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高雄「銀座聚場」老屋咖啡旅宿!續寫鹽埕國際商場歷史風華的設計旅宿

La Vie 2020/5月號 共同生活的可能

寫滿鹽埕歷史風華的旅宿空間 (攝影|謝孟伶)

保留以前的老招牌,還能從招牌上看到過去這裡是旗袍店和百貨店,混和經營的模式。

一樓陷落的吧台區,本來想做澡堂。 (攝影|謝孟伶)

晚上的銀座,即使街燈早就年久失修,但特殊的結構,只靠住戶的燈光依舊有另一種美。

白天從屋頂透光的銀座,又是另一種風情,只有住宿的客人,才能踏進這裡獨有的天橋區,從上而下望盡銀座商店街的全貌。

特別修復舊街燈,重新接線,整條商店街只有他們的街燈能亮,但不特別說,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些細節,邱承漢說「我們就是很喜歡做這種別人看不出來卻又很細膩的事。」從一樓抬頭看,還能看到二樓浮誇卻美極的水晶吊燈。

櫃台上,擺著這裡的老門牌。如果有注意,他們連門外的信箱也有特別挑選過。

二樓座位區,只保留窗框的大面窗戶,可以俯瞰商店街,對面的住戶早在興建時就思考到隱私問題,霧面窗戶,即使盯著看也不失禮。

咖啡店二樓,拆掉窗戶只保留窗框的座位區,可以從樓上俯瞰商店街。 (攝影|謝孟伶)

保留原本的樓梯和手把,但把原本的紅漆換成低調的灰。

二樓廁所外的區域,未來可能會設計成「高雄銀座歷史」常設展,妝點的玻璃燈,就是用台灣老玻璃重新焊接的台灣職人作品。

四樓住宿區,以兩人房為規劃。增加隱私的木窗,其實是用這裡鐵窗鐳刻做成。

老窗花鐳刻的窗戶,和室內特別顧問燈光設計師規畫過的燈光配置,都讓這裡的氣氛很不一樣。 (攝影|謝孟伶)

四樓客房,故意犧牲室內空間,多了一個可以休息發呆的窗台區。 (攝影|謝孟伶)

他們犧牲了一部分室內空間,做成外推窗台,坐在窗台上俯瞰商店街,是只有住宿者才有的特權。

四樓以上的空間,原本出入口在隔壁,整理後才開洞接樓梯,採光極好被規畫為聚餐區。 (攝影|謝孟伶)

2021年1月春節住宿資訊更新

大家到高雄「銀座聚場」,多半會停留在一二樓的咖啡店空間,但最精緻的部分其實是在三樓以上的(包棟)住宿,從三樓到五樓,每網上轉一層,就會看到更多不一樣的銀座風景,也才能真正看到更多老屋子、老街區的生活痕跡,以及邱承漢想保留與創新的那些心意。

三樓與四樓是風格完全不同的和室房,每一間至多可容納4人,可以揪8個朋友一起,或當作2組家庭房使用,五樓則保留給房客的公共區,包括公用廚房與戶外陽台,都有舒適的空間,不想待在房間,這個永遠陽光滿滿的公共區域,是窩在銀座對舒服的選擇。

info/1月已開放春節訂房,不限人數,以住宿2晚以上優先,1/21日後才開放住宿一晚的選項。

「銀座劇場」三樓以上的住宿空間:

d299

▲ 三樓和室房,最多可住四人。享受版,兩人住宿,這裡就是舒服的休息空間。


d164

▲ 三樓保留老房子原有的洗手台,還看得到磁磚上歲月的痕跡


d091

▲ 四樓和室睡房,床台能坐著發呆放空。另外,有注意到三四樓墊高與凹陷的小巧思嗎?


d136

▲ 四樓睡房外的窗戶,以鏤刻老窗花圖案,又具有遮蔽之用


d022

▲ 五樓現代感的公共廚房區,有滿滿的陽光,室內室外都舒服,還有整套廚房設備可供房客使用

攝影/李建霖

2020年5月報導

在高雄鹽埕成立「叁捌地方生活」工作室的邱承漢,2020年5月另一家結合咖啡廳和旅宿的新據點「銀座聚場」開幕,初期咖啡店和旅宿都僅接受預約客訂,整個規劃和設計都是高雄少見的精緻空間。


寫滿鹽埕歷史風華的旅宿空間

高雄鹽埕,除了港邊的駁二藝術特區,再往裡面走一點,曾在1950年代商店林立、風華一時的城區,現在只剩沒落老店,其實我們有點好奇,回高雄邁入第9年、以地方創生概念經營鹽埕區的邱承漢,這幾年做了很多事,但始終沒有讓鹽埕變成超級觀光熱點,他卻悠悠地說:「人太多會失去鹽埕的味道。」今年他在鹽埕區另一個新據點「銀座聚場」拖了2年終於開幕,延續過去這個區域透天厝店家與住宿的經營形式,一、二樓初期是預約制咖啡店,三至五樓是民宿,但一天只收一組客人,根本沒有靠它賺錢的企圖,讓人好奇,他到底想幹嘛?


