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氣壯的余彥芳, 是如何開始「默默」的?

理直氣壯的余彥芳, 是如何開始「默默」的?

在我看來,余彥芳一點也不默默。

 

碰上了任何疑問就會立刻舉手(從小如此,以至於被老師點名「太活潑」),說話坦率並且毫無顧忌,理直氣壯的時候,管它對面是誰都可以使勁拍桌。

 

爬上這位編舞家的臉書,針對各種社會議題所發抒的個人意見,比她的新作演出消息還多,全世界都能知道她正在相挺這個、對抗那個。熱血的敲鍵盤以外,她還勤於上街頭,不僅僅上,而且是衝到最前面的那種。

 

這樣敢言的行動派,何以會在2013年的某個夜裡,在網路上昭告她要發起一個創作計畫,叫做「默默」?

 

從一個令人火大的壞詞開始

「默默」的出身並不怎麼光采。

 

其時,「關廠工人連線」的抗爭翻騰到了沸點,工人們聚集在勞委會前展開絕食行動,苦捱了九天依然等不到任何回應。在立委的質詢逼問下,勞委會主委潘世偉強調自己一直都有在默默關心。

 

是這個冷酷的「默默」戳中了彥芳:「那個時候聽到真的覺得很火大,官員居然可以這樣子說話、用這樣的語彙。」

 

火大到她立即轉貼了這則新聞,並且用「默默」造了一大堆句子,在網路上和朋友們拋來丟去。「默默生,默默死,默默圖利,默默奉獻,默默怎樣、默默怎樣……」這場情緒性的接力造句,無意間把這個詞所蘊含的多重意義給展開了。

 

尤其是它與彥芳持續在思索的各種在地議題,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台灣經歷了一連串被殖民的歷史過程,其實我們是蠻習慣於沉默的。沉默這件事本身、與沉默所累積的一些我們到頭來說不破的事情、打不破的習慣、衝不破的藩籬……,因為我們從來不把事情講清楚,以至於造就了我們的哪一些行為,所以演變成現在這樣?這整個文化經過時間慢慢的累積,我們其實都在傳承這個狀態、承擔那個結果。」

 

默默所引燃的一連串創作想像,讓她徹底擺脫了過去旅外時期、以鄉愁為題作舞的那種虛空感,切切的踩在自己的土地上,感覺到自己終於有了用武之地。「我覺得我可以回應些什麼、可以做些什麼。」

 

她幾乎像是一見鍾情般的愛上了這個主題,強烈到感覺可以和它在一起天長地久。「我好像找到了一個一輩子的命題,做為一個創作者,我似乎是離不開它了。」

 

和創作好朋友一起,全身心的「默默」探索

攤開「默默」的成員名單,彥芳除了編舞還兼掛導演,表演者則是舞者和演員各半,連戲劇導演也來參一角。設計群中的許多位,是她在社會運動場上鏈結而來的同黨。

 

跳過演出文宣中提到的「以約瑟夫.柴金(Joseph Chaikin)創建的『開放劇場』為靈感」這類堂皇的理由,她直通通地說,會形成這樣不尋常的組合,起初只是出於一個很單純的願望:「我天生是個蠻會主動去接近我想要接近的人事物的人,因為想要靠近這些靈魂、想要靠近這些想法,所以就把他們兜了起來。」

 

和這些成份迥異的創作者一起尋找「默默」的身體語彙,正好切中了她近年來關於舞蹈與戲劇如何融會的研究興趣。隨著參與越來越多戲劇的肢體設計、甚至自己投身當演員,她越來越渴望知道,「舞蹈的故事性、戲劇的肢體性是什麼?」很自然的也把這樣的好奇,一併融入了「默默」的探索之中。

 

這群人對「默默」的研究探索是全身心的。

在那個被他們稱作「默1」的起步階段,以彥芳當時駐村的寶藏巖山城排練場為基地,沒有製作演出的壓力,近乎奢侈的以每週三天、為期四個月的密集工作坊的狀態展開他們的研究:共食、讀書、觀察、討論,為了一個什麼議題火力全開地辯論四、五個小時。當時候的身體實驗更多是遊戲式的,「它就是一個極大值的玩樂,」從中尋找的是「這些在遊戲中的個人選擇、群體反應怎樣跟我們在社會中遵循社會秩序的態度有所連結。」

