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2021威尼斯建築雙年展 解答危難時代下的空間大哉問

La Vie 2020/4月號 策展的門道

Michael Maltzan Architecture操刀美國洛杉磯的第六街高架橋(Sixth Street Viaduct)改建計畫,讓行人可以走上高架橋。

Michael Maltzan Architecture操刀美國洛杉磯的第六街高架橋(Sixth Street Viaduct)改建計畫,讓行人可以走上高架橋。

建築團隊Atelier RITA將閒置的大型工業用地改建為難民庇護所。

建築團隊Atelier RITA將閒置的大型工業用地改建為難民庇護所。

綠園城堡(Giardini)是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展區之一。

綠園城堡(Giardini)是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展區之一。

建築公司Dogma以〈你總是確信我們一定會吵架〉(You always seemed so sure that one day we'd be fighting)幽默命名作品,呈現居住空間的關係。

建築公司Dogma以〈你總是確信我們一定會吵架〉(You always seemed so sure that one day we'd be fighting)幽默命名作品,呈現居住空間的關係。

設計事務所「gad ‧ line+ studio」結合傳統與城市化的居住空間。

設計事務所「gad ‧ line+ studio」結合傳統與城市化的居住空間。

本文選自La Vie雜誌2020/4月號《策展的門道》 


2020年初,人類面臨空前的疫情挑戰,原定5月開展的第17屆2020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也宣布延期2021年5月21日才開展,《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How will we live together?)的策展主題,恰成了直指現狀的核心命題。策展人Hashim Sarkis期望各界建築師與大眾攜手合作,一起擬定出一份新的空間契約。


每兩年盛夏,威尼斯蜿蜒交錯的河道兩畔,總會上演著一場為期半年的建築之大展。來自全球的大師與新銳,齊聚北義水都,用最新穎前衛的建物,擴大人類對於建築的想像。他們窮盡心力搭建的臨時建築,以時效性來看彷彿海市蜃樓,卻讓威尼斯成為建築人的麥加,讓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成為潮流的風向球。


全球建築大觀園

從時間軸來看,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緣起於1895年舉辦的首檔國際藝術展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直到1980年才從威尼斯雙年展中自成一格,更逐步發展為全球規模最大、影響力首屈一指的建築大展。而以空間論,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主展區為綠園城堡(Giardini)、軍火庫(Arsenale)和馬爾加拉堡(Forte Marghera),其他國家館則散布於威尼斯市中心其他歷史建築中。


綠園城堡(Giardini)是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展區之一。


正如世界博覽會作為各國綜合實力的展演,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中,操刀國家館的策展團隊,更是各國的一時之選,像是日本館便曾由建築大師伊東豊雄帶隊操刀,今年台灣館則由自然洋行建築事務所出線。建築雙年展期間的威尼斯,可說是兩年一度,集結全球巨擘作品的建築大觀園。


以建築回應時代叩問

然而,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不只展館星光熠熠,展方從1996年開始頒發的金獅獎,更是每屆展會一大高潮。展方會在當屆參展團隊中,評選出最佳國家館、最佳國際參與者等;到了2000年時更首度頒發終身成就獎,感謝對建築有著傑出貢獻的各界人士,像是加拿大建築師Phyllis Lambert便曾以建築委託暨管理者而非建築師的身份獲此殊榮。


而除了作為全球建築競技場,在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中,更可以見到世界建築人對於社會現狀的反思。展方曾邀請普利茲克得主妹島和世、荷蘭建築大師Rem Koolhaas、智利知名建築師Alejandro Aravena等大師級人物擔任策展人,藉由他們對於時代的觀察,提出「人們在建築裡相遇」(People Meet in Architecture)、「回歸基礎」(Back to basics)、「來自前線的報告」(Reporting from the Front)等展題,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團隊,回應時代的叩問。


建築公司Dogma以〈你總是確信我們一定會吵架〉(You always seemed so sure that one day we


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

時至今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已經來到第17屆,受到疫情的影響,原本5月的展期延至2021年5月底揭幕,由黎巴嫩建築師,同時也是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與規畫學院院長Hashim Sarkis擔任策展人,以《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為主軸,邀請來自全球46國度的114組參展團隊,以及超過60座國家館,用不同的風格,表現多元文化背景下的各種解答。


