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未來想像中的現代設計Arne Jacobsen

11 February 1902 – 24 March 1971


融合「完美主義」與「現代主義」的傳奇性設計大師

出色的設計是沒有服從的精神,如果當初Arne Jacobsen 因為老爸責怪他把昂貴的花俏壁紙塗成白色,而從此沒有步上藝術之路,那麼就不會誕生今天的大師。
 


Arne Jacobsen 這位丹麥重量級的建築師,設計了包括丹麥國家銀行、哥本哈根的SAS 皇家飯店、牛津大學聖凱薩琳學院等知名建築物,更是20 世紀中期丹麥極簡主義設計運動、丹麥現代主義(Danish modern)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不僅與Le Corbusier、Mies van der Rohe 等人並列為20 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建築師,它的設計從摩天飯店、椅子,到一個小小的門把,全才的設計熱情四處展現,而成為現代設計的傳奇人物。他的設計在當時被認為充滿未來感的風格,像是1968 年在庫柏力克電影【2001 太空漫遊】裡就出現了他的設計餐具。


現代主義家具的經典符號
他的家具設計造型簡潔,敢於使用創新材質,一體成形的椅背和椅面,突破當時的家具規格,成為設計中的經典。這些為了妝點他的建築設計而產生的椅子,除了外形之外,因其建築師的本業,也要求兼顧耐用。像是1952 年他為一家藥品公司Novo Nordisk 員工餐廳設計的「螞蟻椅」(The Ant Chair),椅背有著大大的頭部和細腰,造型像是隻昂首向前的工蟻而得名。這個餐椅木料使用膠合板壓模,除了輕巧、方便堆疊之外,塑膠材質的三隻椅腳設計可以避免使用者在站起時不小心勾到,也減少與鄰座的碰撞;後來由Friz Hansen 生產後,腳材改為鋼管,也有四腳的版本。
 


Jacobsen 最重要的代表作可以說是哥本哈根的Radisson SAS 皇家飯店,從建築的玻璃惟幕結構、家飾布料、燈具,到餐廳的不鏽鋼餐具,整棟建築裡外都是他設計巧思的呈現,其中置於大廳的兩把椅子「蛋椅」(The Egg Chair)和「天鵝椅」(The Swan Chair),更是整個設計的點晴之作。這兩張椅子最初原本是設計為沙發,後來因製作難度和成本考量,加上Jacobsen 無法容許皮面接縫的不完美,因此除了材質改以布面之外,也把沙發規格縮小成辦公椅,以方便生產。這兩件如同雕塑般的經典設計,有著簡單卻柔和的線條,不但和生硬嚴肅的建築物形成強烈的趣味對比,它更成為現代主義家具的經典符號。


Arne Jacobsen 與Fritz Hansen合作無間的關係
Fritz Hansen 成立於1872 年,創立者是年僅25歲的Fritz Hansen。一開始只是生產小型家具組件的規模,直到1915 年,Fritz Hansen 正式推出了第一張以蒸汽進行彎曲加工的木質椅,在市場上大受好評,從此開啟Fritz Hansen 邁向偉大品牌之路。在二、三 年代,Fritz Hansen 開始與設計大師合作,Hans J. Wegner 就在這裡設計出著名的The Chinsechair。
 


1934 年,Fritz Hansen 開始和Arne Jacobsen 合作, 成功將Fritz Hansen 的招牌擦得無比閃亮耀眼。1952 年,Jacobsen 為丹麥生物科技公司Novo Nordisk的員工餐廳設計出這張只有三支椅腳的「The Ant」螞蟻椅,是全世界首張成功運用膠合板技術、並製造出一體成型的美麗單椅,一推出便撼動所有人,這張椅子後來也成為百萬銷售傳奇The Series 7座椅的啟發。


Jacobsen 與Fritz Hansen 彼此間的合作,有個很值得一提的專業精神,那就是每件產品設計出來之後,都必須經過許多重複的真人實體測試,在不斷修正、確立作品的設計與完美弧線之後,才會正式進入生產線。經典的蛋椅(The Egg)和天鵝椅(The Swan)都是歷經這個嚴謹的過程而產出;身為哥本哈根皇家飯店(The Royal Hotel)的建築師,Jacobsen 也將這兩款得意之作放進飯店,與飯店共同成為經典的完整設計。