 

2015年的「默2」開始,陣地轉移到了黑眼睛跨劇團,他們選擇了用「生老病死」勾勒對默默的時間感知,更大膽喊出了「什麼是台灣人的身體」這樣的大哉問。「問了才發現,哇,危機重重,什麼東西都變得符號化了,真的要拿廟會音樂來播嗎?真的要在那邊踩泥土嗎?可是我們平常真的有踩泥土嗎?當這些全部浮現上來以後變得非常綁手綁腳,就像是給自己立了一面超大的照妖鏡。」

 

這面無比巨大的照妖鏡,把如今的「默3」,一把撞進了私歷史的深洞裡。「喔,原來,我們無法定義什麼是台灣人的身體,台灣人的身體不是單一的,也不是任何符號性的,它是所有的私歷史、私人的感受、私人的對話等,經歷了時間慢慢堆疊起來的,眾生的身體。」

 

「默默」在一路發展的過程當中,逐漸摻合了以上種種,經歷了多次內容的轉化、成員的來去,「但無論多少次的改組、呈現,最終很希望做到的事情,其實有如我開始飽受衝擊的心靈一樣,是找到一群人,開始討論、分享這份感受,並且釐清這些感受的來由。」

 

默默等待 身體與時間的相互穿越

在默默了近四年以後,「默默」即將第一次拿掉「創作中呈現」這樣的字眼,以正式演出的姿態和觀眾們面對面,做另外一種層次的溝通。

 

在這個里程碑臨到的當頭,問彥芳是否察覺到自己,在「默默」之中默默改變了什麼?「就是變得沒那麼理直氣壯吧。」

 

我覺得『默默』是一個我自己創造出來,用來磨練我自己心智的東西。」隨著成員們的參與漸深,這個最先發願、願力最深的人,逐漸把創作權力釋放出來,最大程度的開放討論和彼此信任(到可以放心吵架的那種)。

 

「超難,意見超多的呀。」在這個自找麻煩的共同創作狀態之中,「你絕不可能用一個簡單的方法去解決任何事情。可這對創作而言是很有幫助的事,你得上下左右前前後後的去掂量它,檢視自己說的做的是否表裡如一。有時候當我們的正義力過度充滿,我們衝得很前面,但其實缺乏反省。這個創作組合這幾年對我的磨練,使我做決定的節奏變慢了、質疑自己的時間變多了,讓我表面上看起來變得猶豫不決,但其實是因為我明白了,事情的發生有它必然需要的時間,我不能假裝不用這個時間。」

 

耐心的等待時間穿越身體、身體穿越時間,不找方便的路子走。從這個層面上看來,彥芳其實還是挺默默的。

 


Text / 洪瑞薇
Photo / 黑眼睛跨劇團提供
※本文由Qbo藝文頻道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一起走入劇場!2024中國信託新舞臺藝術節以四檔節目開啟關於性別、環境與生命本質的對談

繼2023年以「未來到劇場」為主軸探討科技、疾病與超人類主義之後,2024中國信託新舞臺藝術節以「換『劇』話說」為策展主題,透過四檔當代跨界節目展現劇場無窮的魔幻手法,經由衝擊觀眾視覺和激發想像來拋問性別、環境與生命本質的重要性,進一步映照現實也預警人類的未來!

