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建築師雙人組Anne Lacaton和Jean Philippe Vassal「不拆除」的建築設計學

2021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於3月16日揭曉,獲得此項殊榮的是法國建築師雙人組Anne Lacaton和Jean Philippe Vassal,而Lacaton更是第一位獲得此獎的法國女建築師。這兩位建築師搭檔的作品包含私人和社會住宅、學校與文化建築、公共空間和都市發展策略等,因為持續關注建築與環境間的關係,並深究居住空間對人們的影響,在設計中時時體現建築師在社會正義、環境方面的深刻責任,反映了普立茲克建築獎為人類社會做出持續貢獻」的宗旨,因而深受評審團青睞,成為今年大獎得主。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Anne Lacaton and Jean-Philippe Vassal,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Chalet


綜觀近五年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得獎者,其作品不再以明星地標設計為其最大亮點,從西班牙RCR Arquitectes的三位創辦人、印度建築師Balkrishna Doshi、日本建築師磯崎新(Arata Isozaki)到愛爾蘭Grafton Architects的兩位創辦人,這些建築師以設計回應氣候變遷、環境變化和社會弱勢者的生活,或者和諧地彰顯一地地理、文化脈絡,在在呈顯建築設計在追逐創新之外,更背負對人們、環境的深刻影響力。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129 Units, Ourcq-Juarès Student and Social Housing,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反拆除的建築設計思考

目前在巴黎成立建築事務所Lacaton & Vassal已有34年的兩人,設計中常運用平實、環保的材料,讓建築以友善的方式融於環境,而這樣的設計啟發,最早始於兩人待在西非尼日的時期。位於沙漠中的尼日,有著美麗的地景,但資源卻非常稀缺,這不但沒有侷限尼日人的發展,反而激發他們建造城市的樂觀精神和創造力。Lacaton和Vassal震撼於他們的不屈不撓,並在當地首次共同設計一座運用灌木枝建造的草棚。這座建築屹立了兩年沒被摧毀,也因此讓他們更確信,能修復的建築則不拆毀,甚至要以可持續性作為建築設計的最大前提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House in Bordeaux,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後疫情時代的居住空間新探討

在後疫情時代的2021年,世界因為疫情而展開對居住空間、生活方式的全新探討,今年獲獎的Lacaton和Vassal就是在設計裡,以城市住宅領域的設計吸引了評審的目光,尤其對法國戰後社會住宅的翻修,更早已獲得建築界的關注。對他們而言,翻修不必然需要拆除,雖然捨棄原有的建築,是一種更方便和快速的決定,但這其實浪費了更多能源、材料,甚至浪費建築在歷史上的意義。「這是非常負面的社會衝擊,對我們而言,就是一種暴力行動。」Lacaton表示。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FRAC Nord-Pas de Calai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為了避免讓更多社會住宅被破壞,兩人更聯合建築師Frédéric Druot向法國政府提出宣言:「永不拆除、永不捨棄或取代,只要永遠增加、改造和再利用。」至此之後,當地原本等待重建的老舊社會住宅,逃過拆除命運而獲得良好的改造,代表性的設計如2011年兩人和Druot改建巴黎北部一個六零年代的社會住宅Tour Bois lePrêtre,不僅拆除混凝土外牆,也為96戶住宅增加落地大窗戶、陽台等現代設計。他們以實際行動重新定義現代主義運用在翻修建築的思考,這讓他們早在2016~2018年間就獲得多項大獎,如里斯本三年建築展終身成就獎、巴黎建築與遺產博物館全球可持續建築獎,2019年更獲頒有「歐盟當代建築獎」之稱的密斯‧凡‧德羅歐洲當代建築獎,一切都因為他們的設計傳達高品質的建築不必在保存和捨棄間做抉擇,只要運用設計,就能讓人們改善生活。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改造 不需要懷舊

