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建築師雙人組Anne Lacaton和Jean Philippe Vassal「不拆除」的建築設計學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2021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於3月16日揭曉,獲得此項殊榮的是法國建築師雙人組Anne Lacaton和Jean Philippe Vassal,而Lacaton更是第一位獲得此獎的法國女建築師。這兩位建築師搭檔的作品包含私人和社會住宅、學校與文化建築、公共空間和都市發展策略等,因為持續關注建築與環境間的關係,並深究居住空間對人們的影響,在設計中時時體現建築師在社會正義、環境方面的深刻責任,反映了普立茲克建築獎為人類社會做出持續貢獻」的宗旨,因而深受評審團青睞,成為今年大獎得主。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Anne Lacaton and Jean-Philippe Vassal,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Chalet

綜觀近五年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得獎者,其作品不再以明星地標設計為其最大亮點,從西班牙RCR Arquitectes的三位創辦人、印度建築師Balkrishna Doshi、日本建築師磯崎新(Arata Isozaki)到愛爾蘭Grafton Architects的兩位創辦人,這些建築師以設計回應氣候變遷、環境變化和社會弱勢者的生活,或者和諧地彰顯一地地理、文化脈絡,在在呈顯建築設計在追逐創新之外,更背負對人們、環境的深刻影響力。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129 Units, Ourcq-Juarès Student and Social Housing,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反拆除的建築設計思考

目前在巴黎成立建築事務所Lacaton & Vassal已有34年的兩人,設計中常運用平實、環保的材料,讓建築以友善的方式融於環境,而這樣的設計啟發,最早始於兩人待在西非尼日的時期。位於沙漠中的尼日,有著美麗的地景,但資源卻非常稀缺,這不但沒有侷限尼日人的發展,反而激發他們建造城市的樂觀精神和創造力。Lacaton和Vassal震撼於他們的不屈不撓,並在當地首次共同設計一座運用灌木枝建造的草棚。這座建築屹立了兩年沒被摧毀,也因此讓他們更確信,能修復的建築則不拆毀,甚至要以可持續性作為建築設計的最大前提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House in Bordeaux,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後疫情時代的居住空間新探討

在後疫情時代的2021年,世界因為疫情而展開對居住空間、生活方式的全新探討,今年獲獎的Lacaton和Vassal就是在設計裡,以城市住宅領域的設計吸引了評審的目光,尤其對法國戰後社會住宅的翻修,更早已獲得建築界的關注。對他們而言,翻修不必然需要拆除,雖然捨棄原有的建築,是一種更方便和快速的決定,但這其實浪費了更多能源、材料,甚至浪費建築在歷史上的意義。「這是非常負面的社會衝擊,對我們而言,就是一種暴力行動。」Lacaton表示。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FRAC Nord-Pas de Calai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為了避免讓更多社會住宅被破壞,兩人更聯合建築師Frédéric Druot向法國政府提出宣言:「永不拆除、永不捨棄或取代,只要永遠增加、改造和再利用。」至此之後,當地原本等待重建的老舊社會住宅,逃過拆除命運而獲得良好的改造,代表性的設計如2011年兩人和Druot改建巴黎北部一個六零年代的社會住宅Tour Bois lePrêtre,不僅拆除混凝土外牆,也為96戶住宅增加落地大窗戶、陽台等現代設計。他們以實際行動重新定義現代主義運用在翻修建築的思考,這讓他們早在2016~2018年間就獲得多項大獎,如里斯本三年建築展終身成就獎、巴黎建築與遺產博物館全球可持續建築獎,2019年更獲頒有「歐盟當代建築獎」之稱的密斯‧凡‧德羅歐洲當代建築獎,一切都因為他們的設計傳達高品質的建築不必在保存和捨棄間做抉擇,只要運用設計,就能讓人們改善生活。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改造 不需要懷舊

Lacaton和Vassal反對拆除建築,卻以樸實、環保的材料與設計,提供更具現代主義特色的宜居空間,且進一步照顧到人們的居住心理狀態。例如他們與建築師Frédéric Druot和Christophe Hutin翻修法國波爾多大公園社會住宅Cité du Grand Parc的其中三棟樓,讓530戶住宅空間在沒有變動結構、樓梯或地板的狀況下,增加了陽台和花園,使更多自然光能延伸至室內,不僅為居住者擴充了可自由使用的新空間,也讓原本看來窄仄、黯淡的居住空間變得明亮有朝氣,整體翻修花費更僅少於原本拆除計畫的三分之一,「良好的建築是一個能夠讓特別的事情發生的空間,人們只要進入那裡,就會情不自禁地微笑。」Vassal表示。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Grand Parc, 530 Units, Social Housing (with Frédéric Druot and Christophe Hutin),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原本因為計畫拆除住宅而要搬移他處的居民,因為Lacaton和Vassal對於原先建築的尊重能繼續安住原地,這讓居民甚至能與建築師站在同一陣線,更輕鬆地面對自家改建的議題。建築師至此,已不再是對住宅「大卸八塊」與重建的角色,他們在尊重建築原初設計想法下,成為改良居住空間、提升生活品質的協助者,也一改人們對這個城市的居住印象。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Grand Parc, 530 Units, Social Housing (with Frédéric Druot and Christophe Hutin),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肩負建築永久使用的理想

