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斜槓框架,導演劉耕名與格蘭菲迪用破框帶出影響力

顛覆威士忌成規,以領路者精神開展全球單一麥芽威士忌市場的格蘭菲迪Glenfiddich,百年來以突破傳統製酒手法的創新精神,成為「破框哲學」的最佳代表。在台北場「品味破框美學」的活動中,邀請操刀金馬58、59視覺統籌的劉耕名導演,與威士忌同好們分享,用設計帶來社會影響力的獨到見解。


2



「我們做的工作是改變情緒,就跟喝單一麥芽威士忌一樣。」被媒體封為台北世大運神片導演,亦是 Bito創辦人暨創意總監劉耕名,除了四度站上設計界最高殿堂 ADC Awards,並擔任連續五屆的金點獎、第二十八屆金曲獎視覺統籌,作為三金視覺導演,他用作品達到設計外交,一如格蘭菲迪總是致力於打造不同類型、突破框架的沉浸式體驗。


顛覆品酒會的制式想像

不若過去品酒會只著重在餐酒搭配的經驗,藉由這特別的機會,劉導向大家解釋,過去的設計,大家都在談Design Thinking,但來到當代,更重視的是Design Feeling,是希望設計能被記住,他以此為主題,讓大家在品飲威士忌的同時,也能用各種畫面為酒講故事,營造如夢似幻的物理空間。


3



對他來說,「設計有一種魔力,是可以讓希望視覺化的工作。」劉耕名以自己的人生故事為例,他提及自己從小就有嚴重弱視,後來發現這項人生缺陷,帶給他更敏略的觀察力,讓他看的事情角度和大家不一樣,擁有不一樣的視角。而小時候的他完全沈溺在昆蟲世界,考上了昆蟲系,曾經他以為森林就是他的未來,直至2003年他去了紐約,人生的一個轉彎,開啟了他的設計之路。


人生不該被既有條件受限,察覺自我能耐

劉耕名提及,很多人會困惑於他的職業,問他是導演?策展人?還是設計師?「我常會說,與其說職業,不如說我擅長改變人的情緒,就像單一麥芽威士忌一樣,在每一口品飲間,都能牽動著人們的感官情緒。」他強調,人不要一直困在舒適圈,這樣才不會被身分畫地自限,就算當時在紐約已經當上了創意總監,得到了許多肯定,但他觀察到當時台灣沒有動態影像設計,便決定返台闖一闖,最後不僅開設公司做整合設計,還擔任視覺影像及導演。


4



這樣的人生經驗,對應到現在,很自然地被大眾稱作是斜槓,但劉導坦言:「我喜歡拿掉斜槓,畢竟斜槓還是有一個邊界,現在每個職業都在重新定義,我想做的事也不想被輕易定義,我不是在做跨界,是在做抹去斜槓的工作。」


而格蘭菲迪亦是如此,作為蘇格蘭高地碩果僅存的百年家族酒廠之一,之所以耗費心力顛覆成規,起源在於人常常會習慣用既有的看事情角度,形成認知的框架,所以格蘭菲迪以打破框架出發,將品飲會的體驗拉至全新高度。


5



「破框」就是擁有能跳脫框架與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要打破陳規,從其他視角來思考,勇於體驗勇於挑戰,如同格蘭菲迪的領路者精神般,讓人生擁有許多經歷,成為涵育生命的精彩養分。


格蘭菲迪台灣品牌大使James從許多角度來介紹酒的歷史、風土、口味,以及James個人的旅行經驗,為酒講故事。在格蘭菲迪18年,James先以莫內一幅《印象.日出》作為品酒會的開場,指出「這幅畫也是印象派的領路者,而莫內更是把熱情反映在畫作上。」接著又放出梵谷的畫作,利用視覺錯位及暫留,讓畫面躍出平面,頓時現場驚呼聲連連,麥田靈動,彷彿現場就能感受到蘇格蘭吹動大麥的風。


6



James接著介紹「格蘭菲迪23年頂級法國葡萄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帶有金黃燦爛的酒色,果酸味明顯,尾韻悠長,酒精的稜角都被歲月抹平,品飲起來非常溫順,最適合用來搭配海鮮。有意思的是,這款酒在釀造的最後階段,過桶至頂級法國葡萄酒桶Cuvée橡木桶熟成,而Cuvée橡木桶則是製造法國香檳的時候,用來進行第一次發酵所使用的桶子,過桶後的威士忌除了吸取葡萄酒鮮爽、鮮酸的風味,同時也融合了香檳的細緻精品感,重新定義人生的歡慶時刻。


7



最後迎來這場活動的重頭戲「格蘭菲迪22年雪莉之王單一麥芽威士忌」,這款22年雪莉之王在西班牙Palo Cortado雪莉桶浸潤四個月,呈現深紅的琥珀色,品飲起來有果乾、蜜餞,尾韻還有黑巧克力的味道,能以平衡牛排的油脂感。


James提到,去年是格蘭菲迪首次和金馬獎合作,當時所有得獎者都會獲得這款雪莉之王,象徵彼此都是自己所在領域的王者,用威士忌給予鼓勵和慶賀。與金馬獎緣分極深的劉耕名也分享當時自己反覆思考,設計能為金馬帶來哪些氣象?最後決定用漢字設計系統,讓這份承襲傳統的榮耀,能以現代藝術呈現,重新對焦,調整與世界的距離。


拼拼1013001



當原本只是平面的視覺,藉由影像來釋放感官,讓藝術與品牌故事如身歷其境般於眼前躍動,金馬獎不僅成為串起格蘭菲迪和劉耕名的深厚媒介,也是突破想像框架的最佳展演,亦成為每一位得獎者的慶祝禮讚。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