2024中國信託新舞臺藝術節主視覺。(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2024中國信託新舞臺藝術節主視覺。(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擔當開場的是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巨人來了-山海遇見偶》,起源於2023年開始的「偶戲種子教師計畫」,攜手藝術導師無獨有偶培育種子教師,讓偏鄉藝文教育進一步擴散、在地扎根並永續發展;計畫影響力擴散至花蓮、宜蘭、新北、台南與屏東,更首次進入特教班級。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山海共生》首次於台北演出。(攝影:李建霖,圖片提供:星合有限公司)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山海共生》首次於台北演出。(攝影:李建霖,圖片提供:星合有限公司)

今年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與無獨有偶,在南港中信金融園區打造一場全齡共享的偶戲嘉年華,繽紛吸睛的偏鄉學童偶戲夜光秀與偶戲作品共六檔輪番上演,現場還有MUZIK x教育部樂器銀行樂器體驗、藝術家版畫工作坊及多項闖關集章遊戲,另有人氣拍貼機讓觀眾體驗。

在公益場也特別出動4.5公尺高的巨型大偶漫步南港,首次登陸台北的山海巨人,同心戮力六所師生,演繹這塊土地的疲憊與沉睡、甦醒與共生。活動採免費入場,76日週末就到南港中國信託金融園區跟著戲偶一起上山下海吧!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山海共生》公益場現場出動4.5公尺大偶快閃南港。(攝影:李建霖,圖片提供:星合有限公司)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山海共生》公益場現場出動4.5公尺大偶快閃南港。(攝影:李建霖,圖片提供:星合有限公司)

緊接著於88日至11日在臺大遊心劇場亮相的比利時夏綠瓦蒂劇團X焦點劇團《最後一個星期天》,跳脫以語言為唯一媒介的形式,非語言的演出飽含詩意又充滿滑稽的諷刺,譏嘲人類面對極端氣候和環境崩毀卻視而不見。

《最後一個星期天》探討人類與極端氣候、環境的關係。(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最後一個星期天》探討人類與極端氣候、環境的關係。(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這部作品不但榮獲愛丁堡藝穗節「整體劇場獎」、比利時梅特林克獎「最佳表演」及「最佳藝術和技術成就」,2018年更獲頒法國著作人協會(SACDthe BelgianArtPrize的「最佳手勢劇場獎」,該獎項肯定劇團創團以來的所有製作,直至今日,夏綠瓦蒂劇團作品已經在全球演出逾1,000場次。

對於非正統劇場製作有著相同想法的夏綠瓦蒂劇團和焦點劇團,在視覺呈現、藝術表現及舞台語言的拿捏掌握展現高度契合,共創多部融合動態藝術、物件劇場、懸絲傀儡及攝影設計的劇場作品。

《最後一個星期天》以微型物件、場景與服裝等多重元素,表現出天寒地凍的極地景象,令觀者身歷其境。(攝影:Alice Piemme,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最後一個星期天》以微型物件、場景與服裝等多重元素,表現出天寒地凍的極地景象,令觀者身歷其境。(攝影:Alice Piemme,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最後一個星期天》講述不久將來後的某一天,人類再也無法適應極端氣候,世界末日近在眼前。小鎮上一戶人家卻絲毫不在意,伴隨暴雨的颶風侵襲,即使肆無忌憚的強風灌入屋內,眼前桌椅傾倒,杯盤狼藉遍布,一家人仍處之泰然地準備度過溫馨的午後家庭日;同一時間,三名記者行駛在顛簸的路面,正趕往另一端的荒原,為捕捉氣候浩劫下野生動物走向滅絕的最後身影。面對嚴肅的生存議題,前後兩組呈現完全相反的情境與態度,極度誇張的戲謔敘事觸發觀眾群體反思。

《最後一個星期天》演員巧妙運用戲偶、場景、物件與誇張靈活的肢體,表現人類面臨末日侵襲卻泰然自若的荒誕場景。(攝影:Mihaela Bodlovic,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最後一個星期天》演員巧妙運用戲偶、場景、物件與誇張靈活的肢體,表現人類面臨末日侵襲卻泰然自若的荒誕場景。(攝影:Mihaela Bodlovic,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演出結合多元形式,微型物件搭配影像設計,表演者更時不時將延伸的軀體幻化作大自然的起伏樣貌,挑戰觀眾對肢體運用的想像極限;科幻模擬和現實面的荒謬混亂在台上交替穿梭,無需台詞的偶戲及默劇,反而激盪出觀者無窮邊際的想像。是部看似腦洞大開的警示預言,實則從平凡日常出發,與大眾生活經驗深刻共感,又極具趣味性的省思製作,猶如一堂全齡共賞的劇場生態課。

