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魚、鮪魚罐頭料理超迷人!飲食作家徐銘志分享4道快速完成的自創料理

在家煮一頓美味的料理,是否已成為你的假日儀式?


疫情至今已趨緩不少,很多好的習慣則是默默被留了下來,像是料理、烘焙、園藝,許多人都找到了與自己好好對話的全新方式。我們這次邀請著有《暖食餐桌,在我家》、《私‧京都100選》、《日本踩上癮》;文章散見於各大報章雜誌的飲食作家徐銘志(Eric Hsu),分享幾道好上手的罐頭自創料理。


FotoJet_275


小時候在家裡吃鮪魚罐頭時,會做一些調味,像是加入一點洋蔥丁、一點醬油拌開吃,另外還會有紅燒鰻罐頭,罐頭有點像是陪伴大家成長的食品。今年5月疫情爆發時,我發現去市場或賣場購物沒那麼方便,於是罐頭又成為生活上很大的幫手。像是外國就有專門介紹將罐頭做為急用主糧的節目,這些罐頭內的食物就算久放狀態仍很不錯,緊急時刻或是不方便買菜時就可以使用。


我過去吃罐頭的機會其實不多,畢竟能吃全食物或是當季食物還是最好的,但家裡仍常備一些罐頭做料理,最常使用的就是沙丁魚罐頭,這是以前在澳洲墨爾本旅行的時候,在一間知名的餐廳吃早餐,我點了酸種麵包與沙丁魚,上來的時候就是一個烤麵包,然後附上一個打開的沙丁魚罐頭,就這樣,非常簡單,我還懷疑自己點錯了,結果一吃就發現這味道真好,煮熟的沙丁魚有著橄欖油的香氣,肉質軟嫩又無刺。


FotoJet(6)_26


因為當下的品嚐經驗不錯,隔天我就在當地超市找到各式各樣的沙丁魚罐頭,品牌不但很多,還有各種口味像是油漬、鹽煮、搭配茄汁,有些口味還會加入迷迭香等香草調味,我蒐羅了不少回台灣,不但送了一些給朋友,自己也三不五時開來吃,在台灣像是微風超市、c!ty'super、JASONS超市都會販售,種類也不少,我曾經買過從德國進口的煙燻沙丁魚罐頭,另外還有浸漬丁香的口味。在東區有間葡萄牙料理「TUGA」,店面也陳列非常多各種口味的沙丁魚罐頭。


由於在台灣的市場上比較不容易看到新鮮沙丁魚,而國外的吃法普遍多以罐頭為主,對我而言沙丁魚的魅力是豐富蛋白質、無刺、也沒什麼腥味,因為多以油漬為主,也吸收了油脂的風味,以便利性而言是非常好的選擇。


沙丁魚彩椒沙拉

除了打開罐頭配酸種麵包,想要均衡飲食的話,我會推薦沙丁魚彩椒沙拉,這道菜無論聚會或是自己吃都很適合,彩椒的部分先洗過整顆放到烤箱中,

設定攝氏200~220度,烤20分鐘左右讓表皮縮水微焦,趁熱時把外皮的膜與裡頭的籽去掉,甜椒因為烤過味道特別鮮甜,撕成條狀後擺上沙丁魚,灑一點海鹽、淋一些橄欖油,撒些粉紅胡椒(或是黑胡椒),如果喜歡橄欖就放一些上去,就是一道快速方便又完美的開胃菜。


食譜


鮪魚罐頭義大利麵 

義大利麵通常會用到兩個爐火,一個煮麵一個拌炒用,這道菜只要用一個爐火煮麵即可,先將紅蔥頭或洋蔥絲、切成薄片的新鮮大蒜、乾辣椒放入盆中、擠一些黃檸檬汁、刨些檸檬皮、加一些鹽,再舀一匙熱的煮麵水拌勻,再放鮪魚罐頭,這時候可以淋上一些新鮮橄欖油,最後再加入芝麻葉就完成了。這道菜不但熱的時候好吃,放涼一會兒再吃味道也很不錯,是有點大人口味的義大利麵,適合搭配氣泡飲。



FotoJet(4)_29



烤馬鈴薯沙丁魚 

馬鈴薯先用鹽水煮至8分熟,把皮剝掉,切成薄片。將麵包粉跟硬質起司如帕馬森起司刨成細絲,混合成1:1比例,再灑些鹽巴跟現磨黑胡椒拌勻,這是之後要灑在馬鈴薯與沙丁魚上的重要配料。準備一個烤盤,將馬鈴薯鋪滿第一層,灑上剛剛製作混著起司的麵包粉,再鋪上第二層馬鈴薯,再灑粉,再將沙丁魚擺上去再灑一次粉,因為這些食材本身都已經熟了,所以可以用高一點的溫度快速烤至上色,送烤箱前淋些橄欖油,烤箱設定在200~250度,加熱5~10分鐘,麵包粉跟起司粉從淡黃色變成金黃色就完成了,這道菜的魅力在於外層有酥脆的口感,有點像炸物脆脆的麵皮,很多朋友吃到最後連粉都一掃而空。



FotoJet(3)_33



紅燒鰻野菇炊飯 

這道菜作法一點都不難!

因為秋天適合吃菇,可以買3~4種菇類像是鴻喜菇、雪白菇、香菇,處理好之後起油鍋放入蒜片,加一點鹽巴,放入香菇拌炒,因為香菇吸油,油量可多放一點,炒出香味後先關火。一旁的米先洗好,放入炒好的菇類,再將整塊紅燒鰻放入,最後加入正常的煮飯水量後就可用電鍋或是電子鍋煮飯,如果習慣用鑄鐵鍋或土鍋煮飯也都按照正常流程與水量。上桌後的紅燒鰻鋪在飯上,視覺上非常大器(笑),要分盛的時候再以飯匙拌開魚肉即可。因為本身的食材味道已經很豐富,我認為是不用加上其他調味料提味了。


FotoJet(2)_35


罐頭料理的魅力就是省略了許多處理主食的工序,可以省下約1/3的備料烹煮時間,但美味程度不會減少,比單吃罐頭更豐富、好吃,我自己還有個木箱專門放置沙丁魚、鮪魚等罐頭,另外還會放些罐裝番茄、橄欖等調味式罐頭,以上4道料理,非常推薦給想為自己快速做一頓飯的讀者試試!


文|張芝維

圖片提供|徐銘志

攝影|吳俊樺


更多精彩文章