The Series 7, 1955
1955 年從「螞蟻椅」衍生出的「七系列」(Series 7, Model 3107)的四腳餐椅,外形除了比螞蟻椅多出一腳之外,背部線條亦較為緩和,而稱為系列的原因,就是它還有五輪辦公椅版本、吧台凳版本、扶手椅版本,以及附寫字桌版本,多樣實用的各式版本讓這個餐椅獲得空前成功,至今全球暢銷超過五百萬張。
 


The Ant Chair, 1952
The Ant Chair 以螞蟻的幾何形式來製造椅子,以丹麥傳統工藝技術、用七層彎木膠合板製成,柔軟的線條,均衡了材質本身帶來的堅硬的質感。The Ant Chair 的誕生,馬上確立了Jacobsen 在設計史上的經典地位。自1955 德國品牌Fritz Hansen 生產以來,有數不盡的辦公室和家中可見其蹤跡,並且在博物館和全世界的展覽裡皆可看見這把超經典的「螞蟻」。
 


TABLE SERIES, 1968 
Fritz Hansen 這組桌子系列, 之所以特別,是因為靈感的發想者Piet Hein,他是位數學家、也是位詩人,這系列桌子的設計原點來自當初他為斯德哥爾摩交通問題想出的解決辦法「超橢圓迴旋」;Piet Hein 和Bruno Mathsson、Arne Jacobsen 一起為Fritz Hansen設計出這款以形狀來表達靈活概念的桌子,這是其中最出色的一個系列「超橢圓」(Super-Elliptical)。
 
文| La Vie 圖片提供| Fritz Hansen
 


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引爆爭議,科技與創意究竟是共生或對立?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為最新力作iPad Pro推出的廣告影片〈Crush!,在歐美世界引發巨大爭議,許多知名演員、導演、作家等藝文界人士轉發庫克(Tim Cook)推文大力批評,不少Apple的科技同業也給出負面評價;最後,Apple發出道歉聲明:「很抱歉,我們的廣告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究竟這短短一分多鐘的影片為何引戰,甚至被認為是科技吞噬創意的縮影?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史上最強也最薄的iPad誕生

讓我們把時間倒轉回57日。當天Apple在倫敦近年最火紅的地標——巴特西發電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舉辦了創立以來第一場英國發表會,會上最大焦點非iPad Pro莫屬,它除了有超薄的5.1mm機身,更搭載全新M4晶片讓創作者能與AI高效協作。新品引人讚嘆的同時,Apple同天發布的新廣告〈Crush!iPad Pro卻引爆網路社群上的噓聲。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倫敦巴特西發電站辦公室。(圖片來源:Apple)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巨大液壓機粉碎創作工具

長約一分鐘的〈Crush!,襯著愜意樂曲,上演一台巨大液壓機將樂器、油漆罐、老式遊戲機檯、雕塑、模特人檯、數位相機……通通壓碎的情景,等到機器再次升起時,一臺iPad Pro現身,旁白說道:「史上最強大的iPad,同時也是最薄的。」(The most powerful iPad ever is also the thinnest.

如果看過Apple以往的廣告,會明白詼諧、幽默是其中鮮明的個性,但〈Crush!的寫意在許多人眼裡卻是種殘忍,彷彿宣告著人類的創意、以及成就這些創意的生產工具(如油漆、樂器等),都將被機器與科技摧毀後取代。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觀眾怎麼說?

看過這則廣告的英國知名演員休葛蘭(Hugh Grant)說:「人類經驗(human experience)的毀滅,感謝矽谷。」;曾執導Amy Winehouse傳記電影《Amy》(2015)的知名紀錄片導演Asif Kapadia,則表示自己喜歡iPad,但不懂為何有人認為這影片是個好點子,「它誠實地暗喻了科技公司對藝術家、音樂家、作家、製片人們做的事:擠壓、利用他們,卻不給合理的報酬,奪走一切然後說這一切都是由自己創造的。」

把視線望向Apple在矽谷的「盟軍」,也就是Asif Kapadia口中的科技界人士,幾位有影響力的公司高層也跳出來批評,像是AirbnbRedditDropbox等知名公司幕後資助者Y Combinator創辦人Paul Graham就寫下:「賈伯斯(Steve Jobs)絕對不會發布這支廣告。」暗諷品牌現任掌舵者。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問題出在哪?時代背景、廣告策略或Apple的身份?