《最後一個星期天》是一齣適合全齡共賞的默劇。(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最後一個星期天》是一齣適合全齡共賞的默劇。(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強力接棒的曼波男孩舞團1994年成立於巴塞隆納,擅長透過詼諧幽默的方式把舞蹈變成喜劇。藝術總監菲利普.拉斐耶(Philippe LAFEUILLE)以編舞家及舞者雙重身分活躍於舞壇,職業生涯中曾與流行天后瑪丹娜(Madonna)和芭蕾舞傳奇魯道夫紐瑞耶夫(Rudolf Nureyev)共舞。其舞作《Méli-Mélo show》以黑馬之姿在外亞維儂藝術節首演,並於愛丁堡藝穗節大放異彩,獲得「最佳國際表演獎」(Prix du Meilleur Spectacle International)

曼波男孩舞團舞作《蓬蓬TUTU》。(攝影:Michel Cavalc,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曼波男孩舞團舞作《蓬蓬TUTU》。(攝影:Michel Cavalc,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主辦單位替這回來台的《蓬蓬TUTU》下了個相當顯眼且吸引人的關鍵標題:「猛男芭蕾撞上幽默舞劇,解放觀眾搞笑魂!」原來,男人也能精準掌握踮腳尖的藝術。是繼《Méli-Mélo》再次登上外亞維儂藝術節的舞作,以破竹之勢獲得「最受觀眾歡迎獎」(Prix du Public),喜劇風格的舞蹈驚艷愛丁堡藝穗節的觀眾,並獲得媒體逾五星好評;蘇格蘭人報The Scotsman、百老匯報The Broadway Baby和專業藝評Edinburgh Festival Magazinethe wee reviewone4reviewThe List等媒體也皆給予超過四顆星評價。

《蓬蓬》中男舞者穿著粉紅色芭蕾舞裙,以詼諧逗趣的肢體顛覆傳統芭蕾意象。(攝影:Michel Cavalca,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蓬蓬》中男舞者穿著粉紅色芭蕾舞裙,以詼諧逗趣的肢體顛覆傳統芭蕾意象。(攝影:Michel Cavalca,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色彩繽紛的芭蕾舞蓬蓬裙和尖頭鞋不再專屬於女舞者!」,六位男舞者彷彿變色龍,突破性別框架,大秀猛男芭蕾,展現「雌雄同體」的身體創意;在全劇二十個場景中詮釋近四十個角色,不僅是舞者也是小丑,在台上無所不能的他們,淋漓盡致地融合古典芭蕾舞、現代舞、韻律體操、嘻哈及雜技等各類型舞蹈,專業深厚的舞蹈身段和底蘊揉合出一幕幕的視覺饗宴。

《蓬蓬》男舞者有力的肢體與詼諧方式,轉譯經典芭蕾舞作《天鵝湖》。(攝影:Michel Cavalca,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蓬蓬》男舞者有力的肢體與詼諧方式,轉譯經典芭蕾舞作《天鵝湖》。(攝影:Michel Cavalca,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如同藝術總監所說:「這場秀就是場遊戲,這齣舞作我想獻給那些沒看過舞蹈表演的觀眾!」舞蹈本就是一門世界通用的語言,觀眾只需要純粹地享受這趟震撼的感官之旅;宛如時裝秀般的致敬經典卻又是齣挑戰創新的天鵝湖,接二連三詼諧逗趣的肢體語言徹底顛覆傳統芭蕾印象,一部兼具節奏感與喜感的舞劇,將於1019日至20日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球劇場俏麗登台。

《蓬蓬》劇照。(攝影:Michel Cavalca,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蓬蓬》劇照。(攝影:Michel Cavalca,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最後1116日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壓軸登場,由比利時偷窺者舞團轟動國際的驚悚大作《密室三舞作》,描述在遠洋客輪的船艙和走廊中,時間及記憶被無法控制的力量扭曲;窺探人類暴力、情慾與偏執的脆弱與掙扎,並營造「超現實」的詭譎場景,畫下堪比大衛林區的懸疑美學。

