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the WONDERS of CARTIER

走進卡地亞的百年經典工藝

廣納多元文化,成就卡地亞獨特的品牌風格及美學。放眼世界,同時探索在地自然與人文特質,適逢卡地亞台北101旗艦店開幕之際,隨著令人驚艷的工藝細節與藝術作品,一探品牌的百年工藝故事與精神。


講到21世紀的文化關鍵字,「多元涵融」無疑是其中之一,對於卡地亞而言,博採眾家所長,卻非其在當代才高舉的大旗;相反地,攤開卡地亞百年歷史,全球文化交迸出的花火,恰恰是讓卡地亞的珠寶作品在不同時代中,始終靈光閃動的箇中緣由。



NE37A53_CMJN



在探索異國文化之前,還得先了解自己,而關於這點,卡地亞可說是得其三昧。立基於法國巴黎,卡地亞家族第三代接班人路易・卡地亞(Louis Cartier)不僅對藝術涉獵甚深,更能以其廣博的藝術學養為利基,做出精彩的破格變局。像是在19世紀末時,新藝術風格(Art Nouveau)在歐洲蔚為流行;路易・卡地亞卻不甘流俗,選擇汲取新古典主義美學的養分、融合開創性的鉑金鑲嵌工藝,讓珠寶造型更加簡約輕靈。



Alfred Cartier and his three sons, From left to right Pierre, Louis and Jacques.(1922)



而這全新的「花環風格」(Garland Style)甫推出便掀起一場集藝術與工藝大成的美學革命,也深獲歐洲皇室貴胄垂青,比利時王后伊利莎白更在其加冕後一年購得卡地亞製作的花環風格冠冕,將其作為束髮帶戴在前額,讓那璀璨奪目的枕形鑽石、細緻的工藝躍然眼前,顯得輕盈而不失高貴。時至如今,「花環風格」早已成為卡地亞經典風格之一,其標誌性的「小紅盒」上那細緻的金色飾邊,便是向「花環風格」致敬。



tiara 1910



當英式幽默與伊斯蘭風情,成就卡地亞的百變設計

除了承繼並革新法國的藝術血液,英倫風格也是卡地亞重要的品牌基因之一。原來,在1902年卡地亞進駐倫敦後,旋即受到皇室垂青,在英王愛德華七世仍為威爾斯王子時。不只如此,20世紀時英倫的前衛氛圍,也影響了雅克.卡地亞(Jean-Jacques Cartier),像是那難辨方圓的「Crash」腕錶,便鎔鑄了雅克.卡地亞和工匠魯珀特.埃默森(Rupert Emmerson)的趣味玩心與高超技藝,成為卡地亞經典作品中,帶有英式幽默的標誌性設計。而在融會歐洲藝術史與大膽玩心之餘,來自異國的神秘風情,更為卡地亞開創新局。



Cartier and the road to the Middle East_6



1903年時,路易・卡地亞參觀了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深受伊斯蘭紋樣吸引,也就此牽起卡地亞與伊斯蘭文化的不解之緣。此後,雅克.卡地亞更啟航了印度和波斯灣之旅,並在此過程中飽覽伊斯蘭建築、紋樣中的純粹線條、幾何飾紋,並將城堞、磚飾、曼陀羅等化作設計養分,具現在一只只卡地亞的耀眼作品中。像是1924年時以祖母綠、珍珠、鑽石、黃金等製作而成的化妝盒,或是以鉑金、黃金、鑽石、羽毛製成的羽毛頭飾,都可見到異國風情如何影響了卡地亞的百變設計。


當俄羅斯的舞蹈與民俗,成為卡地亞作品裡的燦然風景

在伊斯蘭文化之外,「俄羅斯元素」也是卡地亞設計裡的DNA之一。原來,俄羅斯薩提可夫王子本就是卡地亞珠寶的忠實愛好者,他在1886年購入一條黑琺瑯黃金鑲嵌祖母綠手鏈,不僅為個人收藏增色,也讓卡地亞在俄羅斯貴族圈中聲名鵲起;到了1907年時,卡地亞更獲授來自俄國皇室的官方珠寶商委任狀,可見其在俄羅斯皇族中的崇高地位。