在影音爆炸、甚至是氾濫的年代,社群河道上不乏科技取代人腦的惡趣味內容,為什麼〈Crush!觸怒那麼多人?身在人類有史以來最接近科技奇點的社會,在人工智慧(AI)有可能取代人力與人腦的文明轉捩點,〈Crush!在部分觀眾眼裡形成一股惡意——畫面中那台液壓機粉碎的不只工具,更是人類的創意與靈魂,而這些都將被科技機器取代;更何況發布這則廣告的是Apple,當今全世界科技界的龍頭之一。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不過,Apple為〈Crush!設定的廣告策略,真的含有惡的成分嗎?每則故事在每個人眼裡會看出不同寓意,而《Business Insider》資深科技與文化線記者Katie Notopoulos在一片罵聲之中,提出了有意思的觀點。她肯定觀眾對大公司廣告提出批判的閱聽意識,卻也直言:「這則廣告的目的很明顯是要炫耀新的iPad非常薄,還可以把一大堆應用程式打包在裡頭。」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看到這裡,我們不妨換個角度看〈Crush!——那些被液壓機粉碎的物件與工具(視覺上)確實被摧毀,但「毀滅」後卻也獲得了「新生」,並融入iPad之中,就如Katie Notopoulos所寫:「iPad不是要取代鋼琴,它是一台擁有GarageBand(音樂創作軟體)的平板電腦;也沒要取代繪畫,而是擁有平面設計App的工具。」

換句話說,iPad讓樂器、畫筆等創作工具換了個形式,被裝入一個更輕便的載體;而〈Crush!想表達iPad提供了有別於傳統的創作選擇,並透過科技的力量將數種工具的功能打包於超薄機身,目的是讓創作更有效率,而非消滅既有的工具。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只可惜,「這支廣告概念本身太無聊、也太淺顯。」Katie Notopoulos認為Apple這次傳達故事的手法太過「簡單暴力」,導致本意模糊,才是觸動藝文界人士神經的根本原因。另外也有網友表示,這支廣告直接得罪(offend)了iPad一大批核心用戶——這番話並不無道理,畢竟許多設計師、插畫家、藝術家、音樂人等,都以iPad作為第二(電腦以外)、甚至是主要的創作工具。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Apple這麼說

Apple想透過〈Crush!傳達的訊息究竟是什麼?說來有點諷刺,我們可以從官方道歉聲明中知道:「創造力是AppleDNA,我們設計的產品能為全世界的創作者賦能,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我們的目標始終是讓使用者能透過各種方式表達自己,並透過iPad將想法化為現實。很抱歉,廣告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爭議背後躁動的焦慮——我們真的會被機器取代嗎?

Crush!反射出科技與藝術、音樂、設計等創意領域的矛盾關係,甚至是機器與人類的對立,背後躁動的是人類擔心被機器替代的焦慮。近年許多爭議都是因此而起,在ChatGPT能快速整理資料、寫短文;midjourney能算出極其精緻的圖像;以及各種AI工具盛行的時代,引發各界工作模式的轉變,比如設計與藝術競賽順應時勢將AI作品納入評選,同時評估判斷人類、AI創作的標準;各領域工作者重新思考創作的意義,並試圖找尋與科技協作的方法。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未來AI會發展到何種境界,可以預見但難以斷言,〈Crush!爭議給了我們反思與科技之間依存關係的機會,也意外揭露了許多人仍用力擁抱人類思維的詩意、手工創作的價值,這是AI難以取代的(至少目前如此)。