IMG_1814


台灣獨有的商店街建築

邱承漢在鹽埕,得從9年前開始說起。2011年他揮別台北上班族的菁英生活回到高雄,一心只覺得外婆過去曾非常風光,因為事業遷移而不再使用的正美禮服店店面空著沒用可惜,開始規畫做民宿,後來因為法規卡住,完全無法解套,現在變成定期舉辦展覽和叁捌地方生活的工作室。當重回小時候長大的地方,思考如何改造禮服店變成「叁捌地方生活」空間時,他才開始真正深入認識鹽埕,「籌備的兩年間只要有空,我就會在附近的巷子裡鑽。」這也為他累積不少在地導覽的能量。


一樓陷落的吧台區,本來想做澡堂。


這個老城區非常有意思,當年賺錢的店家,都在店租最高的大馬路兩側,其他小店就只好往巷子裡發展,造就一條又一條筆直商店街的特殊地景。他的新作「銀座聚場」,就位在當年最風光的「銀座商店街」內,現在從大馬路看銀座,真的黯淡到無法感受當年風光,但走進街區,即使店家早就沒落,只有留下來沒搬走的住戶,整個商店街的建築形式獨特得讓人大吃一驚,兩側四到五層高的樓房,頂部以部分透明拱形屋頂連結,整條商店街即使不靠街燈也有通透採光,三樓以上每一戶都有外推的走廊,左右兩邊還有天橋連接,「這個建築結構,我還沒有在台灣其他地方見過。」


銀座聚場對面的泰昌西服,是這裡僅存的老店,即使老客人不再,老闆每天還是維持固定開門營業的習慣,他從小在這裡長大,最風光的時候他才十幾歲,他回想:「在改建成現在銀座之前,這裡的房子像電影《悲情城市》裡的木造矮樓,當時國家鼓勵生育,那種房子太小根本不夠住,店家做生意有錢得很,自己組織商會,決定要打掉重新翻修,還集資出團到日本考察,實地走訪東京秋葉原,以當地的拱型商場為範本,民國51年正式打掉重建成現在的銀座。」每一戶都維持獨棟透天格局,一、二樓是店面,三樓以上是住家,邱承漢解釋:「鹽埕很多透天厝老屋的空間規畫都是這樣,這又和大稻埕前後棟做切割的居住型態很不一樣。」三樓以上有聯通的走廊,和橫跨左右的天橋,一開門就能和左右鄰居打成一片,西服店老闆開玩笑地說:「我們小時候最喜歡在上面跑來跑去,連遭小偷也是從第一家偷到最後一間,跟現代人住公寓老死不相往來的氣氛很不一樣啦。」邱承漢說:「這裡這麼特別,我不想讓它不見。」


IMG_1823


裡外都做到社會連結

他承接的這棟建築門外,依舊掛著當年旗袍百貨店斑駁的老招牌,「我就是被這塊招牌吸引,非把它留下來不可。」店名「銀座聚場」也是直接把商店街的舊名搬過來用,這裡和叁捌同樣是老屋翻新,但整棟建築改造後的樣子卻完全不同,「9年前回到高雄,我才慢慢學習生活,從一個花錢買名貴東西、走進好餐廳,覺得貴就是好的邏輯,逐漸因為接觸的人不同,而開始改變。發現讓生活變得有品質或更在意東西的意義才是我想要的,比如二樓廁所外的吊燈,是一個台灣專門把老玻璃細焊成不同家具的職人作品,我覺得他在做很有意義的事想支持他,也想放在公共空間讓大家認識它。我也發現高雄有一種講究CP值、喜歡便宜又大碗在地性格,但我希望這裡能做到我可以的極致,讓大家一走進來就覺得這裡細節很好。」


IMG_1917


他找來共同在鹽埕耕耘很久、理念一致的「一起設計」打造這個空間,從外面一踏進銀座聚場,馬上可以感覺到這裡滿滿的故事。門口故意架高,踏上台階後才能走進店內,一走進去又是一個陷落的吧台區,「鹽埕是海埔新生地,到現在這裡都還會淹水,每次一淹水,外面的走廊簡直像泳池一樣。店內吧台區故意陷下去,是因為把這裡想像成澡堂,以前這裡的人都在廚房洗澡,每週再舒服地到澡堂一兩次,這附近曾經出現過好幾家大眾浴池,洗完澡大家會坐在門口喝牛奶聊天,對他們來說這就是日常,澡堂就是社交場域。」他希望這裡也能延伸澡堂的生活感,「我們想做的不會只是把空間整理得很好,而是裡外會有某種社會性和區域性。」


