

@amyschumer 分享的貼文 張貼

 

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在2013年參加過以《龐克》(Punk)為主題的Met Gala後,發誓再也不要再參加。「那實在太不好玩,」她在訪問中表示,「熱得要命,太擁擠,我一點也不樂在其中。」

 
不過,這些公開抱怨過的名人,即使有人停了幾年沒參加,但也有人後來還是繼續出席Met Gala。這位好萊塢經紀人認為,那是因為他們不敢得罪主辦人Anna Wintour。「與Anna Wintour保持好關係至關重要,她可以捧紅你,也可以毀了你。老實說,我很驚訝她竟然會讓他們再回來。」

 

近年來,像H&M這種大眾平價品牌也開始在Met Gala「包桌」,同時也包辦了出席名人的穿著,有些人認為,這讓整個活動顯得更虛假做作。一些時尚業內人士表示,他們很懷念從前沒聽說過大眾品牌還能包桌的日子,富裕的贊助者甚至不用看Anna Wintour的臉色,就能買票參與。

 

 

 
 
 
 
 
 
 
 
 
 
 
 
 
 
 

The Met(@metmuseum)分享的貼文 張貼

 

「那曾經是非常好玩的活動,」一位為名人打理紅毯造型的時尚界消息來源表示,「紐約人可以和大衛鮑伊(David Bowie)互動,那很好玩、很棒。但人們說現在那就是集體壓力鍋。」

 

「這實在太幼稚了,」另一位業內人士指出,「有足夠財力能參加Met舞會的人多得是,但是……如果Anna不認為你配得上,你就不能來。就一個募款活動來說,這太菁英主義了。」

 

 
資料來源:Page Six、Glamour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如果聖羅蘭是間書店——Saint Laurent巴黎時髦書店「Babylone」,時尚和藝文相遇的美感場域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時尚品牌說故事的載體早已不限於服裝,渠道早已超越伸展台和精品店,有的開起餐廳、咖啡館,有的跨界做藝術品、出版刊物;其中Saint Laurent選擇在巴黎開了間書店「Babylone」,門店落址於第七區的Rue de Grenelle,專售唱片、書籍和雜誌等,當中更可見許多絕版的文化珍品。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Saint Laurent於巴黎開設「Babylone」書店。(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致敬聖羅蘭先生與Babylone社區的連結

「Babylone」一名源自位於巴黎第六區、第七區交界處的Sèvres-Babylone社區,此處與Saint Laurent品牌創辦人「聖羅蘭先生」Yves Saint Laurent頗有淵源。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Yves Saint Laurent與他在1966年開的巴黎精品店。(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1966年,也就是聖羅蘭先生發表轟動一時的「Le Smoking 菸裝」那年,他選址此街區的Tournon路21號,以自己的名字開了間成衣精品店,拋開過往僅為上流社會富人製服的框架,為所有愛打扮的女人端出設計精良的服裝。4年後,他更與伴侶、同時也是YSL共同創辦人的Pierre Bergé,一起搬到附近定居,從此聖羅蘭之名與Babylone結下不解之緣。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1960年代的精品店空間。(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不只是書店,更是時尚、文學與藝術相遇的空間

承襲聖羅蘭先生的精神、YSL品牌與巴黎的深刻連結,由Anthony Vaccarello一手擘劃的「Saint Laurent Babylone」,不是你我印象中的傳統書店,更像是社區中的創意交流場域,向巴黎長久以來與文學、藝術、時尚擁有密切聯繫的城市風格致敬。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Saint Laurent Babylone」書店空間。(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整體空間揉合了當代極簡風格與粗獷的工業氣息——刻意露出灰泥的斑駁牆面,與光滑的大理石展示檯面相映成趣;由室內設計師Pierre Yovanovitch操刀的金屬書架,與裸露的混凝土牆形成對比;Anthony Vaccarello親自策選的書籍、唱片、雜誌等羅列其中,與藍白色潑墨圖樣地毯為空間注入色彩。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Saint Laurent Babylone」書店空間。(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在這裡不只能購入Saint Laurent自行出版的「Rive Droite」系列刊物與唱片,一窺聖羅蘭閱讀時尚、文學、音樂及藝術的美學品味;還能找到許多極其稀有的絕版古董書和唱片,享受挖寶的樂趣。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Saint Laurent Babylone」選書由Anthony Vaccarello策劃。(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不僅如此,未來Saint Laurent也將在此舉辦讀書會、DJ表演、藝術展覽等多元活動,邀請人們與不同形式的創意作品、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互動,盡情沈浸在巴黎獨有的時尚與藝術氛圍。