無論新建或翻修建築,在兩人的設計中,皆尊重原有建築的特質、適當地賦予當代設計的美感,並且提供更多元的使用自由。例如位在法國敦克爾克的藝術基金會中心FRAC Nord-Pas de Calais,保留原有舊船庫建築,並在一側設計了一座形式、大小相同的建築與之相連。這個擴增的新建築採半透明的材質展現更輕盈的視覺效果,並以更通透且開放的姿態迎向眾人,原本在港口邊被人忽略的舊建築,因為Lacaton和Vassal的設計而煥然一新,也讓港口地區再次充滿人氣,搖身一變成為當地的新文化場域。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FRAC Nord-Pas de Calai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另外法國的現代藝術博物館「東京宮」(Palais de Tokyo)在兩人改造後,擴增了2萬平方公尺的未完成使用空間,讓藝術家更能自由地運用。如同Lacaton所說:「好的建築應該是開放的,為生活開放、為提升人們的自由度而開放,讓任何人都能夠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Site for Contemporary Creation, Phase 2, Palais de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Site for Contemporary Creation, Phase 2, Palais de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持續實現建築與環境友善關係的Lacaton和Vassal,也不斷強調設計應以可持續利用為前提。例如借鑒溫室的概念,讓居住空間能更宜居、且透過人工調節達到節約能源的目的。他們在法國Floirac地區設計的私人住宅Latapie House,就採用透明聚碳酸酯面板打造一個如溫室般的居住空間,兩人運用溫室技術中引進自然光線、通風、遮陽和隔熱等設計,在住宅內打造理想的微氣候,進而提供更舒適的居住場所。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Latapie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Latapie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其後,他們在法國波爾多翻修自餅乾工廠的私人住宅Bordeaux,在移除原先屋頂後,導入自然光,再以透明聚碳酸酯面板作為屋頂,創造如溫室般的空間,完工後建築不僅因為上方開放式的屋頂面板而讓室內空氣流通,也讓每個空間更明亮、看起來更寬敞。在Lacaton和Vassal的作品中,可見兩人時時以設計肩負社會責任的理想,也因此普立茲克評審團如此盛讚:「這些建築既美麗又務實,他們拒絕在建築品質、環境責任和道德社會的追求之間的任何非此即彼的對立。」「最好的建築可以是謙遜的,並且總是體貼、尊重和負責任的;他們的所作所為,證明了建築可以對我們的社區產生巨大影響。」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House in Bordeaux,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文字|陳岱華

圖片提供|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在大衛林區執導代表作、曾被評選為21世紀最偉大電影的《穆荷蘭大道》中,我們隨著主角貝蒂和麗塔進入了一座神秘的「寂靜俱樂部」(Silencio),這個似假還真的場所成為解析劇情的關鍵元素。這座虛構的「Silencio」在2011年於巴黎成為真實,由大衛林區本人設計內部空間,如今又於紐約開設分店,以同樣精神、不同面貌問世。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Silencio」

在「Silencio」的超現實世界中,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表演,而片中角色也反覆在現實與幻想間掙扎,在高潮迭起後,幻想崩解破碎。

片中標誌著劇情轉折點的Silencio,實際上是在洛杉磯的兩個不同劇院拍攝。其中,內部取景的地點「高塔劇院」(Tower Theatre)曾是洛杉磯第一家有聲電影院,在2021年經大規模修復後,成為嶄新的Apple專賣店(Apple Tower Theatre)。

>>> Apple Tower Theatre塵封33年重啟!洛杉磯知名劇院成為Apple Store新據點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劇照。(圖片來源:車庫娛樂)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Apple Tower Theatre。(圖片來源:Apple)

當虛構俱樂部走入現實,由大衛林區親自設計

在2011年於巴黎開幕的首間「Silencio」,由大衛林區本人親自設計,將電影中虛構的俱樂部化為真實。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他說:「我想要創造一個私密的空間,讓不同領域的藝術能夠在此相聚。」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這個隱身在地下室的俱樂部成功複製了電影中「走入另一個世界」的感受,前一秒還是一片漆黑,下一步便踏入眩目的金色隧道中。「Silencio」除設有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劇院、閃爍的鏡面舞池、偽裝成迷幻森林的吸菸室,還有一間50年代風格的藝術圖書室,展示著大衛林區的私人藏書,例如卡夫卡、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人的著作。整個場域以金色串連,無論是牆壁、地板、家具或裝飾品都帶有金色元素。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同樣的超現實空間,以不同面貌再現