IMG_1935


一、二樓是面向大眾販賣小食和飲品的咖啡店,「這是想讓更多人有機會走進來認識這裡。」他也很坦白地說:「這兩年重新整理空間的過程,曾有建設公司來探問收購意願,他們想改建成豪宅、效益更好,但是當這裡是流動的,有更多人走進來認識這裡的時候,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有輿論壓力,這件事就不會發生,改造老市場和叁捌都是這個脈絡。」過去叁捌後巷的鹽埕第一公有市場,因為當地人消費習慣遷移,留下來的攤商和願意來這裡消費的居民變少,他開始在市場內做各種有意思的活動,這兩年還真的有不少年輕人,也來這裡開設理髮店、居酒屋,讓老市場的空間有新的可能。


四樓客房,故意犧牲室內空間,多了一個可以休息發呆的窗台區。


每層樓都有數不盡的彩蛋,二樓可以從高處把商店街看得更仔細的整片落地窗、保留原貌的檜木壁龕、重新修整接線的戶外路燈,三樓原本是美容院女工宿舍的客房,保留粉紅色磁磚的洗手台、重新鐳刻窗花的陽台,連燈光都請燈光設計師顧問,而且從一樓到四樓,有刻意經營不斷架高、陷落的高低反差,還有更多根本不會被人發現,其實極度費工的環節。


「我們喜歡不特別講,反正你來這裡自己感覺就對了。如果你注意到了,想開口發問,我再來告訴你關於這裡、關於鹽埕的故事。」望向這充滿細節與生活記憶的空間,邱承漢這麼說。



銀座聚場

地址:803高雄市鹽埕區五福四路260巷8號 

https://www.facebook.com/TakaoGinza/


文|詹筱苹

攝影|謝孟伶

圖片提供|叁捌地方生活

完整內容請見La Vie2020年5月號《共同生活的可能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寫滿鹽埕歷史風華的旅宿空間 (攝影|謝孟伶)

photo1 /16

保留以前的老招牌,還能從招牌上看到過去這裡是旗袍店和百貨店,混和經營的模式。

photo2 /16

一樓陷落的吧台區,本來想做澡堂。 (攝影|謝孟伶)

photo3 /16

晚上的銀座,即使街燈早就年久失修,但特殊的結構,只靠住戶的燈光依舊有另一種美。

photo4 /16

白天從屋頂透光的銀座,又是另一種風情,只有住宿的客人,才能踏進這裡獨有的天橋區,從上而下望盡銀座商店街的全貌。

photo5 /16

特別修復舊街燈,重新接線,整條商店街只有他們的街燈能亮,但不特別說,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些細節,邱承漢說「我們就是很喜歡做這種別人看不出來卻又很細膩的事。」從一樓抬頭看,還能看到二樓浮誇卻美極的水晶吊燈。

photo6 /16

櫃台上,擺著這裡的老門牌。如果有注意,他們連門外的信箱也有特別挑選過。

photo7 /16

二樓座位區,只保留窗框的大面窗戶,可以俯瞰商店街,對面的住戶早在興建時就思考到隱私問題,霧面窗戶,即使盯著看也不失禮。

photo8 /16

咖啡店二樓,拆掉窗戶只保留窗框的座位區,可以從樓上俯瞰商店街。 (攝影|謝孟伶)

photo9 /16

保留原本的樓梯和手把,但把原本的紅漆換成低調的灰。

photo10 /16

二樓廁所外的區域,未來可能會設計成「高雄銀座歷史」常設展,妝點的玻璃燈,就是用台灣老玻璃重新焊接的台灣職人作品。

photo11 /16

四樓住宿區,以兩人房為規劃。增加隱私的木窗,其實是用這裡鐵窗鐳刻做成。

photo12 /16

老窗花鐳刻的窗戶,和室內特別顧問燈光設計師規畫過的燈光配置,都讓這裡的氣氛很不一樣。 (攝影|謝孟伶)

photo13 /16

四樓客房,故意犧牲室內空間,多了一個可以休息發呆的窗台區。 (攝影|謝孟伶)

photo14 /16

他們犧牲了一部分室內空間,做成外推窗台,坐在窗台上俯瞰商店街,是只有住宿者才有的特權。

photo15 /16

四樓以上的空間,原本出入口在隔壁,整理後才開洞接樓梯,採光極好被規畫為聚餐區。 (攝影|謝孟伶)

photo16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