扭曲的肢體舞蹈、極具壓迫感的場景,讓《密室三舞作》滿溢詭譎氛圍。( 攝影:Virginia Rota, Peeping Tom,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扭曲的肢體舞蹈、極具壓迫感的場景,讓《密室三舞作》滿溢詭譎氛圍。( 攝影:Virginia Rota, Peeping Tom,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人類在享受便利的網路生活之際,卻面臨了更大的意識危機:身而為人的知性與感性,正在慢慢消逝,巨量襲來的碎片化資訊看似簡潔又吸收快速,卻逐步侵蝕著不斷匱乏的注意力,甚至是無法達到或擁有完整的學習與深度的思考。換「劇」話說,讓我們好似參加末日慶典般地走入劇場沉澱心情、聚焦日常話題並開啟華麗的世代對談吧!

《密室三舞作》打造超現實的劇場空間。( 攝影:Virginia Rota, Peeping Tom,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密室三舞作》打造超現實的劇場空間。( 攝影:Virginia Rota, Peeping Tom,圖片提供:中國信託基金會)

2024中國信託新舞臺藝術節

比利時夏綠瓦蒂劇 X 焦點劇團《最後一個星期天》

演出場次|08/08() 19:3008/09() 19:3008/10()14:30&19:3008/11 () 14:30
演出地點|臺灣大學遊心劇場
演出長度|約75分鐘 (無中場休息)

早鳥限時8折(7/4止),雙人88折四人套票85折(7/5起)

更多藝術節相關資訊請洽官網

資料提供|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深入2024新營藝術季《水水的起點》!專訪臺南市文化局長、雙策展人,如何讓藝術如水一般融入生活?

深入2024新營藝術季《水水的起點》!專訪臺南市文化局長、雙策展人,如何讓藝術如水一般融入生活

2024新營藝術季以《水水的起點》為主題,並透過一系列演出、工作坊、講座等活動,讓藝術如水一般融入生活。而La Vie也訪問到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以及雙策展人王宇光、李尹櫻,帶你深入此次藝術季的背後故事。另外,擔任「我們從河而來」策展人的龔卓軍,也搶先透露這檔將於暑假登場的大展亮點。

打造全齡式參與的藝術行動

作為大臺南溪北地區藝文盛會的新營藝術季,今年以《水水的起點》為發想,從其名稱便可發現「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特別的是,不若常見的藝術季是以展出藝術作品為主,此次新營藝術季以舞蹈、表演藝術、親子樂齡工作坊為主軸,打造一場全齡式參與的藝術行動,並邀請到致力於當代舞蹈創作及「到處跳舞」計畫的微光製造藝術總監王宇光、微光製造團長李尹櫻,首度跨界擔任藝術季雙策展人。

採訪當天,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帶著我們前往七股潟湖最南端的南灣碼頭,其擁有知名的潟湖、蚵棚與沙洲美景。(攝影:黃覺深)
採訪當天,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帶著我們前往七股潟湖最南端的南灣碼頭,其擁有知名的潟湖、蚵棚與沙洲美景。(攝影:黃覺深)

王宇光分享,他在策劃新營藝術季時,去了趟新營,「當我從新營火車站,沿著嘉南大圳的支流——綠川,一路漫步到新營文化中心,看到了溫暖的陽光穿透了樹葉、兩側的阿勃勒樹影婆娑。我那時就想,這真美。」也因為這個包覆著人們的生活、藝文活動與自然關係的「綠川廊道」,促使王宇光開始思考「水」這個議題,也因而有了這次的「水水的起點」。

王宇光分享,這次藝術季的英文名字叫做 “ Sweet Swing ”,期待來參加或觀看藝術季的人都可以甜蜜的、浪漫的搖擺他的身體。(攝影:黃覺深)
王宇光分享,這次藝術季的英文名字叫做 “ Sweet Swing ”,期待來參加或觀看藝術季的人都可以甜蜜的、浪漫的搖擺他的身體。(攝影:黃覺深)