有趣的是,「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不只是現代公民的疑問,更是人類永恆的命題。事實上,早在2,500年前,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在定義政治時便有此一問,而他最後提出城邦政治作為答案。到了21世紀,Hashim Sarkis則認為,「每個世代都會問出一樣的問題,並給出不同的答案。而在社會快速轉變、政治兩極發展、氣候變遷、全球不平等加劇的時刻,我們更會迫切地提出這個問句。」也因此,「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是個空間問題,也是個政治問題,而當眼下的政治體制無法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時,建築界決定用空間來回答。


2020,關鍵時刻來臨

對此,他也進一步解釋,「身為人類,儘管個體的獨特性日益彰顯,我們仍期待在虛擬和實體空間中,與他人甚至其他物種產生連結;作為家庭,我們則試圖尋找多元且能有尊嚴地生活的居住空間;作為新興社群,我們需要建立平等、包容和認同感;作為跨越政治彊界的群體,我們思考新的地理關係;作為一個面臨危難的星球,我們需要採取全球行動,才能繼續生存於地球之中。」


建築團隊Atelier RITA將閒置的大型工業用地改建為難民庇護所。


「在政治日漸分歧、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的時代脈絡下,人們需要一份新的空間契約,希望建築師能打造出讓所有人都能好好生活的空間。」Hashim Sarkis說道。呼應主題,他也在本屆雙年展中,特別邀請建築師們與其他領域的藝術家、工藝師,甚至普羅大眾攜手合作,讓建築師作為這份空間契約的召集人和管理者,打造出所有人都能多元和平共處的新樂園。


「我們過去常將2020年視為通往美好未來的里程碑,很多國家和城市也提出各自的2020年願景。現在,這一個關鍵時間已經來到,讓我們透過建築的想像力,以創意和勇氣,迎接這個重要時刻。」Hashim Sarkis這麼期待著。儘管在2020年初,人類社會便面臨無比嚴峻的疫情挑戰;然而,在這個艱難時刻裡,「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更成為直指核心的命題,期待建築師和創意人,用不同的設計與哲思,為人類提出擬答。


Profile│Hashim Sarkis

黎巴嫩知名建築師、學者及教育家。畢業於哈佛大學設計研究所,並於1998年成立建築事務所Hashim Sarkis Studios,代表作包括比布魯斯市政廳(Byblos Town Hall)、氣球登陸公園(Balloon Landing Park)等,2015年開始更兼任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與規畫學院院長。他曾任2016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評審,今年則擔任第17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策展人。


文 │ Ling Hsu 

圖片提供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https://www.labiennale.org/it


更多精彩內容以及欲知更多策展之道,請見La Vie 2020年4月號策展的門道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Michael Maltzan Architecture操刀美國洛杉磯的第六街高架橋(Sixth Street Viaduct)改建計畫,讓行人可以走上高架橋。

photo1 /5
Michael Maltzan Architecture操刀美國洛杉磯的第六街高架橋(Sixth Street Viaduct)改建計畫,讓行人可以走上高架橋。

建築團隊Atelier RITA將閒置的大型工業用地改建為難民庇護所。

photo2 /5
建築團隊Atelier RITA將閒置的大型工業用地改建為難民庇護所。

綠園城堡(Giardini)是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展區之一。

photo3 /5
綠園城堡(Giardini)是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展區之一。

建築公司Dogma以〈你總是確信我們一定會吵架〉(You always seemed so sure that one day we'd be fighting)幽默命名作品,呈現居住空間的關係。

photo4 /5
建築公司Dogma以〈你總是確信我們一定會吵架〉(You always seemed so sure that one day we'd be fighting)幽默命名作品,呈現居住空間的關係。

設計事務所「gad ‧ line+ studio」結合傳統與城市化的居住空間。

photo5 /5
設計事務所「gad ‧ line+ studio」結合傳統與城市化的居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