B164_2_invitation russie



不光是俄羅斯名門們醉心於卡地亞珠寶的優雅洗鍊,俄羅斯繽紛的傳統民俗色彩也讓卡地亞深深著迷,1909年俄羅斯芭蕾舞團首次來訪巴黎後,其令人屏息的舞蹈不僅讓全城為之傾倒,也激發了卡地亞的創作欲。也因此,卡地亞不只在1913年以此為靈感,推出以古式切割圓鑽、祖母綠、天然珍珠、縞瑪瑙為元素,有著簡潔幾何形式、明朗色彩的祖母綠鑲鑽胸針,更讓藍綠配色的「孔雀紋」成為卡地亞20世紀珠寶創作中的絢爛風景。



拼拼1018001



遠赴孟買,感受印度珠寶的繽紛富麗

而在遠赴俄羅斯之後,卡地亞並未停下腳步,1911年時,雅各・卡地亞(Jacques Cartier)將品牌足跡帶到遙遠神秘的印度,更在孟買受到印度大君的盛情款待,甚至獲邀以其家傳寶石為素材,結合卡地亞的鉑金鑲嵌工藝製作珠寶。而雅各・卡地亞也震懾於印度珠寶中細緻的琺瑯工藝、高純度金飾、寶石雕刻,並以此為養分,滋養卡地亞的創作沃土,創作出兼具西方精緻美學、印度繽紛富麗的珠寶風格。這東西兼容的珠寶創作,對於印度而言,可稱為歐式印度珠寶(Euro-Indian Jewelry);對於西方而言則富有東方風情,更與其他受到埃及、俄羅斯、中國等地區文化影響,創作出的珠寶作品,共譜出耀眼的「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珠寶紀元。


以珍稀珠寶,製成繽紛華美的水果錦囊

而在眾多印度珠寶特色中,不難發現,被卡地亞沿用最多的特色之一,當屬寶石車工。事實上,印度人過往認為減少雕琢才能保持寶石的自然力量,因此許多寶石皆僅經滾筒滾動拋光;然而,受到蒙兀兒王朝影響後,也有越來越多人著迷於在寶石上雕花刻葉。卡地亞則平衡兩派所長,像是選用滾動拋光的寶石時,尺寸上更求整齊一致;使用雕刻寶石時,則要求其質色水準齊整,讓印度珠寶的特色,成為卡地亞多元創作的養分。



H7000443-Cartier-Tutti Frutti- Collier Maharajah-PAGE_10



而在寶石車工之外,卡地亞另一深受印度風格影響的設計,則是令人過目難忘的水果錦囊(Tutti Frutti)。事實上,「Tutti Frutti」在義大利文中,原指各色水果製成的甜點,卡地亞則以此形容在印度風格影響下,將貴重彩色寶石雕花而成的作品,其色彩甜美豐富,彷彿水果總匯般繽紛華美、令人愉悅。然而,想要做出這「水果錦囊」可不簡單,卡地亞為此特意將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切磨成果子狀的圓凸形或是雕刻成花葉,再鑲組出枝葉繁茂、花果繽紛的景致,像是卡地亞在1925年推出的「Tutti Frutti」手鐲便以鑽石、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縞瑪瑙、黑色琺瑯勾勒出奢美的花朵及多汁的果實,盡顯雍容燦然。


落腳台北101,在新時代中持續開啟美學之旅

從法國、英國、伊斯蘭、俄羅斯到印度,這些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故事,述說了19、20世紀的世界史,也是卡地亞無比珍視的創作歷史。也因此,卡地亞早在1983年便正式創立卡地亞典藏部門,負責梳理並維護卡地亞歷史資料。其中歷史作品分成卡地亞古董珍藏系列(Cartier Tradition) 、卡地亞典藏系列(Cartier Collection)兩大類,前者可供銷售,後者由卡地亞典藏,成為珍貴的品牌歷史。然而,歷史不只在於收藏,更重要的或許是創造。


也因此,卡地亞步履不停,1988年時更成為首個進駐全台的頂級珠寶品牌,此後也於當時全新落成的101大樓開設專賣店。時至今日,卡地亞更在台北101開設旗艦店,抱持對世界多元風貌的好奇與熱情,感受台北處處可見的歷史交織軌跡,也將台北雜揉自然與城市之美的城市性格,與卡地亞「萬物皆美」的理念交相呼應,讓卡地亞帶著探索世界的初心、立足於台北城裡,持續在每個時代中,開啟珠寶美學的探索之旅。


文 | 郭慧 圖片提供 | Catier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