透過身體來說自己的故事

同樣感嘆於新營文化中心地理位置的李尹櫻說道,「這裡既是嘉南大圳支流流過的地方,也是臺南文化的核心與中心,那藝術,是不是也可以從這裡開始?它可以是水的起點,同時是身體跟藝術的起點。」對李尹櫻而言,水是個擁有無限可能的存在,「那我們的身體,是不是也可以像水一樣有無限可能?」因此,在這次藝術季中,民眾不會只是個觀眾的角色,而是像一直被翻攪與交流的水一樣,能夠透過參與不同年齡層的工作坊、一起動動身體,同時訴說自己的故事。

策展人李尹櫻說:「真的非常希望透過藝術季讓民眾能夠親自來參與,不只是以觀眾的身份來經歷這次的藝術季,而是透過身體來說自己的故事。」(攝影:黃覺深)
策展人李尹櫻說:「真的非常希望透過藝術季讓民眾能夠親自來參與,不只是以觀眾的身份來經歷這次的藝術季,而是透過身體來說自己的故事。」(攝影:黃覺深)

而這次藝術季規劃了各式與「水」相關的主題工作坊,比如讓家長帶著孩子一起接觸劇場、一同認識自己的身體,就像是從源頭向外發散的「涓流」;透過工作坊的形式,提供青少年們豐富戲劇體驗,同時培養他們對戲劇的興趣與熱忱的「奔流」;由在地秀琴歌劇團與銀齡長者,共同探索肢體運用與開發之不同可能性的「交流」。而在6月9日,更有工作坊的學員們一同呈現的演出,將帶大家看見「匯流」後的老中青幼,一同激盪出的精彩火花。

今年新營藝術季也精心規劃多個全齡參與式工作坊,讓藝術如水一般融入生活,透過親身參與藝術展演,栽下藝文靈魂的種子,不論是藝術愛好者還是親子家庭,都能在新營藝術季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獨特體驗。(圖片提供:新營文化中心)
今年新營藝術季也精心規劃多個全齡參與式工作坊,讓藝術如水一般融入生活,透過親身參與藝術展演,栽下藝文靈魂的種子,不論是藝術愛好者還是親子家庭,都能在新營藝術季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獨特體驗。(攝影:陳冠任)

讓不同年齡層的人有更多的交會

謝仕淵局長表示:「我們非常期待這個新營藝術季,讓全齡的社群彼此參與、溝通,而身體與舞蹈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媒介,它可以讓不同社群的人,有一個共同對話的語言,同時擁有一樣的感官能力。」他接著補充,「臺南的溪最後都流到西邊的大海,而在溪流與大海的交界處,所形塑出來對於自然的影響,乃至於人文風貌,其實各有不同。我是在這片海從小釣魚長大的人,在海裡面,會讓我們去觀察很多事情,也會更重視身體感官與環境之間的關係。我覺得所有面對大海的人,待久了後,就跟會跳舞的人一樣,會在舞蹈之中,看見彼此的關聯。我期待在這個藝術季,能夠看到不管是銀齡或孩童的舞者,經由身體、舞蹈,彼此能有更多的交會。」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表示,他期待在這個藝術季,能夠看到不管是銀齡或孩童的舞者,經由身體、舞蹈,彼此能有更多的交會。(攝影:黃覺深)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表示,他期待在這個藝術季,能夠看到不管是銀齡或孩童的舞者,經由身體、舞蹈,彼此能有更多的交會。(攝影:黃覺深)

有趣的是,策展人王宇光也是從小就喜歡釣魚,他說,「釣魚的過程中,我會一直去解讀水面以上的訊號,也試著去思考水面下會是什麼樣子,這會幫助我去判斷魚餌要往哪裡丟。我覺得這和思考藝術季、做創作,其實都是同一件事情。在這個嘗試的過程中,構成了哪些經驗,而這些經驗又是如何幫助你在創作、工作上去判斷與溝通。」