Saint Lauren聖羅蘭的巴黎書店「Babylone」
「Saint Laurent Babylone」未來將舉辦各式藝文活動。(圖片來源:Saint Laurent)

Burberry橫跨三大洲的城市體驗計畫!倫敦Harrods百貨包覆騎士藍、上海玫瑰公車、紐約格紋酒吧等創意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時尚品牌玩行銷的方法越來越有趣,規模也如暴風般成長。Burberry迎來Daniel Lee擔任創意總監的這一年,一步步讓他為品牌設計的新識別——「騎士藍」、「英倫玫瑰」與「戰馬」,躍上店面、走上街頭,不只進佔倫敦地鐵、老字號高級百貨Harrods,更遠行至紐約、首爾、上海等城市,讓人們提到Burberry時,腦中浮現更多格紋以外的視覺線索!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圖片提供:Burberry)

整座城市都是Burberry的舞台

無論你喜歡Daniel Lee為Burberry塑造的新形象與否,都不可否認他讓這個擁有168年歷史的老牌,變得更活潑、更有趣了。剛上任Daniel Lee就以「當代英國」為題,為品牌立下3個新識別:直指英國血統的「英倫玫瑰」、從品牌資料庫復活的「戰馬」圖騰、呼應皇家淵源的「騎士藍」(Knight Blue)。

延伸閱讀|Burberry全新形象演繹當代英國!Daniel Lee煥新品牌識別,「戰馬」回歸、皇家藍成代表色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Daniel Lee復活Burberry戰馬徽標並設計新的品牌標準字。(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Daniel Lee上任後,玫瑰成為Burberry重要的視覺元素。(圖片提供:Burberry)

接著,他在2023秋冬首秀上喚醒了Burberry熱愛戶外探險的DNA,為秀場融入早期的帳篷設計、讓實用又可愛的格紋熱水袋成為焦點。延續對戶外的熱情,Daniel Lee展開「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劃,以倫敦為起點,透過「接管」各大城市的酒吧、餐廳、百貨等空間,結合各種在街上發生的有趣企劃,號召人們隨著戰馬、玫瑰和騎士藍探索世界。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將新品牌色「騎士藍」帶入Harrods百貨。(圖片提供:Burberry)

「騎士藍」進佔倫敦各地,地鐵站也淪陷

↪︎ Norman’s Cafe

計畫第一站來到倫敦北部的早午餐店Norman’s Cafe,這間小店從外觀、菜色到擺盤都不走花俏路線,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呈現英式美食。2024春夏倫敦時裝週期間,Norman’s無論內外都披上騎士藍格紋新衣,並推出Burberry獨家菜單,連餐具器品也融入了騎士藍、戰馬徽標等元素;餐車也同步上路,在倫敦市中心邀請人們享受一場 “Breakfast at 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倫敦站:Norman's Cafe。(圖片提供:Burberry)

↪︎ Burberry Street地鐵站

進駐Norman’s Cafe的同時,Burberry也與倫敦交通局合作,在時裝週期間將龐德街(Bond Street)地鐵站改造為「Burberry Street」!當時無論是搭乘Central、Jubilee或Elizabeth線路經過此站,都能看到月台指示牌、倫敦地鐵最具識別度的圓標、車站入口招牌,皆換上了鮮明的「Burberry Street」字樣,並披上騎士藍新衣。選擇龐德街進行快閃並非偶然,這裡是倫敦的購物勝地之一,為時尚兵家必爭之地,Burberry旗艦店也坐落於此。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倫敦站:Bond Street地鐵站。(圖片提供:Burberry)

↪︎ Harrods百貨

倫敦的「騎士藍」熱潮持續延燒,Burberry更將這抹全新品牌色融入同為英國代表性品牌的傳奇百貨Harrods。人們所熟悉的Harrods,是古典建築外牆綴以深綠色遮雨棚;門衛總穿著芥綠色正裝迎賓。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倫敦Harrods百貨。(圖片來源:Harrods)