新開幕的「Silencio」紐約館則有些不同。這裡由曾與Nike、Balenciaga合作過的設計師Harry Nurie操刀,以紅色的天鵝絨貼滿牆壁,金色長椅的椅背沿著牆面一路爬升,像是一面巨大的鏡子;同是金色的舞池反射著紅色的燈光,照亮幽暗的空間。擅長運用各種材質的Harry Nurie,為紐約「Silencio」打造的是一座超現實又充滿活力的神秘世界。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向傳奇夜店致敬,成為紐約的模樣

雖然Harry Nuriev希望尊重、保留大衛林區在巴黎「Silencio」的精神與風格,但他並不想單純地複製貼上。紐約的「Silencio」恰好位在1970年代傳奇夜店「Studio 54」附近,Harry Nuriev便從這個堪稱美國夜生活的經典中汲取靈感,為「Silencio」加入紐約的元素,讓他成為專屬於紐約的模樣。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目前,紐約的「Silencio」結合策劃音樂、電影、展覽、私人包場等不同活動形式,成為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全新地標,邀請紐約的人們一起走進宛如魔法的超現實世界之中。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開箱!位於桃機二航廈,本事設計操刀的摩登科幻空間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搭飛機的時候,若能提前步入優雅的貴賓室,盡情享受舒適的放鬆時光,便能愜意迎接航程。星宇航空於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的「Galactic Lounge」貴賓室即日起試營運,由「本事設計」操刀摩登科幻空間,提供各樣休憩設施與餐飲美饌,給予頭等、商務艙旅客一場奢華行前體驗。

「本事設計」打造摩登科幻的休憩空間

星宇全新的「Galactic Lounge」位於桃園機場第二航廈,從三樓出境的D7登機門進入,佔地兩層樓、220坪,分為頭等艙和商務艙兩大區塊;內部空間邀請到「本事設計」以穿越時空的列車之旅為概念,串起旅客與即將到來的飛行。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星宇全新的「Galactic Lounge」位於桃園機場第二航廈,佔地兩層樓、220坪。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星宇「Galactic Lounge」邀請到「本事設計」以穿越時空的列車之旅為概念,串起旅客與即將到來的飛行。

頭等艙延續「舒適如家」的飛行體驗,整體設計以沉穩的勃根地紅色調,搭配實木及金屬材質展現出沉穩風範,提供17席專屬空間座席,包含吧台、沙發區;商務艙空間則以莫蘭迪色系為主調,採用大量線條與弧形設計展現出開闊舒適的氛圍,116席座位分別設置寬敞沙發區及開放式座位區。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頭等艙延續「舒適如家」的飛行體驗,整體設計以沉穩的勃根地紅色調,搭配實木及金屬材質展現出沉穩風範。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頭等艙延續「舒適如家」的飛行體驗,整體設計以沈穩的勃根地紅色調,搭配實木及金屬材質展現出沉穩風範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商務艙空間則以莫蘭迪色系為主調,採用大量線條與弧形設計展現出開闊舒適的氛圍。

位上單點創意台灣味、「Bar Home」主理人設計酒單

星宇「Galactic Lounge」全區皆提供置物櫃、淋浴間、男女洗手間、充電插座等,無論是處理公務、轉機時小歇,都能在踏上下一趟旅程前享受美好的休憩時光。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星宇「Galactic Lounge」全區皆提供置物櫃、淋浴間、男女洗手間、充電插座等設施。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星宇「Galactic Lounge」全區皆提供置物櫃、淋浴間、男女洗手間、充電插座等設施。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無論是處理公務、轉機時小歇,都能在星宇「Galactic Lounge」享受美好的休憩時光。 

在餐飲服務部分,星宇「Galactic Lounge」除了有自助餐形式的各種美饌,還提供位上單點套餐服務,早餐吃得到府城擔仔麵、松露牛肉迷你小漢堡,頭等艙更獨家提供生滾和牛粥、森林莓果法式吐司,與單點湯品、沙拉、水果及甜點。正餐則有台灣特選嘉義雞肉飯、虎咬豬刈包佐四神排骨湯、牛肉壽喜燒以及和風黃金豆腐堡,頭等艙則額外提供照燒雞肉串佐芥末美乃滋套餐、蕃茄干貝義大利麵套餐。為照顧蔬食生活的旅客,星宇「Galactic Lounge」也提供佛陀碗套餐。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在餐飲服務部分,星宇「Galactic Lounge」除了有自助餐形式的各種美饌,還提供位上單點套餐服務。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左)府城擔仔麵套餐、(右)虎咬豬刈包佐四神排骨湯

飲品服務部分,星宇找來台南老洋房酒吧「Bar Home」主理人阿翔,為「Galactic Lounge」設計全新的酒品啜飲選擇,常備飲料也備有冷壓果汁、多款冷熱飲、酒精及非酒精類飲品。

開箱星宇航空全新貴賓室Galactic Lounge
台南老洋房酒吧「Bar Home」主理人阿翔為「Galactic Lounge」設計全新的酒品啜飲選擇。

星宇航空 GALACTIC LOUNGE

使用資格|凡COSMILE會員持有EXPLORER、INSIGHTER卡級即可使用
地點位置|台灣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
開放時間|05:00-23:30

更多資訊請見 官網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