謝仕淵局長與策展人王宇光都擁有海釣的興趣,他們也表示,從釣魚中,學習到如何在工作與創作上,去解讀與判斷。(攝影:黃覺深)
謝仕淵局長與策展人王宇光都擁有海釣的興趣,他們也表示,從釣魚中,學習到如何在工作與創作上,去解讀與判斷。(攝影:黃覺深)

重新思考臺南的溪流與河川

而2024年是臺南400,許多設計與藝文美學行動,陸續在這座古城展開。比如即將在暑假期間開幕的「我們從河而來」文化大展,也是其中一項精彩活動。策展人龔卓軍說明,「臺南的總面積大概有2,190平方公里,那在這裡面,我們好像從來沒想過,水域佔了多大的面積?那以臺南的溪、水圳、埤塘,加上沿海養殖業來說,其實臺南跟水的關係非常密切,甚至可以說是水體城市。臺南400比較多人談的是,從海上來、世界貿易的連結點,但如果要以水為中心來思考臺南,我們發覺,臺南市中心可能要移動到官田跟善化中間,也就是曾文溪流域上、烏山頭水庫附近。」

從2022 Mattauw大地藝術季「曾文溪的一千個名字」,到今年暑假開展的「我們從河而來」文化大展,策展人龔卓軍以水為中心,帶大家重新思考臺南。(攝影:黃覺深)
從2022 Mattauw大地藝術季「曾文溪的一千個名字」,到今年暑假開展的「我們從河而來」文化大展,策展人龔卓軍以水為中心,帶大家重新思考臺南。(攝影:黃覺深)

而以曾文溪流域展開的臺南,有八掌溪、將軍溪、急水溪、鹽水溪、二仁溪等各有各色的溪流,「這就是『我們從河而來』要談的,從這個溪水的源頭、水庫、水圳,到沿海的埤塘、魚塭、養殖地,臺南跟水的關係,在面對未來的整個城市發展,以及如何重新跟世界去對話連結,都是必須要重新思考的一個重要議題。」龔卓軍透露,他們讓臺南的6條溪化成6個不同的角色,並做成一部動畫,他希望透過「我們從河而來」這個觀點,引領人們重新思考臺南的溪流與河川,究竟在當下與環境的關係,以及過去與歷史的關係,它的角色特質會是什麼?

從臺南的溪、水圳、埤塘,加上沿海養殖業,可以看出臺南跟水的關係非常密切。(攝影:黃覺深)
從臺南的溪、水圳、埤塘,加上沿海養殖業,可以看出臺南跟水的關係非常密切。(攝影:黃覺深)

臺南400是一個新的開始

最後,謝仕淵局長分享,「與其說臺南400有哪項活動是重要的,倒不如說我們期待發展一種方法,讓大家成為參與這活動的一份子,也從而重新認識這座城市。不論是新營藝術季,或是甫結束的臺南燈會、臺南紅球行動,以及之後的文博與臺灣設計展,背後都有一個共通邏輯,那就是這個活動對於臺南人而言是什麼?你有沒有辦法成為這個活動的一部分?只有建立起這個方法,經歷2024的臺南400,才會是一個新的開始,而不僅是過去的延續。」

2024年為臺南建城400年,臺南也推出一系列精彩藝文活動。圖由左至右分別為:「我們從河而來」策展人龔卓軍、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2024新營藝術季雙策展人王宇光與李尹櫻。(攝影:黃覺深)
2024年為臺南400,臺南也推出一系列精彩藝文活動。圖由左至右分別為:「我們從河而來」策展人龔卓軍、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謝仕淵、2024新營藝術季雙策展人王宇光與李尹櫻。(攝影:黃覺深)

2024新營藝術季《水水的起點》
期程:2024年3月9日至6月29日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 (臺南市新營區中正路23號) 
更多資訊可至新營文化中心臉書2024新營藝術季官網查詢

我們從河而來:流域千年・文化共筆
期程:2024年7月9日至10月13日
地點:臺南市美術館二館1樓
更多資訊可至我們從河而來:流域千年.文化共筆臉書臺南400官網查詢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