在Burberry改造之下,藍色取代綠色成為妝點Harrods的主角——遮雨棚換上了騎士藍格紋新裝,搭配防水布料、帳篷繩索、登山扣等元素,彰顯Burberry親近戶外的探險精神;入夜後,整座建築外觀更將被騎士藍燈光點亮,呈現與平常截然不同的氛圍。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倫敦站:Harrods百貨。(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倫敦站:Harrods百貨。(圖片提供:Burberry)

多年不變的門衛制服,也經Daniel Lee巧手改造,在快閃期間從綠色換成呼應百貨外牆的騎士藍格紋造型;值得一提的是,這是Harrods首次交由時尚品牌設計新制服,別具意義。同樣以新造型亮相的還有可愛的Harrods小熊,他們戴上了手工刺繡的騎士藍格紋圍巾,一同慶祝百貨開幕175週年的里程碑。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為Harrdos設計新的員工制服。(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Harrods小熊穿戴著Burberry騎士藍格紋圍巾。(圖片提供:Burberry)

「英倫玫瑰」在亞洲盛開

「Burberry Streets」旅程來到亞洲,主角從騎士藍變為英倫玫瑰。從2023秋冬首秀就能看出Daniel Lee將英國國花——玫瑰——視為Burberry重要的全新視覺元素,當時他以一件印有藍色玫瑰並寫上“ROSES AREN’T ALWAYS RED”(玫瑰並不總是紅色)的上衣為起始,為玫瑰主題的一系列造型拉開序幕,接著紫色的、黃色的、棕色的玫瑰以獨具風格的形態一一亮相,有些以針織衣上的抽繩呈現、有些是帶龐克風格的濃烈印花,各具姿態。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2023秋冬系列。(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2023秋冬系列。(圖片提供:Burberry)

↪︎ 首爾聖水洞|玫瑰迷宮快閃店

來到首爾,Burberry選擇在城市的時髦新據點聖水洞開設快閃店,並以紫、黃色交織的玫瑰印花為主角,將店面打造為神秘的花瓣迷宮,裏頭還有手工雕刻的花瓣莖葉等細節。除此之外,Daniel Lee也將2023秋冬剛亮相就引發討論的新單品——格紋熱水袋——帶到首爾,甚至為它開了間專賣店,不忘Burberry靈魂中的探險精神。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首爾站。(圖片提供:Burberry)

↪︎ 上海|英倫玫瑰城市公車

英倫玫瑰主題快閃店也在「Burberry Streets」第三站——上海——發生,此外Burberry還為行駛於市中心的公車披上玫瑰印花,成為城市中日夜不歇的移動風景。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上海站。(圖片提供:Burberry)

其實這並不是Burberry首次將公車作為宣傳載體,前任創意總監Riccardo Tisci為品牌打造全新Thomas Burberry Monogram時,也曾讓TB印花公車在上海、香港、紐約、首爾等城市上路,將品牌認知度擴張至平時難以接觸的客群,畢竟一台造型獨特的公車忽然出現在熟悉的生活場景,任誰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甚至拿起手機拍個照、上網查查到底發生什麼事。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圖片提供:Burberry)

「戰馬」奔騰至紐約

↪︎ Temple Bar

計畫第四站來到紐約藝術街區NoHo,Burberry將當地的Temple Bar改造為一週限定的「騎士酒吧」,慶祝2023秋冬新包款「Knight」上市。每到夜晚,被Daniel Lee召回的「戰馬」(EKD)徽標霓虹招牌就會亮起,與紅色格紋櫥窗、地毯一起迎接賓客上門。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紐約站。(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Streets紐約站。(圖片提供:Burberry)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Burberry "Knight Bag" by Daniel Lee。(圖片提供:Burberry)

串連「Burberry Streets」計畫的彩蛋

值得留意的是,不管在倫敦、首爾、上海或紐約,Burberry在快閃現場提供的餐飲皆由Norman’s Cafe設計,不僅將道地的英式小食帶到世界各地,更為「Burberry Streets」計畫保留了前後呼應的線索。

無論是騎士藍、玫瑰、戰馬、戶外風格等元素,Daniel Lee皆一玩再玩,不停透過單品設計、行銷策略加強傳遞訊息的力道,讓人們清楚知道現在的Burberry是什麼模樣——新潮同時珍視傳統,不忘根本也擁抱多元,揉合了新與舊、傳統與當代、高級時尚與次文化的魅力。

Burberry Streets城市體驗計畫倫敦、首爾、上海、紐約
(圖片提供:Bur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