最後,來看導演Reza Sixo SafaiX上分享的〈Crush!改編版本,他將腳本的情節順序調換,讓液壓機壓碎iPad Pro後,化為樂器、雕塑、遊戲機、顏料等創作工具;還特別把背景音樂換成Sonny & Cher1965年發表的歌曲〈I Got You Babe,其中意涵不妨配著歌詞細細品味。

不抱著偏見與預設立場第一次看〈Crush!、看過評論家的觀點後回看,再看Reza Sixo Safai的改編版本,想必會有不同的感觸與想法。面對科技融入工作與生活,每個人有各自的操作守則,期待我們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準則。

資料來源|Business InsiderVarietyCNN

台灣觀光品牌3.0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隨著疫情後旅遊業復甦,交通部觀光署正式啟動台灣觀光品牌3.0版「TAIWAN– Waves of Wonder」計畫,邀請Bito設計全新品牌識別、打造專用字型「台灣體」(TAIWAN SANS),更首度以動態圖像呈現識別系統,為台灣觀光旅遊開創嶄新願景。

全新品牌識別+觀光主題曲

台灣是座充滿能量的島嶼,豐富地貌隨著四季變化展現不同的美麗,全新的識別形象扣緊「WAVES OF WONDER」的概念,波動直覺的線條不僅象徵與世界連結的願景,也代表台灣之旅一波波令人驚奇的風景。全新的台灣觀光3.0視覺識別將在紐約時代廣場、倫敦地鐵海報牆、東京澀谷街頭等地現身,期待能成為被世界各地人們認識的國際符號。

除了品牌識別設計外,台灣觀光3.0還推出宣傳歌曲,由金曲、金馬、金鐘三金大滿貫的資深音樂人侯志堅(紅格子工作室)第三度為台灣觀光主題歌作詞譜曲,匯聚各產業頂尖高手為台灣發聲發光。

波動線條展現島嶼多變地形

Bito緊扣觀光署「親山、親海、樂環島」的行銷主軸,呈現出台灣腹地雖小卻地形多變的特色。花東的山巒起伏、湛藍海岸線的流線氣勢,以及曲折的環島公路與鐵路⋯⋯都化為現代的視覺語彙。一上一下、綿延不斷的線,是台灣山海的縮影、是旅行時的澎湃心情、也是一波接一波的驚喜體驗;全大寫的英字展現更加自信、有力量的個性。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Bito緊扣觀光署「親山、親海、樂環島」的行銷主軸,以波動的線條帶出台灣山巒起伏、海岸線曲折的流線氣勢。(圖片提供:Bito)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配合識別翻新,Bito團隊還特別設計一套專屬字型「TAIWAN SANS」,並以全大寫呈現標準字。(圖片提供:Bito)

量身訂製字體「TAIWAN SANS」

配合識別翻新,Bito團隊還特別設計一套專屬字型「TAIWAN SANS」,簡練大氣的造型,融合台灣山脈、海洋、蜿蜒公路與鐵道等意象,在轉筆尖角處呼應視覺標誌,呈現具有波浪感的線條設計,兼具裝飾性與易讀性,讓識別系統更加完整。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TAIWAN SANS」融合台灣的山脈、海洋、蜿蜒公路與鐵道等意象,在轉筆尖角處呼應視覺標誌。(圖片提供:Bito)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TAIWAN SANS」呈現具有波浪感的線條設計,兼具裝飾性與易讀性。(圖片提供:Bito)

溫暖橘色象徵亞熱帶活力

至於品牌色彩,則保留台灣觀光上一代的標誌性橘色,加以調整彩度與明度,反映出亞熱帶地區陽光充足、活力四射的溫度,也象徵台灣旅遊未來的發展性;輔助色則以四季為靈感,創造出代表四季主題旅遊的不同色彩,傳遞「台灣四季,都是觀光季」的訊息。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台灣觀光3.0色彩保留上一代的標誌性橘色。(圖片提供:Bito)

首創動態識別系統

不僅如此,台灣觀光3.0也打破過去既定的靜態呈現,加入Bito團隊擅長的Motion Graphic思維,以動態圖像傳遞台灣山海的波動特色,也在不同數位載體介面上展現更生動多元的樣貌。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