Lacaton和Vassal反對拆除建築,卻以樸實、環保的材料與設計,提供更具現代主義特色的宜居空間,且進一步照顧到人們的居住心理狀態。例如他們與建築師Frédéric Druot和Christophe Hutin翻修法國波爾多大公園社會住宅Cité du Grand Parc的其中三棟樓,讓530戶住宅空間在沒有變動結構、樓梯或地板的狀況下,增加了陽台和花園,使更多自然光能延伸至室內,不僅為居住者擴充了可自由使用的新空間,也讓原本看來窄仄、黯淡的居住空間變得明亮有朝氣,整體翻修花費更僅少於原本拆除計畫的三分之一,「良好的建築是一個能夠讓特別的事情發生的空間,人們只要進入那裡,就會情不自禁地微笑。」Vassal表示。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Grand Parc, 530 Units, Social Housing (with Frédéric Druot and Christophe Hutin),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原本因為計畫拆除住宅而要搬移他處的居民,因為Lacaton和Vassal對於原先建築的尊重能繼續安住原地,這讓居民甚至能與建築師站在同一陣線,更輕鬆地面對自家改建的議題。建築師至此,已不再是對住宅「大卸八塊」與重建的角色,他們在尊重建築原初設計想法下,成為改良居住空間、提升生活品質的協助者,也一改人們對這個城市的居住印象。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Grand Parc, 530 Units, Social Housing (with Frédéric Druot and Christophe Hutin),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肩負建築永久使用的理想

無論新建或翻修建築,在兩人的設計中,皆尊重原有建築的特質、適當地賦予當代設計的美感,並且提供更多元的使用自由。例如位在法國敦克爾克的藝術基金會中心FRAC Nord-Pas de Calais,保留原有舊船庫建築,並在一側設計了一座形式、大小相同的建築與之相連。這個擴增的新建築採半透明的材質展現更輕盈的視覺效果,並以更通透且開放的姿態迎向眾人,原本在港口邊被人忽略的舊建築,因為Lacaton和Vassal的設計而煥然一新,也讓港口地區再次充滿人氣,搖身一變成為當地的新文化場域。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FRAC Nord-Pas de Calais,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另外法國的現代藝術博物館「東京宮」(Palais de Tokyo)在兩人改造後,擴增了2萬平方公尺的未完成使用空間,讓藝術家更能自由地運用。如同Lacaton所說:「好的建築應該是開放的,為生活開放、為提升人們的自由度而開放,讓任何人都能夠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Site for Contemporary Creation, Phase 2, Palais de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Site for Contemporary Creation, Phase 2, Palais de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持續實現建築與環境友善關係的Lacaton和Vassal,也不斷強調設計應以可持續利用為前提。例如借鑒溫室的概念,讓居住空間能更宜居、且透過人工調節達到節約能源的目的。他們在法國Floirac地區設計的私人住宅Latapie House,就採用透明聚碳酸酯面板打造一個如溫室般的居住空間,兩人運用溫室技術中引進自然光線、通風、遮陽和隔熱等設計,在住宅內打造理想的微氣候,進而提供更舒適的居住場所。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Latapie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Latapie House,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其後,他們在法國波爾多翻修自餅乾工廠的私人住宅Bordeaux,在移除原先屋頂後,導入自然光,再以透明聚碳酸酯面板作為屋頂,創造如溫室般的空間,完工後建築不僅因為上方開放式的屋頂面板而讓室內空氣流通,也讓每個空間更明亮、看起來更寬敞。在Lacaton和Vassal的作品中,可見兩人時時以設計肩負社會責任的理想,也因此普立茲克評審團如此盛讚:「這些建築既美麗又務實,他們拒絕在建築品質、環境責任和道德社會的追求之間的任何非此即彼的對立。」「最好的建築可以是謙遜的,並且總是體貼、尊重和負責任的;他們的所作所為,證明了建築可以對我們的社區產生巨大影響。」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揭曉

 ▲ House in Bordeaux, photo courtesy of Philippe Ruault


文字|陳岱華

圖片提供|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